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五节:胜和败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一十五节:胜和败

?白凝冰心中的犹豫,只是一闪而逝。 旋即,蓝色的双眸中闪过坚定的光。 “冰刃风暴,再现吧。”白凝冰轻声一叹。 她高举双臂,锋锐的冰刃就是她手臂的延展。 她化身冰晶,有一种冷酷的霸气。朝气蛊化为一股暖流,流窜在心、肝、脏等处,保住一股生机,防止白凝冰彻底成了冰晶人。 朝气蛊还有一项好处,那就是一经催动,就化为朝气暖流,自行运转,无须再劳神操纵。 旋踵蛊! 龙卷蛊! 白凝冰又接连使用这两种蛊。 旋踵蛊,也是移动类的蛊,但增加的只是蛊师的转身速度。此时不断运用,白凝冰整个身躯都开始急速自转。 而龙卷蛊催动起来,顿时就形成了一股旋风。旋风包裹白凝冰全身,只是几个呼吸,就膨胀成一股龙卷风。 青黑色的龙卷风,宛若一头青色幼龙在升腾而上。 冰刃蛊、冰晶蛊、旋踵蛊、龙眷顾,白凝冰亦能一心四用。 不,还不止。 霜息蛊! 白凝冰张口吐息,顿时寒气四溢。 她以肉体凡躯,动用霜息蛊,只能间隔喷吐,防止口舌被冻坏。但如今化身冰晶,索性持续喷吐不断。 龙卷风得到霜气的加入,顿时变成冷冽的寒风。 风刮处,草叶翻飞,迅速染上一层淡蓝色的霜冰。 此刻,白凝冰一心五用! 这就是十绝体的傲世天资,这点上,她已经超出方源。 杀招再现,冰刃风暴! 寒风骤起,空中温度大降,尖锐的冰刃让龙卷风更具威力。 两条火蛇不识时务地冲杀上去,立即遭受重创。蛇头以及大半个蛇躯,都被冰风风暴切割凌迟。 火蛇慌忙败退。 火焰重组,又显露出完整的蛇头和蛇身。只是体型,再不如之前,只剩下一半不到。 冰风风暴越转越强,草地上,大量的冰霜四处蔓延。 冰霜的周围,草地上燃烧的火焰,也有熄灭的趋势。 炎突看得瞳孔一缩,召回火蛇,又吸入鼻孔。 “这是什么招数?” “我从未见过白凝冰用过这招?” “杀招,这绝对是杀招啊!” 观战的众人,一阵骚动,纷纷叫喊起来。 就连魏央都流露出惊异的神色:“这样的杀招,威力极大。白凝冰到底用了多少只蛊?” 商心慈则双眼放光,紧张又期待地道:“这招好强,说不定能胜过炎突呢。” 方源沉默着,凝神注视。 他曾几次见过白凝冰施展冰刃风暴,如今再讲,冰刃风暴的威力已经跃升一个档次。 白凝冰的成长,也是惊人的。 她资质绝世,又有天赋,搭配的蛊虫组合也是独树一帜。 现在看来,她精心设计的杀招——冰刃风暴,也没有丢弃,而是加以改良。 “竟然还有此招数……”炎突的脸上不复平静,冰刃风暴一出,顿时让他丧失了对战局的把握。 他的心中生出惊悸之情。竟然从一个晚辈,一个三转的蛊师身上,感受到这种情绪! 白凝冰的战力,已经超出炎突的预料,让他感到了强烈的威胁。 杀招。 往往是几种蛊虫同时使用,通过蛊虫之间精妙的搭配,衍生出来强烈的招数。 杀招不是所有蛊师都有的。只有那些经验丰富,或者富有才情的蛊师,才能设计出自己的杀招来。 杀招往往消耗的真元极多,对心神的消耗也十分剧烈,威力毫无疑问,都是强大的,效果都非比寻常。 “不妙,这招将越来越强,前期就要压制。否则尾大不掉,让其蓄势完毕,就真的势不可挡。”炎突经验极其老道,很快就看出了破绽。 换做其他蛊师,大多都会在心惊胆战中,选择静观其变。但炎突到底是老辣至极,一眼就瞧出此杀招的破绽。 “普通的招数,难以遏制她,使用出来也无效果,凭白耗费真元。既然如此的话……那我就以杀招对杀招!”炎突在心中决断。 燃油蛊! 他猛地张开大口,喷吐出大股的燃油。 琥珀色的燃油,带着一股刺鼻的味道。炎突拼劲全力,不敢有丝毫保留地狂催燃油蛊。 他喷吐出来的燃油,好似一股小型的瀑布! 瀑布落在草地上,形成浪潮。燃油如浪,倾泻而下,眨眼间,将整个战场淹没。 