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节:见死不救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三十八节:见死不救

?“两个年轻的小娃娃,留下你们的元石,扒光你们的衣服,再向爷爷我磕三个响头,我就饶你们一条小命。嘎嘎嘎……” 一位魔道三转蛊师老者,披头散发,忽然出现,拦在方源和白凝冰的面前。 “嘿嘿,黑石老怪又在为难新人了。” “这两个年轻人,碰到黑石老怪,算他们倒霉。” “那个女娃长得真不错。怎么有些眼熟?可惜黑石老怪在,否则我们就出手了。” 黑暗中,不少的魔道蛊师投来注视的目光,各自发出阴险的笑声。 轰! 方源的回应相当干脆,直接施展出兽力虚影。 他一动手,敛息蛊的效果顿时消散,四转气息爆发出来。 黑石老怪的脸上,顿时涌现出惊骇欲绝的神色。 他想要逃脱,但白凝冰同时出手,将他行动遏制。 黑石老怪被兽力虚影直接击中,整个人被打成肉酱。 鲜血、骨渣、脑浆,混合在一处,又四下飞溅。 “我,我操……” “他妈的,这两个年轻人都是四转蛊师!” “我想起来了,是黑白双煞!一个叫方正,一个叫白凝冰,都是魔道的天才人物。他们在商家城演武场里大放光彩,尤其是方正,人称小兽王,几乎称霸。他们俩怎么跑出来了?” “三叉山的传承诱惑太大,他们也被吸引过来了。黑石老怪踢到铁板了,死的真叫一个惨!” 黑暗中,无数魔道蛊师几乎瞪出眼珠子,震恐非常。 “哼!”方源杀了黑石老怪,尤不过瘾,心念一动,又催出一道兽力虚影,向某个阴影处扑去。 轰! 一声巨响,藏在阴影里的某个魔道蛊师,直接被方源轰杀拍扁成肉泥。 黑暗中,响起无数魔道蛊师倒抽冷气的声音。 “金成恩也死了!” “小兽王杀性太重,连旁观者都不放过。” “快走,快走。连黑石老怪都不是这两人一回合的对手,迟了就走不了了!” 树林攒动,石头掀开,无数道黑影窜了出来,向四面八方跑去。 方源和白凝冰静静的看着,也不阻拦。 他们一路跋涉,越接近三叉山,遇到的魔道蛊师就越多。 平常时候,只能偶尔遇到这些人。但是三叉山像是一个芳香四溢的蜜糖,将所有的苍蝇、蜜蜂等等,都吸引了出来。 “还未到三叉山,什么牛魔鬼怪都争相现世。可想而知,现在的三叉山局面,该是多么的混乱了。”白凝冰面色冷漠,语气有些凝重。 三叉山的三王传承,既出现以来,已经有数个月的时日,在南疆引起广泛的影响。无数人物,一个接着一个亮相,都扑向那里。 正道、魔道,为了每一个进入传承的名额,相互争斗角逐。 三叉山已经成了一个绞肉场,每天都有大量的生命在明斗、暗算中丧生。 “杀,只有杀出威名,杀得这些人胆寒心惊,才能让这些人不敢轻易地招惹我们。”方源冷笑着,双眼充盈着浓郁的杀机。 方源深知:出门在外,名声很重要。 方源和白凝冰混迹在商家城,名声虽然也传播着,但大多也都局限在城中。 很多人都对方白二人,并不了解。 杀出一番天地,杀出威名,对方源今后的计划将有巨大帮助。 “好。我们继续用敛息蛊,遮掩四转气息。这样子杀人,过程才显得精彩,十分有趣。能给别人深刻的印象,让他们一辈子牢记。”白凝冰微笑起来,蓝眸闪着冰寒的光。她美如冰雪仙子,不染尘埃。语如毒蝎血腥,杀机恐怖。 敛息蛊只是三转蛊,方白二人现在用其遮掩四转修为,已经十分勉强了。 方源晋升四转初阶,身上的很多蛊都要随之更新换代。白凝冰也是一样。 “三王传承中,有许多我需要的蛊。只要获得这些蛊,我的这套力道蛊虫,将得到极大的完善。为我晋升五转,纵横红尘,提供巨大的帮助。” “算算时间,中洲的狐仙福地,也要开启了吧?白狐仙子可是六转蛊仙,留下的传承极为完整,比三王传承要好上许多倍。可惜我不在中洲。不,就算在中洲,我也不是十大门派的弟子,也参加不了天梯山的角逐。真是遗憾啊……” 方源遥望了一下中洲方向,继续迈步前行。 白凝冰沉默不语,与其并肩。 二人翻山越岭,横冲直撞,遇到魔道蛊师、正道蛊师,都直接打杀。 残暴的凶名,很快就传播出去。 在方源看来:每个阶段,都要有其对应的,相适宜的发展思路。 弱小的时候,就要低调潜行,暗中行事,卧薪尝胆,偷偷发展。