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六节:其实,我也是受害者 - 蛊真人

第九十六节:其实,我也是受害者

?他阴沉着脸,目光闪烁不定,刚想否定此事,但方源已看破他的打算。 “你不要企图遮掩,没用的。元泉渐渐干涸,元石产量必定不断锐减。你们百家遮掩得好,用了库藏,或者贸易来填补这个缺陷。但此事必定有痕迹,只要有心人仔细不断地查探,就能查的出来。”方源好整以暇地道。 百风捏紧双拳,狠狠地瞪着方源,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去。 看到自家家老这番神态,再傻的人也知道真相了。 “元泉,我们家的元泉要干涸了?”百莲失魂落魄,一屁股跌坐在椅子上。 百战猎紧抿双唇,陷入沉默。 其他人也没有说话,心中既震惊又惶恐,密室中氛围极端压抑。 “呵呵呵。”方源轻笑出声,“你们百家真是危险了。元泉渐渐干涸,找不到新的元泉,再强的家族也要分崩离析。现在你们又得了白骨传承,周围的势力都在眼红。你们说,如果我把这个隐秘消息,流传出去,会怎样呢?” “不要!”百莲花容失色,连忙道。 其他人也想到严重之处,不禁神情凝重到极点。 如今百家得到白骨传承,实力上涨,讨了这个便宜,周围的几大家族都注视着,虎视眈眈,又隐含忌惮。 如果元泉的消息泄露出去,百家就漏了底,成了纸老虎,必然会引起周围势力出手! 他们绝不会想看到,百家渡过此难关,又得到白骨传承,实力上涨,压过他们的局面。 所以,必须要守住这个消息! 百家众人被方源惊醒,皆有觉悟。百战猎等人,盯着方源的目光中,更是凶芒毕露,杀机沸腾。 “想杀我?”方源冷笑一声,摇摇手指,“我既然单独和你们见面,自然做了万全的准备。老实说,如果你们不来找我,我也会去找你们的。” 这话不无道理,众人不得不按捺住杀机,收敛眼中凶光。 “好了,下面开始谈正事吧。”方源嘴角微翘着,稍稍调整了一下坐姿。 他压压手道:“都坐下吧,我们好好谈谈。” “谈什么,和你有什么好谈的?哼!”百风脸色阴沉如水,但尽管这样子说,他仍旧还是坐了下来。 其他几人,犹豫了一下,也跟着坐下。 剑拔弩张的紧张场面,顿时稍稍缓和。 “当然是要谈封口费了。我把你们引到这处来,容易吗?浪费我的时间和精力,你们当然要赔偿我!元石,我要元石。给我三百万元石,我就向你们承诺,不把这个消息说出去。” 方源的这句话,顿时让众人又跳了起来。 “你居然敢威胁我们!” “你杀了我族的两位少族长,你居然敢要元石?!” “方正,你不要欺人太甚。大不了,老子拼了这条命,和你同归于尽!!” 众人一齐咆哮怒吼。 “哈哈哈。”方源仰头长笑,也站起身来,虎目绽放厉芒,逼视众人。 “不错,我就是在威胁你们!你们不答应我,我就把这个消息泄露出去。怎么着,还想和我同归于尽。哼,你们信不信,就算我死了,这个消息照样会泄露出去。到时候你们就是家族的罪人,因为就是你们不答应我的要求,才让家族受到其他势力的围攻!” “你,你,你……”百风家老气极,一时间指着方源说不出话来。 其他人怒目圆瞪,将牙齿咬得嘎吱作响,却都没有动手。 “你什么你。”方源对百风嗤笑一声,语气充满了不屑,“你能拿我怎样?杀我?我有紫荆令牌,你动我一下试试。我知道你们都是好汉子,不怕死。但是家族才是重点。你们的家人,你们的朋友,如果死了,都是因为你们!” 百家众人攥紧双拳,楞在原地。 “啊——!”百战猎忽然仰头嘶吼,举起拳头狠狠轰下。 在他愤怒的一击之下,整个酒桌被砸倒,菜肴哗啦啦洒了一地。 他恨啊! 他的爷爷百战温就是因为方白二人而死。这个仇,不同戴天! 为此,他加入追缉队伍,奔波辛苦,终于找到了凶手。 但是,明明仇敌就在眼前,他却不能动手!明明方源近在咫尺,他却不能报仇! 不仅不能报仇,还得受方源的威胁。 他胸中的怒火,熊熊燃烧,形成滔天火海,已经在灼烧他的心肺。但是他不能动手,一动手,后果不堪设想。自己性命是小事,整个家族都要因此遭殃!! “你们不要动怒了。其实整件事情,我也是受害者啊。”