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七节:必胜魔心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一十七节:必胜魔心

?七天时间一晃而过,演武场中迎来全城瞩目的大战。 巨开碑强行挑战方源,前者是老一辈的强者,威名赫赫,撑起半边天。后者是近两年崛起的新星,光芒闪耀,年轻一代的少年高手。 除去这场战斗本身的精彩之外,在吃之前,白凝冰和炎突一战,更起到了绝妙的铺垫作用。 经过七天的酝酿发酵,影响扩到到整个商家城上下。 以至于,今天的演武场中,几乎挤满了前来观战的人。 演武场方面也因势利导,将这场战斗往大型盛会的方向上置办。执掌演武场的商螭吻,白捡了一个业绩,这些天来心情也格外愉悦。 比斗还未开始,周围的人就已经议论开来。 “究竟是演武半边天的巨开碑更老辣,还是方正能以弱胜强?”许多人都在讨论这个问题,新老对决吸引了很多人探究的欲望。 “两人都是力道蛊师,这是力道蛊师的复兴战!”不少的力道蛊师自豪不已,对此报以强烈期待。在他们看来,这场战斗意义重大。 “不管如何,方正必须要尽全力战斗。否则,他的全力以赴蛊,恐怕就要被巨开碑拿走。” “方正只有三转中阶,虽然战力强悍,但是修为上还差白凝冰一筹。更谈不上和巨开碑相比了。”数十场打下来,方源的实力隐藏不住,大多数人普遍不看好他,因为修为差距实在太大。 “方正来了!”忽然人群中有人叫道。 方源缓缓而行,一脸的平静,来到场中。 这是超大型的演武场,地形是黑石林。 方源来到场地中央站定,双臂环抱,举目扫视一圈。 黑色的石柱,根根粗壮坚固,林立在周围,遍布整个场地。 场外,人群拥挤着,环绕演武场一圈。这是方源两年来,看到观战人数最多的一场。 方源心中清楚:商心慈、魏央一定在人群当中,甚至白凝冰也在,只是都乔装打扮了。还听商心慈说,商家的几大少主都在。 这让方源不由地想起他的第一场演武。 那时候,旁边几乎无人观战,方源还是无名小卒。 到如今,他已经声名鹊起,成为一个人物,引起广泛关注。 “这是最后一场战斗了。”方源心中一叹。 三王传承已经临近,算上赶路,时间已经不多。 赢下这一场后,他还要全力辅佐商心慈。将她推上少主之位,对方源今后的计划,大有帮助。 当商心慈成为少主之时,就是他方源离开商家城之日。 巨开碑、炎突的身份,别人不清楚,方源怎么会看不清? 只要称雄演武场,就能成为商家的外姓家老。商燕飞为了掌控这个渠道,安排炎突、巨开碑这样的棋子,也很正常。 方源从来就没有想过,要在演武场称雄。担当外姓家老,在许多人心中,是梦寐以求的事情。 燕雀常在屋檐下安家,只有雄鹰的巢穴立在悬崖边上。 别说是商家的外姓家老,就算是商家的族长之位,方源都看不上。 这些职位,看似高贵闪耀,但实际上都是一个个名利的枷锁。 可叹。 滚滚红尘,这样的枷锁不知道锁住了多少人。 巨开碑也来到场上。 高塔般的身材,神情如铁。骨节宽大,肌肉一块块堆砌着,给人雄健高大的压迫感。 方源前世记忆中,在义天山正魔大战,巨开碑也有不俗表现。他斩杀多位魔道成名蛊师,乃是商燕飞的得力干将之一。 在他的身上,四转的气息尽数地流露出来。战斗还未开始,他就向方源施加心理上的压力。 在修为方面方源的确处于劣势,他如今是三转巅峰,又用敛息蛊。看上去,还是三转中阶的样子。 但就算是修为低弱,又如何呢? 呵呵呵。 方源眯起双眼,眼中精光闪烁。几天前他炼成了那蛊,胜算暴涨到六成。对手虽然强大,但他却知赢的必定是自己。 这不是自大,也不是自信,更不是狂妄,而是一种心态。 魔心! 不能输,不能倒下,必须要赢,一定能赢! 哪怕只有一成不到的胜算,甚至哪怕没有胜算,也必须要赢的心态。 魔道蛊师,一旦失败,往往就是万劫不复。所以必须成功,一路赢下去。没有万一,也没有如果。 前世五百年的经历,让方源养成了这样的心态。 成王败寇,踩着别人的尸骨,步步高升,踏上巅峰!只有我负天下,什么礼义廉耻,名利美色,恩怨情仇,都不能成为阻碍,都可利用。 这就是白凝冰不如方源的地方。 