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五节:罪犯必要严惩! - 蛊真人

第九十五节:罪犯必要严惩!

?方源眉头微挑,目光轻扫。 百战猎,他是有印象的,百家的后辈第一人,一起喝过酒。 百莲他更是熟悉,曾经陪同自己一段时间,对他动用过美人计。可惜区区美色岂能动摇方源的心?结果被方源将计就计了。 其他人,如百风、铁刀苦等,方源却不认识。 不过就算如此,方源也知道这行人的来历和动机。 这是苦主找上了门。 “天网恢恢疏而不漏,古月方正,你残害我百家两位少族长,就算是逃到商家城来,也不行!”百风低喝道。 “方正,你埋下陷坑,轰杀我铁家少主以及族人近世人。此仇不共戴天,我铁刀苦是必取你项上人头!”铁刀苦神情激动,手指着方源的鼻子,咆哮着道。 这片的动静,立即吸引了周围路人的注意。看热闹是人的天性,无数道目光顿时集中在这里。 “哦,你是铁家的人?怪哉!我怎么不知道自己杀了你的族人?”方源冷笑一声。 “你休要狡辩!你有焦雷豆母蛊,挖了大坑,用心险恶之极。我铁家一行人就是踩在你的坑上,被炸得尸骨无存。我们一路追踪你,除了你还会有谁?”铁刀苦双眼近乎喷火,恨不得立即将方源大卸八块。 “呵呵呵。”方源楞了一下,旋即笑起来,“原来如此,看来我这坑是挖对了。谢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,让我心情舒畅。” “你!”铁刀苦瞪圆双眼,怒发冲冠,“你承认了!你居然承认了!很好,好的很,方正,你必死无疑了。你竟然敢杀了我铁家的少主,你这是跟我铁家为敌!” “为敌又怎样?”方源耸耸肩,冷笑着道,“真是可笑,我挖了坑,是为了对付草裙猴用的。结果你们踩上去了,只能怪你们铁家不长眼睛。再说,我犯了什么罪,你们铁家凭什么追踪我?自找死路,呵呵呵,死的好,死的妙啊……” 这番话,让周围人目瞪口呆。 “他居然直接挑衅铁家的人?” “方正是疯了吗?铁家可是不弱于商家的南疆霸主之一啊。” “铁家四处缉拿魔道蛊师,有名垂天下的镇魔塔,是魔道的克星。他竟然杀了铁家的少主!” “他有紫荆令牌在手,有恃无恐!只要在商家城一天,就是商家的贵客。就算是铁家家主来了,商燕飞大人也要保护他。若不护住他,消息往外面一传,就是商家怕了铁家。嘿嘿……” 周围人的议论声,让怒火中烧的铁刀苦稍微冷静了下来。 方源有紫荆令牌在手,如今修为又是三转,对付他再也不像之前那般容易了。 “哼,方正,你休要以为躲在这里,就安全无忧了。你想靠演武场这条路子成为商家的外姓家老?想得美!我告诉你,只要有我百风在这一天,你就不可能在演武场称雄霸道!”百风家老阴测测地道。 铁刀苦跟着道:“方正,我会在演武场结果你。你逃不了的,你犯下大罪,必须要受到严惩!” “哦,你们想要在演武场阻击我?”方源眼中闪过一丝冷光。 他并不害怕这些人,哪怕百风、铁刀苦、百战猎、百莲都是三转蛊师。 要通过演武场来对付自己,他们也发挥不出人数上的优势。 “只是我如今的处境……” 方源心中沉吟,忽然轻轻一笑,对百风道:“你们百家得了白骨传承,居然还不满足,还想来对付我?没有我,你们哪里发现得了白骨传承?哼,看来你们是不想知道两位少族长的下落了。” 此言一出,顿时让百家一行人流露出诧异的神色。 听方源这口气,好像两位少族长并没有死啊…… “方正,你什么意思?”百风立即问道,脸色惊疑不定。 “方正,你休想用花言巧语哄骗我们。我们几乎搜遍了白骨传承,两位少族长的影子都找不到。”百莲冷喝出声。 “白骨传承,是我发现的,你们百家难道自认为比我更了解吗?可笑!” 方源不屑地嗤笑一声,接着道:“我怎么可能带上那两个累赘撤退,你们也不用脑子想想。哄骗你们?哼,铁家我都不怕,我还怕你们区区百家。” “方正,如果两位少族长都还幸存。我想这就是个误会,我们百家……并非是不明事理的家族。”百风斟酌着词句,企图稳住方源,从他口中套出自家两位少族长的下落。 “想要知道,呵呵,也罢。正巧我饿了,请我吃饭吧,就去第三内城最豪华的那家狮子楼。”方源淡漠地道。 百家一行人面面相觑。 