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三节:铁若男 - 蛊真人

第一百零三节:铁若男

?“铁刀苦,你的眼睛怎么了?”铁若男看到铁刀苦戴着黑眼罩,有些意外地问道。 铁刀苦脸上涌现出一抹尴尬之色,实话实说道:“属下的眼睛,是被白凝冰所伤。” 几个月前,他和白凝冰一战,就像是遭受了当头一棒。 失去了左眼,他的战斗力暴降,手刃蛊也被白凝冰无情地选走,他再也不是白凝冰的对手。 但铁刀苦没有放弃。 他心性坚毅,咬着牙扎根下来,靠着演武场作战,还有承接一些护卫、追查等任务,在商家城生存下来。 他就像是一头孤狼,默默地舔舐伤口,一边暗暗地关注着方白二人,一边努力积攒实力,同时报信给家族。 正是因为他的来信,才有了铁若男这一次主动带队出现。 “白凝冰……居然能伤到了你。铁刀苦,你的情报有所疏漏啊,为什么在信中没有提及这个事情?”铁若男皱起眉头,语气有些不悦。 这不是羞于启齿嘛…… 铁刀苦讪笑一声,他也是三转蛊师,有着自己的尊严和脸面。 不过面对铁若男的责问,他还是垂下了头,恭声答道:“是属下的错。” 他是个骄傲的人,但是面对铁若男他态度十分恭敬。 已经有两年了吧。 两年多前,铁血冷的死讯传回铁家寨,整个家族都陷入悲痛当中。 五转的蛊师战力,已经是傲立世俗之巅,就算是铁家这样的庞然大物,损失一位也要肉疼。 更何况,这是神捕铁血冷。 威名传遍南疆的男人,可以说是铁家的一面旗帜。 铁血冷的死,是整个铁家的损失,是整个正道的损失。 就在族人们悲伤、哀痛的时候,铁若男,作为铁血冷的亲生女儿,她站了出来。 她原先一直跟随父亲,在南疆闯荡。回归家族后,勇闯铁家十三堂,在擂台考较中,击败年轻敌手,成为铁家八少主之一。担任铁家内务后,又屡屡查破谜案,教贪污受贿者无处藏身,令罪犯绳之以法。 铁血冷倒下了,但是铁若男却冉冉上升,接过了父亲的旗帜,成了两年来铁家上下,都在瞩目的新星! 铁若男名声渐传,就连铁刀苦这样远在商家城的人,也屡屡听闻她的事迹。 铁家和商家的政策不同,铁若男就算争夺不到铁家族长之位,至少也是一方重臣,镇守一山的大将。 她年纪岁轻,却也到了三转高阶的境地。天才之名,实至名归。 不管是铁若男的现在,还是将来,都值得铁刀苦俯首。 “铁沐,去看看他的伤。”铁若男挥了挥手,道。 铁沐长相清秀,是随队的治疗蛊师。他立即走上前去,当众查看铁刀苦的眼睛。 只是几个呼吸,铁沐就禀告道:“眼睛废了,属下无能,要想治好,须得五转蛊师出手。” 他这是自谦之词,他也不过二十八岁,修为却到了三转巅峰,是铁家支脉中涌现出来的家族精英。 许多人招揽他,但他独独投靠到铁若男的麾下。 铁若男这些年,担任少主,势力急剧膨胀,麾下收拢了不少精英人物,铁沐只是其中之一。 “商家城中,就有一位素手医师,乃是五转高手。铁刀苦,你拿着这些钱,把眼睛治好。”铁若男掏出一颗元老蛊,扔给铁刀苦。 “谢少主。”铁刀苦接过,不禁生出感激之情。 素手医师的治疗费用极为昂贵,这些年他在商家城生活简朴,一直在为自己的眼睛攒这笔钱。 但十万元石,可不是小数目。商家城物价又高,铁刀苦又买了一只手刃蛊,缺口太大。 他直起腰来:“属下已经为少主预定了园林居住,请随我来。” 哪知铁若男一挥手:“先不急,带我去楠秋苑。你的情报中,不是说方白二人,就居住在楠秋苑吗?” “呃……是,是的。”铁刀苦楞了一下,没有料到铁若男这么直接。 “在前面领路吧。”铁若男吩咐道。 “是。” 铁若男本身就是雷厉风行的性子,但是片刻之后,她却吃了一个闭门羹。 “对不起,我家两位主子都在密室修炼。”楠秋苑的门童很客气地道。 “怎么,害怕了?想当缩头乌龟么!”铁刀苦不屑冷哼道。 门童经过商家的特意训练,素质很高,瞥了一眼铁刀苦,仍旧坚守在门口,不放众人进去。 铁若男堂堂铁家少主之一,也不会和这小孩计较。 