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九节:暴富 - 蛊真人

第六十九节:暴富

?商睚眦满怀心事的走了。 走之前,他告诉方源,此事事关重大,需要好好的考虑一下。 只要他能考虑,就代表着已经接近成功了。 方源已经看透了此人,知道此事已成。甚至到时候,他还可再加一笔价。 当然,他现在正在犹豫,绝对不能再加价刺激他。 等到他下定了决心,呵呵,到那时再加上一笔价,简直是轻而易举。 两日之后,商睚眦带着一脸的憔悴,再次来到方源的面前。 “我同意了,就按照你所说的,我们成交!”他咬着牙,神情犹豫了良久,这才说出这句话。 “相信我,将来你会牢牢记住这个抉择的!来,喝酒。”方源微笑着,给商睚眦倒了一杯酒。 商睚眦举起酒杯,一饮而尽。 “这是他妈的什么烂酒!”喝完之后,他就紧紧地皱起眉头,咒骂一声。 “这是最便宜的米酒。少主大人,我可没有钱买什么好酒。”方源轻笑一声。 “你马上就有钱了。呼……”商睚眦重重地吐出一口浊气。 他先前思考的时候,思想急剧斗争,非常痛苦。但当真正做完这个决定之后,他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。 “好吧,协约我已经准备好了,你看看。”方源递过去一份资料。 商睚眦刚刚看了一眼,就怒目圆瞪,狠狠地盯住方源,拍着桌子连声咆哮道:“九十五万?你居然又涨价!上一次,你说八十万,这才过了几天,你就涨了十五万?!你以为我富可敌国吗?混蛋!你以为我的元石是抢来的吗?!” 方源好整以暇,微微带笑:“已经过去三天了,价格自然要涨的。你又不是不知道。” 商睚眦额头青筋直冒,腾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身来:“你当我好欺负吗?我可没有那么多的钱!你一个小小的传承,居然要价九十五万,你还真敢狮子大开口!” “稍安勿躁,怒极伤身啊,少主大人。这可不是一个小小的传承啊,关系着你的少主之位呢。想想看,每年一度的考绩,都要淘汰一位少主。底下多少人眼巴巴地望着呢?”方源语气悠悠。 一听到少主之位,勃然大怒的商睚眦顿时泄了气势。 方源看他神色,也知道九十五万这个数目,估计是压榨得狠了,超出了他的承受极限。于是退让一步,道:“好了,好了,那就九十万元石吧,算我怕了你了。” 商睚眦缓缓地坐下。 他才上位一年而已,又要兼顾考评,真正摸进私人腰包里的元石,也不过四十万余。 毫无疑问,这场交易之后,他一年的辛苦积累,就打了水漂。好不容易,赚下些许家产都没有了。 不过事关少主之位,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。 他沉默了片刻,终于点头道:“那就九十万元石,不过纸张协议我信不过。我们需要发毒誓,用毒誓蛊!” 方源面现犹豫之色。 “怎么你怕了?不用毒誓蛊,我怎么能确定你不会携款私逃呢?这点必须做,没有商量的余地!”商睚眦态度很坚决。 方源其实也料到有可能,会发生这种情况。 “既然如此,那我先来吧。”方源伸出左手。 商睚眦这才露出一丝笑容,唤出毒誓蛊。 毒誓蛊是一种紫红色的小虫,不过手指头大小,口器狰狞,属于三转消耗蛊。 它飞到方源左手的食指上,咬上去。 顿时,一股钻心的疼痛突袭方源的神经。 方源忍住疼痛,开始宣读文书上的内容。他读完后,毒誓蛊从手指头大小,膨胀一倍,吸取了方源大量的心血。 随后,毒誓蛊又飞到商睚眦的手指尖上,开始吸血。 商睚眦捏着文书,用颤抖的声音读完所有内容,毒誓蛊又膨胀了一倍。 他痛得脸色惨白,龇牙咧嘴,倒抽着冷气:“这该死的协约,怎么这么多字!你就不能少写点吗?没有什么要补充的了吧?” 方源摇摇头。 商睚眦嘴角翘起,流露出笑意。但他此时脸色扭曲,倒显得笑容有些狰狞。 砰。 充血严重的毒誓蛊,突然发生了爆炸。 但却没有血液四溅,反而化为无数的红色光点。 光点纷纷飞向方源和商睚眦,如同雨点汇入湖面,融入到两人身体里去。 这个现象,表明毒誓已经生效。 如果双方阅读的内容,不符合真实的心意,毒誓蛊自爆后,就会化为一滩脓血。这种情况,就意味着双方或者有一方发出违心的誓言,导致毒誓蛊使用失败了。 看到这样的情形,商睚眦笑意更甚。 他看向方源:“嘿嘿,我们已经发下了毒誓。如果你将来改变心意,做出了违背誓言的举动。那么就会化为一滩脓血而亡。” 方源面色不变,只说道:“元石呢?” 