两位少族长的下落,非同小可,事关百家一族的未来。 尽管百家恨极了方源,但百风家老终究咬咬牙,点头道:“好,就去狮子楼!” 狮子楼并非是单纯的酒楼,而是规格豪华的青楼。 此楼专门从北原、东海、西漠处,引进异域女子,尽皆丰臀浪乳,风情万种。又有一绝,号称狮子肉球,乃是人体宴。 将用狮子肉、老虎肉等各种珍贵食材,做成的肉圆子,摆放在身形曼妙,胸襟雄阔的女子身上。 取名狮子肉球,含义深刻。不仅吃菜,也“吃”人。 但方源来此,却并非对“狮子肉球”这道菜有兴趣。而是此楼大有背景,有许多密室。许多商家族人,为了遮掩名声,常常选了密室私密风流,不虞消息走漏。 方源选了一处密室,和众人坐下。 一桌的酒席,菜香扑鼻。却未点那道“狮子肉球”的招牌菜。 “说吧,我们家族的两位族长,到底在哪里?”百风一坐下,就急不可耐地问道。 “诸位想要知道,还请这位铁家的蛊师,暂退门外。”方源深深地看了一眼铁刀苦。 “为什么?”铁刀苦目光如刀,狠狠地向方源剐来,心中莫名地涌出一股不妙的情绪。 “因为这是我和百家的私事!”方源语气强硬,“我要保证这里,除我之外,都是百家的人。否则,我是不会说的。” 百风犹豫了一下,事关两位少族长,他不得不慎重,因此转头看向铁刀苦。 铁刀苦冷哼一声,不悦地走出密室,带上房门。 密室内外,声音隔绝。 “说吧,我家少族长的下落,休要哄骗我等!这里是商家城,有大把的蛊虫,可以证实你的话。”百风厉色问道。 方源施施然举起酒杯,喝下一口酒:“下落?当然都死了,你们还真是天真!我既然与你们百家为敌,当然是斩草除根了。” “什么!” “你竟然敢耍我们?” “方正,你找死!!” 百家一行人勃然大怒,腾的站起来,怒气冲天,逼向方源。 但雷声大,雨点小。 这里不是百家山寨,方源有紫荆令牌,本身实力又不俗。要杀得方源,必要付出惨重代价。关键是,这样杀了他,就是和商家作对! 你们百家在我商家城,杀我族的贵客,呵呵。 百家如今有元泉干涸的危机,正是风雨飘摇之际。又得白骨传承,各方虎视眈眈。再惹上商家这个庞然大物的话,后果不堪设想! 方源安坐在位置上,抬眼扫了一眼众人,然后淡淡的说了一句话。 “我其实挺佩服你们的。你们百家元泉即将干枯,自身难保,却还有闲情逸致,跑来对付我。呵呵,真是了不起。” 这话如一道晴天霹雳,瞬间狠狠地轰击,令家老百风心湖一炸。 他惊骇欲绝,脱口而出:“这事情,你怎么知道?!” 这消息被百家高层秘密封锁,就算是百战猎、百莲都不知情。但方源却一语道破,怎么不叫百风震恐? “当然是从贵族的两位少族长口中得知。在我杀他俩之前,他们跪地求饶,企图用这个消息得到我的信任,换取活命的机会。”方源睁眼说瞎话,反正死无对证,随他如何编造。 “不可能!这个消息,只限于族长和几位家老知道。两位少族长年幼懵懂,怎么可能让他们知道这个消息?!”百风当即反驳道。 方源撇撇嘴:“也许他们是在玩耍的时候,无疑中听到的?毕竟他们的母亲可是你们的族长啊。这个都是细枝末节而已。” “家老大人,元泉干涸,他说的是真的吗?” “竟然有这样的事情,家族的元泉一旦干涸的话……” 百莲、百战猎等人,纷纷发问,神情惶急。 元泉是一个家族的根基,重要性不言而喻。一旦失去元泉,再强的家族,也是无根的浮萍。 百风被他们这一问,顿时惊醒,心中暗叫糟糕。 也许方源还只是猜测,两位少族长终究是孩童,可信度并不高。但自己此番失态,失了分寸,却无疑从侧面证实此事。 百风心中懊悔至极,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。他生性就是急躁,藏不住事情。要不然年轻的时候,也不会被父亲赶出家族,逼他闯荡打磨气性。 这些年来,他养了些城府,但终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。 这其实也怪不得他,主要还是元泉太过重要,百风心中背着这个包袱,压力重生。就像是积蓄着的火山,被方源轻轻一点,就忍不住爆开来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