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五节:糟糕透顶! - 蛊真人

第六十五节:糟糕透顶!

?商睚眦大惊失色。 他可以压价乃是违背行规的行为,若是被发现的话,将要受到严惩。 这就是组织。 一旦身居高位,就更得遵守体制的规则。体制的规则是用来保障上层建筑的利益,尽管很多组织都标榜自己代表着大多数人的利益,但很显然这大多都只是个噱头。 所以越高层,就越得遵守规则。 反而中低层,可以贪污腐败。 当然,到了高层,个人利益已经和组织利益紧密地结合在一起,往往组织获利,便代表着自身获利。 商睚眦只属于伪高层,他是商家十少主之一,受人瞩目,但真正的权利来源于他的父亲。因此只是无根浮萍。 这也就意味着,当他违反了规则,受到的处罚就更加严苛。 因为很多人都盯着他呢。 “不可能的呀,我来之前已经详细地调查过了,甚至花了大把的元石,到风雨楼购买他们俩的情报。这两个人明明是魔道蛊师,还被通缉,是丧家之犬,怎么忽然将被父亲大人召见?” 商睚眦觉得这一切匪夷所思极了。 就好像是一个富翁,正在刁难两个乞丐。忽然间,圣旨来了,这两个乞丐被皇帝点名召见了! 商睚眦之所以敢逼压方源,就是看他们势单力孤,想着只手遮天,把这件事情做得隐秘,没人知道那就万无一失了。 当然,这其中必定也有风险。但商睚眦为了保住自己的少主之位,只能冒险一试。 “这两个人明明根本就没有背景,怎么和父亲扯上关系了?该死,世界疯了吗?我该怎么办?如果他们俩把这件事情捅出去,我少主之位铁定玩完了!杀了他们?不,这是自寻死路。在第三内城,我根本就没有机会。现在受到父亲的关注,那就更不可能了。关键这两个王八蛋,他妈的还都是三转巅峰。这还让不让人活了?” 一瞬间,商睚眦思绪电闪,苦思对策。 他双眼游移不定,额头已经渗出冷汗。 这次玩大发了! “该死的,有什么办法,还有什么办法?!”他急的在心中咆哮。 “商家族长要召见我们?因为什么?”方源适时地表示出疑惑。 白凝冰更疑惑。 这是怎么回事? 她首先怀疑这是方源动的手脚,于是向方源投去目光。 但方源疑惑的表情,迷惑住了她。 她不禁想:她和方源几乎一直形影不离,方源要做手脚,怎么可能瞒得住她? 而且,商家族长是什么样的人物,他高高在上,站在世俗之巅。就算是白凝冰心中骄傲,也不得不承认商燕飞的权势和强大。 “但为什么我觉得有些不对劲,好像我忽略了一些什么东西。” 魏央笑道:“二位放心,如果商家要对二位不利,又何必做如此曲折呢?这是友好的邀请,族长大人对两位很感兴趣。” “能得到商家族长的召见,也是我俩的荣幸。我们即刻就可出发。”方源丢掉手中的棋子,站起身来。 商睚眦大急,连忙道:“六十五万元石,我们成交了!” 方源瞥了他一眼,微笑道:“对不起,我手中的秘方不打算卖了。” 商睚眦脸色骤然雪白,他口干舌燥,望着方源的目光中包含了一丝隐晦的哀求:“在下心急莽撞了,还请二位贵客勿怪。价格其实好商量的,二位回来之后,我们可以详谈,真正好好的谈一谈!” 方源浅笑不语。 谁还会和你谈?不过暂时稳住这人,倒也可以预防他狗急跳墙,减少一些麻烦。 于是方源便点点头:“如果商家少主有诚意的话,我也很期待。” 商睚眦顿时脸色一松,流露出感激的喜色。好像是快要坠崖的人,忽然抓住了崖壁上的一株树。 “好,我等你。”他连忙道。 “二位贵客,请。”魏央伸手道。 “请。” 跟随着魏央,方白二人来到第二内城。 白凝冰原本还期待着第二内城的奢华,但是到了此处,却令她错愕失望。 第二内城以石屋为主,简朴至极,甚至比第四内城都有所不如。 但她很快就有所领悟,神情变得凝重。 向来是:由奢入俭难,由俭入奢易。 商家富如山,却恪守简朴作风。这并非是吝啬,而是保持整个家族的活力。 魏央带领二人来到一处私宅。 “二位贵客不妨在此用些水果,族长大人刚刚出关,在处理事务。很快就会到了。这处是族长的私宅,还请二位就待在此处,不要随意外出走动。在下告辞。” 这私宅空无一人,魏央离开,将方白二人晾在这边。 二人在这里等了足足三个时辰,连个鬼影子都没有见到。魏央说可以用些水果,但哪里有水果?连茶水都没有! 第一个时辰,方源安坐在宽背的木椅上。 