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八节:一蹴而就蛊 - 蛊真人

第九十八节:一蹴而就蛊

?“阴云蛊。” 密室中,方源盘坐在蒲团之上,口中喃喃,伸手轻轻一指。 顿时,一只蛊从空窍中,化光而出。 刚飞出来,就是轻微一炸,转为一股墨黑云气。 这股云气迅速下沉,滚滚荡荡,眨眼间,便贴近地面,将方源托在云层上。 方源坐在黑云上,比蒲团要柔绵多了,只是多了层凉气。 他却也不意外,又伸出食指,朝半空中一指。 “阳云蛊。” 一道白光破空而出,一声轻响,炸为一团洁白云气。 白云刚刚出现,就要上升,但旋即感应到方源座下黑云。 两朵云层之间有一股无形之力吸引着,白云和黑云不断翻滚,相互照应。 一朵在被方源坐着,一朵只在方源头顶盘旋。 阴云如墨,阳云白皙,阴阳相应,雷光暂起。 一丝丝的蓝色电丝,迅速地在两朵云中闪现。 起初只是一两丝,很快就似繁衍开来,越来越多。几个呼吸之后,就形成了一片。 方源早已经撑起天蓬蛊,浑身罩住一层白光虚甲。 同时他又驱动全力以赴蛊,随意展臂,顿时一道山猪虚影从他身上升腾而出,化为半空中一头巨大猪影。 咔咔咔。 猪影一出现,无数的电丝就像是闻到鱼腥味的鲨鱼,纷纷电射而出。 转眼间,猪影就被硬生生地压制住,缩小成石磨大小。身上聚集着电流,仿佛是深蓝色的锁链,将其困住。 丝丝余电击打在方源的身上,都被白光虚甲所阻。 方源撤销全力以赴蛊,但这山猪虚影却未消失,仿佛成了笼中之鸟,被牢牢地禁锢住。 在蓝电牢笼的抽打炙烤下,山猪虚影渐渐地发生消磨。 雷霆,集毁灭与净化为一体,雷雨过后,万象更新。雷的力量,最擅长毁灭,破坏法则碎片。 方源此刻,正是运用阴阳两云蛊,召集出雷电,要打消掉自己身上的一头山猪之力。 距离那场拍卖会,已经过去了三天。 阴阳两云蛊虽是三转,却是普通蛊,方源从商铺中选购。除此之外,他还买了几份材料,失败一次后,合炼出言而无信蛊,将身上的毒誓蛊驱除掉。 方源在青茅山,动用过黒豕蛊、白豕蛊,拥有两猪之力。 三转的全力以赴蛊只能一次性催动一头兽力虚影。等上了四转,却还有更强的兽力虚影。因此双猪力量,就显得重复多余了。 方源现在有了余钱,自然就打算优化自身。 要消磨这头猪力虚影,绝非一日之功,至少需要十九天。阴阳二云蛊搭配,动用雷霆之力,是最常见最实惠的法子。 兽力虚影,是潜伏在人体中的法则碎片。要消去它,自然也要费一番功夫。 方源小心调控着阴云蛊、阳云蛊,两朵云朵滚滚翻腾,好像是两块厚厚的地毯,蔓延充斥在整个密室当中。 一朵白云,遮盖了壁顶。一朵墨云,挡住了地砖。 中间是雷光电闪,一道道的蓝色电光,链接阴阳二云,将山猪虚影困住不断消磨。 轻微的噼啪声,不算响的隆隆闷雷声,不断传出。 要去了这猪力虚影,耗时日久,但方源此刻再唤出一蛊。 此蛊如蜻蜓,生长三对膜翅,巴掌大小。碧绿、宝蓝、金黄、鲜红四色交汇,彩色绚烂。 此乃一蹴而就蛊,身藏光阴道纹。顾名思义,能提高时光流速,四转消耗类蛊。 方源分心三用,一面控制阴阳二云蛊,另一面则调动淡银真元,灌注到一蹴而就蛊中。 真元海面不断下降,八成、七成、六成…… 一蹴而就蛊乃是四转蛊虫,方源以三转初阶修为,催动起来还比较费劲。 淡银真元下降到三成不到,方源暂缓真元调用,空窍中的天元宝莲开始缓缓盛开,一股股的天然元泉喷涌而出,转瞬之间被方源的气息感染,转为他的淡银真元。 真元海面又开始缓慢上升,四成、五成、六成…… 如此循环往复,真元海面升降了好几个回合之后,一蹴而就蛊这才被填饱肚子,将将启用,绽放出珐琅彩光,绚烂夺目。 这彩色的光辉,照射在阴阳二云蛊,以及兽力虚影的之上,将密室都染成一片彩霞。 山猪虚影的消磨速度,迅速加快。 原先只是一丝丝的削减,肉眼几乎不可察觉。如今却像是积雪在滚水中消融,迅速至极。 十几个呼吸之后,山猪虚影被彻底消磨掉。 方源确认无误后,连忙催停一蹴而就蛊,又将阴阳二云蛊缓缓收起。 阴阳二云蛊可再卖给商铺,有紫荆令牌在手,只要在三天之内,方源原价买,就能原价退货。比向旁人借蛊安全多了,又不损失什么。 借蛊的话,主动权在别人手中。