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十五节:活宝门 - 蛊真人

第七十五节:活宝门

?“换宝?”巨门上的大脸,挤眉弄眼地盯着眼前渺小的商燕飞,挪揄道,“小飞飞,你不是又想占我便宜吧?虽然咱们俩是老相识啦,但是我身为宝界的门户,可不会帮你监守自盗哦。虽然咱们俩的交情很深厚……” “说了多少次了,你能换个称呼吗?”商燕飞额头开始冒黑线。 “那叫你什么?小燕燕,小燕飞,小燕子?” 商燕飞连忙摆手,无可奈何地道:“算了算了,随你怎么叫了。说正事吧,我这次真的是来换宝的。” “哦……”大脸拖长了音调,显得有些意兴阑珊,“这么快就说正事啊。难得找到你说话,闷都闷死我了。” 商燕飞叹气:“我很忙的,活宝门。你知道的,我已经是商家族长,再不像以前了。” “唉,算了算了,每代商家族长都这样。还以为小飞飞你会和他们不同呢。其实我也没有什么要求啦,就是想找人唠唠嗑。漫漫长夜,寂寞难耐……”活宝门幽幽地叹息道。 “你一个门,还寂寞难耐?你沉睡不就好了?”商燕飞满头黑线。 “沉睡?可是我孤枕难眠啊!你不知道一个人的日子,有多难熬……”活宝门开始碎碎念。 “我来不是听你抱怨的,说正事,说正事。”商燕飞咳嗽几声。 “哦,那说正事。”活宝门面容一肃,“你要换宝也行。但是我有个条件……” 它拖长音调。 商燕飞心中顿时涌起一股不妙的预感。 他微挑眉头:“什么条件,该不会是?” “啊,看小飞飞你的表情,就已经猜到了啊!没有错,没有错,就是抠鼻屎,给我抠鼻屎吧!”活宝门兴奋地大叫起来。 抠鼻屎…… 鼻屎…… 屎…… 巨大的声音,在走廊中不断地回荡往复。 商燕飞额头青筋直冒:“混蛋,你又玩这把戏?” “鼻子真的好痒啊,好痒啊,呼吸都不畅快了。我没有手,不能像你们人类一样可以自由的抠鼻屎,真的好可怜的。啊……小飞飞啊,我的好友,你就行行好,帮我抠抠鼻屎吧。作为报答,我会把我珍贵的鼻屎送给你的。”活宝门以一种吟诗的语调,高唱起来。 “喂,你给我适可而止啊!”商燕飞紧捏双拳,终于忍无可忍地咆哮起来。 活宝门轻哼一声,一副你拿我怎样的可恶模样。 然后它开始不断地念叨…… “抠鼻屎!” “抠鼻屎!” “抠鼻屎!” “不抠鼻屎,不换宝。抠了鼻屎,乖宝宝……” 声音震动空气,在庄严肃穆的走廊中轰鸣。 商燕飞低下头,一手抚额,抠鼻屎的声音在他耳畔不断地回响。 “好了好了,别再念叨了,给你抠还不行吗?”商燕飞发出怒吼,心中充满了无奈。 哪怕他是堂堂的五转蛊师,商家之主,但是面对活宝门,一点办法都没有。 毕竟宝界,乃是商家先贤所留,这是五转之上蛊仙的手笔! “喔耶——!”活宝门发出胜利的欢呼,然后急不可待地叫道,“快来,快来,我已经等不及了。” 商燕飞表情僵硬,眼角不断地抽搐,终究还是伸出右手。 在他的右手手心,有一个小巧的手掌纹印,鲜红欲滴。 此时他真元催动,血印猛地飞出,化为一只鲜红的巨大手掌。 五转——血手印蛊! 但凡被此蛊拍中,不论鸟兽虫鱼,只要有血气流转,都会化为一滩脓血,威力端的诡谲霸异。商燕飞以此纵横南疆,树立赫赫威名。 但是现在,他用血手印来满足活宝门的怪癖—— 抠鼻屎。 鲜红的巨大手掌,形成拳头,又伸直食指,指尖探入到活宝门巨大的鼻孔当中。 活宝门舒服得直哼哼:“好,就是这样!” “哦……好爽……” “再深入一点,对,再深入一点!” “力道大一点,大一点才够味啊。” “呃……爽呆了……” “小飞飞,你的技术真不是盖的。” “啊,啊,啊,啊——切!”活宝门张开大嘴,猛地打了一个喷嚏。 无数的红黄蓝绿的“鼻屎”,都被它喷出来。 仔细看一下,红的那是飓风山椒,已经在南疆绝迹的合炼辅助神料。黄的那是困愁土,珍稀无比,用来炼制六转蛊的材料之一。蓝的那是冰心,只有千万年的冰山中心,才生出这么一颗来。绿的则是草裙蛊,五转蛊,没有丝毫的防御力,但是蛊师用了之后,能穿上一层草裙。