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节:我名叫方正 - 蛊真人

第六十七节:我名叫方正

?魏央被方源一拳轰飞,还未稳住身形,螺旋骨枪便兜头而下。 螺旋骨枪穿透空气,发出鸣啸,电一般射来。 距离之近,魏央甚至可以看见骨枪尖端的螺旋刻文。 “这些螺旋骨枪,虽然攻击不俗,有钻劲擅长破防。但终究只是二转蛊,无须在意。”刹那间,魏央脑海中思绪如电光火石。 白凝冰蓝色的眼眸中目光如冰,魏央要一挑二,刺激了她心中的傲气。 “螺旋骨枪只能起到牵制作用,我蛊虫不足,要想制敌,还得动用拳脚!” 她是天才。 刚刚方源轰飞魏央,虽只是一击,但已然让白凝冰看出魏央的弱点。 魏央的力气没有接收过蛊虫的永久性改造,他只是常人气力。 这个弱点,正是可以大为利用之处。 白凝冰脚步连踩,紧跟在骨枪之后,抬起一脚,狠狠踢去。 “魏大哥……”纵观全场的小萧,看到这一幕,忍不住将心提起来。 魏央若被骨枪牵制,就给了白凝冰可趁之机。同时方源也在赶来,魏央落入下风! “呵呵呵。”关键时刻,魏央反而发出一声轻笑。 眼看着螺旋骨枪就要射中他,忽然,他全身散射白芒,整个人化作一道光,瞬间遁走。 “果然有这只蛊……”方源眯起双眼。 “好快的速度!”白凝冰瞳孔微缩,心中惊诧。 几乎下一秒,螺旋骨枪扎破石板,插进地面。 白凝冰收不住冲势,砰的一声,一脚将石板踏碎。蛛网般的裂纹,顿时漫布石板。 “魏大哥的光虹蛊!还以为他来不及使用,原来是等着刹那之间遁走,让敌人扑一个空。妙哉,这是对敌人心理上的一次打击。”小萧看出了其中的门道。 眼看着就要给敌人重创,这时候敌人轻松逃遁,从希望到失望,任何人都会产生心理上的落差。 光虹破空而出,白光散去,显露出魏央的真身。 仅仅只是一眨眼的功夫,他就飞出十八丈的距离,已经跨越了大半个演武场,和方白二人遥相对面。 看到这样的速度,白凝冰的脚步也不禁迟疑。 有此光虹蛊在,魏央想走就走,想打就打。毫无疑问,已经立于不败之地。 光虹蛊乃是三转蛊,能令蛊师化光遁走,在三转移动类的蛊虫中,号称第一迅速! 反观方源和白凝冰二人,一个只有跳跳草,应应景,另一个干脆什么移动蛊都没有。魏央这样的速度,他们自然可望而不可及。 在移动方面,光虹蛊带给魏央巨大的优势。此蛊一出,方白虽然两人联手,却全然陷入被动境地。 “二位,这是光虹蛊,虽只是三转蛊,但实际上速度方面,甚至超越了很多四转蛊虫。快的能让使用的蛊师都反应不过来。这就是它的第一个缺点,想要使用它,就得搭配思绪如电蛊或者灵光一现蛊等。否则待蛊师反应过来时,已经飞出去太远的距离,甚至已经撞上墙壁。” 魏央开口,竟然坦言光虹蛊的缺陷。 “它的第二个缺点,就是消耗的真元有些多。在三转蛊中,这种消耗程度已经算是中上的层次了。它还有第三个缺点,我就不说了,你们猜猜看吧。” “是不能利用力蛊,增长气力吗?”白凝冰接口道。 这次轮到魏央诧异。 他继而流露出赞叹之色:“白云小姐真是才思敏捷,不错。蛊师若利用蛊虫改变自身,譬如气力加持,在使用光虹蛊就难了。真元的消耗会暴涨,更严重的,还会化光失败,毁坏光虹蛊。” 不想白凝冰听了他的称赞,脸色骤寒,目光如冰,杀机腾腾地盯着魏央:“喂,我警告你,不要叫我小姐!” “啊?”魏央神情一僵,刚刚我有说错什么话吗?难道说“小姐”这个称呼,是她的忌讳吗?真是古怪的忌讳啊。 魏央心中感叹,嘴里则致歉道:“请恕在下冒犯,白云姑娘……” 白凝冰顿时额头青筋直冒,咬牙切齿:“也不要用这个称呼!” “哦,那白云……阁下?”魏央一边察言观色,一边小心斟酌地用词。 白凝冰脸色这才稍缓。 魏央嘴角泛起笑,接着道:“那么二位阁下,这次轮到我来进攻了。” “尽管放马过来!”方源拍拍胸脯,大叫一声,这倒把身边的白凝冰吓了一跳。 “黑土阁下果真豪气无双,那么接招吧。”魏央称赞一声,话音刚落,他便化作一道白光,向方白二人直冲过来。 直面这样的速度,方白二人甚至来不及眨眼,这道虹光就穿过二人中间的空隙,来到二人的身后。 白光散去,化为魏央本人。 他手持两柄光刀,一左一右,分别劈向方源和白凝冰。 