白凝冰那是求胜之心,方源这是必胜之心! 没有什么能挡得住我,就算是灭亡也不能屈折我的魔心。 巨开碑走到方源的面前,站定,保持着沉默。 他不是爱说话的人。 同样的,方源向来也不喜欢废话。 两人对视,任由外界喧嚣,一个目光坚定如铁,一个黑眸沉凝深幽。 当——! 清脆的钟声一响,宣布战斗开始。 全力以赴蛊! 几乎在一瞬间,方源双眼精芒暴涨。真元灌注下去,在他的身后半空中,升腾出一匹骏马虚影。 骏马昂首,四蹄奔腾。 一马之力加持在身,方源再催直撞蛊。 刷! 他冲向巨开碑,速度之快,宛若奔腾的千里马! 但当他冲到巨开碑的面前时,骏马虚影陡然一收,换成一头山猪虚影。 山猪双眼猩红,獠牙前突,气势凶恶。 马力能让冲撞速度飞快,猪力则增加冲撞时的力量。方源如今已经能在兽力虚影间,如意转换。 看着方源笔直地冲撞过来,巨开碑面无表情,张开嘴巴。 他满口的牙齿,洁白如雪。此时两颗虎牙飞快生长。渐渐膨胀,外突出来,长成两颗洁白的象牙。 象牙内弯,尖端又刺入巨开碑的胸膛肌肤。 但是伤口却未出血,反而在接触的地方,涌现出一片洁白的铠甲。 仿佛是乳白色的冰层蔓延,很快铠甲就护住了他的上半身。 方源冲杀过来。 “来的好。”巨开碑不闪不避。反而踏步向前,沉腰侧肩,向方源对撞过去。 砰。 一声巨响,两人的肩膀狠狠地撞击在一起。 方源倒退五步,巨开碑则直接被撞飞。 这一幕,让许多人惊讶得叫出声来。 “怎么会?巨开碑居然不敌方正?” “全力以赴蛊的威力,着实强大啊。” “不对劲啊,方正怎么忽然有了三转巅峰的修为?!” 方源一动手,敛息蛊的效果就被打破了,三转巅峰的气息流露出来,很快被无数人察觉。 巨开碑的双眼中,闪过一丝惊异之色,但旋即消失不见。 他从地上爬起来,并未受到太大的伤害,只是肩头的铠甲充满了破碎的裂痕。 但很快,这些裂痕就渐渐消失了。 白色铠甲不断蔓延,这一会儿,已经覆盖了巨开碑的手臂,以及腰腹。 这是巨开碑在不断地催动象牙白甲蛊的效果。 象牙白甲蛊,乃是四转蛊虫,防御强悍。但是弱点是,必须耗费一段时间生长,没有延展性能。等到战斗结束时,蛊师要去除这身铠甲,还得打碎它。 方源耸动了下肩膀,肩膀有些酸麻。 刚刚,他没用动用金罡蛊,铜皮、铁骨、钢筋这三者协作,让他的防御力也极为不俗。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,力道蛊师对于防御蛊的要求很高。 刚刚的这一记对撞,是一次小小的试探。 “这个巨开碑的力量很大,是我重生以来,碰到力气最大的对手。同时他的防御,也很强。”方源目光深幽,再度扑上。 砰砰砰。 双方举拳对轰,拳拳到肉,巨开碑处于下风。 方源自然不会给他机会,象牙白甲在方源的铁拳下,一次次破碎,始终不能完全生长。 但巨开碑的力量,也越来越大。从一开始被压入下风,到渐渐的和方源分庭抗礼。 方源也不惊奇,他掌握了巨开碑详细的情报,知道他身上有一只四转的惯力蛊。 全力以赴蛊早已经绝迹,为了替代它,当今的力道蛊师们研炼出了惯力蛊。 惯力蛊的前身,乃是三转的蓄力蛊。 蓄力蛊能继续力气,汇集在一次攻击之上,猛地爆发出来。但它需要耗费时间蓄力,在此之间,蛊师一动都不能动。并不是很实用。 但是到了四转,蓄力蛊合炼成惯力蛊后,这个弱点就消除了。 惯力蛊催动之后,巨开碑的力量不断积蓄,越来越大。同时,巨开碑也能自由移动。 轰! 方源的拳头捣在巨开碑的胸膛,而巨开碑的手掌着劈砍在方源的肩膀上。 双方猛地倒退六步,这一次平分秋色。 但方源整个拳头都在发麻。巨开碑的胸膛,包裹着象牙白甲,上面只有些微的裂痕。 随着时间推移,巨开碑的不断催动,象牙白甲越来越厚,将巨开碑塑造成皮坚肉厚的怪物。 巨开碑的强大渐渐显现出来。 不仅是在四转的黄金真元上,还有四转的蛊虫。 单象牙白甲蛊一只,就能和方源的铁骨、铜皮、钢筋三者总体媲美。 (ps:好困啊,睡觉了……明天尽量多更一些,补上来。为了我的节操,我要努力,我要奋发图强!嗯!)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