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一节:方源vs朱八(上) - 蛊真人

第一百零一节:方源vs朱八(上)

?“他,他居然敢骂朱八前辈?” “这个新人实在是太嚣张了。” “朱八大人好好教训他,让他知道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!” 短暂的寂静之后,全场沸腾了。 “年轻人,你应该学会该怎么做人了。我好心劝你,是关心你。你不领情也就算了,还咒骂我。你这样的性格,还怎么为人处世?到头来,必定处处碰壁,没有人会帮你。”朱八叹息道。 方源哈哈大笑:“你关心我,还是不敢进攻?在我的攻势下,你只能被动防守。能在防守中,反震力道伤我,真是好了不起啊!为了维持这种防御,你操纵了多少蛊?至少有三只吧?一边防御,一边进攻,心神不够用了吧?你的把戏我早就看透了,你以为我会是场外的这些蠢货?!” 此话一出,场外的观战者顿时群情激愤,纷纷叫嚷起来。 “什么狗屁话!” “居然敢骂我们是蠢货,老子的眼光比你可高多了。” “这小子嚣张过头了,朱八前辈,他把你的好心当作驴肝肺,赶紧收拾掉他吧。” 朱八的脸色也变了,以严肃的语气道:“年轻人,既然你这般无知,那我就教训教训你,让你认清楚现实。这对你来讲,也是一桩好事情。” 说罢,他动了起来。 这一动,非同小可! 他整个人都缩成了一团巨大的肉球,向方源滚滚压来。 同时,一股淡黑色的刀气,包裹着巨球。 巨球滚过的地方,石板开裂,石屑飞溅。本来就是碾压的姿态,再加上锋锐的刀气,更增威能,叫人不由地升起避退之心。 “出现了,朱八大人招牌杀招——滚刀肉!”场外蛊师激动得大喊道。 白凝冰也是目光一凝:“移动类的滚肉蛊,再配上刀气蛊吗?普通人没有这样的威力,但是朱八庞大的体型,立即让威力倍增!” “终于忍耐不住了吗?”面对对方的凶猛攻势,方源不惊反喜,嘴角勾勒出一丝狂意。 直撞蛊! 山猪虚影! 他悍然向巨球展开了冲锋,一往无前! “这小子疯了吗?” “这都敢硬上,不要命了?!” “要出人命了!” 观战者无不惊诧。 双方轰然对撞,肉球冲势顿时一滞,而方源则被撞飞出去,然后砰的一声,摔在地上。 “看吧,这就是不自量力的下场。” “咦?这小子还没有死!” 方源擦去嘴角的血迹,一跃而起。 巨球再次开始滚动,向方源碾压过来。方源哈哈一笑,再次冲上。 砰。 一声如雷般的闷响,方源再次被撞飞出去。 砰! 又一次撞飞。 砰!! 再一次撞飞。 “这局大势已定了。方正虽有全力以赴蛊,但是碰到了正克制他的对手,真是不幸。”有人幸灾乐祸。 “朱八的杀招很难破解,他滚的速度越快,撞击力就越强。其实,方正的处理方式很正确,就是在前期遏制住朱八的冲势。但是他选择的方法太强硬了。”有人摇头叹息。 “从未见过这么傻的家伙,他这么撞击朱八,大部分的力量还要反震到他自己身上去。”有人不屑的嗤笑。 “这小子应该爬不起来了。嗯?他竟然又站起来了!” 方源一次次被撞飞,又一次次站起来。 他受的伤势不轻,但是自力更生蛊带了给他巨大的帮助。 “冥顽不化,那就给我死吧!”朱八发出一声怒吼,向方源狠狠撞去。 直撞蛊! 方源没有改变战术,山猪虚影在他头顶闪现。 双方如两颗流星般相互对撞。 但这次方源竟然没有被弹飞,他的拳头深深地嵌在肉球当中。反而是肉球剧烈一颤,刀气纵横,如一道黑瀑,轰杀在方源身上。 方源再次被狠狠击飞,刀气倾泻一空。 天蓬蛊遭受重创,白光虚甲虚弱的闪了闪,消失无踪。 方源浑身浴血,全身上下都是长长的伤口,仿佛是被无数的刀刃劈砍在身上。他不像白凝冰,有冰肌防御。但浑身的筋肉大多完好,骨头也没有被砍断的。 自力更生蛊! 方源心念一动,顿时血止住了,伤口开始愈合,很快就长出新肉。至于受损的筋腱的恢复,则要缓慢一些。 白凝冰眼中闪烁了一下,心中暗道:“方源没有了天蓬蛊,单靠自力更生蛊的恢复……这场战斗难打了。嗯?” 就在这时,方源浑身绽放出金色华光。 光芒凝练起来,同样形成一具光甲——金罡蛊! “这小子防御蛊挺多的啊。” “先是天蓬蛊,后是金罡蛊,都是三转的防御好蛊。