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四节:卑劣无耻 - 蛊真人

第一百四十四节:卑劣无耻

?在薛三四的视野中,葱茏的山谷在急剧放大! 猛烈的风声,在她的耳畔呼啸。 薛三四面目全非的脸上,一对虎瞳紧紧地盯住地面上的方源,嘴角少年流露出嗜血的笑意。 她仿佛已经看到,小兽王在她史无前例的的猛烈冲击下,被冲撞成肉末的样子。 “这样的冲击力量,他绝对支撑不住的!” 当她看到方源催动金罡蛊,撑起一片亮金色的防御光罩时,她忍不住在心中嗤笑一声。 “三转金罡蛊?哼,就算是进阶成四转的金钟罩,也难以抵挡我的冲击。” 四转蛊师之间的战斗,强度很高,已经不是三转蛊虫能够防御得了的。 “这一次,就让知道年少轻狂的下场!”薛三四的杀机,几乎充盈到溢满出来。 “完蛋了,方正这次要完蛋了!”感受到薛三四的猛烈攻势,山谷外观战的许多人都叫出声来。 “很好,小兽王太嚣张了,是该教训教训!”许多正道蛊师,也在幸灾乐祸。 “看来,小兽王还想凭借金罡蛊,进行硬抗。这真是太天真了。” “不,说不定他会动用兽力虚影。八大兽影合击的威力,非同小可。但如果他这样动手,就未必了刚刚定下来的切磋约定。只要他出手,打破这个约定,那就代表他输了这场比试。” 在场的很多人,不管是正道,还是魔道蛊师,都希望方源输掉这一场。 这些天来,方源的活跃,带给他们一股庞大的心理压力。 “不,现在场上还有一个影响因素。那就是白凝冰!” 嗖嗖嗖! 几个身影,忽然落到山谷入口处,隐隐包围住白凝冰。 这些人,心照不宣,一齐采取了措施。 白凝冰一旦出手相救方源,他们就会动手阻拦。 黑白双煞的可怕之处,就在于这两个四转蛊师是亲密无间的搭档。如今遏制住白凝冰,那么小兽王就凶多吉少了。 一旦小兽王身陨,那么单独留下白凝冰,也就不那么可怕了。 望着天空中的薛三四,方源目光冷静,眼眸深处蕴藏着一丝蔑笑。 薛三四还未冲撞到他的身上,但营造出来的无形的风压,已经铺天盖地的盖住他。从另一个侧面显示出,即将来临的冲撞力量的巨大猛烈。 彪的虚影笼罩着薛三四,她的背后双翼不断扇动,速度越来越快,和地面越加接近。 眼看着这股冲撞,就要临身。 忽然! 方源双眼精芒一闪,催动空窍中的蛊虫。 横冲蛊! 他猛地向左侧,冲出去。然后一个侧身。 直撞蛊! 又冲出百步之远。 “小兽王,你!!!”薛三四看到方源忽然跑掉,瞬间怒火冲天,眼珠子口要瞪出眼眶,睚眦欲裂! 她竭力想要调整,但她速度实在太快了,拼尽了全力加速,只能任由方源跑出自己的攻击范围。 看到方源忽然撤退,观战的众人还未反应过来,下一刻巨大的爆响,如晴天霹雳般炸响起来。 轰——! 薛三四狠狠地撞击在地面上,一刹那间,山谷旁的观战众人,都能感觉到脚下的山石都在颤抖! 碎石块迸溅乱射,撞击产生的狂暴风压,向四周剧烈扩张。 所到之处,席卷山石,将树木花草连根拔起。 烟尘翻卷开来,巨大的破坏力在顷刻间,形成直径逾三丈的圆形大坑。 众人正心惊肉跳,为这巨大的撞击力量感慨不已的时候,方源忽然调转方向,冲进烟尘里去。 横冲蛊、直撞蛊! 他两蛊齐用,不顾凛冽的风压和碎石块带来的痛楚,迅速接近飞天虎薛三四。 薛三四整个人陷落在巨坑的中央最深处,巨大的撞击力量,让她整个人灰头土脸,狼狈不堪。 她双耳嗡嗡直响,脑袋里也是一阵眩晕。 彪的凶猛虚影,已然消散。刚刚爆发出来的强盛无比的气势,已经不复存在。 苦力蛊,全力以赴蛊! 方源赶到,双眼凶光四射。 吼吼吼…… 连续八声的野兽嘶吼声,一同响起。 山猪、棕熊、鳄鱼、青牛、骏马、石龟、白象、黑蟒,八个兽影,在方源的头顶半空中,轰然亮相! 力气蛊! 黄金真元剧烈消耗,灌注到力气蛊当中,产生一股无形的庞大力气。 八大兽力虚影,附着在这力气之上,纷纷由虚化实,骤然间变得栩栩如生。 方源心念一动,八大兽影一起扑下深坑。 薛三四摇晃着身躯,刚想要把双脚从地里拔出来,忽然听到头顶上方的兽吼。 她连忙抬头一看,就感到眼前一黑,无数的攻击暴风骤雨一般,疯狂地倾泻在在她的身上。 轰轰轰…… 巨坑底部,传来惨烈的搏斗声响。 薛三四拼命挣扎,竭力反抗。到底是四转蛊师,有着不薄的底蕴。 但是过了半盏茶的功夫,搏斗声停息下来。