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十九节:白凝冰vs铁刀苦 - 蛊真人

第九十九节:白凝冰vs铁刀苦

?凭良心说,白凝冰还真不认识铁刀苦。 方白二人离开青茅山时,铁刀苦一行人都在他们俩屁股后吃灰。就算是白骨山传承,最后的追击战,方白二人也没有和铁刀苦打过照面。 等到不久前,铁刀苦和百家众人来到商家城后,又第一时间和方源正面相对。 然后方源将他们引到狮子楼里去,一席话后,百家人砸锅卖铁,丢下五十万跑路了。留下铁刀苦一个人,被狮子楼拿住,充作门楼外的护卫。 白凝冰当然不知道还有这茬。 但铁刀苦是知道白凝冰的。 从百家的通缉令上,他早就将方白二人的面貌,深深的记在内心最深处。 如今一见到白凝冰,自然一阵狂喜。 老天待我不薄啊,苍天有眼,让我这么快就有了报仇的机会! 但他狂喜之后,就是大怒。 白凝冰轻飘飘的一句“你谁呀”,将铁刀苦心中的憋屈、愤怒、仇恨、羞辱都统统地勾动上来,形成喷涌如岩浆的复仇怒焰! 你这个凶手,害死我家少主,害得我险死还生,害得我被青楼逼做门卫,害得我被熟人看到,名誉扫地。 这些统统都是你害的,你这个罪魁祸首。你居然,你居然不知道我是谁! “啊啊啊啊!”铁刀苦仰天咆哮,喊得脸红脖子粗,浓郁的杀机毫不掩饰地爆发出来。 当——! 战斗开始,铁刀苦毫不犹豫地,向白凝冰冲杀而来。 感受到对方凌厉的杀机,白凝冰蓝眸眯起,冷哼一声,悍然对冲过去。 双方飞速接近,转瞬就到了彼此面前。 铁手蛊!手刃蛊! 刹那间,铁刀苦双手变成钢铁,同时手掌边缘化为利刃。 冰刃蛊! 白凝冰双手合十,忽的一拉,瞬间凝结出一柄冰晶战刀。 锵! 只听一声轻鸣,铁手如刃,冰刃森寒,互拼一记。 双方交错而过,顺着惯势奔出五六步远。白凝冰扭腰甩手,嗤嗤嗤,三记冰锥向铁刀苦背后打去。 铁刀苦低喝一声,强硬转身,手臂挥舞,刷刷刷,将冰锥全部斩碎,然后凶悍地再次冲向白凝冰。 白凝冰目光一凝。 刚刚短暂的交手,她已经明白此人乃是一位劲敌。 “很好。正可以用他来检验我的蛊虫搭配。”白凝冰战意勃发。 她不是方源这种怪胎,没有丰富的经验,只能一个个的尝试。参加演武,一来是为了元石,二来是在战斗中磨练出自己的一套蛊虫来。 迅影蛊! 这时,铁刀苦速度猛增,窜出一道残留,像是尾巴拖在身后。 他忽然加速,几个眨眼的功夫,就冲到白凝冰的面前。 “好快!”白凝冰瞳孔一缩。 铁刀苦已经伸展双臂,两臂高高举起,从上往下,以斧劈之势,狠狠地朝白凝冰砍下。 还未砍中,锐风就扑面而来,刮得白凝冰银发往脑后飘飞,面部隐隐发寒。 手臂如两柄利刃,在白凝冰的瞳眸中迅速扩大! 铁刀苦先用铁手蛊,再用手刃蛊,使得他的手掌边缘,都锐利如刀。 不仅如此,他两个前臂内外两侧,也变成扁平锐利的刀刃。 铁刀苦这一击,势大力沉,锐不可当,巨石都能被斩断,更何况人脆弱的身体? 饶是白凝冰有冰肌玉骨护体,也不敢撄其锋芒,只能暂退。 白凝冰一边倒退,一边挥舞手中冰刃抵挡。 铁刀苦则双臂抡起,仿佛风车般狂舞,一记记的手刀飞速砍劈。 锵锵锵…… 冰刃和手刀相互碰撞的声音,连绵不绝。 白凝冰又凝出一柄冰刃,双刀在手,一路后退,抵挡铁刀苦的迅猛狂攻。 冰刃蛊是二转冰刀蛊的进阶蛊,刀身更坚硬,刀刃更犀利。 但铁刀苦同时是运转的三转蛊,他是用铁手蛊和手刃蛊搭配,手刃蛊就是他身上整套蛊虫中的核心。 一时间,冰屑飞舞,冰刃上斩痕密布。 铁刀苦掀起铁刃狂风,他比白凝冰更年长,比白凝冰更老道,再加上怒气勃发,打出气势,一口不停歇,将白凝冰逼退足足数百步。 铁刀苦能被铁家少主看中,倚重为左膀右臂,自然有其过人之处。 若铁家少主日后成为族长,那铁刀苦便是类似魏央这般的家老重臣! 白凝冰被狠狠压制,守久必失,身上被割出数道血口,鲜血飞洒一路。 “这样不行……霜吐蛊!”白凝冰猛地调动真元,灌注到舌头上。 在她的舌头上,有着一片六角冰花的淡蓝印记,正是霜吐蛊寄托的象征。 她猛地双腮鼓起,然后哈出一口寒气。 淡蓝色的寒气,顿时罩住铁刀苦,让他的双臂,大半个胸膛,都染上一层冰霜。 一阵寒意袭来,铁刀苦浑身打了个冷颤,仿佛是在炎热的夏天,被兜头浇上一捅冰水,攻势顿时缓慢下来。 白凝冰连忙后跃,拉开和铁刀苦的距离。 铁刀苦还想再贴上去,但白凝冰岂会给他机会? 冰锥蛊! 雪球蛊! 