可以直接吸收空气中的游离元气,迅速补充空窍中的真元! “好了,我的呼吸又畅快了,这些鼻屎都送你了。我可不想再吃进去,太恶心了。”活宝门打完喷嚏后,抽抽鼻子,感觉舒爽至极。 商燕飞一一将这些东西收入囊中,无力地叹气:“现在可以谈正事了么?” “当然,当然。小飞飞是想换什么宝贝?”活宝门心情好多了。 “我记得宝界里,还藏有一只五转的人力胜天蛊。我就想换它。”商燕飞答道。 活宝门的脸上流露出奇异之色:“人力胜天蛊,此蛊有逆天改命之力,专门给那些没有修行资质的凡人强行开窍所用。这蛊可老贵了,小飞飞,咱们俩虽然交情深厚,你给我抠鼻屎抠了好多次,但是宝界的规矩我可违抗不了。你要换这蛊,就必须拿出价值更大的蛊,送入宝界。” “你能不提抠鼻屎的事情吗?”商燕飞额头上青筋直冒,他从空窍中调出一只蛊来。 这蛊形如婴孩手掌,嫩嘟嘟的,如半透明的玛瑙水晶。手掌中有红丝血线千万缕,使得这手掌透出一股鬼魅之气。 活宝门看到这蛊,顿时发出一声惊疑之声:“咦,你居然要放弃血手印蛊?小飞飞,我可记得这是你最得力的蛊虫之一啊。你不是要集齐血海真传吗?难道你放弃了年轻时候的梦想了?” 商燕飞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血海传承千千万万,真传隐藏其中,寻找难度太大。就算我一直在动用商家的能量在调查,这些年来,也不过只寻到两道真传罢了。我要换人力胜天蛊,手中其他价值更高的蛊虫,更不能舍弃,只好像先暂时牺牲血手印蛊了。等到哪天,有机会再换回来吧。” 商燕飞一身蛊虫,大多都来源于血海传承,使得他精于血脉一道。 因此,商心慈进入商家城,就被他第一时间感应出来。 “那好吧,既然你已经做了决定了。”活宝门说着,张开大口,将血手印蛊吸入口中。 咕咚。 一声巨响,它将血手印蛊吞咽进宝界当中。 然后又一声干呕,它张开嘴,吐出一只蛊。 这蛊形如千年老参,参须无数,老参通体土黄,光辉内敛,上方浑圆一体,下方却分出岔来,仿佛是一对人腿。 正是人力胜天蛊。 “快炼化它,只要出了宝界,过三个呼吸,这蛊就会回复野性。你再炼化它,可就难了。”活宝门催促道。 商燕飞点点头,催出一股奢华绚丽的紫晶真元,顷刻将人力胜天蛊炼化。 “呵呵呵,有了此蛊,就能让慈儿开窍了!再用一些提升资质的蛊,帮助她修行。将来招揽到方白二人,给她充作羽翼。慈儿我会让你幸福的,而在这个世界上,实力就是幸福的一切前提!”商燕飞将人力胜天蛊收入空窍,心绪一阵起伏。 “我要走了,活宝门。”他接着对巨门道。 “喂喂喂,来了就走啊?陪我聊聊天嘛,一个人守在这里实在闷死了。”活宝门急道。 但血焰一闪,商燕飞已经消失在原地。 “啊,这个混小子。又留下我一个人,好可怜,好闷,好无聊啊……”活宝门抱怨的声音在走廊中回荡不休。 …… 酒席上,美酒佳肴,推杯换盏,气氛热烈。 “魏大哥,萧炎兄,来,再喝一杯!”方源站起身来举杯大喊,而一旁的白凝冰则面无表情地夹着菜。 魏央、萧炎同时举起酒杯,三人的酒杯狠狠地碰撞在一起,四溅的酒液洒在桌上,菜上。 原先在演武区的时候,方源就说要请吃饭,但被萧炎先请了一回。这一次,他兑现诺言,在大酒楼中宴请这两位。 “想不到方正兄弟,居然救下了商家的千金。可见好人有好报啊。紫荆令牌,啧啧,真是叫在下羡慕。”萧炎性格开朗,为人坦诚,并不掩饰自己对方源的艳羡。 他生活在商家城很多年,十分清楚紫荆令牌的份量。 魏央放下酒杯:“不知接下来,二位有什么打算呢?” 方源便答道:“我们两个都准备留在商家城一段时间,将手中没用的蛊虫换掉,再买一些蛊,凑成一套。” “好想法!很正确,如果你不这么做,魏某也会如此提醒你们的。”魏央竖起大拇指,心中高兴,方白二人留下,就意味着招揽的机会增多。 “二位若是不介意,不妨把心中想法说出来,魏大哥见多识广,可以给你们参详一下。我走火蛊路线,也是魏大哥建议的呢。”一旁的萧炎开口道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