冰刃风暴越转越大,寒气四溢,燃油到了它的附近,冲势顿缓,无数的燃油被甩飞出去。 冰刃风暴强在攻击,冻气还不足以将燃油冻得凝固。 一时间,整个演武场上,形成了密集的燃油细雨。 除去冰刃风暴附近,其他的草地上都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燃油,几乎形成了沼泽。 火蛇蛊。 炎突一哼鼻腔,先前的那两条火蛇再次登场。 两成的黄金真元陡然损耗,让火蛇身躯重新涨大到巅峰,声威重振。 火蛇一落到草地上,顿时激起滔天的烈焰。 红色的火焰,以极快的速度迅速蔓延,充斥整个演武场,瞬间形成一片火海。 草场中火焰剧烈燃烧,无数的绿草在枯萎,在化为灰烬的过程中,更助长了火海的威势。 超大型的演武场中,只剩下一处地方,没有丝毫火焰,反而冻结成冰。 那就是白凝冰的冰刃风暴的所在地。 她和炎突,将原本绿草茵茵的战场,改造成了冰火两个极端环境。 两条火蛇,惬意地穿梭在火海中,绕着冰刃风暴打转,没有急着进攻。 而白凝冰的冰刃风暴,也在不断涨大,蓄势越深,风巅已经有直达穹顶的趋势。 呼呼呼! 冰龙卷剧烈的呼啸着,磅礴的气势,让人咂舌不已。 “还未完呢,火爪蛊!”炎突提气猛地大喝。 他有四只火爪蛊在身上,此时一齐使用出去。 真元剧烈消耗,空窍中的真元海迅速波动。金黄灿烂的海面,剧烈下降。 四只火爪蛊,并未一齐攻向冰风暴,而是一起飞入到火蛇当中,融合起来。 转眼间,这两只火蛇都生长出一对爪子。 蛇有爪,再也不是蛇,而是蛟! 火海中,两条火蛟,甩尾昂首,舞动双爪,显露出桀骜的霸气。 “炎突大人通过火蛇蛊、火爪的组合,达到五转火蛟蛊的一小半威能。” “想不到能在这场比试中,看到炎突大人的杀招——火海双蛟杀。” “白凝冰区区一届新人,能逼迫炎突使出杀招,已经足以自傲!” 观战中人,看到这一幕,都沸腾了。 双方都祭出杀招,战斗陡然步入高潮。 杀招对杀招! 究竟是炎突的火海双蛟杀威力更大更磅礴,还是白凝冰的冰刃风暴,能卷席天下,打破演武半边天? 众人皆拭目以待,目不转睛。 火蛟昂首,发出无声的嘶吼。分别从两边,悍然发动扑击。 火蛟撞在冰风暴上,两只火爪拼命撕扯,整个身躯都盘卷过来,贴在冰风暴上。 白色中带着一抹淡蓝的冰风暴,像是巨柱般,屹立不动。 锋锐的冰刃,和火爪较劲,不断切割火蛟的身躯。 片刻之后,两只火蛟都支撑不住,受伤败退。 它们卧倒在火海中,吸收周围的火焰,顿时恢复了威势。 草地燃烧,这漫天的火焰,就是火蛟的充沛补给! 这一片的草地,被炎突充分利用起来。 两只火蛟展开一次次攻击,又一次次失败。 失败了再来,前赴后继。 “火海双蛟杀竟然撼动不了白凝冰?” “要变天了吗?这样下去,白凝冰竟然有战胜炎突的希望!” 众人惊异连连。 “不,冰刃风波也被遏制了。风势被阻挠,积蓄不起来。白凝冰这个时候,应该左右移动,打游击战!”魏央满脸凝重,他最擅长的就是游击战。 方源眉头微皱,眼中隐晦地闪着光。 他看出了不妥之处。 以白凝冰的心智,定然也知道此刻不能硬抗,要移动作战。但她却没有这么做。 “看来,这杀招改良的还不完善啊……”方源心中暗暗猜测。 白凝冰此刻,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! 这冰刃风暴是她初次演练,原本设想的很好,但现在白凝冰却发现一个弊端。 冰风暴缺乏一股前进的动力,只能在原地自转,这实在有一种说不出的尴尬。 “我化身冰晶,又不断地喷吐霜息,龙卷风太凝重了,根本无法前行!” 白凝冰竭尽全力,想要催动移动蛊,改变这个状况。 但她已经是一心五用,达到了极限,心力憔悴,根本没有空余的精神。 好在炎突暂时还没有发现。 他主动交战,打断白凝冰的蓄势,反而帮助她掩盖了这个缺点。 “为今之计,只有一条路走到黑。继续壮大冰刃风暴,也许风势更强大一些,就有动势。” 