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七节:拍卖会 - 蛊真人

第九十七节:拍卖会

?“这群人在里面干什么,都已经过去大半个时辰了……”密室的门外,铁刀苦抱臂站立,心中疑惑越来越深。 密室隔绝声音,但并不牢固。一旦开打,他必定能第一时间察觉。 但问题是,至始至终,都安安静静,叫铁刀苦心中琢磨不透。 吱呀。 就在这时,房门忽然从里面打开。 “刀苦大哥,请进来吧,我们已经谈完了。”百家的一位蛊师道。 铁刀苦迈进密室,首先就看到被百战猎拳头砸毁的酒桌,各色佳肴混杂一起,落在地上,一片狼藉。 铁刀苦不禁挑了挑眉头。 很显然,这酒席已经吃不成了。就算能吃,在场的百家众人也没有胃口。 他们脸色灰败,神情呆滞,似乎受到极大的创伤。 唯有方源面色如常,甚至还带着些红润的光彩。 刚刚他已经和百家众人达成协定,并且当场用了毒誓蛊,一切已成定局。 “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铁刀苦惊疑不定。 “我先走了,希望你们好自为之。”方源丢下这句话,走出密室。 “方正,你给我在演武场上等着!”铁刀苦低吼道。 方源理都不理他,身影转出,消失在众人视野中。 “诸位,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?”铁刀苦万分疑惑,掉头便问。怎么谈了一会儿,百家的这些人神情都变了,感受不到他们丝毫的复仇气焰。 “唉……”百风深深地叹了一口气。 他抬起头看向铁刀苦,目光很复杂:“铁老弟,事发突然,不便告知。我们百家退出了,不再对付方白二人。” “什么?”铁刀苦顿时失声,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神色。 “我们百家家业小,容不得折腾。告辞了!”百风起身,率先走出密室。 “诸位不用担心,他投靠商家,难道我铁家就不是南疆霸主了吗?”铁刀苦急忙劝说道。要对付方白二人,当然是人手越多越好。若是百家撤走,他就势单力孤了! 但他哪知道其中的隐秘? 他劝说不到点子上,百家执意分别,终究阻拦不住。 望着百家一席人离去的背影,铁刀苦脸色冰寒至极,口中喃喃:“不战而屈人之兵,方正你耍了个好手段!但别以为我铁刀苦会放弃。哼!” 他心志坚毅,旁人放弃了,但他仍旧选择坚持。 他决定,现在就去演武区报名,他要在演武场上狙击方源! “客官,请留步。”店中伙计赶来,很客气地拦在他的面前,脸上堆起笑容,“您还没有付账呢。” “啊?” …… “五十万元石,这么大的一笔款子,还只给我们一天时间,怎么筹啊?”走在宽阔的街道上,百莲忧心忡忡地道。 “以我百家家老的身份,可以去钱庄借贷三十万。剩下的二十万缺口……只好当掉小龙卷了。”百风已经有所觉悟。 百家等人不禁动容。 百战猎失声道:“家老大人,你的小龙卷蛊,可是你的核心蛊,真的要当掉吗?” 百风露出一丝苦笑。 “就算是家老当掉小龙卷蛊,也不能凑够二十万。把我的莲衣蛊也当了吧。”百莲紧抿双唇。 这么一说,百家的其他人都有了觉悟。 “把我的思若泉涌蛊也当了。” “还有我的小钻风蛊。” “我的三叉骨枪,也贡献出来……” 百风缓缓点头:“诸位能舍小我为家族,我百家何愁不兴旺?今日耻辱,来日必当千百倍地报还!不过现在,还是以家族为重。此事以我为主,回到家族,这事情皆有我承担。” “家老大人!”众人惊诧。 复仇不成,反而签订了如此丧权辱家的条约,虽然是最正确的选择,但是回到家族必定压力重重,饱受非议。 政治斗争,无处不在。 但百风将整个事情一力承当下来,无疑是保护了百莲、百战猎等人的政治前途。 百风露出一丝慈爱的笑容,叹息着道:“你们不要多说了,我已经老了。家族的未来,在你们的身上。没有付出和牺牲,哪里会有收获呢?正是因为有无数人的牺牲,无数人的忍辱负重!才有家族的荣昌繁华,才有我们亲人的笑颜。” “嗯!”百莲、百战猎纷纷点头,皆有所领悟。 他们灰败的脸色渐渐消失,数对眼眸中各有一抹光泽越来越亮。 …… 三天之后,大型拍卖会。 “诸位,你们看到的是一只霜息蛊。三转蛊虫,能吐出冰霜之气,有冻伤缓慢对手的效果。