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节:背后一枪(五千字大章 ) - 蛊真人

第五十八节:背后一枪(五千字大章 )

?僵尸群的攻势渐渐缓解下来,场中陷入僵持。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不时有蛊师壮烈牺牲,或者僵尸彻底倒下。 一个多时辰后,丁浩按照方源的吩咐,陡然间加大冲势,立即冲垮了本就岌岌可危的阵线。 商队众人已经只剩下三十几位。 必须突围了!他们意见完全一致,谁都看得出来:若是突围,还有一线生机。若苦苦死守,必定灭亡。 突围是惨烈的,重重的白毛僵尸包围着,还有黑毛僵尸阻拦脚步。 “不要再护着这些凡人了,他们太拖累速度!”贾龙叫道。 商心慈和小蝶俱都脸色一白。 “别怕,有我在呢。”方源护卫在她们的身边。 其余的几个凡人,都被无情的抛弃了,只剩下她们两个。 贾龙等人不敢说什么,因为还得依靠方白二人的力量。 众人举步维艰,眼看着要杀透重围,忽然两只青毛僵尸出现。 “我们往退后。”方源拉住商心慈和小蝶,小声地道。 白凝冰动作一顿,往后退不是重陷包围当中吗? 但方源已经带着商心慈主仆二人,往后退去。白凝冰咬咬牙,看了一眼空旷的前方,终究还是扭头,和方源一道后撤。 商队众人和两头青僵撞到一处,发生混战。 青僵强如千兽王,商队众人虽然有不少三转蛊师,但却都是强弩之末。 纠缠当中,周围的黑毛僵、白毛僵也合拢过去,将商队众人团团围住。 反而,方白二人的压力大减。 方源后退数十步,开始重新突围。 一路上,白毛僵尸密密麻麻,但方源左冲右突,威猛至极,白毛僵尸挨着便倒,擦则便死。 白凝冰在一旁看得呆了,这才是方源真正的实力吗? “咦,这些白毛僵尸好弱……”待她动手的时候,立即发现了蹊跷之处。 阻拦他们的白毛僵尸,比之前碰到的弱了数倍,傻不愣登的样子。没有像样的攻势,反而如同白白挨打的靶子。 “难道方源早就看出了其中的破绽,现在才利用吗?奇怪,这些白毛僵尸看起来都一样,他究竟是怎么察觉到这些弱点的?”白凝冰百思不得其解。 方源此时却在心中正破口大骂着。 他临走前,关照过丁浩,要似强实弱,要演的逼真。现在这算什么? 丁浩现在满头大汗。 从来没有这么一刻,他如此奋尽全力地,全神贯注地操纵僵尸大军。 他心中非常忐忑,觉得自己破坏了大师兄的秘密任务。愧疚和担忧,让他极力配合方源演戏。之前不知道方源的身份还好,现在知道他就是自己的大师兄,哪里敢真的动手? “好厉害!”小蝶惊叹。 商心慈的美眸也在闪光。 方源在前方纵横驰骋,手下无一合之将,纵横捭阖,有一种无敌气概! 谁不爱英雄? 哪个女孩儿,心中没有一个白马王子,没有一个英雄救美的梦? 小蝶有,商心慈也有。 此刻,主仆俩看着方源宽厚的背影,心中皆荡起涟漪。 方源虽然丑陋,但此刻在她们眼中看来,这种丑陋散发着可爱的光辉。他的勇猛,他的气概,让身处险境的二女心中,产生一种莫名的安全感。让她们不由自主地想去依靠,想去依赖。 “演的也太假了,这个怂货!”方源恨不得一脚把这丁浩踹个断子绝孙,他思绪电闪间,也想到了丁浩的心理状态。 “看来也只有如此了……”方源眯了眯双眼,心中一发狠,忽然撤掉天蓬蛊,往一个白毛僵尸的爪子挨过去。 