方源语气一缓,悠然地叹了一口气。 “你们想想看,白骨传承本来就是我的,结果被你们百家抢走了。你们百家追杀我和白凝冰,我们逼不得已,为了逃命方便,才杀了百花、百生二人。后来我还受了重伤,坠落在紫幽山,一路上险死还生。我容易吗?” “你们百家势力庞大,我惹不起。只好缩到商家城里,结果你们还不放过我。你们说,我能怎么办?我不是不讲道理的人,三百万元石,不能再少了。我是很有诚意的,这个秘密,也只有少数人知道,没有泄露出去。为了你们百家着想,我还特意将铁家的人支出去。” 方源神情诚恳。 “三百万元石,你还真能狮子大开口!” “方正,凭良心说,我们百家待你怎样!好吃好喝的拱着你,结果呢?是你恩将仇报!” “我族的两位少族长死在你的手上,我族的百战温家老因你而死。还有许许多多的族人,为了保护你们在白骨山游荡,损失了多少好手,多少人成了重伤残!” 百家一行人神情各异。有的愤怒之极,有的冷笑不止,有的眼泪夺眶,但都有个共同点,那就是对方源深深的仇恨! 方源脸色一变,冷笑起来:“看来你们还没有认清楚形势,给你们脸面你们都不要?很好。” 方源起身欲走。 百家众人一阵慌乱。 “等一等。”百风情急之下,横步一跨,拦住方源。 “实话告诉你们,我现在就要去卖了这个消息。我相信,商家城的风雨楼,一定会有个好价钱的。你们说,他们会给我一个什么样的价钱?”方源阴声笑道。 “方正,你不要欺人太甚!”百战猎爆吼一声,快步走到方源的面前,双目狠狠瞪视。 方源轻飘飘地说了一句:“你想动手?你想把自己的家族置身险地吗?” 百战猎气势顿遭重挫,目光一怔。 啪! 方源乘此机会,甩手一个巴掌。他力道甚大,只是稍稍用力,就把血气方刚的百战猎打得连退六步。 “你想干什么?!”百家众人顿时炸毛,全都包围上来。 “你们都想成为家族的罪人?”方源冷哼一声,一句话如同冰雪,将百家一行人涌起来的冲动浇灭大半。 “不识抬举的东西。”方源手指着百战猎,“不给你点颜色瞧瞧,真以为你是天王老子了。” 方源当着百家众人的面,毫不留情地斥骂百战猎。 然后,他环视众人:“你们也统统都是蠢货!我要你们百家遭难,就是我轻轻的一句话!识时务者为俊杰,如今的局面你们还看不清楚?想动手,就动手吧。来啊,我就算死在这里,有你们百家陪葬,也不错了。” 方源深陷重围,态度却十分嚣张。 反而是人多势众的百家一行人,偃旗息鼓,咬牙捏拳,却无可奈何。 百战猎捂住肿起的脸,双眼通红,充斥着血丝。这番羞辱让他心中的怒火,几乎要烧上九天。他极力维持着脑海中残留的一丝理智,脑袋上青筋直爆。 家族就是他们的致命软肋,方源掐准这点,又表现出不怕死的气势,让百家众人进退失据,被方源尽情拿捏。 “我给你们三十个呼吸的时间考虑。”方源又道。 百家一行人顿时陷入天人交战。 他们实在不想向方源这个凶手低头。然而,若是不低头的话,家族又有危机。 众人心中迷茫,不由地都把目光集中在百风家老的身上。 百风的拳头死死捏住,又缓缓松开,旋即又用力攥紧,片刻后又松开五指。 如此循环往复,显露出他此时内心的纠结。 三十个呼吸早就过了,但方源却似忘了一般。 百风性情急躁,足足过去了一盏茶的功夫,他这才开口,打破良久的沉默。 “三百万……太多了,我们不可能答应你这条件。再说,我们身上也没有这么多的钱!”他声音沙哑至极,像是沙漠中濒临渴死的倒霉鬼。 说完这话,他双拳颓然松开,再没有气力握紧。 为了家族,他不得不以大局为重,尽管恨不得把方源大卸八块,但他终究还是选择了暂时的低头。 其他人听到百风的这句话,也都是心中一松,对方源沸腾的杀意沉淀下去,变得更加深沉绵厚。 方源就笑:“三百万,也不是让你一次就交清了。慢慢来,这次先交五十万。” “五十万?我们怎么可能随身带这么多的元石?!”百风叫道。 方源眉头上扬:“你们可以去钱庄借,也可以去当铺抵押,还可以卖蛊虫……总之一天之后,我要五十万块元石。还有,我不想看到百家的任何人在这商家城中逗留!”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