商睚眦耸耸肩:“放心,我怎么可能敢去违背毒誓。给你!” 他掏出一只蛊。 这蛊如球,宛若水晶所致,半透明,巴掌大小,球中有云翳,宛若封着朵朵白云。 这白云形状奇特,宛若一位拄着拐杖,佝偻腰背的老人。 老人白发垂髫,仙风道骨,脸上皱纹都栩栩如生,正慈眉善目地笑着。 此乃元老蛊。 专门用来,也只能用来存储元石的蛊。 所谓术业有专攻,元老蛊只是三转蛊,但是却能存下百万封顶的元石。 “这里面只有八十七万元石,剩下的三万块元石,我再找时间筹措给你。”商睚眦带着万分不舍之情,将元老蛊递给方源。 这里面,有六十万的商家货款。剩下的二十七万,是商睚眦近乎全部的私人资产。 方源接过后,他又主动配合方源炼化。 元老蛊易主,球内云烟顿时发生变化,里面的老人原本面对着商睚眦。此时改变了方向,开始面对方源笑着。 方源随手移动元老蛊,只要一改变方向,球内云烟都会发生转变,云老人始终会面对方源笑。 其实这元老蛊蛮有趣的。 如果里面的元石量少,云老人就会愁眉苦脸。若是储量适中,云老人就会面无表情。元石储量越多,云老人就越是喜笑颜开。 商睚眦见方源摆弄着元老蛊,便明白方源知晓此蛊如何运用。 他哼了一声:“这元老蛊也价值不少钱,我不可能白送你。这元老蛊我是从拍卖场而得,花了我六千六百块元石。” 方源点点头,三转蛊市价都以千计,元老蛊又是比较少见,绝对值这个价。 他当即掏出元石给了商睚眦。 商睚眦用普通的存储蛊,收了这些元石,心中满不是滋味。 这本来应该是他的元石! “罢了,能够保住少主之位,就有一切的可能。元石会重新赚回来,而这个坐地起价,要挟我的家伙,也会不得好死!” 商睚眦本来心胸就不宽广,方源掏空了他所有的钱财,剩下的三万块元石他还得四处借贷。 白骨秘方的正常售价顶多六十万,方源卖给他九十万。 商睚眦捏着鼻子,吃了这么一个大亏,已经恨极了方源。 “剩下的五万块元石,我会在三天内给你。此事你知我知,绝不能让第三者知道。就算是你的同伴也不能,你最好别妄图钻空子,没有用的。”商睚眦起身欲走,他已经快要受不了了。 多看一秒方源这张丑陋的脸,他心中的怒火就会积攒一分。 “协约是没有漏洞的,你也看过,不是吗?”方源表情淡然。 商睚眦冷哼了一声,他出生商家,从小就耳濡目染,又执掌商铺这块一年,就算有漏洞也瞒不过他的眼睛。 “谅你也不敢违背誓言。”他不屑地嗤笑一声,转身离开这里。 方源并不放在心上,他知道商睚眦此时的心情,也十分理解。 对于毒誓,他并不打算违背。 毒誓蛊的约束力,很强。否则也不会被蛊师们广泛使用了。 不能泄露给不知情的第三者,那就是绝对不能。任何擦边球,都是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。 就像刚刚,方源交给商睚眦六千六百块元石。 似乎这个行为是多此一举,明明可以在剩下的三万块元石中扣除嘛。 但是不行。 毒誓中,规定是九十万,那商睚眦就得掏出九十万块元石,交给方源。 这就是硬性规定。 三天之后,商睚眦筹集了三万块元石,交给方源。 而方源也将秘方给了他,当然,最有价值的骨肉团圆蛊的秘方,是不可能卖的。 商睚眦只知道骨枪蛊、螺旋骨枪蛊等,查看了秘方后,发现不少其他的秘方,都是以骨枪蛊为基础的,他对此感到满意,心情还因此稍微好了点。 方源又将骨枪蛊,螺旋骨枪蛊,以及骨刺蛊,都抛售给了他。 依照原先的卖价,是四万零六百二十块元石。 如此一来,这场交易的结果是,方源手中暴涨了九十三万四千零二十块元石。再加上他之前手中的一些积蓄,总共元石达到了九十四万五千。 方源将绝大多数元石,都存入元老蛊中。当然为了防止意外,他也存放一些在身上,以及兜率花中。 “前世这个时候,我还在商队里摸爬滚打,身上最多有五六十块元石吧。如今却有了近百万的身家。” 方源对比了一下记忆,重生的巨大优势可见一斑。 当然,他也冒了巨大的风险。 风险越大,收益越高,世界上从未有白吃的午餐。付出不一定会得到,但想要得到,前提必须是要有付出。 转眼又是三天过去。 商家的调查结束了,魏央带来商燕飞的邀请:“二位贵客,我家族长大人设下了家宴,特命我来邀请二位。” “家宴?这一刻,终于到来了。” 方源心道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

下一篇   第七十节:家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