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八十四节:得手 - 蛊真人

第八十四节:得手

?“武然,如果为了家族,让你牺牲前途,你愿意吗?” “愿意!” …… “武然,若是为了家族,你必须牺牲名誉,你愿意吗?” “愿意!” …… “武然,如果家族,需要你贡献你的性命,你愿意吗?” “我愿意!” …… “我果然没有看错你,武然。从你爷爷,到你父亲,再到你,都是武家的忠臣!现在,家族就有一个任务给你,这个任务需要牺牲你的前途,牺牲你的名誉,甚至会牺牲你的生命。” “族长大人,为了家族,我愿意!” …… 黑暗中亮起精芒,李然猛地睁开双眼。 “呼……”他吐出一口浊气,从床榻上坐起来,口中喃喃,“又做梦了。” 这个梦,并非虚构,而是源自于他记忆的最深处。 “李然”是他的假名,他真正的姓名叫做“武然”! 武这个姓,在南疆代表的意义相当重大。因为那代表着南疆的第一霸主,武家! 十一年之前,武家族长武姬娘娘,亲自接见了武然,交给他一个秘密任务—— 打进商家高层! 为此,他隐姓埋名,单独在外闯荡三年后,来到商家城定居下来。 这一潜伏,就是八年! “八年了,整整八年了。武家的族人早已经将我忘记了吧?武然已经被死亡了,这个世界上只有李然。” 李然不禁在心中长叹。 潜伏的太久了,以至于他都差点忘记了自己的本名。 在这里,他披着面具,生活了整整八年,伪装成一个浪荡子,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底层蛊师。哪怕对曾经深爱自己的妻子,也没有透露出半句。 这期间,他每半年才外出,与武家联系一次。从来都是单线联系,将隐秘功夫做到了极致。 直到一年前,碰头人告诉他,家族要启动他这颗棋子了。他当时心中之激动,实在难以用语言来表达! “熬了八年,终于被启用了,一切都将不同!”李然不胜感慨。他心念一动,从存储的蛊中取出一块顽石来。 这顽石方方正正,仿佛砖头一般,表面则星光点点。 这是一块星辰石。 若是方源在此,定会发现这块石头,和赌石坊的那块垫脚石十分相似。 李然用双手轻轻抚摸着这块顽石,眉头微微地皱起来。 作为间谍,他花了近十年的时间潜伏,打造了一个绝对透明的过去,一定能赢得商家方面的信任。 但是,光有信任还不够,他还需要超越常人的才能,才能在商家城的演武场中称雄。如此,才能被商家看中而提拔,最终成为魏央一样的外姓家老,执掌商家权柄。 这股才能的出现,也得要自然而然,不能太突兀。 为此,武家族长武姬娘娘,亲手为他选了一只蛊虫。 这是一只饱含传奇色彩的蛊。 从上古的力道传承中得来,在如今这个世界中,可以说绝迹的极珍蛊! 有了这个蛊,李然就能脱颖而出,称雄演武场。 如何得到这只蛊,而不引起怀疑,武家方面也安排好了。 那就是赌石。 运气是最做不得准的,而且顽石中封存了上古时代的蛊,也十分正常。 魔道蛊师卫神经,已经被武姬娘娘秘密收入麾下。伪造一颗杂等顽石,自然是手到擒来的事情,不怕别人识破。 李然也花了心思。 为了让别人确信这是赌石坊里的顽石,而不是他自己带来的,他特意选中了一家赌石坊中的垫脚石。 这块垫脚石,放了许多年,人来人往,没有人注意过它。 李然先和武家沟通,让卫神经伪造出一颗外形相似的星辰石。 然后他的计划,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,将手中这块星辰石和垫脚石对换。他是蛊师,又踩点了半年,自然知道什么时候,能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情况下,偷梁换柱。 等到他解开这个星辰石,整个赌石坊的人都会给他作证,证明他的好运气。 他得了这蛊后,就将会洗心革面,演绎一番浪子回头金不换的故事。他会崛起,会找回自己的妻子和儿子,会成为商家的外姓家老,最终完成任务,带着妻、儿回归武家。 一想到自己的妻子、儿子,李然心中便涌起一股愧疚之情。 他深爱着自己的妻子,她是那么的善良,那么的坚强。 同时,作为一个父亲,他更恨不得把全天下最好的东西,都拿来给自己的儿子。 原先他只是利用,但是朝夕相处,日久生情,爱情让他渐渐不能自拔。