别人心念一动,要在紧要关头收回蛊虫,方源根本就没有办法。 至于一蹴而就蛊…… 彩光尽量收敛之后,它的三对膜翅已经只剩下了两对,并且整个虫身都在消失。 此蛊一经催用,就停止不住,不断地绽放出彩光,照应得时光增速。方源此时收敛彩光,也只是尽力延长它的时间。 “再来。” 方源抓紧时间,紧接着,就开始调用空窍中的驰马骏力蛊。 此蛊乃是三转蛊,可以改造蛊师本身,凭空增添一只马力虚影。 在驰马骏力蛊的作用下,方源浑身麻痒,力道法则的碎片正在他身上安家落户。 这个过程,一般要持续两三个月的时间,是水磨工夫。 但此刻,方源却还有一蹴而就蛊。 他深吸一口气,放开对一蹴而就蛊的束缚,顿时一道斑斓彩光映照在他的身上。 原本麻痒的感觉,陡然间剧烈起来,两三个月的折磨集中在此刻,转变成难言的痛楚。 方源咬牙支撑,半盏茶的功夫后,他浑身都被汗水打湿。 但马力虚影,却成功地根植在他的身体中。消除了一猪之力后,他再添一马之力! 一蹴而就蛊的光辉再次收敛起来,此刻它又消失了一片膜翅,只剩下一对完整的翅膀,还有小半片残翅。 但方源付出的代价,远非如此。 动用一蹴而就蛊,还有一个极大的副作用。那就是他也在刚刚短短的时间里,减少了两三个月的寿命! “再来!” 方源抹了一把汗水,不顾剧痛还残留在他的体内,再用一蛊。 他要抓紧时间,趁着一蹴而就蛊没有消耗光,把它充分利用起来。 青牛劳力蛊! 彩光绚烂,照耀他的全身上下。 方源咬紧牙关,眉头拧成一个疙瘩,剧痛似乎比刚才还要强烈三分,宛若巨浪侵袭岸边。 同样是半盏茶的时间,却比上次更加煎熬。 终于,在方源的坚持下,撑过这段时间。他的身体内,再添一牛之力! 再看一蹴而就蛊,还剩下两片翅膀,都是残破不堪。蜻蜓般的整个身躯,也有些虚化,宛若水墨的光影,悬浮在半空中。 方源感到一阵阵的头痛,双耳嗡鸣,心脏在突突直跳。 “抓紧时间……” 他抽一口冷气,强振精神,再催空窍中的石龟负力蛊。 只是这次才刚刚进行到一半时间,彩光就越来越暗,直至消失了,一蹴而就蛊彻底消耗。 密室中,光芒消失,再次陷入黑暗。 空窍中的真元海,还剩下三成不到,但是在天元宝莲的作用下,低落的海面正在不断上涨。 天元宝莲本来就是三转之物,对方源的真元恢复,起到十分强悍的辅助效用。 方源吐出一口浊气,疲累感强烈袭来,几乎要掏空他的身体。 他虽然盘坐在蒲团上,但身躯摇摇晃动,连坐着都很吃力。 催动了这只一蹴而就蛊,他耗费了大半年的寿命,代价昂贵,换来的是消除猪力虚影,增添一牛一马半龟的新力量! 好在他还年轻,这点寿命还折腾的起。 方源战力大涨一截! 一天之后,演武场上,方源迎来了他的第三十场战斗。 当。 一声钟响,战斗开始。 “我认输!” 对手大叫,战斗结束。 于是,方源获得第三十场胜利。第五内城,他连战三十场,净胜三十场,升上第四内城! 对于这个结果,没有人感到意外。 第五内城演武场的蛊师们,看着方源离开,终于舒了一口气。 …… “这笔钱我会还你的!”铁刀苦神情严肃至极,语气十分坚定。 “区区小事,无需挂怀。铁兄,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?”熟人微笑道。 铁刀苦脸色涌起坚决的神色:“古月方正是我的目标,不抓住他我绝不罢休。我也要参加商家演武!” 告别了熟人,铁刀苦孤身一人,来到演武区,却听到一个噩耗。 “什么,方正他升上第四内城去了?可恶!” 铁刀苦攥紧拳头,当然不甘心:“方正,你以为你能逃得掉?哼,你去了第四内城,那我也打上去。第三内城就算了,区区第五内城,能拦得住我吗?抓紧时间,今天就来第一战!” “我炼化了冰晶蛊,成为自己的本命蛊。又辅以朝气蛊搭配,防止冰晶之力反噬。如此一来,核心已经打造成功。近战已经选定了冰刃蛊,那么远程该用雪球蛊,还是冰锥蛊?”白凝冰一路思索着,走上了演武场。 “嗯?是你!”铁刀苦看到白凝冰上场,楞了楞,旋即大喜,“太好了!真是苍天有眼啊,居然让我第一场就能碰到你!” 白凝冰闻言,抬起漂亮的宝石蓝眸,语气带着她惯有的冷漠:“你谁呀?”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