她笑了笑,取出一份拜帖,递给门童:“无妨。请小童子带回我的拜帖。我与你家主人有着交情,我们晚上再来拜访。” “大人的拜帖我一定转交,只是我家两位主人闭关,什么时候出来,从未有过准数。说不得今天晚饭就不吃了。”门童在众人临走前提醒道。 到了晚上的饭点,铁家众人又来,再次遭拒。 “我看这方白二人,是害怕少主之威,缩在里面不敢出来了。” “也许这是一场下马威,特意针对我们的。” 铁家众人猜测着,语气不忿。 他们两次主动拜访,居然受到这样的待遇。这两个家伙真当自己是大人物了?就算是商家少主,也得丢下手中事务,来款待自己。 “稍安勿躁,那我们明日早晨再来吧。”铁若男安抚众人,又递拜帖,神情若有所思。 结果到了第二天清晨,楠秋苑仍旧大门紧闭。 铁家众人的情绪积蓄到了极点,差点要砸门而入,被铁若男劝止住,再递了一次拜帖。 他们一行人刚走,方源从密室中出关来。 “铁若男?”听到家奴的禀告,方源流露出一丝诧异之色。 他知道此女乃是铁血冷的亲身女儿,但她没有死在青茅山上吗? 铁血冷飞出青铜面罩似的山丘巨傀蛊,以及铁手蛊,救走铁若男的时候,方源正和白凝冰激战,被白相仙蛇的迷津雾遮盖视野,没有看到那一幕。 等到雾气散去,就找到了鹤群的攻击,场面混乱激烈,没有一丝的闲暇。直至白凝冰自爆,方源也没有再看到过铁若男。 因此,在方源的印象中,一直都还以为铁家的父女俩,皆丧命在青茅山上了。 “没有想到这个铁若男还活着,不仅如此,还成为了铁家的少主。”方源拿着三张拜帖,看了一眼,眉头就深深的皱起来。 看到铁若男这个名字,他第一时间就从心中涌起一股抹杀掉的冲动。 这个人,太碍眼了! 是青茅山的幸存者,她接触过自己,也接触过古月方正,对自己有着巨大的威胁。 如果自己的真实身份被揭穿,那么势必要影响到如今稳定的生活,商家城这个辛辛苦苦争取出来的发展环境,恐怕也要丢失了。 但是,偏偏铁若男这个人,方源暂时还动不了。 铁家少主这个身份,商家城这个地方,都不允许方源杀掉她。 “还是弱啊……若搁在前世六转时,这种小角色一个手指头就能灭掉她。”方源心中一叹。 他虽然战力飞涨,变强的速度让人惊叹,但若杀掉铁若男,这个后果他目前还承担不了。 甚至,他到现在,连真名都不能展现。 一山更比一山高,强中自有强中手。五转才是世俗巅峰,而他不过是三转罢了。 方源很快收拾心神,铲除是最直接的方法,但既然不能用,那就得想办法应对这个不速之客。 “青茅山上的事情,一直没有暴露出去。看来这个铁若男,也一定不知情。否则的话,当初就不会仅仅派遣一队人马,来追捕我了。” “她连送三张拜帖,是故意显露出势在必得的决心,一定要和我见面。看来是想从我的口中,得知当初发生的事情。毕竟,她的父亲就是死于青茅山。” “那么现在的关键是,我以古月方正为名,她是否对我的真实身份有所怀疑呢?” “如果怀疑,那我该怎样打消掉这样的怀疑?” “再退一步,万一我的真实身份暴露,又该怎样去弥补呢?在商燕飞的情报中,我资质普通,弟弟才是甲等资质,我该怎样解释资质的变化……” 方源脑中急速思索。 他老谋深算,生性谨慎,凡事都不虑胜先虑败,这一次的重大危机也不例外。 他很快就想到了对策。 “若真到了这一步,就那就将血颅蛊卖给商燕飞吧。商燕飞一直在收集血海真传,血颅蛊卖给他,他还能给商心慈提升资质。他这么溺爱商心慈,为了她不惜动用人力胜天蛊,逆天改命。这个交易,他拒绝不了。” 亮出血颅蛊,方源也就解释了之前隐瞒身份的苦衷。 但事情没有发展到最糟糕的地步,方源是绝对不会将血颅蛊卖出去的。 “血颅蛊对于一个家族而言,是量产天才的神蛊。我若卖给商家,商家的势力就膨胀得太厉害了。血颅蛊虽然对我已经丧失了利用价值,但是却其他人而言,却大大不同。”方源此时还不知道方正还活着,并且实力也在飞速成长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