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节:父女相认 - 蛊真人

第六十节:父女相认

?商燕飞念头一动,瞬间消失在黑暗当中。 再出现的时候,他已经在商家外城当中。 嘈杂的人声旋即传入耳帘,街道两旁排列着各种小摊。 周围行人,只看到忽有血焰一闪,凭空就出现了一名黑袍血发的英俊男子。 “哎妈呀,吓我一大跳!” “这人是谁?居然敢在商家城滥用蛊虫?” 许多人投来惊疑不定的目光,只有几位认出商燕飞,但一时间又不敢确信。 商燕飞没有这些目光放在心上,他循着血脉间的感应,犀利的眼神投到商心慈的身上。 二女正驻足在一个小摊前。 “小姐,这个簪子好看!”小蝶取出小摊上的一个玉簪,放到商心慈的秀发上比了比。 商心慈勉强笑了笑,离别了方源之后,她心情低落。 小蝶倒是被这城中的繁华景象迷住,又活泼起来。 忽然,商心慈心有所感,转头望去。 她在第一时间,就看到了商燕飞。 在人群中,黑袍血发的商燕飞如鹤立鸡群,分外显眼。 但吸引商心慈的,却并非他的形象,而是源自血脉亲情的一种神秘联系和呼唤。 没有说一句话,当商心慈第一眼看到商燕飞时,她就知道了这个中年男子的身份。 这是她的父亲! 父亲……这个词,对商心慈来讲,是多么的神秘,多么的遥远,蕴藏了多少悲怜,积压了多少心酸。 小时候,她无数次问她的母亲,有关父亲的话题。但母亲缄默其口。而如今,她终于见到了父亲。 “原来娘临终前,要我来到商家城,是这个缘由!”她恍然大悟,顿时眼泪就止不住地往下掉。 商燕飞看到商心慈的第一面,就联想到了她的母亲,明白了她的身份。 像,真的是太像了! 这孩子眉宇间的温柔,和她如出一辙啊。 商燕飞心口蓦地一疼,恍惚间他仿佛又看见了她。 那是在春雨蒙蒙的下午,荷塘边杨柳随风摇摆,在破旧的屋檐下,还是商家少主的商燕飞,偶遇了正在避雨的张家少女。 才子佳人,一见钟情。倾诉衷肠,私定终身…… 然而世事无奈,江山美人往往如鱼和熊掌,哪能兼得。 年轻的商燕飞,心中燃烧着旺盛的火焰,这火焰源自男人天生就对强大和权势的野心。 在野望和柔情之间,在责任与逍遥之中,在强敌的逼压和佳人的承诺之间,他最终选择了前者,放弃了后者。 所以,他击败了一干兄弟姐妹,登上了商家族长的宝座。所以,他成为了五转蛊师,拥美无数,如今儿女满堂。所以,他不能再找那个她,因为张家和商家乃是世代的仇敌。 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。 族长的身份,成就了他,也束缚住了他。 王的一举一动,都会牵引风云变化,都在受着世人瞩目。他身为商家族长,怎能因为儿女私情,而不顾家族影响? 这些年,他努力说服自己,把愧疚和不安深藏,用大义和责任来麻痹。 他以为自己已经忘了那一切,但是当他陡然间看到商心慈时,他心底最深处的那些记忆,那些温柔,如春雨般淅沥而来,瞬间笼罩住他的心扉。 此刻,他心潮起伏,汹涌! 血浓于水的亲情,化作一条长河。而惭愧又将这道长河,泛滥成江海,瞬间淹没席卷了他。 他轻轻迈出一步,瞬间消失在原地,下一刻出现在商心慈的面前。 小蝶惊呼一声,周围人皆投来诧异、惊骇的目光。 但当事的两位,却毫无察觉。 “你,你叫什么名字?”商燕飞努力开口,他的声音带着磁性,流露出浓郁的温情。 商心慈却没有回答。 她那一对美眸中,泪水扑簌扑簌地往下掉。 她后退一步,紧紧地抿着嘴,定定地瞧着商燕飞,目光中流露出倔强…… 就是这个男人,伤了娘的心。 就是这个男人,让我从小到大饱受歧视和欺凌。 就是这个男人,让娘魂牵梦绕,就是死前也在挂怀。 就是这个男人,他就是我的……父亲。 这一刻,她情绪激荡至极,无数的情感混杂在一起,形成狂暴的漩涡,将她的心神都吞没。 她昏了过去。 “小姐!”被商燕飞气势所摄的小蝶,蓦地惊醒,尖叫一声。 但商燕飞早先她一步,将商心慈揽在怀中。 “是谁在公然违反城规,动用蛊虫,想进监牢吗?”一队城卫军察觉到异常,骂骂咧咧地赶了过来。 “啊,族长大人!”