顿时皮开肉绽,方源受伤。 “好,就是这样!”方源心中欢叫一声。这可是博取商心慈信任的最佳良机,他怎么可以白白放过? “该死!!”白凝冰咒骂一声,立即舍掉商心慈,向方源奔去。方源手中可留着阳蛊,那是她变回男身的关键,绝不容有失。 “我的天!!!”丁浩看到方源受伤,顿时吓得浑身一个哆嗦。他心中充满了自责和担忧,脸色惊惶,嘴里不断喃喃自语:“我不是有意的,我真不是有意的,大师兄!” “啊……”商心慈和小蝶一齐惊呼。 方源陡然受伤,她们同时心疼得一颤。 “你来干什么,回去保护她们!”白凝冰赶来,方源向她低喝。 白凝冰蓝色的双眸瞬间瞪大,她看出来了——这家伙是故意受伤的,真是混蛋啊! “你别玩得太过火了。”白凝冰眼角抽搐地丢下这句话。 有丁浩在一旁操纵,白毛僵尸张牙舞爪,却是风声大雨点小。 白凝冰踢飞一只白毛僵尸,赶回到商心慈的身边。 “黑土他怎么样了?”商心慈一把抓住白凝冰的胳膊,问道。 “他没事。”白凝冰撇撇嘴。 “你怎么不把他换下来,他受伤了!”一向温和的商心慈,言语中罕见地带着怨气。 白凝冰嘴角抽动了一下,总不能告诉商心慈这伤是方源主动挨的吧?于是,她随口扯了一个理由:“他就是这样的人,一旦冲锋,就永不停歇,除非倒下。” 商心慈美眸一阵闪烁,微微泛红。 小蝶捂住嘴,眼眶已经湿润了。 再看前方的方源,主仆二人心中荡起涟漪。这是怎样的一个人呐!在群魔乱舞的尸群中纵横无畏,一往无前。毫无疑问,他是一个英雄,一个充满悲情色彩的英雄! 丁浩见方源受伤,心中怕的颤抖,再不敢多加阻拦。 方源冲突一阵后,就带着商心慈等三人,冲出了尸群的包围。 “这就完了?”他不满意咂咂嘴,望着身上唯一的伤势很无奈。这么好的表现机会,居然只受了一处伤,演得很不到位啊。 但尽管只是一处伤,已经叫商心慈和小蝶担忧至极。 “黑土,你没事吧?你受伤了,伤口好深,都是因为我!”商心慈眼中泛起了泪花。 “流了好多黑色的血,黑土大人,您中毒了。”小蝶关切地道。 方源挺起胸膛,以低沉的声音,无畏地道:“这点小伤算什么?就是尸毒有些麻烦,不过我有清热蛊可以解毒,你们用不着担心。呵呵呵……” 他笑起来。 营地的废墟上,火焰冲天燃烧着。为了破釜沉舟,也为了照明壮势,商队众人在临行前,将能点燃的都点燃了。 方源等四人冲出尸群包围,正身处在火光照耀的外圈。 火光照耀在方源的脸上,他的胸膛上,他的伤口上。 他微笑着,容貌丑陋,但在二女的眼中,却散发出一股别样的英雄魅力! 她们曾经做过英雄救美的梦,梦想中的那个英雄英俊潇洒,说实在话,方源和她们心中的形象相差甚远。 但不知为什么,二女却觉得这才是真正的英雄!他潇洒,他无畏,他豪气无双! 多年以后,商心慈扪心自问,方源是如何走入她的内心深处? 每一次,她都会不由自主地回想到这一晚—— 身后僵尸重重,冲天的火光照耀在方源的脸上。他满脸都是烧伤的痕迹,微微而笑,露出白色的牙齿。他幽深漆黑的双眸看着自己,平时显得冷漠的眼神,在橘红色的火光覆盖下,流露出一种温情。 “救救我们!”深陷尸群当中的商队众人,看到方源这边的情形,纷纷大叫求援。 方源目光闪了闪,还未说话。 商心慈已经伸手,抓住他的胳膊:“你受伤了,别去了,我们走吧。你记得你曾经对我说过什么吗?做力所能及的事情。” 