强大的时候,则要传播威名,该出手时就出手,让他人忌惮、恐惧、害怕。 有时候,名声是比实力更强大的武器。 很快,白凝冰就觉察出名声的好处。 刚刚出发时,他们时常受到沿途蛊师的刁难。好比那黑石老怪,区区三转修为,就敢跳出来。 方白二人的年龄,还有白凝冰的绝色容颜,都是引起他人犯罪冲动的原因。 但如今,哪怕方白二人动用敛息蛊,遮掩着修为,也一路畅通无阻,省去了他们很多的麻烦。 他们还未真正到达三叉山,恶名就已经传播过来了。 好事不出名,坏事传千里。 这等恶名,传播得最快。 现在,谁都知道有两个魔道新星,都是四转的天才人物。一路向三叉山杀来,气势汹汹,动不动就杀人,都是可怕的人物。 这一日,他们终于到达三叉山的山脚。 一阵打斗声,忽然从前方传来。 “你们别过来,别过来!”一位女蛊师衣衫破损,裸露香肩大腿,娇喘吁吁,满脸的惊惶。 “嘿嘿嘿,小美人儿,你就乖乖的从了我们吧。” “你再反抗,小心哥哥我将你那小俏脸割坏!” “你不要反抗了,待会哥哥们让你欲仙欲死,哈哈哈……” 几位魔道蛊师,双眼闪烁着狼一般的绿光,不断地向女蛊师发出攻势。 女蛊师竭力抵抗,但势单力孤,力不从心,场面被几位男蛊师牢牢掌控。 “可恶,可恶!”女蛊师用洁白的贝齿,咬住饱满的下唇,满脸焦急惊恐之色。 她节节败退,身上的衣衫不断被割破。露出滑腻的玉腿,云鬓缭乱,随着躲闪的动作,大半个胸脯宛若白兔跳跃,惹得围攻的魔道蛊师们,情不自禁地发出声声狼叫。 “谁来救救我,谁来救救我。我这里有三万元石!”女蛊师叫喊起来,娇弱的声音更激发了那些蛊师心中的欲火。 “谁都不要动!” “这小娘们是我们十暴君的猎物。待会我们老大也要过来。” “不错,三万元石我们都可以不要。我们先享用了,你们可以再继续,嘎嘎嘎……” 一些正道蛊师刚想要动手救人,听到十暴君的名声,立即选择了退缩。 十暴君的老大,可是四转蛊师! “谁能救我,请救救我……”女蛊师声音哀婉,如杜鹃啼血。她不断奔逃,四处求救,但所到之处,蛊师们无不撤离避让。 唯有方白二人,立在原地,冷眼旁观。 “两位公子,请你们行行好,发发慈悲,救救我吧。”女蛊师双眼迸发出希望的光彩,梨花带雨地哀求着,向方源跑来。 “哪里来的两个小子,别管闲事!” “我们是南山十暴君,你们两个年轻后辈……咦?不对!” 这几位魔道蛊师忽然面色一变,认出了方白二人的身份。 “那人虽做男性装扮,但却是女子。这两人一男一女,一个黑衣黑发黑眸,一个白衣银发蓝眼,该不会是最近出道的……” “黑白双煞!” 他们冲势顿止,紧张地盯着方白二人,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忌惮之色。 方白二人的名声,他们最近听得最多。 这两个人虽然年轻,却是名副其实的魔道天才。心狠手辣至极,杀性深重,尤其是他们都有四转修为。 这样的修为可了不得! 一转算是不入流,二转算是小喽啰,三转是中流砥柱,独当一面。 四转已经是蛊师中的高手,寻常家族中的一族之长。就算是十暴君中,也只有他们的老大是位四转中阶。 至于五转,则占据世俗巅峰,数量稀少。偌大的南疆,十万名山,无数英杰,也不过一百多名罢了。 “双煞大人,救救我,请救救我!”女蛊师绝处逢生,跑到方白二人的脚下,跪倒在地上,哀求道。 周围的蛊师们,都投来关注的目光。 “这两人就是最近声名鹊起的黑白双煞,竟然如此年轻!” “十暴君对上黑白双煞,一方成名已久,一方是魔道新星,这下有意思了。” “只要十暴君的老大没有出场,这些人就都不是黑白双煞的对手。黑白双煞讨了一个便宜,平白无故就能救下那个美女。啧啧,小兽王日后左拥右抱,真是艳福不浅啊。”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方源轻轻地后退一步。 “救你,为什么要救你?就凭你单薄的美色,还是你认为我性情善良,乐于助人呢?”方源俯瞰着脚下的女蛊师,目光一片冷漠。 女蛊师呆呆地仰望着方源。 方源冷笑一声,又看向身后的十暴君部分成员:“你们继续,我不会出手。正好旅途乏味,也让我看一场好戏。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