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节:雄家三兄弟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三十节:雄家三兄弟

?三人顿时惊喜交加,掏出另外半块令牌,当场组成一整块。 原来当年的魔道蛊师,也有血脉流传。在被铁家拘捕之前,叮嘱过后人,牢记这段往事,将来若有可能,必要偿还恩德。 三兄弟正是魔道蛊师的后辈,看到这块令牌之后,立即向少年摊主说明情况。并问他,有什么要帮助的,必定全力以赴。 这少年也是狡猾。 他立即回答,说手底下缺少三位下属,平日里没有人帮衬。 三兄弟相互对视一眼,当即同时跪下,拜倒在少年面前,认他为二十年的主人。 二十年内,任其驱使。但二十年后,再回复自由身。 这三兄弟,乃是演武场中有名的人物。各个都有三转修为,最擅长合击战术。 少年依仗这三兄弟的能力,又有了二十年的富贵流年。期间,他叫三兄弟端茶送水,拿用元石等等,无不应许。 但二十年之后,三兄弟偿还了恩情,离他而去。他因为早已经忘记了如何劳作,更耻于乞讨,甚至不知道节制,仍旧醉生梦死。不到半个月后,就死了。 当然,这些都是方源前世发生的事情。 现在,那魔道蛊师三兄弟,还没有发现这半块令牌。而这半块令牌,也已经到了方源的手中。至于那个少年,谁管他如何死活? 按照前世的记忆,这半块令牌,还要等到明年,才会被魔道蛊师三兄弟发现。 但现在方源提前掌握了半块令牌,便带着白凝冰、商心慈主动找上门去。 三兄弟也在家门口摆着摊子,倒是入乡随俗,自得其乐。 “啊?是方正大人!还有白凝冰大人。”看到方白二人,三人连忙起身。 他们都被方源,或者白凝冰揍过。 这个世界,崇尚力量。魔道蛊师的观念里,更是如此。白凝冰是四转修为,方源战胜了巨开碑,因此魔道蛊师没有不敬佩他们俩的。 “我这次来,是主动找你们的。”方源面无表情,目光扫视三兄弟。 这三兄弟,都姓雄。 老大叫做雄土,在三兄弟中身高最矮,敦实厚重。乃是土道三转高阶蛊师。 老二叫做雄火,打着赤膊,穿着短裤,全身一片赤红。乃是火道三转中阶蛊师。 老三叫做雄风,带着斗笠,细长的丹凤眼,喜欢眯着眼睛看人。是风道三转初阶蛊师。 听到方源这话,三兄弟顿时惴惴不安起来。 雄土连忙抱拳,向方源施礼:“方正大人,不知道您这次来所为何事?若是我兄弟有长眼,无意中冒犯您的地方,我这就向您赔罪。” 方源微微扬起眉头:“你们想必也都听说了,我已经放弃了演武场,选择帮助商心慈,要助她成为商家少主。我们现在这边,缺乏人手,你们三个都过来吧。” “这……”雄家三兄弟顿时都皱起眉头。 他们来到商家城,参加演武,目的都只有一个,那就是成为商家的外姓家老。 但方源要他们来辅佐商心慈,和他们的理想差距太大。商心慈不过是个黄毛丫头,修为只有一转,资质更加不行。他们三人各个都有乙等资质,一齐合击,甚至能在短时间内抗衡住四转蛊师。 要他们拜倒在商心慈的脚下,成为她的属下,三兄弟都极不愿意。 这话要是旁人来讲,他们三兄弟早就立即出手,就说话的人打趴下。但偏偏是方源所讲,三兄弟感到非常为难。 方源战胜巨开碑的战斗,他们都亲眼看过。就算是联手,也不是方源的对手。 “方正来者不善,善者不来。” “这架势分明是想强逼我们认主!” “唉,流年不利。居然被方正看上。我们三人打不过他一人,更何况他还有白凝冰作为帮手。更有紫荆令牌……” 三兄弟相互对望,都知道彼此的心思情绪。他们三个不想认主,但形势比人强,只能选择低头。 但哪知方源又道:“我不想强迫你们,你们愿意来就来,不愿意的话,我也不会勉强。” 三兄弟顿时面面相觑,不知道方源是说的真心话,还是要展现风度的假话。 到底还是雄风最为年轻,壮着胆子,小心翼翼地道:“方正大人,实不相瞒,我们三个闲云野鹤惯了。真的不想参加商家的少主之争。所以,所以……” 其余两人,都一脸讪笑,同时对方源和白凝冰二人点头哈腰不止。 “嗯?”方源眉头微微一扬,双眼迸射出锐利冷酷的光,“你们三个真的胆子不小,居然真的敢拒绝我的邀请?” 三兄弟顿时心中咯噔一下。 雄土连忙抱拳,急冲冲地解释道:“不是这样的,不是这样的。