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节:不能阻挡我 - 蛊真人

第九十节:不能阻挡我

?“连王汗都败了,死在演武场上。” “这个小子手太辣了,根本就不知道手下留情!” “全力以赴蛊果然是强大……” 演武场外,众人议论纷纷。 方源飞脚踢破水牢,一招冲撞过去,直接将蓝衣大汉撞死,战斗戛然而止。 蓝衣大汉胸口完全塌陷,惨白的肋骨外露出来,不一会儿,鲜血就染红了演武场的地面。 主持的蛊师,走上场,当众宣布方源获胜。 蓝衣大汉的尸体,一时间却无人处理。 从主持的蛊师手中取回藤讯蛊,方源探入心神一看,如今已有十七场胜利,失败零场。 毕竟,这里只是第五内城的演武区,二转蛊师占据绝大多数,方源的修为就占据优势。又有全力以赴蛊在手,除去先前几场之外,余下的皆是几个回合,就分了胜负。 这些胜利,给方源带来大量的元石。 演武场中胜一场,不仅能取走对方的蛊虫,而且还能从演武场方面,得到元石的奖励。 观战的人越多,奖励的元石就越多。 “李然,这里是五万元石,我当众交给你,免得你今后抵赖。”在众目睽睽之下,方源取出一堆元石。 李然越众而出,在无数羡慕的视线中,笑着将这些元石收入囊中。 “方正,你果然是有诚信的人。先前给过八万,现在是五万,已经是十三万了。”他拱拱手,说了一句,便告辞了。 人群再次轰动。 “这个方正,之前给八万,现在给五万,他哪里来的那么多钱?”有人不解。 “不奇怪。这大半个月来,他在演武场中连连得胜,全力以赴蛊的名头,吸引了许多人观战。每场战斗他至少有数千块的元石收入。几场下来,就是上万块的元石啊。”有人答道,语气酸涩。 “不止呢。这小子心狠手辣,几乎每场都打死对手。很少有人能全身而退。所以他每场都能收获两三只蛊,把这些蛊一卖,又是一笔钱。”有人冷哼道,揭发方源的暴行。 “这个方正太过分了,他是在踏着我辈的尸体前进啊。”有人愤怒。 有人叹气:“都是魔道蛊师,何必自相残杀?唉……” 也有人感慨:“不过话说回来,方正这个人也有优点。说给李然二十万元石,就真的给了。说实话,要换做是我……” 此话一出,人群中便一静。 很快就有人反驳:“二十万元石,不是没有给全么?等给全了,再说这话吧。” 望着方源离开的背影,人群中也有人冷笑:“这个小子好日子快要到头了。五天之后,就是李好强行挑战他的日子。” “李好?他不是升上去,到第四内场里去了吗?” “还差一点点,哼,我等着看这场好戏!” “嘿嘿,这个小子实在是嚣张,就让李好好好教训教训他。” 哗哗哗…… 空窍中,潮起潮落,淡银色真元海面,掀起一朵朵的浪花。 钢筋蛊在海中游弋,不断地汲取淡银真元,同时散发出黑色的幽芒。 钢筋蛊形如蚯蚓,通体墨色一片,但表面并不如蚯蚓那般柔软,而是有一层坚韧油亮的甲壳。 它散发出来的幽光,透过空窍,直接照射到方源身体的每一处角落。 在幽光的作用下,方源浑身的肉筋,都染上一层淡淡的油墨色,变得更加坚韧刚强。 足足过了半天功夫,方源这才停止催动钢筋蛊。 他出了一身的汗,鼻息粗重,头都有些眩晕。 运用钢筋蛊的感觉,并不美好,酸麻痛痒各种感觉,轮番侵袭他的神经,十分考验蛊师的忍耐力。 寻常蛊师,运用钢筋蛊,至少得半年功夫。 但方源的计划中,却将时间浓缩到一个月。 这就意味着,他每天动用钢筋蛊的时间,要比常人多出六倍,是对意志和忍耐力的严峻考验。 “必须珍惜每一分每一秒的时间,进行修炼!尽快的增加实力!” “我需要元石,演武场是最快的敛财手段。但只要输一场,全力以赴蛊就会被人得去。或许能动用紫荆令牌阻止,但必定也要花费其他方面的巨大代价!” “我不能输!我现在就像是急速奔跑的战马,实力飞速提升。但只要输一场,就是栽了一个大跟头。发展上扬的趋势,将遭到迎头棒喝。” “商家城只是另一个起点,我怎么可以栽在这里?今生我还要成蛊仙,我要冲七转、八转、九转,我要登上巅峰,看上一辈子没有看到的风景。传闻九转之上,是永生的至高境界!