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二节:炸了!!!(4千大章) - 蛊真人

第三百六十二节:炸了!!!(4千大章)

星宿仙尊见有气道仙材不够的忧患,脸色不禁微微暗淡了一分。 天庭的底蕴也有见底的一天! 事实上,她此前布置漫天繁星精算阵,栽培太古星兽,已是几乎耗尽了天庭的星道真传。 最近一段时间,天庭成员频繁复活,也让残留下来的仙墓消耗得只剩下一两亩地,再不能支撑任何蛊仙的复活了。 天庭经营了三百多万年,原本底蕴雄浑至极,但是屡屡遭受大战,战损非常严重。幽魂魔尊逃离天庭的时候,将仙库都端了底朝天。之后天庭不得不开启秘库,同时还暗中抽调十大古派的库藏。 支撑到今日,天庭底蕴干涸之象越发明显了。 当然,此次气道底蕴干涸的主要缘由,还是在于仙材消耗太过猛烈。 原本在元始仙尊规划当中,气功果的生长主要是汲取气潮,他布置下来的气道手段只是一个备份,防止意外,促成完美。 气潮对气功果的贡献占据大头。 但现在气潮没了,气道手段也残损不堪,气道仙材消耗成了主要来源。 显而易见,气道仙材消耗得越多,气功果越大,复生回来的元始仙尊就越强大。 星宿仙尊再次开始推算。 她仍旧是动用了全力,脑海的念头无数次碰撞,思考到头疼不已的程度,再度令她算成一记杀招。 尝试一番后,杀招又得到了些微改良。 星宿仙尊气息不稳,面色越发苍白,下一刻轰然打开仙窍门户。 不待其他尊者有所反应,她就照准门户催动杀招。 天庭门户顿时笼罩一层玄光,开始疯狂抽取外界的天地二气。 天地二气庞大无比,洪流滚滚不休,透过门户玄光,注入到之前的仙阵之中。 天地二气以量取胜,有了这样的充沛助力,气功果再没有忧患了。 天庭群仙吓了一跳,议论纷纷。 “怎么星宿仙尊大人忽然又打开了天庭门户?” “这是好事啊。气功果越是壮大,元始仙尊大人复活过来,气道底蕴就越强大!” “若是方源乘机攻来,如何是好?” “哈哈哈,他之前尝试一战,不敌我星宿大人神威。现在还敢来吗?” 方源果然没有来。 不仅如此,幽魂魔尊也没有被吸引过来。 他在中洲肆虐,屠戮亿万生灵,伤势大为好转。 魂雾汹涌,所到之处,青山化为石山,草木凋零,野兽横尸遍野。 魂啸声起,在河面上掀起巨大的波涛。波涛过后,水面付出密密麻麻的鱼虾龟蛇等等尸体。 海量的魂魄被幽魂魔尊吞吸,他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黑洞,不断屠戮,身上的伤口迅猛修补,体格再次暴涨。 在这个过程中,一只野生仙蛊在幽魂魔尊的身上产生了。 八转仙蛊——杀! 这番动静不小,立即引发了方源、星宿仙尊、巨阳仙尊的注意。 一时间,三尊神情各异。 他们都知道一个过往的秘辛。 曾经的幽魂最初是想要开创杀道,结果吞食了黑天天灵之后,仍旧失败,转而开创出了魂道。 没想到当他神志不清的时候,反而有了开创杀道的迹象。 仙蛊杀明显就是杀道的核心仙蛊,这绝非简简单单就成形的。 这是天道在炼蛊! 关键是偏偏又在幽魂魔尊身上成形,这正说明幽魂魔尊虽然神志不清,但是却距离开创杀道越来越近。 “杀道已有开创的迹象了。”巨阳仙尊此时已经飞回了北原,他立即下令,给前往中洲的黄金部族蛊仙们,千万不要靠近幽魂魔尊!也不要贪图超级资源点,防止遭遇到炼天魔尊。 巨阳仙尊没有亲自去抢夺中洲的资源点,但他并没有放弃,而是派遣自己的血脉后裔。 如此一来,即便将来天庭追究,巨阳仙尊也有转圜的余地。 “巨阳仙友,若你来和我联手,我所夺取下来的中洲资源点愿与你平分!”方源仍旧在传音,没有放弃说服巨阳仙尊。 巨阳仙尊拒绝的语气越发坚决。 一方面,他觉得星宿仙尊不会露出破绽,此战结果已定,和方源联手不值得。 另一方面,他也是有苦自己知。 其一,他的大儿子光帝君在长生天中,被佑天光俘虏带走了。他需要寻找大儿子。 其二,巨阳仙尊曾经催发过两次运道杀招众生天地我居中,这招大有弊端,会令巨阳仙尊虚弱一段时间。巨阳仙尊需要隐蔽起来,偷偷地渡过虚弱时期。若是暴露出这个缺点,将来众生天地我居中这个杀招的实用价值将暴降。 天庭。 气功果不断壮大。 庞大的天地二气,无数气道仙材以及元始气墙等等手段,都在转化为气道道痕,增添到气功果之中。 在这气功果的中心,产生了一个人形的果核。 随着时间推移,果核的模样越发接近清晰,越来越酷似人形。 星宿仙尊看到这一幕,立即领悟出元始复活的手段中,包藏着人道的奥妙。 “没想到师尊的人道造诣,远比我料想中的还要高深。” 星宿仙尊淡淡微笑,记忆中的一幕自然而然地浮现而出。 病床上,元始仙尊忽然吐血。 “师父,你怎么了?”星宿连忙赶来,施展手段为元始疗伤。 元始仙尊刚刚抵御一场混沌大难,修补了天地漏洞,身受重伤,难以起身。 星宿拼尽全力,这才配合元始稳住伤情。 她神情诧异,发现元始仙尊此次受伤,完全是咎由自取! 星宿眉头紧皱:“师父,你伤成这种样子,躺在病床上连行走都不能,居然还在冒险自创杀招!” 元始仙尊却面带喜色:“些许伤势无妨的。我已经成功了,徒儿。为师抓住了那抹灵感,开创了一记人道杀招。” “动用此招,就能利用仙窍,为蛊仙们延寿。在当下所有的延寿法门中,我的这个手段效果最佳!” 星宿琢磨杀招内容,旋即脸色惊异,妙眸闪光,意识到这个杀招的真正价值。 元始仙尊哈哈大笑:“有了这个手段,我们就无须强行逼压人族中的蛊仙强者加入我们天庭了。延寿的诱惑是小不了的。” “今后,只要贡献了仙窍充实天庭,他们就能成为天庭一员,并且享受这记人道杀招的延寿福利。” 星宿点点头,也是喜上眉梢:“师父,这个杀招你取什么名字?” “咳咳咳。”元始仙尊咳嗽了几声后,毫不在意地道,“名字不重要,你给为师拿个主意,随意取了罢。” 星宿忙说好啊,她最喜欢取名字,又说到:“咱们这个名字一定要取得响亮,越引人注意越好!嗯……让我好好想想。” “乖徒儿,去想个好名字!为师老了,脑袋转不动了。想好之后,来告诉为师。”元始仙尊躺在床榻上,对星宿摆摆手。 星宿点头,然后一脸肃容:“师父,你老人家可别再乱来了。你的伤势很重!” 元始仙尊大笑:“这身伤,还远不到我的极限。我曾经受过更重的伤势,你也知道的,至少有五次,比这身伤更重。” 星宿瞪眼:“但是你现在已经两万五千岁了,你该服老了。你已经为整个人族做得够多的了。你既然受伤,就好好养病。我来主持天庭!” “哈哈哈,有你在,为师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?”元始仙尊大笑,继而笑声收敛,露出一抹落寞之色,“或许我也该服老了……” “你不会的。”星宿摇头,一副我已经看透你这个老人家,却拿你没有办法的样子。 元始仙尊被星宿这表情又逗笑了,星宿临走前,他还调皮地眨眨眼。 星宿关照元始好好养伤,便主持天庭事务,闲暇之时,思考人道杀招的名号用来放松。 星宿忙了三天,思考人道杀招名字这才有了成果。 但她当时却不知道,已经再无机会将这个名字,告诉元始仙尊了。 当她再次从沉重繁杂的事务中勉强脱身,去看望元始仙尊的时候。 