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节:初入犬王传承 - 蛊真人

第一百四十七节:初入犬王传承

?投身光柱当中的那一刻,方源就感到一股强烈的失重感。 待他视野一定时,他发现自己已经立身在一处空旷的荒野当中。 环顾四周,只见天空是一片灰蒙蒙的白。 大地上,灰白岩石组成的矮小土丘,像是一座座的坟。 灰色的地面并不肥沃,有些干巴巴的硬,长着稀稀疏疏的褐色的小草。 天的白,大地的灰,枯草的黄,组成这个世界的三原色。 除此之外,似乎再无其他色彩。 耳畔一片寂静,更准确的说,应该是死寂。没有风,也没有树叶摩挲,鸟鸣兽吼。 让人置身其中,就感觉整个天地,只剩下自己孤零零的一个生灵。 无形当中,孤独、寂寞、茫然甚至恐慌的情绪,就会蔓延心头。 虽然和白凝冰同时进入传承,但到了此处,方源却是只身一人。 但方源一直都很镇定冷静。 “这就是犬王传承了。”他环顾一圈,轻声呢喃,自言自语。 三王传承,和其他普通五转蛊师的传承,有个很大的不同点。 寻常五转传承,不管布置在中洲、南疆、北原,还是东海,西漠,都是在大世界中。 三王布置传承的地点,却是借助了蛊仙福地。 昔年,三王困顿,无意中发现了一位上古蛊仙留下的传承,得以发迹崛起。 三王各有奇才,但冲击六转失败,临死前在这处蛊仙福地里,布置下各自传承。 因此,方源此时置身的,已经并非是大世界。 而是蛊仙福地——一个依托在大世界中的小世界。 每个世界,都有不同的规则法度。 进入世界,就要遵循相应的规矩。 “白凝冰虽然和我一齐进入传承,但此时肯定被这小世界分派到其他地方去了。不过也不要紧,只要她和我都能一关关地闯下去,总会能碰面会和的。” 方源清楚,这就是小世界独特的空间法则。 同时,不一样的还有时间法度。 “这里的时间流速,大约是外界的三倍。”方源的空窍中央,一直沉眠着的春秋蝉,已经苏醒过来,并且正在以比外界快上三倍的速度,迅速恢复着。 春秋蝉是以时光长河里的水,作为食物养料。 在这个小世界里,时光长河中的水流,比外界快了足足三倍。因此对于春秋蝉的恢复,有巨大帮助。 但这对方源来讲,却不是个好消息。 春秋蝉恢复全盛时的威压,必不是四转空窍所能承受的。 犬王传承,对于方源来讲,是一场机遇良缘,同样的也是催命的死亡之地。 “在这里过去一天,外界就是三天。必须尽快行动,尽量节省时间。”方源心中油然而生一股紧迫感。 好在他有前世记忆,对这道五转蛊师的犬王传承,一定都不陌生。 “如果我所料不差,这里附近应该有一只犬类野兽……”方源迈开脚步,一边不断地移动,一边用举目四望,不断搜寻。 “汪、汪、汪。” 叫声忽然传来,一只瘦弱的野狗,双眼亮着惨绿的光,向方源跑来。 这只野狗,瘦的只剩下皮包骨,满嘴的黄牙,只到方源的小腿高度。 它表现得非常凶猛,显然是饿惨了,闻着方源身上的人肉味道,不顾一切地扑来。 方源微微皱眉,这只野狗很普通,第一关遇到它,看来今天的运气并不好。 他静静地站在原地,任由野狗奔杀过来。 在当前的环境中,方源身上的其余蛊虫都不好调用,只能运用一转的驭犬蛊。 这亦是这方小世界里的法则约束。 犬王改造了蛊仙福地,让蛊师每次只能带一只一转驭犬蛊进入他的传承,同时在这里面,其余的蛊虫均不能自如运用。 当然,春秋蝉除外。 春秋蝉是六转蛊,蛊虫到达六转,不管是大世界还是小世界,都只有唯一的一只。 春秋蝉,已经不是凡俗之物,而是仙蛊。 就算在福地当中,也能随心所欲地驾驭催用。 “不仅是犬王传承,信王传承、爆王传承皆是如此。蛊师们在进入传承的最初时间,只能运用一转驭犬蛊、纸鹤蛊以及爆蛋蛊。” 眼看着野狗冲向自己,方源及时地催动空窍中的驭犬蛊。 这驭犬蛊,形似玉石,只有大拇指头大小。玉石外形,酷似狗头。 方源只调动一滴亮金真元,就将这只驭犬蛊疯狂地催动起来。 驭犬蛊化身一道璀璨的玉光,暴射而出,瞬间由实化虚。