力所能及,就可心安理得。 方源朗声一笑,拍拍商心慈的手:“你放心,我没有想去,他们和我无恩无仇。我们走吧!” 但这样走,也有不妥之处。 万一,有人知道自己杀了张柱,在绝望之下,喊了出来,商心慈会作何想法? 事实上,他的担心是多余的。知情的陈鑫,以及陈双全已经战死了。 方源眼中精芒一闪即逝,高声喊道:“你们坚持住,待我将她们安置妥当,再来助你们!” “黑土兄高义!” “还望黑土兄速去速回啊!” “黑土兄若救我一命,我愿以重金酬谢!” 商队众人纷纷大叫。 方源嘿然一笑,望着主仆二人疑惑的目光,道:“给他们一些希望,但愿他们能创造出奇迹。唉,我也只能做这么多了。” 方源的形象,顿时在二女的心中又高大了许多。 方源带着三人,顺着山道一路奔驰。 月光下,山道地面如覆盖霜雪。 按照先前的商议,丁浩在此处也安排了一支尸群堵截。 四人冲了过去,方源丢给白凝冰一个眼神,然后留在原地:“你们先走,我来阻住这些尸群,待会赶上你们。” 主仆二女步履顿时迟疑,但在白凝冰的劝说下,一路奔跑,很快就脱离了方源的视野。 方源又等了片刻,装模作样的和尸群纠缠,见时机成熟,他催动跳跳草,越过尸群,重新来到丁浩的身边。 那边的战斗还在继续着。 商队众人只剩下三位。但叫方源吃惊的是,青毛僵尸竟然也损毁了一头! 问了丁浩后,方源这才知道,原来有个蛊师用了一只罕见的三转爆燃蛊。 “大师兄。”丁浩连忙躬身行礼,他脸色苍白,满头虚汗。 他从未试过,如此强度的分心操纵。关键是配合方源演戏,可把他累坏了。 以前指挥僵尸,要不撤退,要不进攻。哪里像今天这般,进攻时张牙舞爪,却要落到虚处。被方源一打,就要操纵这些僵尸静止不动。 “大师兄,你的伤如何?我真不是故意的,小弟我这边有治疗蛊。”丁浩急忙解释道。 方源拍拍他的肩膀:“你小子不错,很努力。我的伤不要紧,是我自己挨的。你现在再加把劲,把这些人统统铲除!” “是。”听方源这么说,丁浩顿时松了一口气。 转过身去,他强振精神,无数僵尸都推了上去。 幸存的三位已知必死无疑,一位闭目叹息,一位痛骂方源,一位大声哭号。 死亡之下,各自本性展露无疑。 尸群淹没掉这三人,方源满意的点点头:“可有漏网之鱼?” “没有,绝对没有,按照大师兄的嘱咐,小弟在这外围也布置了一大圈的僵尸呢。”丁浩连忙答道。 “很好,你做的不错。打扫战场吧,注意不要留下什么痕迹。” “是,大师兄。” 丁浩这些年伏击商队,却没有暴露自己,也是有一定功底的。打扫战场轻车熟路,伪装成普通尸群袭击商队的样子,连方源都暗暗点头。 不过,他虽然年岁比方源要大,但经验到底不如方源老辣。 方源在期间指点他几处,将疏漏尽数弥补,叫他心生敬佩。 比方,元石不能全数尽取,总要留下一些,尸群是不会拾取元石的。又比如,尸体也不要尽数转为僵尸,毕竟尸毒有深有浅,也不能百分百地将尸体转化僵尸。 “大师兄,这些元石,请大师兄收下。”一盏茶的功夫后,丁浩很懂事的献上所得的元石。 方源看了一眼,大约有一万三千块元石。他毫不客气的收下,一概用兜率花装了。 “这一次,你的收获怎样?”方源拍拍丁浩的肩膀,温和地问道。 丁浩苍白的脸上涌现出一抹兴奋之色:“这次收获大了。得了五具完整的身体,都是三转蛊师。还有十几具蛊师尸体,都是养过力的。