儿子的出世,更让他牵肠挂肚。但是最终,因为任务和自己的特殊身份,他不得不选择暂时离开。 “现在你们一定很恨我吧,我做了太多让你们失望的事情。但是没有关系,快了,就快了,我被启用了,我将带给你们幸福!” 李然不由地握紧双拳,眼中闪过坚定的光。 明天他将去演武场,进行一场战斗。后天,他就将这枚星辰石带到任意一个赌石坊去,演一出好戏。 “本来准备用那垫脚石做掩护,可惜世事难料,那块垫脚石居然被人选了。呵,那个家伙真是傻瓜,这种品相的星辰石,都会去选。不过……后天我也要当一次傻瓜了。” 李然笑笑,将星辰石重新收入存储蛊里去。 自己的计划虽然起了波折,但是不要紧,只是一个小小的意外。原先他也预计过这种可能。 他重新躺下去,不一会儿,便陷入沉睡之中。 这一次,他再没有做梦。 第二天醒来,他感觉很好,精神抖擞,一切都充满了希望。 他觉得自己仿佛就是行走在黑暗山谷中的旅人,经过漫长的跋涉,终于有一天,见到前方的光明,看到了山谷的出口! 八年的坚持有了结果,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! 一切也会变得更加美好! 怀着这样的信念,他来到演武场。 这一次的对手,他早就打探清楚了,是一位二转巅峰的蛊师,常年厮混在第五内城的演武场里,是一个熟面孔。 哪怕再弱小的蛊师,能够常年混迹于演武场而不倒,总有立身之本。 李然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轻视,他手中的蛊都有些烂,品质并不算优良。在加上要伪装自己,不能拼杀得太凶狠,因此此战是胜是败,还在两可之间。 果然,战斗进行下去,不出李然所料。 从试探,到对拼,双方都是半斤对八两,僵持不下。 战斗场面很是难看,场外仅有的几个观战者都发出嘘声。 忽然,李然双眼闪过一道隐晦的亮光。 机会! 他敏锐地抓住对方一个破绽,正要展开突击。 忽然,他心中一痛,浑身猛地僵直,反而被对手反攻,将他打飞出去。 李然受到重击,痛得闷哼一声,身体被狠狠地推出去十几步远,方才刹住脚步。 一丝血迹,从他的嘴角处溢出来。 然而和身体上所受的创伤,完全和他此刻心中的震惊和恐惧相提并论! “我的花苞蛊,我的花苞蛊!怎么会突然和我失去了联系?那里面,可是收藏着星辰石啊!!” 与此同时在,在李然的住处。 床板被掀开,露出里面的一个暗格。 方源站在暗格旁,手中捏着一只花苞蛊。 此蛊乃是二转蛊,用于储藏东西。形如花骨朵儿,通体浅蓝色,却是水晶质地,晶莹剔透。 它虽然是李然的蛊,但是在春秋蝉的气息下,仍旧瞬间就被炼化。 方源心神扫去,花苞蛊中藏着许多杂物。有一袋大米,有油盐酱醋,还有劣质的茶砖,三四十块元石,还有几块顽石。 “就是这个!”方源心神一震,催动真元,从花苞蛊中射出一道黑光。 黑光落到方源的手掌上,化为一块星辰石。 它品相极差,四四方方,像块砖头似的,和那块垫脚石极为相似。 星辰石现身的这一刻,整个世界都仿佛安静下来。 方源瞳孔猛地一扩。 咚咚咚咚…… 心跳声不断加速,清晰地传入他的耳畔。 包括这个简陋的小屋,屋外行人熙熙攘攘的声音,周围的一切都淡去,只剩下方源自己,以及手中的这块星辰石。 手托着不轻的星辰石,从石头表面传来的清晰的冰冷触感。 方源的双眼渐渐地散发出炽热的目光,同时,他的嘴角渐渐勾起,逸散出一丝笑意。 这笑意旋即扩大,他嘴巴张开,发出无声的欢笑! 传奇蛊,终于落入我手!! 他在心中激动地呐喊:“果然和我的猜测一样,这个李然是其他家族派遣的内奸卧底!我在青茅山,曾用赌石来掩盖酒虫的出处。他也有相同打算。难怪,那块垫脚石中没有蛊。前世的传闻,也都是他排演的一场戏啊。” “今天他要去演武场进行战斗。不管他是否隐藏实力,根据他之前的战绩,此战的对手实力和他相差不多,因此胜负难定。包含传奇蛊的星辰石如此重要,带着身上很不方便战斗,依他谨慎的性格,也不会藏在存储蛊中随身携带。” 因为若他输了战斗,身上的蛊虫就要被对手选取一只去。 他知道星辰石中藏有传奇蛊,万一对手选了他的存储蛊,岂不是弄丢了星辰石!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