紧接着,它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射入到野狗的体内。 野狗呜咽一声,像是遭受了雷击重创,立即栽倒下去。 因为先前奔跑的惯性,它擦着地皮,一直滚到方源的脚下。 静止了一下后,野狗陡然爬起身来。 但这一次,它却没有对方源露出参差的犬牙,而是乖乖地又趴在地上,对着方源吐舌头,摇动尾巴。 “起来。”方源心念一动。 野狗便听话地站起身来。 它浑身皮毛松软,毛色暗淡,但毫无伤口。驭犬蛊直接中在它的魂魄之中,并不对野狗的身躯造成任何损伤。 它四肢着地,头部只达到方源的小腿中央。 方源详细观察了一下,不由地微微摇头。 这是一只很普通的野狗,战斗力堪忧。不过也正是如此,才导致方源这么轻易,就能对它中下驭犬蛊。 “不管怎么说,接下来我就要靠着它,来撑过第二关了。” 方源正心中思量着时,一股天地伟力陡然降临,将他全身都包裹住。 霎时间,方源动弹不得。 他面前,忽然碧芒一闪,凭空出现第二只驭犬蛊。 方源心知,这是传承对他的奖励,也是通往第二关的钥匙,连忙炼化。 这只驭犬蛊,同样只是一转,炼化极为容易。 当方源炼化此蛊,收入空窍之中的那一刻,刷的一声,他消失在原地,被这股天地伟力挪移到另一处地方。 这里仍旧是荒野,灰白的天地,褐黄色的小草。 方源站在一处低矮的土丘上,土丘周围有三只流浪的野狗。 它们也都是骨瘦如柴的模样,有两只正低着头,在草丛中寻找食物。而第三只,则显得有些老迈,干脆趴在地上没有动弹。 方源的忽然出现,立即激发了这三条野狗的疯狂。 它们像是触电般,开始奔跑,从三个方向同时向方源奔跑过来。 方源掌控的第一只野狗,被激发了凶性。在方源的指挥下,撒开四个爪子,朝着一个方向的野狗扑去。 但它只能阻挡住一只野狗,很快,第二只就冲到方源的身边。 方源故技重施,用新得的第二只驭犬蛊,将其驯化。 第三只野狗也扑杀过来,方源一心二用,同时指挥两只野狗对战。 若换做寻常蛊师,不熟悉如何驾驭犬兽,此时双线作战,肯定支撑不住,要顾此失彼。但方源毫不紧张,游刃有余。 他有五百年前世记忆,经验老道,也曾经指挥过不少兽群作战。尤其是血海传承中的刀翅血蝠群。 今生,为了三叉山传承,他也在商家城训练了数个月,专门训练如何操作犬兽。 战斗朝着方源预料的方向,稳步发展。 但方源却微微皱起眉头:“第一只野狗,身体状态实在不佳。这样硬打,恐怕最后我就算得胜,也只余下一只野狗了。” 念及于此,他开始有意识地指挥两只野狗,边打边退。 最终,方源成功地将两个战团,合并成一处。 这一下,顿时让方源指挥的压力倍增。不过,同时也确立了巨大优势。 方源手中的两只野狗,有精准巧妙的配合,但它们的敌人,却是各自为战。 不多时,这场惨烈的战斗结束了。 地面上躺着两具野狗的尸体,鲜血流了一地。 方源掌控的两只野狗,站立在地上,浑身都是伤口。先前的第一只,身上的伤势比较重。第二只则较为健康一点。 战斗刚一结束,天地伟力就重新降临下来,包裹住方源以及他手中的两只普通野狗。 视野陡然剧变,失重感又再次袭遍方源的全身。 “进入到第三轮了……”方源第一时间开始观察周围。 这一次,他同样站在土丘顶端,只是被六只流浪的野犬包围住。 “六只!”方源目光一凝,感受到些微压力。 他手中只有两只野犬,对方的兵力是己方的三倍,同时他的这两只野犬还带着伤势。 没有留给他任何的思考时间,六只野狗在发现他的下一刻,就流着涎水向他展开了冲锋。 方源忽然眼前一亮,他看到一处凹坑,连忙纵身一跳。 他跳进坑中,背靠着坚厚的岩壁,将仅有的两只野犬都排在前方。 六只野狗疯狂地向他冲来,相互之间又拉开距离。两只健康的野犬首先冲上了土丘,而余下的四只,各有伤残,被甩在身后。 看都这一幕,方源松了一口气。 如果是六只健康的野犬,那他也毫无胜机可言。但现在靠着这个地势,还有自己的精妙操纵,他有信心能渡过此关,进入下一轮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