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节:方源vs巨开碑(下)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节:方源vs巨开碑(下)

?“不过,就算方源有苦力蛊,他爆发出来的力量,顶多也只有八兽力。苦力蛊,并不是无穷无尽的提升力量。” “商家族长不让我索取全力以赴蛊,我还可选这苦力蛊!”想到这点,巨开碑双眼一亮。 不管是全力以赴蛊,还是苦力蛊,对于力道蛊师的吸引力,都十分巨大。 “我还没有输!我是四转初阶,真元上具有的优势,况且我还有杀招。” 巨开碑战斗经验十分丰富,几番思索,就收拾好心情,重整旗鼓,将有些低落的士气自己提升起来。 两人再次展开交锋。 战斗已经不能用激烈来形容,用惨烈更加恰当一些。 双方拳脚相加,你来我往,互有攻守。 巨开碑的象牙白甲不断破碎,又不断弥补,一口口的鲜血时不时地从他口中喷吐出来。 方源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克制使用自力更生蛊,浑身都皮开肉绽,鲜血淋漓,肋骨断裂,无穷的痛楚如潮水一般不断地袭击他的神经。 他伤势越重,力量越强。不久之后,能同时打出五大兽力虚影。 巨开碑处境更加危急,几乎被方源压制得抬不起头来。 这是他在演武场上,前所未有的体验。 哪怕是炎突,也只是和他势均力敌。 “小辈,你太嚣张了!”巨开碑恼怒之下,双拳横扫。 三龙象! 他忽然爆发,龙象的庞大身影,在半空中升腾显现。 方源毫无疑外地被打飞出去。 三龙象,力压五兽影。 方源抵挡的两只手臂,都诡异的扭曲,完全骨折。左臂甚至折成直角,断裂的臂骨露到外面,鲜血淋漓。 方源狠狠地咬紧牙关,催动自力更生蛊。 这样的伤势,已经影响到他的战力发挥,不能不治疗了。 他先将右臂治疗好,然后将扭曲得不成样子的左臂,硬生生地扳直了,强行组并到一块,再催动自力更生蛊。 断臂很快就开始生长,骨质增多,重新粘结起来。然后是破碎血肉,最后再是皮肤。 恢复的期间,方源不断躲避巨开碑的进攻。连续动用横冲蛊、直撞蛊,一心三用,与巨开碑周旋。 他攻击时,威猛霸道,刚强凌厉。躲闪时则完全是另一种风格,冷静沉着,临危不乱,滑的像泥鳅。 他将周围的黑石林利用到极致,巨开碑的龙行虎步蛊速度比方源更快,但却抓不着他。 方源恢复之后,反身再战。 时间流逝着,战况越加惨烈,方源从五兽影,渐渐增长,六兽影、七兽影,直至八兽影! 刚开始战斗的时候,周围的观战者们还不时的有人叫好,到了现在这般境况,渐渐的都陷入沉寂,没有声息。 方源和巨开碑的恐怖力道,让人心惊,直冒寒气。 “太可怕了!” “这样的巨力,可想而知上古力道的风采。” “如果换做我,不管是和谁对战,早就被拍成肉泥了。” …… 众人咋舌,暗中更是佩服方源和巨开碑的硬气。这两人,是真正的钢铁硬汉。 没有人能预估此战的结果。 方源虽然很强势,八兽影齐出,大部分时间都将巨开碑压在下风。 但巨开碑也不弱,他的治疗蛊效果也很好。再加上龙胆蛊、龙形虎步蛊、龙象蛊,三者搭配,法则碎片相近,形成道纹共鸣,很大程度上提高了打出龙象虚影的几率。 商心慈双手都攥出了汗渍。 魏央眉头越皱越深,拧成了疙瘩。 他看得出,方源累了。 八兽影全力爆发,方源铁打的身躯也架不住,如今汗如雨下,肌肉酸麻。 他还有一个更大的隐患。 他能爆发出八兽影,同时也意味着,他伤势极重,将自己陷入险境。 方源完全是在走钢丝。一旦被巨开碑的三龙象击中,他甚至会一命呜呼! 他在冒着生命危险,在作战! 这是一场坚固卓绝的战斗。 从开始,到如今,已经过了一个时辰。 战斗渐渐步入最后阶段,双方都到达极限,攻势开始明显的缓慢下来。 但场面变得更加惊险,就连白凝冰也满脸肃穆。 全场都一片寂静,无数人全神贯注的盯着场中。 巨开碑终于不耐烦。 他虽然能打出三龙象,但是要看运气,发挥很不稳定。 有时候,往往打出来,时机也不对,让方源轻易躲闪或者抵挡住。 “他的真元怎么还不耗尽?” 打到现在,哪怕四转的力道蛊师,巨开碑的真元也所剩无几了。 但方源一个三转巅峰,竟然还一副真元充沛的样子,仍旧是生龙活虎。 “难道说,他真的有天元宝莲?”巨开碑的脑海中,不禁浮现出商燕飞的那封密信。 “如果方正真有的话,那他的运气也太逆天了!”巨开碑暗暗咬牙,预料中的优势并不存在,让他斗志不禁低落。 但事实上,方源不仅有天元宝莲,还有血颅蛊,还有四味酒虫,巨开碑若知道这情报,他的表情一定会非常精彩。 “不能败!看来,我只有使用杀招了!!”巨开碑心中决意定下。 龙行虎步蛊! 他忽然后撤,这个反常的举动,立即引起方源的重视。 但方源追至不及。 龙行虎步速度很快,远超横冲蛊、直撞蛊。再加上这地形,也不利于追杀。 几乎瞬间,全场目光都转移到巨开碑的身上。许多人都意识到了什么。 “糟糕……”魏央看到这一幕,脸色骤变,不禁惊呼出声。 “怎么?”商心慈连忙望来。 “巨开碑要使出他的杀招了!这场比斗,终于到达最关键的时刻了。”魏央声音低沉,额头上都冒出了汗滴。 他十分紧张,语速加快,解释道:“巨开碑的杀招,有一个破绽。方正如果能抓住这个破绽,就能奠定胜局!如果不能,恐怕巨开碑将获得胜利。” 魏央话音刚落,场中就起了变化。 巨灵心蛊! 巨灵身蛊! 巨灵意蛊! 三大四转蛊,同时催动。 身心意合一,精气神同流! 巨开碑身形猛地膨胀三倍,浑身都绽放出白色灵光,仿佛是天神降世,威势一节节拔高。 这是他的杀招——巨灵变!能将蛊师的力量,放大到三倍。同时心力也放大三倍。 蛊师操纵蛊虫,要消耗心力。用久了,就会精神萎靡。 但巨开碑现在心力放大,顿时精神一振,再次兴奋起来。 同时,气力放大三倍,三龙象之力,就是九龙象之力! 一旦爆发出九龙象,八兽影都不好使,方源必输无疑。 巨开碑达到最强时刻。 但就在这一刻! 他浑身的象牙白甲,被他自己撑破。 很多防御蛊都不具有延展性,象牙白甲就是其中之一。 “就是这一刻,他毫无防御,他的最强时刻,就是最弱的时刻!快抓住这个唯一的胜机!”魏央双眼猛地睁大,攥紧拳头,口中低呼。 另一旁,白凝冰的双眼也骤然亮起。 像是听到魏央的提示一般,方源作势要动手,但忽然他动作一顿,停下来。 魏央刚刚泛起的兴奋和喜色,顿时凝固在脸上。 “动手啊!”他忍不住喊,心脏砰砰直跳。可惜护罩隔绝声音,周围人都不免向他投来奇怪的目光。 方源一动不动,静静地看着。 撑破的象牙白甲,有开始逐渐生长,新的铠甲产生了,将巨开碑的全身包裹得严严实实。 方源的胜机在流逝,越来越渺茫。 魏央急得直跺脚,但无济于事。 他仰天长叹:“唉,方正败了,唯一的胜机丢失了……” 方源没有进攻,让巨开碑有些意外。他估算着方源要进攻,已经做好了准备,方源却无动于衷。 这让他感到可惜! 因为,就在刚刚,他动用了硬气蛊。 硬气蛊化作一团无形的气流,包裹住他的全身。那一刻,他看似毫无防御,但实际上,防御十分森严,可谓坚如磐石。 有了硬气蛊,他的最大破绽就被弥补了。 方源如果强攻,定会遭到巨开碑的迎头痛击,吃尽苦头,极可能就会落败。 但方源没有动手。 就算巨开碑故意放慢象牙白甲的生长速度,引诱方源。后者也没有动弹,只是静静旁观。 “是发觉了么,不可能。硬气蛊无形无色,我刚刚得到,从未动用过。” “哼,既然你不进攻,那我就动手吧。”巨开碑眼中精芒爆闪。 巨灵变是杀招,同时操纵三大四转蛊,不管是黄金真元,还是心力都在剧烈损耗着。 力气和心力,都三倍增长。但同时也以三倍程度,在剧烈消耗。 巨开碑的巨灵变,坚持不了多长时间。 龙行虎步! 巨开碑向方源展开冲锋。 横冲直撞。 方源主动后撤,避开锋芒。 巨开碑不免惊疑。 方源一改作风,忽然撤离,是想拖延时间吗? 没有用的! “我现在身形是平常时候的三倍大,步伐也就是原来的三倍远。再用龙行虎步蛊,速度更快!”巨开碑心中冷哼。 就算方源利用黑石林这个地形,也无济于事。 打到如今,全场的黑石林已经几乎全部损毁。何况巨灵变,完全是碾压式的打法,对于巨开碑来讲,眼前完全是一马平川! (ps:尼玛,周六周日都忙得脱不开身。每次都这样,想要努力一把,结果事情缠身。不信邪,哼!欠大家四更,下周还!关于节操的保卫战,还没有结束。我还没有败,我还没有败啊!!!)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