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节:打成肉渣 - 蛊真人

第一百四十一节:打成肉渣

?三叉山原本无人问津,是车家、左家的交接之地。 但自从传承,就变得热闹非凡,山林中时不时出现窜动的人影。 小冲突时常发生,目前还是三叉山比较平和的时期。 每一次光柱开启,进入的人数都有限。到那时,三叉山上必然都会爆发出一场腥风血雨。 为了争夺进入传承的机会,蛊师们都选择驻扎在山上。 这就导致了一个现象。越强大的蛊师,便越靠近山峰。这叫近水楼台先得月,传承出现的时候,强行冲突进去也方便快捷。 方源选择的这个洞口,半山腰往上一点。看着洞口的痕迹,明显居住着人。 果然,一到这山洞附近时,洞中就传出洪亮的声音:“这里是我蟒狂的地盘,速速退去,否则叫你们不得好死!” “哈哈哈,蟒狂?这又是什么东西!这地方不错,我看中了,你给我滚吧。”方源站在洞口,大笑几声,下了通牒。 “他奶奶的,真是敬酒不吃吃罚酒。既然你们想要找死,那就怪不得我辣手无情了!” 随着这个声音,从洞内走出一个壮汉。 他赤裸上半身,下身穿着粗麻所织的破烂裤子,身上长满了青色的蛇鳞,脸上络腮大胡子,双眼充满血丝,一头黑发乱蓬蓬的,吹胡子瞪眼,凶神恶煞地走了洞。 “不长眼的两个……呃!” 蟒狂看到方白二人,粗声咒骂着,忽然瞳孔猛地一缩,嘴巴张大。目光中流露出惊疑不定的神色。 “你们两个,二位,莫不是黑白双煞?” “你觉得呢?”白凝冰浅浅一笑,蓝眸中闪烁着杀机。 蟒狂只感觉一股寒意,从脊椎瞬间升腾而上,旋即遍布全身。 黑白双煞可是四转蛊师,而他不过才三转高阶罢了。而且,蟒狂最近一直在听说——这两人如何杀人不眨眼,手段又是如何毒辣。 “该死!我蟒狂好端端的躲在洞里,招谁惹谁了?真是祸从天降啊……”蟒狂心头一阵乱颤。 原本凶暴的脸上,忽然神情突变,竖起的眉毛垂得低低的,瞪大的双眼眯成一条缝,弯下去的嘴角立马翘起来,尽全力微笑,表达出自己的善意。 “两位大人能看中小的洞府,这是小的上辈子修来的福气啊!” 蟒狂躬身弯腰,双手搓动,对方白二人一脸谄媚的笑。 他身材魁梧高大,偏偏却缩首躬背,原先嚣张霸道的气息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,配合他粗犷的容貌,简直像个小丑。 “嗯,你还算识相,可以滚了。”方源挥了挥手,道。 “是是是。”蟒狂如蒙大赦,一溜小跑,连忙跑到远处。 方源赶跑了蟒狂,和白凝冰一齐走进洞中。 这洞已经被蟒狂布置得很妥帖,无须再费力设置。 “三叉山危机重重,接下来的八天,我们轮流守夜。一个人睡了,另一个人必须醒着。”方源叮嘱白凝冰道。 “这是自然。”白凝冰点点头。 “狐魅儿不会善罢甘休的,这八天内,我们会有接连不断的麻烦。不过也正好,这些人送上门给我们立威,正和我们的心意。” 方源正说着,从洞外传来一个声音。 “黑白双煞在吗?本人横眉暴君,久仰二位大名。这次来专门拜见。” “横眉暴君?此人不就是十暴君的老大么?我听说此人生性残暴,修行力道,喜欢吃童子肉,在南山为恶一方。”白凝冰望了一眼方源。 方源心中冷笑。 这横眉暴君,他本来就计划着要去找麻烦。想不到居然主动送上门来了。 两人走出洞口,就看到洞外站着八个人。 当先一位,身材雄壮,坦胸露乳,胸口上长满了黑色的胸毛。浑身上下,散发着四转中阶的浓郁气息。 但此时,这位以凶残著称的魔道人物,脸上却堆着笑。看到方白二人,便立即握拳拱手,乍一眼望去,仿佛是一头风度翩翩的黑熊。 “想不到黑白双煞,这两个年轻人的来头这么大。”横眉暴君故意发出洪亮的声音,吸引了周围的许多蛊师的注意。 “连横眉暴君,都要过来亲自拜访他们俩。”许多人都很惊诧。 “幸亏我跑出来了……横眉暴君什么时候这么客气过?”蟒狂还没有跑多远,此时捂住心口,感到一阵后怕。 “横眉暴君,你来的好,我正要找你呢。”方源回应一句。 横眉暴君脸上笑容更深一层,还以为方源要拜访自己。 但哪知方源接下里一句话,让他的笑容瞬间僵滞。 