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一十八节:方源vs巨开碑(上)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一十八节:方源vs巨开碑(上)

?扫拳,击掌,戳肘,踢腿…… 双方你来我往,拳拳到肉,贴身搏击,硬打硬冲。 拳脚相交,发出一声声剧烈的震响。 两人人影纠缠在一起,所到之处,一根接着一根石林,轰然倒塌。 “方正渐渐落入下风了。”渐渐的,观战的众人看清了局势。 “要对付巨开碑,就要起先把他打倒,不要留给他时间。”有人叹息道。 巨开碑有惯力蛊,随着催动的时间越长,力气就变得越大。 “说的容易,谁能在前期就打杀他?他毕竟是四转修为,还有象牙白甲蛊,更有丰富的战斗经验。方正能打成这样,已经不错了。” 人群当中,白凝冰双目幽幽,静静的看着这场战斗。 对方源此时的压力,她最有体会。只有亲身和四转蛊师交战,才会明白三转、四转之间的巨大差距。 “黑土哥哥……”商心慈握紧双拳,美眸随着方源而挪移。 魏央眉头渐渐皱起。 吼! 忽然间,一声野兽石嘶吼的声音爆发出来。 一头龙象虚影,庞大威猛,从巨开碑的身后猛地升腾而出。 龙象乃是拥有龙血的巨象,体型比猛犸还要庞大,是亚龙猛兽。狮虎碰到它,都要绕道而行,不敢撄其锋芒。 斩杀这种猛兽,有很大可能,获得龙象巨力蛊。 龙象巨力蛊,高达四转。方源用的骏马驰力蛊、青牛劳力蛊等,也只是三转蛊。 巨开碑自成四转蛊师以来,先后用了三只龙象巨力蛊,为自己增添三头兽力虚影。 此时他忽然打出一头龙象之力! 方源瞳孔骤然一缩,危机关头,及时架起双臂。 全力以赴蛊——石龟之力! 他的身后,升起一只巨龟的虚影。 轰! 巨开碑砂钵大小的拳头,狠狠地击中方源的双臂。 一阵大力涌来,巨开碑仅仅倒退一步,方源则被巨开碑一拳轰飞。 石龟虚影轰然崩解,而龙象虚影则越升越高。 石龟之力,很显然不敌龙象。 方源身体被轰飞三十步远,连续撞倒两根石柱,这才将将停住。 方源重整阵脚,甩甩又痛又麻的双臂。他样子虽然狼狈,却毫发无损。铁骨、钢筋、铜皮,三者叠加的防御还是很强的。 “巨开碑打出了龙象之力!”场外,许多人异口同声地惊呼起来。 “他一直在用惯力蛊,如今浑身的力气越来越强了。这还只是一龙象力,巨开碑前辈一共有三只龙象虚影,潜伏在身上。我曾经见过他打出三龙象力,一下子就把对手打爆了头颅!” “方正没有遏制住巨开碑,巨开碑打出龙象力,是他要掌控这场战斗的讯号。” 方源面无表情,再度展开冲锋,向巨开碑扑上去。 双方又纠缠在一起。 雪银真元,持续不断地灌注到全力以赴蛊当中。 山猪、棕熊、鳄鱼、青牛、骏马、石龟、白象、黑蟒,八个兽力虚影轮番闪现。 继石龟负力蛊之后,方源又分别用了白象元力蛊、黑蟒缠力蛊,为自己增添了白象虚影、黑蟒虚影。 八个兽力虚影,是方源身体的极限。因此黑蟒缠力蛊之后,他就再也没有取用其他的力蛊。 场中,方源展开疯狂的攻势,拳风呼啸,凶悍刚猛至极。 这样的恐怖攻势,让人看了都不禁心惊肉跳。 巨开碑刚刚爆发,打出了一龙象力,他的力气又回到起初,惯力蛊开始重新蓄力。而方源拿出全力爆发,立即又将局面板回来。 半空中,他的八个兽力虚影不断闪现着,偶尔间才有龙象虚影出现。 但龙象虚影每次出现,都能将方源轰飞。 久而久之,方源的伤势不断地累积起来,铜皮也难挡巨开碑的庞大力量,被打得皮开肉绽。 而巨开碑全身都罩上一层象牙白甲,虽然伤痕满布,裂纹层层,但他始终屹立不倒,如铁塔伫立在大地上。 片刻功夫后。 机会! 巨开碑的失误很少,难得出现一次战机。 方源抓住稍纵即逝,忽然绕到背后,一掌拍击下来。 棕熊虚影出现。 这一击势大力沉,若是拍实了,定叫他大吐一口鲜血。 巨开碑来不及抵挡,只能反身举臂横扫。 吼! 忽然一声象鸣,龙象的虚影陡然升起,将棕熊完全压过。 方源反而被打飞出去,这是第八次了。 龙象虚影出现的次数,越来越频繁。不出现时,方源占据略微主动。但一旦出现,任何的兽影都不是对手。 方源的兽力虚影,都是普通野兽之力,但龙象却有些微龙的血脉,已经属于异兽! 战到半个时辰之后…… 吼吼! 