第三百五十节:巨阳仙尊的解释 - 蛊真人

第三百五十节:巨阳仙尊的解释

幽天战场。 咻! 七杀虹光杀来,星宿仙尊周身星芒一闪,成功闪避开来。 她正要反击,便见到方源又缩到了幽魂魔尊身旁——交战至今,这情形已经出现了不下百次。 星宿仙尊也不像最初那么气恼,看到巨阳仙尊遭受数百根幽魂巨臂围攻,星宿仙尊催动杀招,迅速击溃数十根幽魂黑臂。 巨阳仙尊趁机冲出巨臂的包围,幽魂魔尊遭受突袭,舍弃巨阳仙尊,将星宿仙尊当做最大目标。 “星宿仙友,吸引住幽魂,我来捉住方源!”巨阳仙尊见此,连忙沟通了一句。随后,他身若金虹,电射而出,试图绕过幽魂魔尊,对其背后的方源出手。 然而下一刻,星宿仙尊却是冷哼一声,并未和幽魂魔尊僵持,而是留下一个星相幻影,真身抽离而出。 星相幻影被幽魂魔尊瞬间击溃,后者立即掉转枪头,又杀向巨阳仙尊。 巨阳仙尊再次被围困,有些惊疑,连忙和星宿仙尊传音:“星宿仙友,这是为何?” 星宿仙尊将漫天繁星精算阵中发生的战报,直接塞给巨阳仙尊,并且质问:“巨阳仙尊,你要作何解释?” “这个……”巨阳仙尊尴尬一笑,顿时明白原委,解释道,“星宿仙友是否听闻过否极泰来、福祸相依的运道真义呢?这一记运道杀招正是如此。我催发出来之后,便已然彻底丧失了掌控。如何运转,最终如何表现,我统统不知。” “漫天繁星精算阵并未被破坏,这只是一场小祸。否极泰来,现在的小祸,将换取不久的大福!我们应当更加期待才是。” 星宿仙尊冷笑:“用我的小祸,来换你大福?巨阳仙尊你可是这个意思吗?” 巨阳仙尊被噎了一下,只好道:“但凡造成的直接损失,我都一应赔偿,只是具体数目,容我们战后商议如何?” 星宿仙尊对巨阳仙尊点了点头,继续和他并肩作战。 她选择相信巨阳仙尊。 在她看来,巨阳仙尊虽然和天庭的立场不同,但是很重亲情,有着深厚人性,爱护血脉后代,十分护犊子。 他和方源是有明显区别的。 方源是毫无底线,需要万分防备,不能相信他的许诺。但是巨阳仙尊的话,还是可以相信一些的。 尤其是这种赔偿并不重大。 当然,更重要的愿意,是如此战况,让单个尊者难以收拾方源。 巨阳仙尊、星宿仙尊都无法坐视方源就这样吸收了全部天道梦境。 漫天繁星精算阵。 气海老祖掀动万千气流,沛然难当。战部渡冲刺如龙,无人可制。吴帅则驾驭亿万蚂蚁,渗透啃噬整个漫天繁星精算阵。 绣楼中的星宿意志一边尽力修补星宿棋盘,一边操纵绣楼相助漫天繁星精算阵。 漫天繁星精算阵本身的攻守威能极低,若非如此,当初巨阳和方源也不会坐视星宿仙尊如此轻易地就搭建此阵。 尽管有绣楼相助,大阵空间中也有蛊仙在全力主持、修补,然而在方源三大分身的狂猛攻势之下,漫天繁星精算阵不断溃败。 终于,露出了好几个阵眼。 “这些阵眼当中都有仙蛊。我的蚁群侵入不了,很是神秘。”吴帅传音交流。 气海老祖、战部渡都是尝试一番后,都无功而返。 这些阵眼始终笼罩星光,虚实难辨,方源三大分身的手段轰击上去,都如梦幻泡影,只激得星光剧烈晃荡。 “恐怕这是用了虚道的手段。我是无能为力了。”战部渡摊开双手。 他最主要的依仗就是自由残缺变,因此强于冲锋陷阵,在其他方面都很不擅长。 气海老祖也皱起眉头,为难之际,忽然一眼瞥到了橙黄丹玉。 这橙黄丹玉坏了星宿棋盘之后,规模缩减许多,气势和光辉都黯淡了不少,直接取了六成,只剩下最初时的两成。 “不如让这巨阳仙尊的蛋黄杀招试一试。”气海老祖已然从本体那里知晓了情报。 他和其他两位分身传音交流,布置了战术。 战部渡、吴帅吸引住了星宿意志,气海老祖顺利得手,施展出气道大手,将橙黄丹玉一捉,然后气道大手一甩,甩向最近的一个阵眼。 这个阵眼由黑天寺蛊仙张继负责,看到橙黄丹玉迫近阵眼,他连忙大呼一声,紧急求援。 星宿意志注意到后,立即动手。绣楼散射出无数道痕,将橙黄丹玉引偏,最终落到了阵眼附近而已。 然而,阵眼附近的蛊虫受到了橙黄丹玉的影响,变得紊乱起来。 