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九节:菊花秋田犬 - 蛊真人

第一百四十九节:菊花秋田犬

?这是一场惨烈的厮杀。 韩不留极力抵挡,努力想要扳回局面。但方源每次都看破他的打算,破析他的战术,让他每一次的反抗,都被镇压。每一次的努力,都无功而返。 半个时辰后,场中只剩下八只野犬,都是方源所有。 韩不留脸色惨白,满脸大汗,头昏脑涨地立在原地。 扑通。 他忽然跪倒在地上,向方源大声的哀求道:“小兽王大人,求求你绕我一命吧!我会给你做牛做马,来报答你的恩情。您是天才,是妖孽般的天才!我和你交战,也是斗胆心寒迫不得已啊。您在奴道上的造诣,让我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小兽王大人,从今以后,您就是我的主人了!” “哦,是这样啊。但你要我如何相信你的诚意呢?除非你能主动的,被我种下奴隶蛊。”方源淡淡地笑着,同时指挥八只野狗,包围住韩不留。 韩不留脸色慌张:“大,大人,在这个蛊仙福地里,蛊师原有的蛊虫都不能运用。再说,我也没有奴隶蛊啊。” “那我就没有办法了。”方源冷酷地一挥手,八只野犬同时扑上。 “方正大人!不要啊!”韩不留弹起身子,惊惶大叫,想要逃跑。 但已经迟了,八只野狗牢牢地包围住他,张开大口,尖锐的犬齿咬破他的身躯。 韩不留发出凄厉的惨叫,发疯似的甩臂,在地上打滚。 毫无用处。 就算他有类似冰肌、铁骨、铜皮这类的防御,但在福地当中,这些都不好使,被削弱至无。 “方正,我做鬼也不会绕过……你!” 在惨烈的诅咒声,哭号声中,韩不留的皮肉被野犬撕扯掉,眼珠子被抓破,血液横流,露出惨白的骨头。 方源静静的看着,直到韩不留彻底死亡,一动不动。 他轻轻地挥手,八只野犬顿时停止了攻击,朝两旁退去,给方源让出一条路来。 它们的身上,都沾满了猩红的血迹。有的还在啃着韩不留的骨头,有的爪子上残留着韩不利的毛发、碎皮肉。 韩不留的尸体,已经面目全非。 不过腹部,在方源有意识的保护下,还很完好。 方源将手掌贴在韩不留的腹部,心神探入空窍。 这是标准的四转中阶的空窍。 不过因为韩不留已经死了,所以他的空窍正在萎缩。 被这个福地的法则压制约束着,他所有的蛊虫,都一动不动,静静地躺在浅浅的真元海中。 足足有五只蛊,都是奴道方面的,其中四转的有两只。 方源浏览了一下,将其尽数提取出来,然后轻松炼化,全部收入自己的空窍当中。 整个过程,他都没有调动春秋蝉。 福地的法则,在这一刻却没有约束他,反而帮助他轻易地炼化这些蛊。 犬王似乎鼓励蛊师间相杀,魔道传承的残酷可见一斑。 方源杀了韩不留,手中只剩下七只野狗。 刚刚韩不留垂死挣扎的时候,杀死了一只伤势最重的野犬。 人在死亡的边缘,往往能爆发出强烈的力量。 方源看着这七只野狗,平静的目光中,有着一丝遗憾。 “只剩下七只野犬,并且都各个带着伤势。对于接下来闯关,难度自然就增大了不少。不过相对于收获,区区十二只野狗的损失,绝对是微不足道的。” 这些野狗,在外界的山林中也是随处可见。 能用十二只野狗,换来两只四转蛊,三只三转蛊,这笔买卖太赚了。 “三王传承,不仅仅是传承的宝物,同时进入福地的蛊师,都是一个个的移动宝藏!杀掉他们,夺得他们的蛊虫,便能壮大自身!”天地伟力降临,方源冷笑一声,心中杀机渐渐充盈起来。 迷雾再一次出现在他的面前。 方源左右环顾。 在正前方,是一道黑影,代表着蛊师敌人。 在左手边,是也是一团黑影,但是黑影的边缘,是一蓬凸起的尖刺形状。 在右手边,则是一团橘黄光影,和前一次相似。代表着菊花秋田犬。 “我现在只有七只野狗,战力不足,不能选择蛊师作为敌手,风险太大。左手边上,是刺猬犬,浑身长满尖刺,攻击能力是普通野狗的一倍多。右边则是菊花秋田犬……” 方源眼珠子一转,便转向右边行去。 刺猬犬虽然攻击能力比较强,但要渡过此关,必定损失惨重。方源手中的七只野狗,各个带伤,一旦被尖刺戳破内脏,就是死亡。 