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二十五节:大赚一笔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二十五节:大赚一笔

?“商心慈动用了全部资金,收购了这三种蛊?”书房内,商一帆手中拿捏着一张文书。 这份文书,是他母族那边汇报过来的。 商一帆的母亲,就是商燕飞的一位表妹。势力庞大,耳目众多。 “一转驭犬蛊,二转的纸鹤蛊,还有一转的爆蛋蛊,收购这些蛊有什么用?”商一帆深深地皱起眉头,苦思冥想,却想不出什么结果。 “听说,是商心慈将十万的钱款全权委托给了方正。方正虽然战力强悍,但之前却没有传出他有经营的才华。他这样胡乱收购,只是乱折腾,折损自己的实力。难道是我之前高估他们了?” 商一帆思索着。 他修为虽然不高,但同样也锻炼出了经营的才能,对市场有不浅的认知。 按照常理来讲,这样大手笔收购蛊虫的行为,只要是任何一位资深的商人,都不会选择这么做。 因为这投资完全没有回报的前景! 但商一帆左思右想,心中始终萦绕着一丝不妥之处。他觉得自己好像漏掉了什么,似乎这场疯子般的收购行为的背后,隐藏着对方的谋算。 就在这时,老管家在门外禀告道:“少爷,刚刚出了一件大事情,急需向您汇报。” “哦,张老请进。”商一帆连忙叫他进来。 这位张总管,是他母亲的得力下属。有三转巅峰修为,独当一面,经验丰富。自然不能对待寻常属下一样对待他。 商一帆的母亲也关照过他,让他对张总管以礼相待,平时的时候也要多多向其请教。 张总管走了进来,脸色显得凝重:“一帆少爷,事情有些不妙。从三叉山传来最新的消息,已经有人探测出进入传承的正确法门。” 先前虽然三王传承现世,黄、蓝、红三道光柱冲天。三王传承别有玄妙,无人能入其门。 经过这些天,许多能人异士的疯狂探索,进入三王传承的方法,已经被测验出来。 听到张总管的话,商一帆立即涌现一股浓重的兴趣:“哦,进入三王传承,要什么做?等等,难道说……” 忽然间,他脸色一变,眼睛不由自主地盯住刚刚的那份情报。 他想到了某种可能,不由自主地慢慢从座位上站起身来。 张总管苦笑一声:“一帆少爷看来已经猜到了,没有错,进入这三王传承,分别需要三种蛊。进入黄色光柱的犬王传承,需要蛊师至少炼化了一转驭犬蛊。要进入蓝色光柱的信王传承,则需要蛊师拥有纸鹤蛊。若要进入红色光柱的爆王传承,标准是至少掌握一只爆蛋蛊。” “怎么会这样?”商一帆失声。 他一屁股坐在椅子上,脸上失魂落魄。 他终于明白,方白为什么要大量收购这三只蛊了,原因就在于此。 如今,三王传承的消息,已经在整个南疆传播开来。三位五转蛊师传承一齐出现,不知道多少人都在蠢蠢欲动,想要去分一杯羹。 但要进入三王传承,就必须至少要拥有三蛊之一。 但如今,商家城中的这三种蛊,已经大部分集中在商心慈的手中。只要不是蠢货,都可以想象得出,接下来他们贩卖蛊虫的生意,会有多么的火爆! 商一帆不是蠢人,相反,他很聪明,至少比商睚眦还要精明一些。 “他们究竟是从哪里得知的消息?居然如此准确!” “不,现在追究消息的来源,已经不重要了。关键是,我该怎么阻止他们!” 商一帆眼中,阴芒不断地闪烁,脑海中极力思索。 半晌之后,他的脸上涌现出颓丧和无奈之色。 没有办法! 商心慈方面,做的很干净。这是一场很普通,很正常的投资,但是借助三王传承的风潮,因此显得格外突出。 虽然在收购的时候,商心慈方面动用了远不止十万元石,但这行为并不违反族规,充其量只是打了一个擦边球。 只要赚取的元石,只以十万元石的资本来算,就没有什么不妥。。 商一帆若要以此来发难,完全底气不足。皆因他这边也在打擦边球,他借助了许多母族势力,就比如张总管。严格说起来,他打的擦边球比商心慈还狠。 “一帆少爷,这次对方掌握了最准确的情报消息。这个手笔之后,对方的资本至少能涨到三倍。我们抓不住对方的把柄,更不宜使用黑暗的手段,还是抓紧时间,做好我们自己这边的生意。