转化成僵尸,至少都是黑毛僵啊。” “哈哈哈,收获不错。这些黑毛僵,你好好养,一定会有新的青毛僵尸的。” 丁浩连连点头,满脸敬佩之色:“这还是小弟第一次侵吞了一个商队。多亏了大师兄你沿途引来兽群,不断削弱他们。丁浩有这样的收获,全靠大师兄你。” “你也不错了,指挥的很好。不过我看你的脸色,你用神过多,心念憔悴,已经伤了魂魄,需要好好休养一阵子。我们这一脉,魂魄的保养很重要。魂魄不强,心念就弱小,指挥尸群就越困难。”方源微笑着,声音温和。 “谢大师兄关怀!”丁浩近十年来,一直孤苦伶仃,这还是他第一次被他人这么关心着,不禁神色激动,暗暗感动。 这一激动,顿时让他一阵强烈眩晕,身躯摇晃,不是方源扶着,他恐怕就要栽倒到地上去了。 “惭愧!小弟我修行不到家,感觉头昏脑涨,心念都运转不开了。”丁浩勉强站稳道。 “没有关系的,你回洞府好好睡一觉。第二天醒来,虽然头疼欲裂,但心念就恢复大半,可以自如地调用这些僵尸。”方源笑道。 “是的。小弟在这方面也有经验,有一次招了过多的僵尸,差点当场昏过去。呵呵呵。”丁浩笑道。 “嗯……我马上就要离开了,小师弟我认可你了。你要好好休息,等我回来,带你一起去拜见恩师。对了,你那洞府在什么地方?” “就在半山腰上,一处阴潭旁边。很好找的,那阴潭呈五角星状,十分独特。”丁浩欢喜至极,连忙答道,“大师兄,真的不去我洞府小坐一下吗?” “不去了,时间紧张,我有恩师交代下来的秘密任务。不好,竟然有人诈死,还有一头漏网之鱼!” “哪里!”丁浩心头一震,连忙转身看去。 哧! 下一刻,一只骨枪洞穿他的头颅。 扑通。 丁浩栽倒在地上,脑门上插着一根粗壮的螺纹骨枪。血液和脑浆顺着螺旋刻文,慢慢地流淌下来。 他瞪大眼睛,脸上凝固着难以置信的神色。 方源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,变得面无表情。他缓缓地弯下腰,抓住丁浩的脚,慢慢地把他拖到营地的废墟上。 火焰还在燃烧着,失去了主人的尸群,开始漫无目的的跳跃。 躺在地上的尸体,吸引着它们,诱惑着它们。 它们趴在尸体上,开始啃噬,撕扯。 方源拖着丁浩的尸体,走过横尸遍野的战场,耳边都是僵尸饱餐的声音。 他将丁浩甩到火中,静静地看着丁浩的尸体慢慢化为交谈,身上的蛊虫也发出凄厉的哀鸣,然后逐一被烧死。 商心慈一旦被商家族长认亲,就会遭到商家的严密调查。这处战场,必定是重中之重。 如果丁浩不幸被抓住,又被拷问出真相,那么方源就危险了。 尽管他人老实、好骗,是个挺好用的棋子,但是和商心慈比较起来,价值就差远了。而且又蕴藏危险,舍弃掉最为保险不过。 而他身上的蛊虫,也要舍弃。只要方源把它们带着身上,二代僵王就可以找到方源。况且接下来方源要喂养僵心蛊,也极为不便,更会给商家的调查,留下蛛丝马迹。 至于这些僵尸,没有了主人之后,都成了普通尸群。 在它们啃噬完这些尸体之后,一部分会留在这里,另一部分则会离开,在墓碑山四处游荡,寻找血食。 相信经过它们的这番处理,整个场面会更加逼真。 看着丁浩的尸体被烧成灰烬,方源这才施施然地转身离开。 尸群都在进食,这些毫无智力的东西,此时再无一丝的威胁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