方源有经验,刺猬犬比较麻烦,没有铁甲犬、阴犬等在手中,能不遭遇就不要遭遇。 这些宝贵的经验,在传承前期,蛊师们都是敝帚自珍,刻意隐藏。绝大多数人落到一个坑,吃了血亏,就巴不得其他人也掉进去一次。 方源迈开脚步,眼前的迷雾越来越淡。 在他脚畔,七只野犬步履蹒跚地跟随着。 它们一路跟随方源杀来,都有伤势。尤其是上一场和韩不留激战,剧烈地消耗了它们的生命力和战斗力。 一只只的驭犬蛊,从半空中闪现出来,掉落到方源的手中。 当迷雾彻底消失,方源收获了二十只驭犬蛊,都是一转。 驭犬蛊难以回收,它种在犬兽的魂魄当中。犬兽死亡之后,魂魄消散,驭犬蛊也就随之消失了。 就算蛊师在进入传承之前,带了许多一转驭犬蛊,也不济事。 福地中的伟力,会将蛊师手中其余的驭犬蛊,都抽取掉,不会返还,只给蛊师留下一只。 几次下来后,蛊师们都学乖了。 足足有五六十只菊花秋田犬,出现在方源的面前。 这些犬兽,身上皮毛橘黄,像是橘子一样的颜色。长长的双耳垂下,遮盖着耳洞。同时皮毛上,还有菊花似的花纹。 它们的体型,和普通野犬相差不大,甚至还要矮小一些。 但方源面色却微微一变。 菊花秋田犬天生善于配合,数量越多,越是强悍。而且他出现的位置,也极为不好。处在平地当中,没有地形可以依靠作战。靠着区区七只野犬,很容易就被包围侵吞。到最后,方源的下场,比韩不留好不了哪里去。 “必须尽快赶往那处山丘!”紧紧只是一个呼吸的功夫,方源就看清楚了地形,一丝犹豫也没有,向着那处山丘奔去。 他跑出五步之后,菊花秋田犬也发现了他。 呜呜呜…… 它们发出悠长的呜咽之音,无数的菊花秋田犬仰起脖子,相互呼应。 一时间,附近所有的菊花秋田犬都自发地结合到了一处,然后汇成河流一般的攻势,向方源杀去。 这样的情景,若是搁在野犬,或者电文犬、刺猬犬的身上,绝对不会发生。除非有犬王指挥。 但菊花秋田犬的团结意识很强,在没有犬王的调度下,仍旧能展开集体冲锋。 这和单打独斗,完全是两个概念。 方源险而又险地冲到山丘上去,几乎下一秒,菊花秋田犬群就包围了上来。 方源后退,背靠着一处崖壁防守。 菊花秋田犬稍稍停顿了一下,便发动了一波冲锋。 由于地面狭小,犬群每次出动,最多只能同出十五只。 方源连忙调动七只野犬,向前抵抗。 双方激战成一团,方源凭借精妙的操控,顽强抵抗。 同时,他手臂一挥,瞅准时机,甩出五只驭犬蛊。 一下子,他手中多出一批生力军!五只健康状态的菊花秋田犬,临阵倒戈,加入到方源的麾下,导致局势立转。 原本十五对七,现在成了十对十二,方源占据了优势。 同伴转变成敌人,让犬群一阵惊疑慌乱。方源趁乱发动进攻,杀了六只菊花秋田犬,将剩余的四只打退。 他原本可以完全吃下十只菊花秋田犬,四只菊花秋田犬是他故意放走的。 方源经验丰富,还不止这一点。 他有二十只驭犬蛊,但并不直接一起用掉,而是分批次使用。 这个地形,限制了参战的犬兽数量。同时,犬兽越少,越能发挥出方源精妙的操纵能力。 犬兽多了,固然势众,但分心下来,精妙的操纵也就少了。 菊花秋田犬群,向方源的防御圈,发动了一波波的冲击。 方源精心算计,每一次使用驭犬蛊,都拿捏得恰到好处,用在最关键的地方。他不仅仅局限于选取状态最健康的菊花秋田犬,而是主要打乱菊花秋田犬的阵势。 这样的收益,看似不明显,但积累下来,反而更多。 菊花秋田犬群先后发动了近十波冲击,每次都被方源打退。 当方源手中只剩下三只驭犬蛊的时候,剩下的十多只菊花秋田犬溃散而逃。 这些菊花秋田犬都受了伤,先前被方源刻意放走,避免了它们垂死之前的疯狂反攻。 现在它们都被打怕了,选择了撤退。 “到底还是没有犬王的领导,否则不会这么轻易的逃走。”方源吐出一口浊气,没有选择追击。 这一仗下来,他原先的七只野犬,还剩下三只,不过却新增了十六只菊花秋田犬。 在方源精妙的操纵下,将伤害平均分摊到这些犬兽身上。虽然这些犬兽各个带伤,但仍旧保留了战力,让方源上一轮损失惨重的战力,得到了极大的恢复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