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二节:其实我是个善良的人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一十二节:其实我是个善良的人

?商睚眦鼻中喷着粗气,越骂方源越是愤怒。 “啊!”他咆哮一声,终于忍耐不住,猛地将石桌掀翻。 棋盘上的石子飞溅,石桌差点砸到方源的脚背,幸好他及时起身闪避。 商睚眦则倒退三步,头晕目眩,两股猩红的鼻血流淌下来。 “商睚眦,你还是冷静一点好。毒誓中有规定,你我皆不能动手伤害对方。感谢我吧,幸好我刚刚躲的及时,要是被石桌砸了脚背,你受的伤将更加严重。”方源淡淡而笑。 “啊——!方正,我要把你千刀万剐,我要抽你的筋,把你的皮,剔掉你每一寸血肉!”商睚眦痛声咒骂。 方源笑意更浓。 白凝冰则皱起眉头:“商睚眦,你最好闭嘴。再骂的话,我就把你打出去!你现在是商家少主,但不代表将来也是。你已经完了,内务堂已经下来调查,你快活不了几日了。” 这话如一盆冰水,浇在商睚眦的身上。 是啊,自己的少主之位即将不保了!保住少主之位,才是关键啊! 但如何保住少主之位? 解铃还须系铃人,要从源头出发。只有联合方正,做出声明,洗清嫌疑,矢口否认。这样才有通过调查的希望啊。 自己赶到楠秋苑的目的,不就是要找方正串供来的嘛! 想到这里,商睚眦心中顿时一阵腻味。 “这两个王八蛋,就是坑害我的罪魁祸首!我恨不得喝他们的血,吃他们的肉。我现在还得求他们与我合作?” 商睚眦转不过弯来,心中接受不了。 方源察言观色,见商睚眦表情不断变化,适时开口道:“商睚眦,其实我是个善良的人。我向来是有恩必报,有仇必还。你若不是三番五次的刁难我,在暗中作梗拖我的后腿,甚至在拍卖会上和我抢夺苦力蛊。我又岂会来找你麻烦?” “我承认,毒誓的内容的确是个陷阱。但我到商家城,已经两年有余了。我什么时候发动过?若不是你欺人太甚,我怎么会和你闹到这种地步?这一切,都是你咎由自取。我让门卫放你进来,就是要告诉你——你们商家势大,我惹不起。但区区一个商家少主,我还是能扳得动的。你走吧,我不想再为难你了。” “欲擒故纵么……话说的倒真漂亮。”白凝冰瞧了一眼方源,目光中带着一丝冷讽。 但商睚眦却没有走。 他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像个木桩。 但他的脸上神情不断变幻,忽青忽白,时而扭曲狰狞,时而皱眉深思,不一会儿额头就满是汗渍,显然陷入到激烈的天人交战之中。 方源缓和的话语,让商睚眦意识到,自己和方白二人还未闹到最僵,这事情还有寰转的余地。 更提醒他,苦力蛊是双方矛盾的焦点。 “要保住少主之位,就只有让方源和我合作。要合作……”商睚眦咬着牙,不由自主地想到了苦力蛊。 “真的要交出来吗?苦力蛊,这可是我花了八十一万的巨款,拍下的啊!” “把苦力蛊交给方正,我算是什么?恐怕要被所有人笑掉大牙!” “但是不把苦力蛊交出来,如何显示出我的诚意?如何缓和我和方正的关系?” “不甘心啊,到头来却是为方正买蛊!这是我一生最大的羞辱!” “因为方正,我才花费了八十一万,去买一只苦力蛊,受到周围人的嘲讽鄙视。现在我还要主动把苦力蛊交给他,我这不是犯贱吗?” “不,现在苦力蛊不是关键,关键是如何保住我的少主之位。没有少主的身份,我就什么都没了,什么都没了……” 短短时间,商睚眦思绪万千,想得双耳都开始嗡鸣。 方源见他脸色苍白,目光飘忽,身躯摇摇欲坠,心知火候到了。 “商睚眦,叫你走,你怎么还不走?也罢,你这个可怜的样子,我也不想欺你。白凝冰,我们走吧,听说今天演武场中,巨开碑和炎突有一场大战。我们要在演武场称雄,必定要和他们作战,正好去看看。”方源向白凝冰打了个眼色。 白凝冰作势欲走,刚迈出去两步,身后传来商睚眦的声音。 “二位,请留步。”他声音变得沙哑至极。 话音刚落,他唤出空窍中的苦力蛊,用颤颤巍巍的手掌托着。 “方正,先前的事情是我不好。这只苦力蛊,就当做赔礼之物罢。”