方正大人您不要误会,我们三个能得到您的招揽,都觉得十分荣幸。我三弟太激动了,不会说话,词不达意。其实他是想说,非常想加入到商心慈小姐的麾下。” “是的,是的。我就是这样的意思。”雄风连忙附和道。 “呵呵,既然是这样,那我就放心了。你们三个如此热切,心慈,你就收下他们吧。”方源又转过头来,对商心慈道。 一旁,白凝冰微微皱起眉头。这样强行招人,得不到人心,要这样貌合神离的下属,有什么用呢? 商心慈心中也有同样的顾虑,但她仍旧是选择相信方源。往前跨上一步,对三兄弟道:“今后,你们就好好努力吧。” “是。” “雄家三兄弟,拜见心慈小姐。” 三兄弟拱手弯腰,回答得有气无力。 “哈哈哈……”方源仰头长笑。 三兄弟无不腹诽:“方正太可恶了,当婊子还要立牌坊。说的冠冕堂皇,做的事情最不地道。” “对了,差点忘了一样东西。你们好好看看吧。”方源忽然止住笑声,掏出半块令牌,抛给了雄土。 雄土下意识地生出手来,接过令牌。 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其余两兄弟,也都投去好奇疑惑的目光。 但旋即,三兄弟都呆愣住了。 “这,这他妈的是?!”一直都沉稳有加的雄土,激动地爆出一句粗口。 雄火一把抢过令牌去,翻来覆去的看。 雄风也看出端倪,催促大哥雄土:“大哥,快把我们的那块令牌拿出来。” 在白凝冰和商心慈奇怪的目光中,雄土掏出了另外半块令牌。 两块令牌完美地契合在一起时,令牌上开始绽放出火焰般的虚影光辉。 “这,这是真的!”雄家三兄弟纷纷瞪圆了双眼。 雄土捧着令牌的双手,都在微微的颤抖着。 “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?”白凝冰、商心慈则一头雾水。 “雄家三兄弟,你们以为我会无缘无故地找上门吗?你们还在迟疑什么呢?”方源适时地开口道。 这话让三兄弟惊醒。 “爷爷曾经说过,不管令牌的主人是谁,哪怕是敌人,也要偿还昔日的恩情!” “没有错,爷爷虽然被困,但我们却不能堕了他的名声。” “从今以后,心慈小姐就是我们的新主人。不过,只有二十年的时间。二十年,足够我们偿还恩情了。” 三兄弟你一言我一语,很快就都商量好。 紧接着,他们同时单膝跪地,对着商心慈抱拳拜倒下来。 “雄土,雄火,雄风,三兄弟拜见心慈小姐!”他们齐声高喊,语气和前次截然不同,充满了诚恳和激动。 “黑土哥哥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商心慈顿时知道,这三人是身心都归附了自己,她更加好奇。 方源呵呵一笑:“此事,说来就话长了。现在暂且不谈,接下来,我再带你去招揽一人。” 一行六人,来到奴隶市场。 这个世界上,有着奴隶生意。但凡有势力雄厚的一流家族,超一流家族,都会做奴隶生意。 商家城的奴隶生意,就是由五大家老之首的商不离家老,亲自掌管负责。 奴隶生意太赚钱了,交给外姓家老,商家高层都不放心,历来都执掌在商家亲族的手中。 方源谋事在先,早就打探清楚。他走在前面,带领众人,轻车熟路,来到一处牢笼。 牢笼中,关押着许多人。 “心慈小姐,方正大人,白凝冰大人,你们是要来买奴隶?如果是这样,我可不建议你们买这笼子里的人。”一位负责生意的蛊师,立即走了过来。 “哦?这是为何?”商心慈便问道。 “心慈小姐有所不知。这些人是卫家的。卫家前段时间发生了政变,卫家族长的弟弟夺得了族长之位。笼子里关押着的这些人,就是卫家族长的派系族人。都被当今的卫家族长贩卖出来的。”蛊师答道。 商心慈顿时明白,为什么这蛊师不建议自己买这些奴隶了。 卫家,是一流家族。虽然比不上商家,但是在南疆,也是赫赫有名。 卫家政变,据说还是商燕飞在背后支持。当今的卫家族长,甚至已经将其家人都送到商家,成为人质。很多卫家的家老,也都秘密的把家产转移到商家这边来。 卫家可以说,已经是商家的傀儡。 对于要竞争成为商家少主的商心慈来说,这些人都是烫手的山芋。 但方源却道:“我们就买这些人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