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一节:果然是魔道蛊师! - 蛊真人

第五十一节:果然是魔道蛊师!

?锦上添花,怎比得上雪中送炭? 疾风知劲草,板荡显人心。 方源见商心慈如此表情,心中却不得意,接下来才是重点。 他接着道:“只是有一件事情,须于你明说。” “阁下请说。”商心慈伸出玉葱般的手指,轻拭眼角,抚平心绪。 “我和白云,皆是魔道中人。”方源道。 商心慈点点头,没有意外之色。这点她也早已经有所预料,在此之前,张柱也有此猜测,让她多提防方白二人。 所以,商心慈有了心理准备,自热而然就接受了这个事实。 她没有修行资质,又是私生子出生,不一样的生活经历,让她早熟,对这个世界的本质有深刻的认知。 况且对现在的她来讲,也没有好选择的余地。 方源声音转冷:“魔道中人,向来心狠手辣,我和白云皆不例外,并且都有命案在身。” 商心慈下意识地抿紧嘴唇。 “你要相信我,我才会帮得到你。不过你放心,直到我觉得还清了对你的恩情,我就会悄然离去。不会让你和魔道中人有什么瓜葛。但是在此之前,我们二人将以张家蛊师的身份出现,希望张小姐你能替我们圆了这个身份。”方源淡淡地道。 商心慈眼中流露出一抹坚定之色:“请黑土阁下,直接称呼我为心慈好了。阁下随是魔道中人,但却是坦诚的人,有原则的人。心慈并不迂腐,这正道中多的是虚伪肮脏之徒。能够得到阁下的保护,是心慈的幸运。” “呵呵呵。”方源长笑一声,饱含深意地看向商心慈,“但愿你将来不要后悔的好。” 商心慈正要说话,帐篷外忽然传来声音。 “张心慈是在这帐篷里吗?”一个傲慢的男声,并不苍老。 “蛊师大人,请留步。我家小姐正在里面商谈要事。”小蝶阻拦道。 “要事?呵呵,你张家的商货都捐赠了,有什么要事好谈的?”来人嗤笑一声。 “蛊师大人……啊呀!”小蝶忽然惨叫一声,继而传来她被人踹倒在地声音。 “滚开,你个贱婢,也敢挡我欧飞的路!” 商心慈的美眸顿时闪过慌乱和担忧,正要起身出去,却被方源按住。 门帘陡然被人掀开,一个神情阴鸠的年轻蛊师,出现在两人面前。 “张心慈!”青年蛊师的视线第一时间,就集中到商心慈的身上,并且毫不掩饰其中的欲望和贪婪。 “呵呵,你在这里,倒是让我一番好找。”他扯动嘴角,昂起头颅,带着掌控局面的气势恣意地大量商心慈的全身。 商心慈一身绿衫,如娇弱荷莲,美不胜收。 这样的倩影,早已经深入商队中很多人的内心。他欧飞更是朝思暮想,几次追求,都被商心慈拒绝。本想用强,但碍于张柱的存在,只得忍耐下来。 如今张家唯一的蛊师张柱已死,商心慈不过区区一凡人,如此美貌佳人,欧飞早就觊觎在心,终于让他有了这样的良机。 欧飞充满欲望和侵略性的目光,让商心慈心头一紧,更生出一些悲凉之情。 自己主动舍弃了商货,却仍旧得不到安全。自己的容颜,成了祸端。这些正道蛊师平时道貌岸然,到了这个时候,就撕破了嘴脸。 商心慈清楚,这个欧飞只是最急不可待的一位。在他的身后,还有许许多多双一样的狼眼。 “不知欧飞大人,所来何事?”商心慈站起来,行了一礼问道。 “哈哈哈!”欧飞仰头大笑,“我是来帮助心慈你的。小心肝儿,你家的蛊师现在都没有回来,肯定是死了。你区区一个弱女子,只有依附于我,才能安全生还啊。小可怜儿,你不用谢我,本公子就是这么好心,你跟我走吧。” 说着,就上前来拉人。 商心慈脸色苍白,到底是少女,不禁微微倒退一步。 这种娇弱可怜的模样,更令欧飞心中欲火大盛。 “小姐你不能跟他走!”小蝶跑进来,伸出双臂,拦在欧飞的面前。 欧飞大怒,啪的一声,扇了小蝶一个巴掌。 小蝶顿时跌倒在地上,脸颊顷刻间红肿起来,被这一记巴掌,扇得头晕目眩,双耳闻名。 “小蝶!”商心慈连忙蹲下身子,搀扶她起来。 “小姐,你快走,我就算是死,也绝不会让你带走小姐!”小蝶挣扎着站起来,狠狠地盯着欧飞,目光中有畏惧,有愤怒,也有绝然。 “贱婢,想死我就成全你!”欧飞恼羞成怒,扬起手来,正要落下。 忽然一只大手似从虚空中伸来,猛地抓住他的手臂。 “什么人?!”欧飞心中一惊,定睛一看,只见一个家奴打扮的丑汉,正抓着自己的手臂。 “狗胆包天了啊!”欧飞面容扭曲起来,充满了愤怒之色。 他想收回手臂,但方源手如铁钳,居然纹丝不动。 “狗奴才,你还不松手?!”欧飞怒极,杀意陡升,正欲调动真元,方源蓦地一笑。 他面部全是烧伤的痕迹,还缺了一只耳朵,此时冷笑,显露出一股阴森恐怖的意味。 欧飞心中顿时一悸,方源已然松手。 然后—— 抬起脚来,狠狠地踹到欧飞的肚子上。 砰。 欧飞只感觉一股巨力袭来,自己无法抵御。剧烈的疼痛传来,他整个人便如破麻袋般飞出去,冲破帐篷,落到地上,足有两三丈远。 这动静有点大,从帐篷中忽然射出一个人来。 帐篷周围的人。无不驻足观看。 门帘都被顺带着撕毁了。 透过这个破开的大口子,商心慈和小蝶看到欧飞躺在地上,一动都不动。 两个女子都惊得呆住了。 商人向来讲究和气生财,有时候受了委屈也要笑脸相迎。商心慈出身不好,早就学会了忍耐,习惯了低着头过日子。虽然曾经有三转张柱,但他却是治疗蛊师,独木难支,许多矛盾都是温和解决,上善若水,又如暖阳化雪。 而方源这记突如其来的猛踹,就像是惊天的霹雳,陡峭的悬崖,不带一丝缓和,强硬霸道,恣意张扬。 激烈暴力,远超出二女的意料。 欧飞躺在地上,楞了足有几个呼吸的功夫。然后腹部的剧痛,激起了他强烈的羞恼和愤恨! 自己被人踹了,踹自己的人还是对方的一个家奴! “混蛋,你居然敢踹我!你怎么敢踹我?你个卑贱的凡人,你死定了。我要把你碎尸万段!!”欧飞发出愤怒的咆哮,从地上站了起来。 他气得满脸通红,咬牙切齿,双眼充斥着愤怒,仿佛是择人欲噬的野兽。 “你给我死吧!”他脚步连跨,向方源疯狂地冲来。 方源向前迈出沉稳一步,昂首挺胸,挡在二女的身前。 欧飞冲近,忽然高高跳跃,离得地面足有两丈高,然后向方源俯冲下来。 “我要把你拍成肉饼!”他大叫着,伸出两只手掌。 在蛊虫的作用下,他的一对手掌忽然膨胀三倍有余,带出狂猛的风声,和猛烈的力道,向方源狠狠拍下。 若方源真的是个凡人,受到这一击,必定会被欧飞的两只手掌拍得骨断肉裂,当场横死。 然而,他不是凡人。 不仅不是,他还是一位二转高阶的蛊师。 他不仅是一位二转高阶的蛊师,而且他的空窍中还保留着一股三转巅峰的雪银真元。 自从晋升到二转之后,方源的空窍中就能承载一些雪银真元。尤其是在兽群频繁袭击的这段时间,方源都会存储一股雪银真元,以防不测。 所以,方源虽然是二转高阶,但是战斗力却绝非如此。 而这个欧飞,不过是个二转初阶的货色罢了。 呼! 劲风扑面,吹乱二女的发髻。 看着欧飞若天神般从天而降,双掌拍来,威势极盛,小蝶脸色煞白一片。 商心慈心惊乱跳,忍不住出声:“小心!” 方源嗤笑一声,屈起食指,轻轻一弹。 螺旋骨枪蛊。 一只螺旋骨枪陡然射出,冲天而上。 “什么?!”欧飞大吃一惊,方寸大乱,连忙躲闪。 骨枪洞穿他的防御,刺穿肩膀,卡在肩胛骨上,带出一蓬鲜血。 剧痛传来,欧飞冲势顿止,狼狈地落在地上。 “你竟是蛊师!”他惊叫一声,声音充满了惊惶讶异。 方源并不理他,直冲而来,捏起右拳,抡起手臂,轰砸过去。 欧飞眼前一黑,就看到拳影在眼中迅速扩大。 “该死!”他咒骂一声,连忙强催蛊虫,并且下意识地抬起蒲扇似的双掌,挡在前面。 轰! 双猪之力,一鳄之力猛然爆发。 巨大的力量,直接让方源的铁拳,洞穿欧飞的手掌,轰碎他的防御,然后狠狠地击在他的脸上。 他的鼻梁在瞬间折断,整个脸都被打凹进去。倒飞出去,鲜血狂喷一路。当他像破麻袋一样落在地上时,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。 “我操,杀人了!” “有蛊师被杀死了!” 围观者无不震骇,有的惊叫,有的大吼。 方源浑身笼罩着一层白光虚甲,这是天蓬蛊在运作着。没有这层防御,他也不可能尽情施展力量。 “蛊,他竟然是蛊师!!”小蝶双眼瞪得溜圆。 商心慈也吃惊的说不出话来,她看着方源的背影,忽然想到他刚刚说过的话——“魔道中人,向来心狠手辣,我和白云皆不例外,并且都有命案在身。” 果然是魔道蛊师!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