这小子真是有钱!” 金罡蛊和天蓬蛊不能同时使用,之前一直被方源藏着,这是它首次亮相。 白凝冰微微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。自己新添了许多蛊虫,方源定然也在不断地增添。对于他方源来讲,金罡蛊比天蓬蛊稍好一些,更适合他力道打法。 “就算你有金罡蛊,结果也不会改变的。”肉球中传来朱八瓮声瓮气的声音。 肉球碾压,方源展开冲锋,他再次被撞飞。 “要说多少次,你才能明白?你是打不过我的,继续下去,只会自取其辱罢了。”朱八叹息道。 “行了,你还要装到什么时候?”方源站起身来,擦干嘴角血渍。旁人眼中毫无希望,他却看到了胜利在向他招手! 是时候了。 方源垂下眼帘,很好的掩饰住他瞳孔中闪烁的精芒。 冲锋! 他再次展开冲锋。 “不知好歹,那我就让你深刻地认识一下,我们之间的真实差距。”朱八对他碾压过来。 横冲蛊。 方源忽然一步横冲,躲避开来。 直撞蛊。 五十步外,他迅速转身,又杀了回去。 吼! 在撞上去的那一刻,他催动全力以赴蛊,一头棕熊虚影闪现而出。 肉球受此一击,浑身皮肉如水流般翻腾,旋即反震给方源。 方源倒退几步,再次扑上。 他绕着肉球疯打,拳拳到肉,每一次攻击的地方都不相同。这大大提升了朱八防御的难度。 这一次,方源的攻势史无前例的狂暴! 朱八操纵蛊虫,终于应付不过来,肉球被打得狂颤,却无一丝反震之力传回。 吼! 朱八怒极,撤掉肉球,又变回人形。刀气又生,调出一股,向方源杀去。 方源不惊反喜,朱八动用的蛊虫越多,心神就越难以兼顾。 他的心已经乱了! 以往的那些对手,被他打击几句,就会主动认输。就算有坚持的,在见识了朱八的碾压式的进攻之后,也会被消灭斗志。 但是偏偏他碰到了方源。 这个世界上,有很多种男人。有的男人恋家,有的男人天生大志。 其中有一种男人,当他认准了的事情,就算是全世界,也阻挡不了他的路。 方源就是这样的男人! 没有谁可以阻挡他,更区区一个朱八? 骏马虚影! 直冲蛊! 他速度激增,连冲五十步。用了骏马之力,比他用山猪之力的速度还要快三成。 马蹄撒开,奔马如飞! 朱八没有料到,方源还有这样的底牌,措手不及之下,刀气落到方源的身后。 而方源已经感到了自己的面前。 没有什么言语。只有—— 出拳! 这一拳威猛无比,把空气都打得一爆,后座力让方源脚下的石砖瞬间开裂成无数碎块,震得地面一颤。 朱八被这一拳打中,浑身肥肉疯狂颤动,企图分担伤害之后,再将其中的八成反给方源。 但方源紧接着,又一拳击来。 朱八体型庞大,敏捷方面惨不忍睹。被方源再次狠狠击中。 “我,我要……反震!”朱八瞪圆了双眼,竭力操纵体内的数只蛊虫。 但他刚刚牵动心神,操纵了刀气蛊。如今再同时催动这些蛊虫,若在状态好的时候也就罢了,但现在却是他心乱纷飞,又全力操纵蛊虫这么长时间,状态已经下滑。 一个失误出现。 朱八浑身颤抖如水流般的肥肉,顿时一滞。 防御崩溃! 方源的上一拳,他还在消化回转的过程。而这一拳的力量,被他生生承受。 剧痛传来,他心神震荡。方源上一拳的力量,还在回震的途中,就被打断。八成的拳力,在他的浑身各处爆发。 反噬! 刹那间,朱八痛得心脏骤停! 方源虎目放光,这个情形他等待良久,终于被他提前创造出来。 抓住机会,打! 拳风在陡然间爆发,熊力虚影、猪力虚影、鳄力虚影、马力虚影在半空中轮番闪现。 风声呼啸,兽群大吼,方源浑身罩住金甲,刚猛无俦,一拳又一拳轰出。 在众人惊愕的目光中,体型庞大的朱八被“矮小”的方源,打得痛苦哀嚎,不断后退。 但他极其肥胖的身躯,使他成了只能挨揍的沙包。 方源气势不断拔升,狂暴刚烈,让观战者心中均生出此人无可阻挡的感觉来。 剧痛如海啸汹涌,兜头而下,差点将朱八的神智都淹没。 心念涣散,他更难催动数只蛊虫,进行配合防御。 方源牢牢占据上风,朱八已经被揍得渐渐泛起眼白。 “怎么会这样?明明刚刚还……” “难道真的被方正说中了吗?” 观战者一片哗然,战局惊人的转折,让他们瞠目结舌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