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三节:周全的震骇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三十三节:周全的震骇

?“怎么办,主人?”管家颤颤巍巍地跑到周全面前,请求指示。 周全早就被惊醒,看着方源一众大闹自己的家,脸色铁青。 “这个方正,简直无法无天。居然敢在商家城动武!等等……这个气息,明明是四转。天,他才多大,竟然也晋升到了四转?” 周全暗中观察,忽然瞪大了双眼,眼中流露出震骇之色。 他曾经也是四转蛊师,一代族长。但他是四五十岁的时候,才修行到四转境界。方源的年龄资料,早在演武场时,就为人所知。他仅仅只是二十岁罢了! 这是何等卓越的天资啊! 周全心中感慨万分,有羡慕嫉妒,又有愤恨无奈:“方正也晋升到了四转,是名副其实的四转蛊师了。他还有紫荆令牌,如今商心慈又和商嘲风攀上了关系。这人太蛮横了,前不久在奴隶市场闹事,只罚了四十九块元石。他前途广大,一片光明,很可能会是五转的强者。据传闻,还被商燕飞看好。现在连商家都对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我怎么跟他斗?惹不起,我还躲不起吗?” 想到这里,周全长叹一声,对老管家道:“你快收拾些东西,我们搬到商铺里去暂住。对方势大,我们这段时间要暂避风头了。” “是,主人。”老管家忙不迭地收拾去了。 片刻之后,众人将这院府翻个底朝天。原本优雅安静的房屋庭院,到处都是一片狼藉。 “大人,我们搜过了,并没有发现周全。”雄土禀告道。 “嗯,他一定是从后门偷偷跑了。也跑不了多远,一定是躲到商铺里去了。不过,这也在我的预料当中。我就是故意留下的后门,呵呵。”方源冷笑三声。 周全以为他会顾及商家,不会继续闹事。但他方源是什么人?在他心中,就连超一流的商家,也不过是一块稍大一点的垫脚石罢了。 “我交代你的,你都准备好了吗?”方源转头,问卫德馨道。 卫德馨连忙回禀:“已经准备好了。” “很好。”方源一招手,“我们走。” 众人走出府院,立即引起轰动。 本来商家城中,就一直很稳定平和。方源冲砸府院,动静已经很大,吸引了很多人的注意。 并且,方源又吩咐卫德馨,将这事情广为宣传出去。所以,造成如今更加轰动的效果。 无数的路人,被吸引过来。 “走。”方源走在前面,带领着众人,横行街道,鼓噪而行。 一路上,被热闹吸引的路人越来越多,几乎形成了摩肩擦踵的现象。 “主人,主人,那方正又带人来了。”老总管惊魂失措地禀告道。 “不要担心。这商铺乃是商家的产业,给他再一个胆子,他也不敢冲击这里。”周全摸着山羊胡须,安慰道。 但他的话刚刚说完,就听砰的一声巨响。 方源在众目睽睽之下,将商铺的店门踹飞。然后大步一跨,迈进店中。 “慢着。”一群商家的城卫军,沉着脸,惴惴不安地走了出来。 方源一行人的声势这么浩大,城卫军早就被他们吸引过来了。 “这是商家的店铺,你们不能冲撞这里。你们这是违反商家城的城规!”城卫军中领头的,满脸的大汗,大声喊道。 今天轮到他当值,现在如果不站出来,日后肯定会被商家城方面追究他的失职。 但方源根本就没有理睬他,充耳不闻地继续走了进去。 其余人鱼贯而入。 白凝冰倒是留了下来,冷漠地看着城卫军首领,浑身上下散发着四转气息:“我们现在就闯进去了,又如何?你们能阻挡我们?” 还只是二转修为的头领,心肝儿颤抖个不停。 他吞下一口口水,脸色苍白无比,但仍旧竭力竭声道:“就算阻挡不了你们,我们也要尽力而为。因为这是商家城,这是我们的职责。你们要知道,刚刚方正大人的行为,已经违反了我们商家城的城规第三章第二十五条……” “我们当然知道,不就是罚款么。”白凝冰一扬眉头,将一袋元石甩在头领的脸上。 “这袋子里是五百块元石,不要找了。待会还要砸呢,先预付着。”说完这句话,白凝冰也跟着进了店铺。 那头领傻傻地站在原地,手中托着那袋沉重的元石,被白凝冰的气势震慑住了。 “太嚣张了,太嚣张了!”路人都兴奋地鼓噪起来。 “我从未见过有人敢在商家城,这般横行的。” “方正和白凝冰都是四转蛊师,他们有这个实力。