要长生容易,但永生却无人做到。” “一个生命,最高的境界就是永生,最大的欲望就是永生。什么财富,不过是收集癖。什么男女,不过是原始的性欲。什么名声,不过是他人说的屁话,带着腐败的味道!” “财富、美色、名声、地位,追逐这些的人,简直是鼠目寸光。地球上是没有办法,每个人都必死无疑,只能追求这些东西,不然生命就无趣了。但在这个世界,元气充沛,有永生的可能为什么不去追逐?” “为了永生,财富、美色、名声、地位,都可以拿来利用,也都可以舍弃!为了永生,畏惧不能阻挡我,我将勇往直前!为了永生,懒惰不能阻挡我,我不会有一刻懈怠!为了永生,疼痛不能阻挡我,神魔不能阻挡我,天地也不能阻挡我!” 这般想着,方源漆黑如墨的双眸中,像是燃烧着殷红的魔焰。 休息时间一过,他毫不犹豫,再次催动钢筋蛊。 黑色的幽光照射他身体的每一处,甚至透出肌肤。 寂静的密室中,他面容冷酷至极,宛若钢铁浇筑的雕塑,透着顽固不化的强硬。 什么样的酸麻痛痒,都不过是心湖中的点点涟漪。 旁人受不了,不代表方源受不了! 如果说偏执是魔,那方源就是魔中之魔。 死再多次,也绝不会改变他的心志!挫折再多,也只能充作薪柴,让他心中的野心魔焰燃烧得越来越旺。 …… 轰! 巨大的轰鸣声,回荡在演武场上。 土石翻飞,气浪横扫,对手虽然逃脱了致命一击,但仍旧被气浪很推一把,连退十几步。 烟尘散去,造成这一击的罪魁祸首,显露真身。 这是一只巨大的蛤蟆! 它的比猛犸还要庞大,鼓起的双眼好似磨盘。它浑身青灰色,大大的肚皮,强健有力的四肢,皮肤上长满了青绿色的苔藓,甚至还有石块镶嵌在上面。 最引人瞩目的,是它的背。 它的背高高隆起,竟似背了一座小山峰! 这山峰货真价实,全是坚硬的山石,高有一丈半。块垒层叠,刀砍斧劈一般,山石上同样蔓延着青苔、青草,甚至还长着两三棵小树。 这是三转蛊,名为背山蛤蟆。厚重敦实,最擅长的一招,就是高高跃起,然后泰山压顶般地砸落下来。 刚刚就是它施展了拿手好戏,整个演武场就好像地震了一般,叫周围观战的人都立足不稳,东倒西歪。 “这样的攻击,真是太强了!” “声势浩荡,就算是旁观,也感到心惊肉跳。” “背山蛤蟆简直是个堡垒,攻防一体,最大的缺点就是速度不行。但是它的主人却完美地填补了这项缺陷!” 众人议论纷纷,视线先是集中到背山蛤蟆,然后不约而同地转移到另外一位蛊师的身上。 这位蛊师,一身花袍,身材瘦削,相貌清秀。 他虽是男子,却涂了粉底和胭脂,正站在演武场的另一边,剔着修长干净的手指甲。 他姓李名好,三转修为,战斗经验十分丰富,尤其擅长对付力道蛊修。 “就凭你,也想跟我斗?呵呵,主动认输吧,不要浪费我的时间了。”李好盯着自己的手指甲,看都不看对手一眼。 “可恶的家伙,居然这样看不起我!我和你拼了!”对手也是在演武场混的人,却当众受到这样的侮辱,气得脸色扭曲,咬牙切齿,向李好扑杀过来。 李好静静地看着他,迅速地朝自己冲来,嘴角浮现出丝丝冷笑:“还是学不乖啊,受到的教训不够么。那么,就让你在尝一次这种特别的滋味吧。” 移形蛊! 李好双目绽放奇光,看向自己的背山蛤蟆。 一个呼吸之后,他倏地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背山蛤蟆的位置上。 而同时,背山蛤蟆则出现在他原先的位置。 通过移形蛊,他和背山蛤蟆互换了位置。 他的对手原本冲向李好,结果一瞬间,他的面前出现了背山蛤蟆。 砰! 背山蛤蟆纵身一跳,如山峰横飞,将这对手轻松撞飞。 战斗在众人意料中结束! “背山蛤蟆搭配移形蛊,这样的战术,简直是无解。” “没有错。移形蛊不仅可以置换背山蛤蟆,还可以置换对手。这就完全弥补了背山蛤蟆移动不足的弱点。” “这一场后,李好就是二十九场净胜了,再打一场,就能升上第四内城。” “赶紧升上去吧,他在这里已经无人可制了。” “下一场和谁打?咦,居然是那个走了狗屎运,得到传奇蛊的小子。”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