这话开始时,他说的很艰难。但是越来越顺,话说完之后,商睚眦像是抖落了身上的千斤重担,莫名的放松下来。 “这就是苦力蛊?”白凝冰停下脚步,集中目光瞧去。 这苦力蛊,是一只甲虫。头小身大,体型椭圆,巴掌大小。通体土黄色,表面并不平整,犹如长着颗粒状的土疙瘩。 “果然献出了苦力蛊,方源此时一定在得意的笑吧?”白凝冰心中叹息一声,方源对人心的把握,让她感到巨大的差距。 方源哈哈一笑,却道:“商睚眦,我知道你的意思,但是你以为我非得要你的苦力蛊不可吗?苦力蛊虽然难炼,但只要我坚持不懈,总有炼成的时候。你想对付我就对付,想和好便和好?要战便战,想讲和就讲和,这世界上有这么便宜的事情吗?我古月方正也是有尊严的人,你这是在羞辱我吗?” “你误会了。”商睚眦连忙解释。 方源冷哼一声。 商睚眦连忙开口:“我商睚眦发誓,从今以后再也不和方正你为难。咱们之间,可以成为很好的盟友,相互内斗,只会叫人看笑话。除了苦力蛊之外,我还可以做其他的补偿。元石,蛊虫,还是炼蛊的材料,我掌管商铺,都可以出的。” “这样子啊……”方源表情松动。 商睚眦连忙继续劝说。 白凝冰成了局外人,无语地看着眼前这一幕。 商睚眦不仅贡献出了苦力蛊,求着方源收下,同时还得补偿其他的东西。 但她亦知道,这只是商睚眦的缓兵之计。商睚眦这种人,气量狭小,将来一定会更加猛烈的报复回来。 “苦力蛊我先收下,我需要时间考虑考虑。”最终,方源都没有做出明确的回应。 但这足以让商睚眦欣喜。 他觉得方源是抹不开面子,又在作势拿捏自己,好索要高价赔偿。 “都先答应下来,等到将来,我定要让你不得好死!”商睚眦心中转着狠毒的念头,表面上则笑得很诚恳。 “方正兄,我是很有诚意的。还请你考虑的时间,不要太过漫长。内务堂的调查,就在最近几天。我若是没有少主的身份,恐怕也负担不起其他的赔偿。” 方源点点头,没有再说话。 商睚眦离开的脚步比来时轻快了许多,望着他远离的背影,方源对白凝冰道:“可以了,你去内务堂报案作证去吧。” 白凝冰点点头,心想:今晚回来,一定要把自己和方源定下的誓约内容,好好审查一番! …… 数天后。 书房中,回荡起一声轻轻的叹息。 商燕飞面无表情地将手中的文书放下。 文书的内容,正是内务堂上报过来,关于商睚眦捏造假账的事实。 这种事情,暗地里做多少都没事。但一旦曝光,家族制度怎能容许? 商睚眦是商燕飞的二儿子,刚刚的那声叹息中,包含了父亲对儿子怒其不争的情怀。 “撤销少主身份,罚去捕奴大队,三年不得回城。”商燕飞提起笔,书写下对商睚眦的处置方案。 他是商家族长,正是因为这层身份,才更应该作为商家上下的表率。一言一行,都要考虑到影响。 “方正、白凝冰……”商燕飞眼中闪烁着光芒。 处理了商睚眦,此事却还没完。 商睚眦是商家的少主,区区两位外族少年却来阴谋暗算,这是不把商家,不把商燕飞放在眼里! “哼,商睚眦到底是我的二子,我商燕飞的儿子也是你们轻易动的?” 虽然方白二人,曾经救下了商心慈。但到底是亲疏有别,在商燕飞的心中,还是自己的血脉更亲。 所以,他心念一动。 一张赤红色的纸鹤蛊,顿时飞了出去。 “算计我儿,我身为他的父亲就要为他出头!这就是给你们俩的惩罚,当然,也是考验。”商燕飞口中轻声喃喃。 纸鹤蛊速度极快,飞到一处密室。 “族长大人来了密信!” “族长是要我们对方正和白凝冰下手,强行挑战他们?” 密室中,有两人。 一位身如高塔,一位体瘦如柴,两者看着这份密信不由面面相觑。 正是巨开碑、炎突二位四转蛊师! 这两人不是死对头吗? 若让旁人看到他们俩和平共处,还一起商议事情的情景,恐怕吃惊的下巴都要掉下来。 这两人,都已经是四转初阶的修为,在演武场中称雄,相互争斗。各自扬言,不将对方彻底击败,就绝不出演武场。 然而,事实上,他们俩却是商燕飞布下的暗棋。 商家族规中有规定,任何一位蛊师只要在商家的演武场中称雄,做到和魏央一般的程度,就能晋升为商家的外姓家老。 巨开碑、炎突就是商燕飞控制商家演武场的手段!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