她看到元始仙尊静静地躺在床榻上,双目闭合,一脸淡然,惟独嘴角似有笑意。 这位人族领袖,天庭第一代仙王,以一肩挑起人族反攻的旗帜,令天下异族束手败逃的传奇,已是去了。 他从容而去。 静静而去。 放心而去。 能让他放心的主要缘由,便是他的弟子。 星宿看到元始的那一刻,就想明白了。 元始仙尊的伤势很重很重,只是故意隐瞒。 他是为大局考虑。 毕竟异族虽然在中洲退走,在其他四域还很猖獗。就算是中洲,也有许多异族势力龟缩于福地、洞天之中,难以找寻。 他自知伤重无治,便动用最后的一丝力量,苦心孤诣地开创了人道杀招来,为今后天庭的发展保驾护航。 星宿驻足在元始仙尊的床榻前,静默良久良久。 最终,她才开口,用沙哑的声音轻轻地道:“师父,我想到了这记人道杀招的名字。它和此时此情很贴切,就叫做——卧榻之上。” 卧榻之上杀招,能借助蛊仙贡献给天庭的仙窍,形成卧榻,充斥免除蛊仙自身的灾劫,并且极大地延长寿命。在当时,这是除去寿蛊外最优异的延寿法! 星宿在之后,又在此招的基础上,开创出了一记人道杀招,名为他人酣睡。 他人酣睡杀招能够让拥有卧榻之上效用的天庭成员们,进行沉眠,将自身生命活动乃至时间流逝都降至最低点,同时蛊仙的意志不断抽取、转化,纯化人性,用来帮助星宿仙尊以身合道之后,和天意抗衡。 元始仙尊在生命的最后时期,即便躺在卧榻上,也在为天庭,为人族殚精竭虑。 星宿仙尊后来同样如此,为了守护天庭,甘愿牺牲自己,以身合道。 这对师徒,可谓一脉相承! 而卧榻之上、他人酣睡,便是天庭仙墓的源头。 气功果中,人形果核已经长大,有正常成人的大小。 而气功果皮也有玄妙变化,居然化成了一堵堵的元始气墙,将人形果核层层包裹。 元始仙尊重生复活,已经步入尾声。 过程中展现出来的手段,让星宿仙尊也不免感到惊异,私下赞叹元始仙尊气道手段的精妙。 随着时间继续推移,一股澎湃浩荡的气息,逐渐从气功果中渗透而出。 天地二气、气道仙材等等转化的气道道痕,仍旧源源不断地叠加在气功果核之上。 人形气功果核已然是元始仙尊的样貌了。 已经有不少中洲蛊仙跪倒在地。 天庭成员们则有许多热泪盈眶,暗自激动不已。 他是天地间第一位尊者,是所有尊者之始,也是目前所有尊者中第一长寿。 没有他就没有今天的人族地位,他是人族崛起的奠基人! 他是气道的开创者,一生留下了无数杀招。元始气墙、卧榻之上等等手段,为天庭保驾护航。 他击败了不知多少的异人强者,受过不知多少次的伤,流过不知多少次的血。 他搭建了帝君城,这是神帝城的雏形。 他第一个奉献了自己的仙窍,放弃了构建家族,而去招揽门徒,以身作则形成中洲门派制度。 他苦心孤诣,他殚精竭虑,几乎一生都奉献给了天庭,给了人族。 即便是对他恨之入骨的异人们,也不得不承认他的伟大。 他就是元始仙尊! 而今,他即将归来。 气功果开始震荡,恢弘的气息不断漫溢而出,掀起滚滚气浪。 天庭仙窍门户大开,这股气息便流露出去。 一时间,幽天中气流跌宕,或是卷席而来,或是群潮汹涌,或是形成种种气流漩涡。 异象产生,五域震荡! 元始仙尊重生复活,已近在咫尺。 终于,星宿仙尊深呼吸一口气,缓缓半跪于地,口中道:“徒儿恭迎师尊。” 北原,寻踪的巨阳仙尊叹息,大局已定。 方源却是仰望天庭,眉头紧皱,然而隐隐带着一抹期待之色。 下一刻。 轰!!!!!! 元始仙尊——炸了! 北原,巨阳仙尊驻足原地,遥望天庭方向,满脸皆是震惊之色。 而方源却是淡淡微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