一根根尖锐的冰锥,一团团凝实的雪球,接连向铁刀苦打去。形成一阵密雨似的攻潮,将铁刀苦的冲锋硬生生地遏制住。 白凝冰吐出一口浊气,铁刀苦的攻势狂猛迅捷,直到此刻,她才缓过一口气。 “这人明显远战不足,擅长近战。但比拼刀术,我怎么会输给你?冰晶蛊!” 白凝冰心高气傲,银发飘逸,一对宝石般的蓝眸暴射出凌厉的寒光。 先前的刀伤,已经停止流血。这是冰肌的止血效能。 冰晶蛊是白凝冰的本命蛊,一经催动起来,只听一阵咔嚓的结冰声,响遍白凝冰的全身。 血肉消失不见,全部转化为钻石般的晶莹冰块。 乍一眼看去,白凝冰就仿佛成了一具冰雕。她的表情消失了,原本冷漠的面容,更显得冷酷至极。眼皮也眨动不了,一双蓝眸表面,也凝结了一层厚实的透明冰霜。 她浑身微微的膨胀起来,身高增添两三寸,整个人增添一分冷酷的霸气。 先前被铁刀苦一阵猛攻,让她连催动冰晶蛊的余力都没有。现在终于催动了出来。 蛊师用蛊,都得分心。 不管是作战,还是炼蛊,皆是如此。强如方源,都不过只能做到稳定的一心三用,一心四用的时间不能太长,否则就会出现失误。 刚刚白凝冰极力抵抗铁刀苦的快攻,心神高度集中,一丝一毫都不能大意。若是在那种节骨眼上分心强催冰晶蛊,必然会有破绽产生。被铁刀苦捕捉到,那就后果严重了。 任何改变,都会耗神。反而维持不变,只需要一个念头。 “现在轮到我了。” 她轻轻一喝,迈开大步,带着冷酷的杀机,向铁刀苦直冲上去。 锵锵锵…… 双方狠狠的撞在一起,皆展开猛烈的攻击。 以攻对攻! 白凝冰双刀在手,挥舞纵横。铁刀苦以手化刃,更为灵活刁钻。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,双方就出手了上百次,白色的冰刃和黑铁般的手刃,闪电般相互交击,快到形成一片朦胧的黑白光影。 周围的观战者并不多,看到这一幕,均倒抽冷气,骇然不已。 势均力敌! 白凝冰化身冰晶,整个身躯都宛若坚冰,铁刀苦砍在上面,只能砍出一道道的冰痕。 反观,铁刀苦的防御蛊也十分出色,让他化身为黑色铁人,冰刃砍在上面,划出一道道的斩痕。 但渐渐的,铁刀苦感到压力。 白凝冰对自身防御放下心来,心神更多的专注于进攻,很快,越打越是犀利。 “这个家伙,竟然临阵提高。战斗才情如此出色,把我当做磨刀石,淬炼刀术!”铁刀苦暗暗震惊,他可以明显地感觉到白凝冰的攻势,在压迫下变得越来越简洁,越来越有威胁。 他心神激荡,手上动作一缓,顿时叫白凝冰白凝冰捕捉到一个破绽。 “好机会!”白凝冰眼中精光骤放,右手一刀砍向铁刀苦的脑袋。 铁刀苦躲闪不及,只能硬抗。他对自己的防御很自信,每一个近战蛊师,防御力都不会弱。只要不被砍中眼睛,一切都没问题。 但就在这时,白凝冰催动空窍中的一只蛊虫。 冰爆蛊! 砰! 白凝冰右手的冰刃顿时发生了猛烈的爆炸。 这一变化,让铁刀苦猝不及防,爆炸的力量将他的防御撕开。 他下意识地闭上眼睛,剧痛顿时袭来。 “不好,被她算计了!”铁刀苦心中抖沉,他战斗经验丰富,胆大心细,遭逢剧变,却不慌乱,连忙开启迅影蛊后退。 白凝冰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大好良机,也催动移动蛊,猛追不舍,举刀狂砍。 铁刀苦听声辨位,靠着丰富的经验,和敏锐的直觉,居然抵挡住白凝冰大不服的进攻。 但白凝冰牢牢占据上风,已成事实,铁刀苦想要翻身,希望渺茫。 狂退中,他勉强睁开双眼,发现自己的左眼已经瞎掉,右眼也受重创,视野中弥漫着一片血色。 “我认输!”他扯开喉咙大喊。 “胜负已分,双方停手!”主持的蛊师立即宣布道。 白凝冰冷笑一声,攻势更急。 但忽然一股巨大的无形力量,将她和铁刀苦强行分开。商家城在演武场上,自有其布置。 只要让主持蛊师反应过来,当即出手,鲜有能强杀的情况发生。 “哼!”白凝冰满脸的不悦,她发现这股力量前后左右包裹住她,让她动弹不得。 她只能停手了。 铁刀苦呼呼的喘着粗气,消去防御,连忙展开治疗。 他也有治疗蛊,但肯定治不好自己的左眼了。只能暂时稳住右眼的伤势,尽力保住右眼。 “这个小贼果真卑鄙无耻至极,我遭了她的暗算,差点就要身死。可恨!可恨!”铁刀苦心中还残留着余悸,又混着愤怒和仇恨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