又有紫荆令牌这样的资本,换做旁人哪敢啊?” “就算我有实力有资格,也未必敢。他们的胆子实在太大了!居然在光天化日之下,这样子做。真是……” 路人议论纷纷,很多人都看得目瞪口呆。 有些人还想进去店铺里看热闹,但不是被方源留下的人挡住,就是被城卫军驱赶。 “头领,我们进去吗?”一位城卫军小心翼翼地问道。 “进去干什么?被他们继续用元石甩脸吗?!”头领陡然咆哮起来,“等,等家老大人过来处理!” 再说方源走进店铺当中。 “方正,你这是想干什么?居然敢冲击商家的店铺,你还想不想在商家混了?”周全铁青着脸,一开口就借势,想要靠商家的名头压迫住方源。 方源冷笑三声,用不屑的目光打量周全:“老东西,你不是在家午睡的么?怎么躲到这里来了?你我都是聪明人,就不兜圈子了,我这次就是为你而来。我现在给你两条路,一个是臣服,另一个是死。你选吧。” “呵呵呵,小年轻,我劝你得志莫猖狂。”周全挤出一丝笑,高傲的气性发作,不甘输了气势,“你想动我,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?嗯?” 方源哈哈大笑。 “你笑什么?”周全面沉如水,脸色难看至极。 “你活了这么些年岁,眼光差劲透顶。怎么还没有看出来,我和商心慈是不一样的呢?也罢,我现在就大发慈悲地给你一个机会,让你充分地了解我一下。” 方源说着,忽然大喝一声,悍然动手。 周全哪里料得到方源肆无忌惮到如此程度,一下子就被偷袭,打倒在地上,差点昏死过去。 但他终究有丰富的底蕴,连忙爬起来,和方源交战。 轰轰轰…… 剧烈的战斗声,传播出去。 屋外围着里三层外三层的人群,也沸腾起来。 “动手了,动手了!” “真的敢动手啊,这方正胆子太肥了,太疯狂了。” “周全碰到他,要倒大霉了。” 众人纷纷感慨,几乎没有人看好周全。 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。 商铺中的战斗很快就结束了,周全完全不是方源的对手。他身上还有隐伤,虽然还是三转巅峰修为,但是面对强大的方源,根本难以抵挡。 商铺不可避免地被殃及,大半个都塌毁。烟尘散去后,众人就看见周全被方源打得趴在地上,流血骨折,动弹不得。 而方源则站立着,一脚踩踏在周全的脑袋上,虎目顾盼生威。 “方正大人,您这是干什么?”三位商家的家老一齐赶来,寒声喝问道。 “你们眼睛怎么长的?这么明显都看不出来?揍人啊!”方源翻了个白眼,大声回道。 人群中一阵哄笑。 “方正大人,我们不是来和你说笑的。这事情太严重了,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?”家老们的脸色都极为凝重、严肃。 方源脚下,周全嘿嘿冷笑,嘴一咧开,就是一串串的血沫子。 “这次方正太冲动了!” “闹得太大了,不晓得该怎么收场。” “方正虽然是个大天才,但是他毕竟不是商家的族人……” 在众人的注视下,方源哈哈大笑:“我当然知道什么后果。不仅如此,我还知道,我杀了此人的后果!” 说着,他掏出自己的紫荆令牌。 “三位家老,若要在商家城杀人,就是严重违反商家城的和平。按照城规,我就要失去这块紫荆令牌,是不是这样?”方源反问一句。 “是的。”立即就有家老回答。 得到明确的回答后,方源的嘴角忽然上翘,勾勒出一丝冷酷的笑意。 然后他用力一握,直接将手中的紫荆令牌捏成粉碎。 这个异变,顿时让人群爆发出一阵强烈的惊诧叫喊声。三位家老更是瞳孔猛缩。 “方正居然捏碎了紫荆令牌!” “那可是紫金令牌啊,他居然捏碎了,暴殄天物啊!” “方正连紫荆令牌都不要,他这明显是想要周全的命啊……” “周全太高傲了,多次拒绝商心慈的招揽,结果惹恼了方源。他真是太倒霉了!” …… 看到紫荆令牌的碎片,落到地上,甚至溅到自己的脸上,周全脸上的冷笑也僵滞住了。 这可是紫荆令牌啊!! “方正连紫荆令牌都毁了,就是要取我的命。他,他他他,是疯子吗?!” 周全被方源的疯狂、肆无忌惮、凶狠,给震惊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