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二节:子不教父之过! - 蛊真人

第五十二节:子不教父之过!

?“杀人了,真的杀人了!” “发生了什么?” “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 欧飞的尸体,就躺在地上,像一条死狗一般。怎么可能不引人注目? 短短片刻的功夫,这边的动静就已经闹大,扩散到整个营地。 越来越多的人,向这边汇拢。很多人看到欧飞的死尸,都不由地发出一声惊呼,然后开始打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。 一时间,案发现场围了三层的人墙,窃窃私语,议论纷纷。 “两个人忽然打起来了,可了不得,一下子就死了。” “那人就是凶手!”有人小心翼翼地指着方源。 方源抱臂昂首,停在原地,面容冷漠,对周围人的议论不理不睬,仿佛没有看到似的。 “咦,他不过是个家奴,怎生能杀了蛊师?”自然就有人怀疑。 “他当然不是家奴,我亲眼看到他射出一杆白枪,一拳就把欧飞打杀了,实力惊人!”一位旁观到过程的蛊师,说道。 “一杆白枪?!”陈鑫恰巧听到这句话,顿时心中一动。 他意外地目睹了方源杀死张柱的景象,方源的螺旋骨枪的形象,深深的印刻在他的脑海中。因此对“白枪”这个词十分敏感,立即就联想到了一块去。 “怎么回事?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!”贾龙不悦的声音传来。 “啊,是首领,还有副首领他们。”人群连忙让开一条道路。 “有人死了!” “嗯,被人杀的……这不是欧副首领的小儿子吗?” 副首领看到这一幕,低声议论起来。 这话音刚落,众人耳边就蓦地响起一声凄厉的惨叫。 “啊!我儿!!你怎么了,你怎么了?!”一个身影疾奔而出,跑到欧飞的尸体旁,然后动作陡然一滞。 这人真是欧家的欧羊公,又矮又瘦,鹰钩鼻子。 欧飞整个脸面都塌下去,脑浆和血液混合在一起,已经流了一大滩。很明显,生机已经彻底灭绝了。 欧羊公紧紧地盯着儿子的尸体,眼泪滚滚留下:“我儿,你死的好惨啊。是谁,究竟是谁这般丧心病狂,杀了我的儿子!我要将他碎尸万段!!” 他陷入狂怒当中,嘶声力竭地大吼着。 所有人的目光,不可避免地集中在方源的身上。 方源冷笑一声,慢条斯理地道:“当然是我杀的。你是瞎子吗?我站在这半天了,你还看不到?” 这回答太嚣张了,人群顿时一阵骚动。 贾龙等首领,都不由地皱起眉头。 方源有恃无恐的样子,让他们感觉出了不妥。尤其是方源一身家奴服饰,更叫他们看不出深浅来,因此都谨慎地选择了作壁上观。 “你就是凶手!”欧羊公目光如刀,逼视方源,尽管他愤恨欲狂,却没有动手。 这倒让方源有些稍稍意外。 自己的亲生儿子死在自己的面前,这个欧羊公却忍耐住了杀意,没有冲动。 嘿,其实能够行商在外的,那个没有眼力见儿。欧羊公活了这么大岁数,行商中也见惯了生死,身为家老,能够在欧家屹立不倒,是有其本事的。 不过他不想动手,方源却要动手。 老实说,欧飞能够出现,方源心中欢喜得紧——正要杀鸡儆猴,然后自己强势出场,才能震慑众人。 但单单一个欧飞,这份量还不够。若是能再加上眼前这个欧羊公的话…… 哈哈,那就完美了! 想到这里,方源狞笑一声:“老家伙,你出来的正好。你儿子胆敢对我家小姐不敬,我心里的火气还未消呢。你儿子犯事,都是你管教不严。你就是罪魁祸首,给我纳命来!” 说着,脚步连跨,眨眼功夫,就像欧羊公撞来。 欧羊公气得胡子都歪了。 方源这是什么话,何等的歪理邪说! 明明是他杀了人,居然反诬告成自己是罪魁祸首!! 他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,照着方源,悍然反击过去。 轰的一声,双方狠狠地撞在一起。 闷响声中,气浪翻腾。 方源连续倒退五六步,这才止住后退之势。浑身的白光虚甲,虚弱的闪烁了几下,这才重新明亮起来,他空窍中的天蓬蛊则已经萎靡下去。 欧羊公则被撞得飞出去,好像是断了线的风筝。半空中,他大吐一口鲜血,落到地上,勉强站住,脸色已经白如纸张。 孰强孰弱,一目了然! “怎么会?” “这丑汉明明只是二转的气息!” “欧羊公吃亏了,他年老体衰,力气不行。反而那人却是扬长避短……” 几位副首领快速地分析着。 “你找死!”欧羊公吃了这血亏,也反应过来,怒气更胜,恨不得把方源直接大卸八块。 