以夫人在商家城的人脉关系,三个月后,少爷你至少会有六十万,仍旧有足够的胜算。”张总管开解道。 “嗯,也只好如此了……”商一帆吐出一口浊气,但心中仍旧有残余的担忧挥散不去。 关于少主的竞争,这才刚刚开始,对方就给了他这么一个“惊喜”。真不知道接下来,他们还会弄出什么幺蛾子来。 原本自信满满的商一帆,心中开始多了几分犹疑。 …… 三王,分别是指犬王、信王、爆王。 其来历,要追溯到三百年前。 三王来自于王家。王家寨被世敌乌家抓住战机,全数剿灭,但意外的漏掉了三位王家的孩童。 这三位孩童,两男一女。最大的年龄只有八岁,就是日后的犬王。最小的年龄只有五岁,乃是爆王。女童是后来的信王,在当时也只有六岁。 乌家忙着吞并,消化王家寨的一切。三个小小的孩童算什么?连蛊师都算不上,因此就没有在意,随意下了一个追杀令,便不再管他们三个。 追杀的人也是个懒汉,随意杀了三个孩童冒名顶替,应付交差。三个王家遗孤侥幸捡回性命。 他们历经艰辛,饱受磨砺,勉强糊口,艰难生存。在相互扶持间,养成了深厚的情感。 随着年龄增大,他们对乌家的仇恨也越来越深。 但乌家吞并了王家之后,实力膨胀,是拥有三座名山的大家族。经过这些年的经营,势力更是在地方根深蒂固。三位王家遗孤,连开窍的机会都没有。要对付乌家,报仇雪恨,简直是天方夜谭。 但世间之事,奇妙就奇妙在命运的无常诡变。你永远不知道下一刻,等待你的命运会是什么。 一次冒着生命危险,在深山采药以此糊口的过程中,三王意外地被卷入到一道上古传承当中。 这传承非同小可,乃是一位神秘的六转蛊仙所留。 三王因此,命运得到转折。他们分别继承了六转蛊仙的一部分传承,励精图治,刻苦修行近百年。 三人相互鼓励,一起奋发。当一齐修行到五转境界后,他们觉得时机成熟了,便出了传承之地,赶去乌家报仇。 当时,乌家正值鼎盛,蓬勃发展。 三王没有用任何的阴谋算计,直接打上家门。乌家族长是五转蛊师,但怎敌得过三位五转蛊师合力出手? 尤其是这三位五转蛊师,还都是继承了上古的传承。 犬王驾驭漫山的狗群,大手一挥,就是磅礴军势。狗群如浩瀚的江流,席卷淹没了乌家寨。 信王速度敏捷,神出鬼没,袭杀乌家骨干高层,使得群龙无首,指挥混乱。 而爆王则狂暴威猛,不出手则已,一出手就惊天动地,引发山崩石裂的大爆炸。 强势一时的乌家,就在三天内,被三王联手剿灭。 三座名山上,元泉都被捣毁,横尸遍野,血流满地,惨不忍睹。 乌家被彻底拔出,而三王亦付出惨重代价。 但能报仇雪恨,这些代价他们付出的也心甘情愿。 大仇得报,三王均感到人生索然,无趣萧瑟。他们也不想再重建王家,再强盛的家族也抵挡不住真正的强者。 他们隐居起来,再没有重出江湖。就像是三颗流星,瞬间闪耀,干出轰动南疆的大事,然后急流勇退,销声匿迹。 没有人知道在此之后,三王的消息。直到最近,他们的传承陡然现世。 “犬王的手中,至少有三只五转的驭犬蛊。有了它,就能驾驭万兽王,指挥兽群,攻伐天下!” “信王擅长炼蛊,她从寻常的二转纸鹤蛊发展出一套奇特的蛊虫,使得她窃取情报轻而易举。正是因为她,犬王和爆王才知道乌家寨子当年的防备漏洞。三王能剿灭乌家寨,她功不可没。” “还有爆王,他脾气似火,每次出手都是地动山摇的惊天大爆炸。威能狂猛霸道,能得到他的传承,必定能纵横世间!” “三道五转传承,得一道就可一飞冲天,得两道就能名垂历史,得三道就能成就雄图霸业!” “这是大机缘啊,不努力一把绝不甘心。” “必须尽快地赶过去,否则迟了一步,被别人取走,我就要抱憾终身了!” 随着三王传承的方法流传开来,商家城中,无数人因此沸腾。 “我要买爆蛋蛊。” “我要纸鹤蛊!” “我要驭犬蛊,还有纸鹤蛊,还有爆蛋蛊!!” “什么,这些蛊怎么这么贵?价格是以前的三倍多!!” “切,没钱买就一边去。要买的人多的是呢。” “可恶……我买了!” “我也买了,必须要买!” 无数人咬牙切齿,一边暗中咒骂着无良的奸商,一边心疼加肉疼掏出血汗钱。(未完待续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