两头龙象虚影,同时出现在巨开碑的头顶上。 他的双拳狠狠地击中方源的胸膛,将后者远远地轰飞出去。 方源在半空中一路吐血,视野中天地颠倒。 砰砰砰砰砰。 一连五根石柱,都被他撞毁。方源倒在地上,烟尘四起,遮盖住他的身形。 “好惨呐。”看到这一幕,很多蛊师的眼角都在抽搐。方源的现状,有些惨不忍睹。 “三转兽力虚影,完全不是四转龙象虚影的对手。” “方正虽然有全力以赴蛊,但却每次只能显现一个兽力虚影。反而不如巨开碑的惯力蛊。” “这怎么可能?全力以赴蛊可是传奇蛊,竟然不如普通的惯力蛊?”有人惊诧。 很快,就有人解释道:“这不是全力以赴蛊的问题,而是方正本身。方正有八兽力在身,仿佛是个大水缸,但是出水口却只是个小竹管。全力以赴蛊能让小竹管始终全速出水,而惯力蛊则像是水桶在水缸中打水。全力以赴蛊是细水长流,惯力蛊则是一次次积累爆发。” “黑土哥哥……”看到方源的身影,被烟尘淹没,商心慈的心一下子提起来,感到呼吸困难。 但很快,众人看到烟尘中,一个黑影缓缓站起。 “肋骨断裂了三根,内脏好像也在出血。强大的一击……” 方源忍住钻心般的痛楚,嘴角反而上翘,流露出微笑。 他有钢铁般的意志,这点痛算什么?这点伤算什么? 痛楚激荡着战意,如火般燃烧!血液也如滚水般沸腾! “这样的战斗,才够劲啊!打败这样的强敌,才有趣啊!呵呵呵……哈哈哈!”方源战在烟尘中昂首,开怀大笑。 “方正在说什么?他怎么好像在笑?” “不会被巨开碑一击,给打傻了吧?” 因为护罩的缘故,场外众人听的比较模糊。 听到方源的狂笑,自开战以来,巨开碑的表情首次发生了变化! “这个小子……”他脸色沉下来,他从笑声中感受到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东西。 微微一思索,他旋即恍然。 这是魔道的气息! 凌厉如刀锋般的杀意,毁灭世间的疯狂,睥睨天下的傲慢,践踏众生的无情…… 这笑声仿佛让巨开碑回到了过去。 那不堪回事的曾经。 每天几乎都在杀戮中度过,仿佛在无边的黑暗中独行,没有人可以倾述,无边的寂寞压抑成恐惧,生不如死的魔道生活…… 你必须往上走,你必须一路赢下去。就像是在悬崖边上走钢丝,神经绷到极点,不得一丝放松。输一场,也许就是堕落深渊,万劫不复。 巨开碑厌倦透了这样的生活,所以他投靠商家,成为了隐家老。这些年来,他就是一个差点溺水而亡的人,挣扎出苦海,爬上岸艰难喘息。 他已经站在岸上,但方源的笑声仿佛是浪潮,让他回首看到曾经的苦海。 这笑声勾起了巨开碑心中的一丝恐惧! 不要再回到过去了…… 甚至不愿回想过去…… 浪子回头金不换,我已经悔过自新,我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,我已经是正道中人! 正魔不两立! 巨开碑脸上抖现狰狞,从内心深处产生一丝,针对方源的极度憎恶。 龙行虎步蛊! 巨开碑主动进攻,大步连踏,如虎如龙,冲入烟尘当中。 他每一步踏出,都伴随着龙吟虎啸之声。 这就是四转的龙行虎步蛊,令巨开碑飞速前行,同时又和横冲直撞蛊类似,用冲撞之力,能发挥出巨开碑身上蕴藏的力量。 巨开碑凶猛地冲入烟尘,直面方源。 吼! 龙象虚影再次出现。 没有打出两头,只打出了一头。 但这足以压制住方源。 方源不闪不避,硬抗上去,背后升腾起石龟虚影。 双方狠狠地对撞。 对撞产生的气浪,吹散周围烟尘。 巨开碑带着诧异的目光,连退五步。而方源却纹丝不动。 场外响起一片惊疑声。 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这一幕,几乎出乎所有人的预料。 同样是石龟之力,对决龙象之力,但为何结果却截然不同? 巨开碑一咬牙,再次扑上。 砰! 一声巨响,他给方源一拳击飞,如沙袋一样,抛飞出去,然后砸落在地上。 他挣扎着起身,目光死死的瞪着方源的头顶上空。 在半空中,棕熊、山猪两个兽力虚影,正缓缓消散。 “同时打出了两个兽力虚影!” “这怎么可能?” “这违反了常理!” 场外,掀起一片惊呼之声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