刚刚他没有料到方源会主动出手,也不熟悉方源的情报,情急之下,未及思索,便选择了硬挡。 “小子,就让你知道二转和三转间的差距!”欧羊公怒吼一声,向方源扑杀过去。 方源怡然不惧,撑起天蓬蛊,一手螺旋骨枪,一手血月蛊,脚下有跳跳草,和欧羊公厮杀在一起。 众人连忙往后飞退,空出一大片地方。 欧羊公是三转初阶,方源是二转高阶,相差了一个小境界,再加一个大境界,修为差距可谓甚远。 但方源情况十分特殊。 他体内是白凝冰处借来的雪银真元,使用的又大多是三转蛊虫。综合战力,比欧羊公更强。 双方交手不到五个回合,方源就占据了上风。 这情形,让众人无不失色。 “这,这,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 “三转的蛊师,居然被二转的,压着打?!” “这也太荒谬了!” 众人难以置信,许多人看得目瞪口呆。 又过了几个回合,方源彻底处于上风,将欧羊公死死的压制住。 少部分人看出了门道。 “这丑汉虽然是二转气息,但恐怕真实修为不止如此!” “不错,他必有收敛气息的蛊虫。之前伪装成家奴,我们一直都没有发现。” “这人心思阴狠毒辣,招招不离欧羊公的要害,欧羊公情况大大的不妙。” 欧羊公此时心中叫苦不迭,他原本以为自己能稳胜方源,但没成想方源竟是个扮猪吃老虎的货! 难怪他主动向自己出击,有恃无恐,原来修为根本不弱于自己。 实在是太卑鄙,太无耻了! 又是几个回合过去,战局已经彻底明了,大多数人都看出了欧羊公的糟糕情况。 “欧羊公败局已定,再这样下去,就要被他杀了!” “欧羊公本身就不如他,一开始又吃了大亏,杀子之仇是报不了了。” “这丑汉实力雄厚,气力庞大,凶猛阴狠,究竟从哪来蹦出来的?” “我知道此人,他就是在匪猴山赢过许多匪猴王的那个家奴啊!” 众人议论纷纷,担忧、好奇、忌惮、震撼等等情绪,兼而有之。 “两位,都住手吧。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误会!”眼看着欧羊公就要被方源杀了,作为商队首领贾龙终于耐不住,飞身上场,要插手战局。 欧羊公此时已经被方源杀得大汗淋漓,心惊肉跳,脸色惨白一片,听到贾龙这话,顿时心中大喜,看到了希望。 他连忙抽身,向贾龙投靠过去。 方源眼神快速一扫,知道追之不及,哈哈一笑,冲势顿止:“贾龙兄来的好,我们一起用骨枪杀了他!” 此话一出,全场皆楞。 原来这丑汉和贾龙首领认识? 这是人们的第一想法。 还叫这般亲热,看来关系不错。 这是人们的第二想法。 不,也许他是故意这么叫,来混淆视听的。 这是人们的第三想法。 俗话说,旁观者清,当局者迷。观战的人,没有身陷战局,自然思绪灵敏。 贾龙此时心中满是疑惑,因为他压根没和方源说过一句话。 欧羊公此时惊疑不定,他不能断定贾龙和方源的真正关系,尽管他也认为方源这话恐怕是虚张声势的多,但是万一是真的呢? 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他就要陷入到方源和贾龙的夹攻之中了。 事关自己的性命,欧羊公自然不敢冒险,方向一折,远离方源和贾龙,向东南方退去。 “有话好好说。”贾龙为了避嫌,立即停下脚步。 方源哈哈一笑,追杀过去。 欧羊公立即明白自己中了方源的计策,正要说话,冷不防身后人群中有人暴起,白凝冰突施辣手! 刹那间,三根螺旋骨枪连续射出。 “竟然还有一人?!”欧羊公惊骇欲绝,来不及回头,下意识狂催防御蛊。 但他这蛊早就是强弩之末,挡住了两根螺旋骨枪,然后第三根骨枪的枪尖,直接从他的后脑门射进去,在前脑壳露出来。 欧羊公身死! 他这一死,众人大惊失色,全场顿时一片哗然。 这可是商队的副首领,三转的蛊师! 欧羊公的死,让首领和副首领们统统色变,感受到了浓重的威胁。 “大胆狂徒!” “居然真的敢杀副首领!” “我们一起合力,擒拿了他们!!” “谁敢拿我?!”白凝冰抛开草帽,白发飘扬,冷目横扫,雪银真元溢散而出。 “啊,是雪银真元!” “她竟是三转巅峰!” 商队中,只有一个贾龙是三转高阶,其余首脑不是初阶就是中阶。 众人冲势一滞。 “想死的尽管来,哈哈。”方源和白凝冰并肩站到一起,空窍中最后一丝的雪银真元被他调动出来,在手中把玩。 哎呀,我去!又一个三转巅峰! 众人心中无不颤抖,冲势顿止。 方源和白凝冰冷视全场,营地里鸦雀无声,死寂一片。 (ps:哎呀,迟到了,掩面……)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