这刀还未劈中,白凝冰就感到皮肤一阵发紧。立时知道,单凭冰肌防护,扛不住这刀锋,连忙后撤。 方源则轻声低喝,不闪不避,撑起天蓬蛊和飞骨盾,挥拳直捣。 光刀先一步看中旋转的白骨飞盾,将其劈破。 魏央化光远去。 方源的拳头眼看着就要集中他的胸膛,但差之毫厘,谬以千里。 光虹飞遁,倏地停住。 整个攻击兔起鹊落,闪电一般迅速。 几秒钟不到的时间,魏央已经从演武场的这一边,到了另一边,跨越近六百米的距离。 “再来!”方源大吼一声,眼中战意熊熊如火。 魏央再次化光,眨眼间,来到方白二人面前。 白凝冰不过硬抗,只能动用螺旋骨枪,但魏央的速度太快了,骨枪尽数射空。 方源亦只能被动挨打,除去第一次,他的拳头再没有击中魏央过。 一时间,演武场上白虹不断折射,宛若密封盒子里乱撞的弹球。而方白二人只能勉力招架,彻底丧失了主动权。 “这就是魏大哥的真正实力吗?太厉害了……”小萧不禁看得眼花缭乱。 魏央速度惊人,堪称神出鬼没。 又交手一盏茶的功夫,他倏地停下动作,哈哈一笑:“二位若是想要拼消耗,看准我光虹蛊消耗真元剧烈的弱点,那么恐怕是打错算盘了。我手中还有一只光源蛊,此乃辅助蛊,唯一的作用就是,令蛊师催动光类蛊虫的真元消耗减少一半。” “可恶……”白凝冰暗暗咬牙。 方源则索性摊开双手:“不打了,打不过你。魏央大哥,我们认输啦。” 魏央朗声一笑,抱拳道:“二位承让。” 小萧见比试结束,立即走了过来,脸上还残留着兴奋之色:“魏大哥真是厉害,不过二位贵客能支撑这么久,也相当厉害。二位可能有所不知,我魏大哥虽然只是三转巅峰,但是一身战力卓绝。乃是商燕飞大人座下的第三战将,人称白光刀客。若换做我来,恐怕撑不到二十回合。” “输就输了,没有什么大不了的。魏央,待我日后有了趁手的蛊,再与你一决高下。”白凝冰脸色冰寒,从小到大,高傲如她还未输的这么难看过,心情自然郁闷。 小萧见白凝冰对魏大哥直呼其名,脸色也有些微微不快。 方源站在一旁道:“魏央大哥你是留手了,我能感觉得到。嘿,等我买些好用的蛊,再来和魏央大哥你切磋。这次我虽然输了,但我不爽!下次还请魏大哥全力出手,不由顾及太多。” “哈哈哈,黑土兄弟快人快语。这次的确是魏某不对,下一次一定全力出手。”魏央拍拍方源的肩膀。 “这才对嘛。魏央大哥,这一仗我输的心服口服,今天请你吃酒。小萧兄弟,你也要来,多给我讲讲魏大哥的英雄事迹。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嘛。”方源笑道。 小萧顿觉方源这个人,虽然长得丑,又缺了只耳朵,却看得十分顺眼。 比那个叫“白云”的怪癖家伙,要对脾气多了。 “好!”小萧亦笑道,“正所谓不打不相识,我知道一家酒楼,刚开的,价钱便宜,菜还挺好。今天不能让二位请,我来我来。也请魏大哥赏光!” 方源瞪眼:“这哪成?” “小萧算得上半个地主,二位是客,就让小萧请吧。”魏央打圆场。 方源思索了一下:“也行。这次你请,下次我来!正好我手里没钱,等我卖了秘方,有了钱,请二位吃顿好酒。说实在话,小弟初来乍到,已经被商家城的物价吓到啦。” 这话有些俏皮,又坦诚自己手头拮据,顿时惹得魏央和小萧轻笑,均觉得方源是个光明磊落的汉子。 唯有白凝冰深知方源演技,此时看着,心中已经习惯。 席间,三人喝酒谈笑,通报姓名,关系又拉近一层。 唯有白凝冰喝水,我行我素,自得其乐。 小萧姓萧名炎,二十七岁,擅长火类蛊虫。近日修为提升一个小境界,达到了三转中阶。这才打破第四内城的演武区,到达第三内城里来。 “黑土白云不过都是假名,其实我真名是古月方正,她叫做白凝冰。”方源假借醉酒,主动暴露一些内容。 他们有百家的通缉令,只要商家调查,这事情根本瞒不住。方源索性说出来,反而能落得个坦荡的印象。 萧炎顿时有些感动。 他和魏央都是魔道蛊师,方源能够把“真名”告诉他们俩,这就是“交心”之举啊。 “姓古月……”魏央眼中精芒一闪即逝,这可是个有份量的信息。看来,族长交给他的任务,已经圆满完成了啊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