张继刚想要镇压这个糟糕苗头,方源三大分身的狂轰滥炸紧随而来。 绣楼全力掩护,但动荡仍旧波及到其余蛊虫。这些凡蛊或是损毁,或是动荡,本来无关大碍。 只要阵眼中的仙蛊稳定着,其他缺失的部分只要及时补充凡蛊就好了。 但是偏偏实际情况却非如此。 周围凡蛊的动荡和损毁,种种微小的变数叠加起来,迅速放大,竟直接威胁到阵眼中的仙蛊。 张继极力稳定局面的种种举措,反倒成了帮凶。 随后,在他难以置信的目光下,阵眼中的仙蛊咔崩一声直接崩碎了。 原本漫天繁星精算阵的阵眼仙蛊,都是齐全的,相互遮掩,联系紧密。现在忽然间一处崩坏,顿时就露出巨大破绽。 方源三大分身立即施展猛攻,让星宿意志都顾不得其他,一时间只能全力维护漫天繁星精算阵。 “巨阳仙尊,你这又作何解释?!”幽天当中,星宿仙尊再次质问。 巨阳仙尊叹息一声:“我赔!” 星宿仙尊冷哼:“这仅仅只是赔偿的问题吗?” 巨阳仙尊再叹:“仙友冷静,眼下阻止方源才是最重要的。我岂会轻重不分呢?这杀招一旦催动出来,就真的不受我所掌控了。且看接下来它如何发展。” 星宿仙尊:“你这招偏帮方源分身,此时已经威能散尽,消散全无了。如何发展,对方源一方施难?” 巨阳仙尊哈哈一笑:“它虽然消散,但只是外在表现而已。真正的变数都是无形,已经开始波及更多的天地和众生,一切都在改变。” 星宿仙尊心头微微一震,她也在推算,加深对万事无常有飞黄这一杀招的了解。 巨阳仙尊才情惊人,此招果然是脱离常规,不在历史过往任何攻伐杀招的藩篱之内,新颖独到至极。 “那我就拭目以待了。”大敌当前,星宿仙尊只要和巨阳仙尊妥协。 巨阳仙尊着实松了一口气。 橙黄丹玉消失,他终于放松了下来,暗道:“就算将来因为此招,天庭蒙受了损失,也拿不出什么证据来了。” “此招联动变数,对我最为有利。看来天庭是我目前最主要的强敌,所以此招没有显化在方源身上,反而偏帮方源,都用来对付天庭!” 巨阳仙尊心中不断揣摩局势。 漫天繁星精算阵中空间,蛊仙张继噗的一声,吐出一口鲜血,满脸金纸之色。 他为了守护阵眼,拼尽全力,却终究失败。 方源三大分身此刻已经抓住弱点,开始积极地扩大战果。 原本因为掺和了虚道,漫天繁星精算阵十分圆满,毫无破绽,方源三大分身一时间都难以着手。但现在他们已经有了关键突破,在圆满的阵上钻了一个口子,并从这个口子开始,向四周攻伐。 负责治疗的蛊仙连忙赶到张继身边,开始为他疗伤。 张继十分丧气,一边吐血,一边自责:“我愧对天庭栽培,愧对星宿仙尊大人的嘱托,竟失了阵眼!” 治疗蛊仙连忙安慰他:“这一切都是巨阳仙尊的杀招所致,并不怪你。” 张继此刻脸上仍旧有不敢相信的神色:“这运道杀招着实诡异,能将所有变化都勾连起来,并且不断放大,最终危害到阵眼仙蛊。” 就像是扁担压下一头就翘起另外一头,大阵阵眼中的仙蛊以及周围的大量凡蛊,就像是无数扁担相互勾搭的整体。 若是这个扁担压下一头,另一条翘起,但另外的扁担却是反而压住意图翘起的扁担,这两个变数就相互消弭了。 万事无常有飞黄则是反其道而行之,将所有的变数威能都统一起来,最终将阵眼仙蛊毁灭。 治疗片刻之后,张继的伤势终于稳定住了。 这段时间,漫天繁星精算阵中又有三个阵眼被方源分身破坏。 “这一切都是我的过错啊!”张继愈发自责,感到局面正在崩坏。 但这时,又有蛊仙来到他的身边。 这是一位阵道宗师:“情况紧急,我特来修补大阵,需要张继仙友你的辅助。” 张继连忙起身抱拳,表示拼尽性命也要助成此事。 阵眼仙蛊虽然毁灭,但是这位蛊仙阵道宗师已可利用仙材进行布阵,当下可以勉强暂时替代毁灭的阵眼仙蛊,用来应急。 漫天繁星精算阵好不容易被建设出来,星宿意志不愿意它被摧毁。中洲十大派的蛊仙们也尝到了此阵的好处,也不愿看到它被摧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