第二个时辰,他嘴里嘟囔,渐渐地坐不住,流露出焦躁的情绪。 第三个时辰,他表现出明显的焦躁不安,在屋子内走动。 “哼,这个商家族长什么玩意?要我们来等着,他自己在哪里?架子真的好大。”方源来回踱步,语气愤愤不平。 “你能不能坐下来?晃得我眼都花了,安下心来修行,不好么?”白凝冰轻轻皱起眉头,这种表现一点都不像平时的方源。 “这事情有蹊跷,你觉得真是商家族长要召见我们吗?”方源紧锁眉头。 “我怎么知道?我还想问你呢!”白凝冰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继而怀疑地道,“你是不是干了什么坏事,招惹到商家了?” 方源哼了一声:“我和你朝夕相处,你还不了解我?这私宅中什么人都没有,让我有点不安。我们一起出去走走,看看情况!” 白凝冰想了想,站起身来:“也好。” 方白二人走出房屋,这院子不大,也没什么稀奇。 而与此同时,在第一内城。 书房中,彩色的烟雾在商燕飞的面前缭绕升腾,如实同步地显现出方白二人的景象。 “魏央,这两人你怎么看?”商燕飞坐着,考较一旁站着的心腹。 魏央沉吟道:“依属下看,这两人应该是魔道蛊师无疑。根据情报,年纪轻轻,就有三转巅峰的修为,可见天资卓绝。这二人中,黑土较为直率,有一股冲劲。而白云则心思沉重,城府较深。黑土、白云……这名字应该都是假的。” “嗯,分析的不错。既然这样,那这些天,你就负责接待他们两个。试试他们的身手,再探探他们的跟脚。”商燕飞说完,便收回彩雾。 他只是关心商心慈,对方白二人兴趣缺缺。 刚刚小小的试探了一下,这两个人的性格如何,他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。再结合之前的情报,商燕飞在心中勾勒出了大致的印象。 魔道蛊师也并非都是丧心病狂之人。 这两个小家伙还不错,可能是因为年轻吧,可以明显感觉得到他们的傲骨。 通常有原则的人,都是有傲骨的人。 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,说实在话,商燕飞对方白二人的感观还不错。但他是个谨慎的人,能坐稳他这样位置的人,都是谨慎的。 他还在等。 等派遣出去核实调查的人回来。等一切都确定,都稳妥。 “就这样处理,你去做罢。”商燕飞挥挥手,然后从书桌上摞得高高的一叠文书上,取出最上面的一张。 他只是闭关了小半个月,积压的事务就已经这么多了。 …… 方源和白凝冰将这个私宅转了个遍,果然一个人都没有。 两人正犹豫着,是否出去看看,这时魏央化光而来。 “二位,族长大人事务繁忙,无法脱身。这一次的会面,只能取消了。”他神情恳切地致歉道。 “什么?要我们来就来,要我们走就走吗?”方源语气不忿。 白凝冰则沉默着,没有什么表示。 魏央脸上摆着笑容:“二位都是贵客,商家怎么会把贵客往外赶呢。族长大人为表歉意,已经特命我专程来招待二位。我已特地在食天楼预定下酒席,请二位贵客一定要赏光。” 方源和白凝冰对视一眼,方源道:“正巧我们都有些饿了,那就先去填饱肚子罢。” 食天楼乃是商家城数一数二的顶级酒楼,占据第三内城整整一层的空间。格调高雅,菜肴丰盛,有专门的蛊师作为大厨,运用特殊的蛊虫辅助烹饪。是以,做出来的菜肴,皆是寻常手段不能打到的顶级美味。 一顿饭吃了整整两个多时辰,菜肴上百种,各有特色。美酒佳酿,也是回味无穷。 只是白凝冰吃得不多,心中牵挂着商家族长召见这事。她在酒宴上,对魏央旁敲侧击,但魏央也是谨慎的性格,守口如瓶。 倒是方源吃得满嘴都是油迹,喝得高了,开始大喊大叫,刚刚的不满和气愤似乎已经忘光。 魏央看着方源搬起酒坛喝酒,又看着只喝水的白凝冰,顿时觉得还是方源这个丑汉比较可爱。 酒足饭饱之后,魏央将二人送回楠秋苑。 魏央最后告别道:“二位今晚好生休息,明日在下再来寻二位,带二位游览一番商家城。”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

上一篇   第六十四节:接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