白凝冰斗志未消,困境反而令她的斗志不断壮大。 不管是她,还是炎突,空窍中的真元都在剧烈损耗。 演武场周围的观众,陷入到寂静当中。 气势磅礴的冰刃风波,恐怖的橘红火海,将战场分割成两个截然不同的天地。 演武场的护罩,隔绝了大部分的威力,但仍旧有风吹出。 这风,时而热烈,时而冰寒,让众人亲身感受到战况的激烈。 火海熊熊燃烧,橘红色的两头火蛟,力撼冰刃风暴。一次次的失败,又一次次冲上去。毫不气馁,前赴后继。 “这就是炎突大人,四转蛊师的强大啊。”有人感慨道。 “能和炎突大人打到如此田地。白凝冰堪称第三人。”有人脸上难掩震惊,评价道。 在商家演武场中,炎突和巨开碑大小数十战,不分胜负,是两座巅峰。 经此一战,白凝冰的战力也得到公认,被认作是第三人。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冰刃风暴渐渐缓慢下来,风势减小。 原本熊熊燃烧的火海,也熄灭了大半。 燃油耗干,青草也化为灰烬。 但火蛟威势仍旧,它们不仅有火海补充,还有炎突的黄金真元在背后支持。 白凝冰的真元渐渐不足,到此地步,修为上的弱势终于显露出来。 如果她身上有天元宝莲,还有一拼之力。可惜她拒绝了方源的好意。 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炎突哈哈大笑,心念一动,两只火蛟忽然合二为一,组成更庞大的火蛟。 这个异变,让许多人不由自主地发出惊呼声。 这招是炎突的秘藏手段,一直没有公布出来,如今为了破开白凝冰的冰刃风暴,也顾不得许多了。 火蛟张开大口,四只火爪齐齐发力,狠狠地抓向冰刃风暴。 但陡然间,风暴骤盛。 白凝冰狂催霜息蛊,整个火爪都被冻住! 冰刃风暴猛地膨胀,像是一头怪兽,将火蛟大半的身躯吞没。 “什么?!”炎突大惊失色,他恍然大悟,先前的弱势只是白凝冰的伪装。 他连忙调动火蛟退去。 火蛟受到重创,威势不再,失去了两只火爪,同时体型也缩小到原先的一半还不到。 看到这一幕,人群中顿时掀起喧嚣。 “难道白凝冰要胜?” “激战这么久,她竟然还有余力?” 炎突满脸的凝重,白凝冰的突然爆发,让他损失惨重。 一下子,就损失了一只火蛇蛊,还有两只火爪蛊。 冰刃风暴忽然彻底消散。 白凝冰撤销冰晶蛊,还原成本来面貌,肉体凡躯。她的真元耗尽,空窍彻底干涸。 “我认输。”她冷漠地开口道。 短暂的寂静后,全场一片哗然。 白凝冰居然主动认输了? 这让众人都有些所料不及。 “原来她的忽然爆发,是将所有的真元都榨干,给炎突一记重创。”方源恍然。 就算赢不了,也要让你不好受。 白凝冰的选择很明智,做法也很果断狠辣。 明白过来,炎突心中大怒,但旋即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天而降,将他压制住。 他动弹不得。 这是演武场的力量。 主持蛊师,走入这个面目全非的战场,宣布此战结果。 按照规矩,胜者有权利要求败者,贡献出一只蛊。 “就要你的冰晶蛊。”炎突恨声道。 “拿去。”白凝冰冷哼一声,将冰晶蛊很干脆地交出来。 两人当场完成交接。 冰晶蛊乃是白凝冰的本命蛊,失去的瞬间,她的七窍都流出血迹。 炎突的脸色仍旧很难看,选择冰晶蛊是想教训一下白凝冰。但即便如此,他的损失也过大,一只三转的冰晶蛊难以挽回。 此战,白凝冰虽然败了,却仍旧成就了她的威名。 可以说是,虽败犹荣。 商心慈吐出一口浊气,平复心情。 “可惜,如果白凝冰当初听我的劝,选择霜妖蛊,情况无疑会更好。”魏央感慨道。 冰晶蛊适合男性,霜妖蛊适合女性。 “白凝冰失去了冰晶蛊,也许正是一个难得的契机。让她改变,从而选择霜妖蛊。”魏央以期待的语气道。 (ps:本章4000多字,我有节操我骄傲!)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