八大兽影,还剩下五个,随即被方源又收回去。 而薛三四则作为失败者,下场凄凉。整个坑底,都是她的碎尸残片,鲜血洒满一地,混杂着白色的骨渣,还有脑浆、头发等等。 烟尘散去,整个战场变得一目了然。 看到这样的结果,观战诸人爆发出哗然之音。 “飞天虎死了,又一个四转蛊师,被小兽王打爆!” “小兽王不是和薛三四约定过吗?说好了一动不动,结果他居然走了。” “这场战斗,应该是小兽王的失败。因为他违背了自己订下来的约斗规矩!” 山谷上嘈杂声一片,人们议论纷纷,都很惊诧,气愤,对方源的无耻行径表示强烈的愤慨和鄙视。 白凝冰呵呵冷笑,淡淡地扫视周围一圈。 这样的结果,她早料到了。所谓的约定,不过是方源挖下来的一个坑。 方源是什么样的人,她白凝冰是这个世界上,最清楚的人! 原本包围着白凝冰的蛊师,又都不约而同地同时退走。 方源听着山谷四周,无数蛊师对自己的斥责,鄙视,嘲讽之声,他双手背负,满脸平静,双眼眯起,似乎还带着一股享受的意味。 在他看来:所谓的诚信,不过是害怕自己被欺骗,所以希望和要求别人的标准。 走魔道,就是要恣无忌惮,百无禁忌。 违背约定又怎样? 不守承诺又怎样? 只要实力够强大,想怎么来就怎么来。别人的鄙视、嘲讽又能如何?这些无力苍白的言语,只能彰显出弱者的无奈,能动得了自己一根汗毛? 呵呵呵…… 至于这个薛三四,真是愚蠢。居然被名声束缚住,跑来和自己战斗。 方源心中,对此不屑一顾:“名声是拿来用的,只是一个工具罢了。但这世界上偏偏有很多人,把名誉当做比生命更重的东西。真是可笑至极!当然,在这个过程中,我也耍弄了一些小手段。” 薛三四和横眉暴君、费立不同,她有飞行蛊,只要见机不妙,飞上高空,方源就拿她没有办法了。 所以,方源一开始,就提出赌斗。目的就是要遏制薛三四的移动能力。 所谓的三击,方源提出来时,就没有想过遵守。 薛三四一步步落入方源布置下来的圈套,方源的重伤,诱惑着她不断前行。 当第二击之后,方源故意在她面前疗伤。薛三四不愿看到自己的努力白费,心生焦躁,就没有多想,飞到上空,选择了最强的冲击方式。 但最终,方源反而是借助她的力量,四两拨千斤,灵活反击,将其击杀。 若真是堂堂正正的寻常交战,薛三四有翅膀可以飞天,绝不会这般容易就被方源杀死的。 “小兽王,你真是卑劣无耻。” “你违背了约定,这场战斗你是输家!” 观战者中,很多人都在大叫大喊,说着类似的话。 “没错。我认输,那又如何?”方源嗤笑一声,大声回应。 他的声音,在山谷中回响。 原本嘈杂的叱问声,猛地低落下去。 是呀,就算输了又如何?看看那赢家吧,成了一滩血泥烂肉,就算是她爹妈也认不出自己的女儿了。这样的输赢,又有什么意义呢? 反应过来这点后,山谷周围的声音又猛地提高八度,比原先更加猛烈了。 方源坦然直接的认输,更显示出了他的无耻,因此更激起众人心中的不忿,恼怒。 方源仰头,哈哈大笑:“你们这么愤怒,是想给薛三四报仇吗?我还不知道她人缘这么好呢。来来来,报仇的人都下来,我一并都接着!” 山谷周围的声音倏地小下去,很快,就变得静默无声。 虽然方源有些取巧,杀了薛三四。但薛三四毕竟是四转中阶的成名人物,不可能三击就力乏。她也被方源打成肉泥,再次展现出方源强大的战斗力。 方源以四转初阶修为,一连打爆了三位四转中阶的强者。这样的实力,除了有限的几人,谁不心惊胆战? 并且,方源受伤越重,战力就越强。 方源向他们挑战,狂妄无比,但却没人站出来。 魔道人物之间,相互忌惮猜疑,几乎都是独行侠,没有人为薛三四出头。倒是正道人物中,有人想要铲除掉方源这个魔头,但此刻却不好出手。 为什么? 因为一站出来,就会被人说成为薛三四报仇。薛三四可是魔道中人呐。 “有没有人为她报仇?到底有没有?”方源又高声喝问了几遍。 无数的观战者有的面沉如水,有的面面相觑,却没有一个人答话。 “没有的话,我可就走了。”方源扬起眉头,抬脚跨出几步,又停下来,“我可真走了。” 依旧没人说话。 方源的强势,盖压全场。态度实在嚣张,引起了许多四转强者的不忿。 不少人蠢蠢欲动,但最终忍耐下来。 “哈哈哈……”方源仰头大笑,迈着大步,施施然走出山谷战场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