方源道:“我听说你也是力道蛊师,我们来一场生死斗玩玩,比试个高低。我方正走力道,就要成为力道第一!你纳命来吧。” 话还未说完,方源就催动蛊虫,照着横眉暴君悍然发动了冲锋。 “什么?!”横眉暴君反应过来,又惊又怒。 他自己如此折节下交,没想到这“方正”根本不领情,二话不说,就向自己杀过来。 这,这是什么人呐? 这还是人吗?脑袋里一根筋搭错了吧?! 方源可不管他是怎么想的,疾步而行,冲到横眉暴君的面前。 全力以赴蛊! 他二话不说,直接冲撞过去。 吼! 他的身后半空中,瞬间出现一头棕熊的虚影。 暴力蛊! 横眉暴君怒目圆睁,不闪不避,双臂架起来。 暴力蛊一催动,他的身躯就猛地膨胀开来,力量暴涨。 轰! 方源狠狠地撞上横眉暴君,后者后退五大步。而方源却被巨大的力道反弹出去。 横眉暴君是四转中阶,率领其余九人,称霸南山许多年,底蕴很深厚。 “哼!小兽王,给你面子你不要不知好歹。”横眉暴君低喝一声,却没有趁胜追击。 他是四转中阶,刚刚和方源一交手,知道他比自己弱一筹,只是四转初阶。 然而,场上可不只是方源一个四转,还有一个白凝冰,站立在那里。 横眉暴君自认为战胜“方正”比较有把握,但是要以一对二,就困难了。 “横眉暴君,你怎么这么婆婆妈妈?白凝冰,你对付其他的人。横眉暴君就交给我了!”方源哈哈大笑,耸动了两个臂膀,再度迈开大步,向横眉暴君冲去。 “给你一盏茶的功夫,你收拾不了,就换我来。”白凝冰微微扬起眉头,蓝眸中精光烁烁。 “大言不惭的两个小辈!”听到方白二人这么说,横眉暴君感到肺都要快气炸了。 他本身脾气就暴躁,刚刚一直忍耐,早已经是超常发挥。如今知道这事情难以善了,他也抛开一切,心中杀气狂涌。 战! 双方冲撞在一起。 方源对上横眉暴君,而白凝冰则力压对方的其余成员。 好一场混战! 直打得山石崩裂,山溪断流,洞窟塌方,爆响如雷。 横眉暴君越打越是心惊,方源拥有苦力蛊,越是受伤,力气就越大,战斗力就越强。 他刚刚和方源交手,还觉得所谓的小兽王,也不过如此。 打到中途时,脸色凝重如铁。 当方源能同时施展出六兽影时,横眉暴君的脸色都白了。 “这个小兽王,怎么能强到如此地步?!不仅搭配的蛊虫比我的优秀,而且战斗经验这般丰富。这人是怎么生的,手段如此老练狠辣,一点都看不出年轻人的影子,简直是个百年老妖怪!” “难怪他行事这么霸道,有此等实力,我也会这般肆无忌惮。我这次栽了!必须撤!” 方源硬打硬冲,攻势凌厉凶猛,如同猛虎出山,蛟龙翻海。把横眉暴君打得气血浮躁,气喘吁吁。 最关键是,每一次让方源受伤,都会同时让他变得更强大。 现在他和方源战斗,就已经快要支撑不住了。若是方源变得更强了,那还了得! 横眉暴君每想到此处,心中的斗志就减少一分。 导致越到后来,他都不敢动手了。明明有伤害方源的机会,他都会产生一股犹豫—— “我究竟是动手,还是不动手呢?” 抱着这样的想法,怎么能打好? 横眉暴君渐渐束手束脚,反观方源则完全放开了,攻势如浪潮拍案,一波又一波,连绵不断。 兽影在半空中轮番闪现,每一次搏杀拼撞,都打出剧烈的爆响。 爆响声连连,听在众人耳中,不禁心惊肉跳。 “这是何等猛烈的攻势!” “竟然连横眉暴君这等老辈强者,都不是方正的对手……” “方正明明是四转初阶,却能力压中阶的横眉暴君。” “小兽王……”很多人在暗处观战,开始咀嚼方源的这个称号。 “究竟谁才是暴君?”蟒狂忍不住在嘬牙花子。他感觉方源比横眉暴君,更蛮横,更不讲理。平日凶神恶煞的横眉暴君,如今在“方正”的面前,也相形见绌。 “方正,你休要逼人太甚!”横眉暴君被方源揍得吐血,胸膛、手臂、腿部统统骨折。他想要撤退,但方源早就看出他的企图。白凝冰杀掉其余暴君成员之后,将其牢牢牵制。 吼吼吼! 吼吼吼! 方源伸手一指,六大兽力虚影化为实体,从天而降,将横眉暴君淹没。 轰! 一声巨响,烟尘散去。 横眉暴君浑身都被打成肉渣,内脏的碎片和骨渣,放射状地铺在地上。 嘶…… 周围响起无数倒抽冷气的声音。 (ps:大纲终于修改完了,呼……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