一看到商燕飞,他们顿时脸色大变,齐齐跪倒在地上。 整个街道轰动。 “你,你竟是商家的……”小蝶结结巴巴,说不出话来。 商燕飞伸出手,抓住小蝶的胳膊,血焰一闪,三人在原地瞬间消失。 …… “都排好队,一个个来。要进商家城,每人缴纳十枚元石。进入城中,不得滥用蛊虫,违者将压入监牢至少七天!”驻守在城门外的守卫高喊着。 在城门口的墙上,张贴着许许多多的通缉令。有些通缉令,已经老旧泛黄,被盖在下面,只露出一角。有的通缉令,则是全新,随意地贴着。 方源和白凝冰随着人流,渐渐接近城门,果然发现其中有一张通缉令,白家寨发布,通缉他们。 “百家寨……”看到此处,方源不禁暗暗冷哼一声。 “二位请住。”城门的守卫来到方白二人的面前。 两人都穿着普通衣衫,看似平民,白凝冰将草帽压低一点。 “这是二十块元石。”方源并不紧张,递过去一个钱袋子。 守卫检查无误后,立即让开了路。 尽管他旁边的城墙上,贴着密密麻麻的通缉令,方便照看对比。但他却始终没有看一眼。 那些通缉令,都不过是表面文章罢了。 商家以利为先,只要付得起元石,就能进入城中。 每天都会有大量的魔道蛊师,从守卫们的眼皮子底下过去,大家心照不宣。 魔道蛊师打劫而来的赃物,都会在商家城出售。同时他们要补充蛊虫,商家城也是最好的选择。 可以说,商家城的繁荣,魔道蛊师是其中一个巨大的支柱。 当然,魔道蛊师也不能太明目张胆,大张旗鼓地进城。毕竟商家城乃是正道门庭,也需要顾及一些影响。 二人走过高大的城门,入目的是一道极宽敞的大道。 街道上人头攒动,道路两旁栽种着高大笔直的绿树。阳光照耀,绿树成荫,各种面食摊,卖烧饼,卖豆腐脑儿,卖菜,卖首饰的小贩,都缩在树荫下,摆着五花八门的地摊。 二人走过一段,街道两旁开始有高大的竹楼,黄色的土坯房,或者白墙灰瓦的砖房。 商铺、酒楼、客栈、铁匠铺纷纷出现在眼前。 “这位大兄弟,要住宿吗?我们这边便宜得很,每晚只要半块元石。”一位中年妇女走上前来,脸上堆满了笑容。 方源瞪了她一眼,一言不发地走了。 他容貌吓人,中年妇女心中一跳,不敢再纠缠他,便把目标转移到身后的白凝冰身上。 “这位兄弟,出门在外多不容易。咱们客栈好啊,晚上还有小妹呢。你要到青楼一条街去,那可不便宜。咱们凡人在外行商就是拿命换钱,血汗钱扔到那些地方砸不出一朵水花。还是咱们客栈的小妹好,便宜!有熟透的桃子,也有嫩得能掐出水的雏儿。大兄弟要哪种的?” 中年妇女压低声音,神情暧昧。她看方源和白凝冰的打扮,将他们误认为凡人。 白凝冰被她说的一头黑线。 “滚。”她冷哼一声,声音冰寒彻骨。 中年妇女脸色骤变,身体一僵,停在原地。 “原来是个雌的。” “哈哈哈,张大姐你这次看走眼了吧……” 周围同样在拉人的同行们一阵哄闹,中年妇女只得讪笑。 这一路行来,白凝冰对于伪装已有心得,进步很大,叫经验丰富的捐客都认错了。 四季酒楼。 半个时辰后,方源停步在一栋高达五层的楼阁前。 这楼白墙黑瓦,朱门大柱,酒气飘动,菜香四溢。乃是商家城里的一座出了名的酒楼。 “二位客官,快里面请。”店小二很会来事,看到方白二人,连忙走过来邀请道。 两人走了半天,一路向上攀登,也是饿了,便迈入酒楼。 “二位客官,请这边坐。”店小二在前面引路。 方源微皱眉头:“这大堂里太吵,我们去楼上。” 店小二顿时露出难色:“不瞒二位,楼上的确有雅座,但只对蛊师开放。” 方源哼了一声,调出一股雪银真元。 店小二连忙鞠躬:“小的有眼不识泰山,恭请二位上楼!” 来到楼梯口,店小二止步,一位年轻貌美的少女,长相甜美,立即走了过来,娇声道:“二位大人,不知要上几楼。我们四季酒楼分有五层。一层大堂可供凡人饮食,二层供一转蛊师,三层供二转蛊师,菜价打八折。四层供三转蛊师,打五折。五层供四转蛊师,免费招待。” 方源笑了笑:“便去四层罢。” 少女招待听了这话,脸上神色顿时又恭谨了几分,行了一个万福礼道:“敬请二位贵客出显真元。”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