霜息蛊的最大优点,就是每次只消耗半成的淡银真元。底价两万三千块元石!”一个圆台上,主持的蛊师催动着扩音蛊道。 “两万五千。” “两万八千。” “三万!” 一轮激烈的报价声后,霜息蛊以三万八千枚元石卖了出去。 方源俯瞰着圆台,静静地坐在位置上。 他的这个位置,是高处的包厢,叫人看不出身份。这是紫荆令牌拥有者的福利。 小型拍卖会,他可以靠着紫荆令牌,提前购买拍品。但是大型拍卖会,就不可以了。 “请看,这是一只炎心蛊,形如微型火山。蛊师炼化之后,寄托在心脏当中。众所周知,它有增强火类蛊虫攻击的效果。三转的炎心蛊,起拍价三万元石!”台上,蛊师高声喊道。 他话音刚落,立即就有人报价:“三万五千!” 一下子,将价格太高了五千块元石,显出一股气势。 但这并不能阻止有意者的热情。 “三万六千!” “三万八千。” “四万……” 价格最终定格在四万二千上。 “看来这些人拍买东西,还是理智的。这个价格很合理……”方源坐在包厢中,看了一会,心中渐渐有数。 商家城贸易频繁,这种大型拍卖会每隔一段时间,就会举办一次,在商家城生活的蛊师,都已经习惯了,拍买时也学聪明了。 谁都不是傻子。 当然,偶尔也有一掷千金的主儿。 不过,方源观察了半天,今天的拍卖会似乎没有。 这是他的幸运,也是别人的幸运。 若真有这样的人,方源就要出手提价,提前将此人的资本掏空。这种斗智斗力,对方源来讲,是小儿科了。 大型拍卖会上,都是珍稀蛊。至少是三转,或者以上,三转之下的几乎没有。 除了蛊虫之外,还有珍稀的喂蛊食料、珍贵少见的炼蛊辅料、炼蛊秘方、有关某些传承的信息、品相极棒的顽石,以及女奴、男奴、活捉的兽王等等。 霜息蛊、炎心蛊这种,卖个三四万块的价格,和其他拍品比较起来,只能算是低价。 很快,方源就看到一只四转的草木皆兵蛊,卖出了二十五万元石的价格。 草木皆兵蛊,能将蛊师周围一定范围内的花草树木,转为攻击手段。放在南疆这种地方,绝对是一柄杀器。 普通的四转蛊,也就一到十万的样子。草木皆兵蛊的价格,已经是通常五转蛊的价格了。 方源此时手中虽然捏着五十万,但放在这拍卖场中,真心不多,也就两只草木皆兵蛊的事。 一蹴而就蛊,乃是四转珍稀蛊。 竞价成功后,方源花掉了十八万多的元石。 随后,他又花费总共八万三的元石,买了一只白银舍利蛊,一只金罡蛊。 再之后,就没有再出手了。 元石不能乱花,要花在有用的地方。目前全力以赴蛊为核心,自力更生蛊有了,还缺少一只苦力蛊。这货可不便宜,而且极稀少,就算是商家城也不多见。 为什么? 用的人少,合炼的成功率又极低! 蛊虫的买卖,也是符合市场供应需求的。需求少,成本高,货物自然就少了。 “苦力蛊如果买不到,那就只好自己合炼。只是这成功率令人头疼呐。” “白银舍利蛊到手了,却无须急着用。若是我独自修行,越早用越好,但如今靠着白凝冰。这白银舍利蛊还是留着后面再用。” “今天用了二十七万多的元石,还剩下二十二余。留着慢慢攒,每两年商家城都会有一场超级拍卖大会。” “李然告诉我,百家一行人确实已经离开了商家城。虽然敲诈了三百万,但不能小看这个家族。忍辱负重,又有牺牲精神,难怪前世百家会崛起。百家现在借着开发白骨传承的由头,大肆搜索白骨山的元泉。进度可比前世要快多了,不得不提防。” “百家已经追到这里,铁家还会远吗?铁家、镇魔塔……至于那个铁刀苦,暂时还不足为虑。” 正当方源为未来谋虑的同时,狮子楼门口。 供十八位异域少女,站成两排,相互之间谈笑无忌。 她们无不穿着暴露,粉香扑鼻,浪乳丰臀,风情万种。 没有主动揽客的话,单凭她们这样站着,就是绝好的招牌,吸引无数男蛊师流连而至。 铁刀苦一脸冷酷地站在旁边,和几位其他蛊师,一起充当着门卫。 丢脸啊! 他心中羞燥至极。 想不到狮子楼的酒宴这般贵,自己无钱付账,只好为人家干活赔偿。 “想我堂堂的铁家蛊师,居然干这种事情!对方有背景,丝毫不顾及我是铁家人。唉!不要看我,千万不要有熟人看见我……”铁刀苦心中不断祈祷。 “咦!这位不是铁刀苦兄台吗?你怎么在这里?”一个声音道。 铁刀苦顿时呆住。 是熟人…… 熟人…… 人…… “啊啊啊!方正,你给我等着!”铁刀苦额头青筋直冒,心中疯狂咆哮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