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六节:易火的招揽 - 蛊真人

第一百五十六节:易火的招揽

?一只蛊虫,悬浮在方源的头顶上空。 方源体内的真元海面,缓慢地下降着,用来催动这只蛊。 此蛊仿佛是一根黑色的骨头,两端圆润,中段细长。它悬浮在空中,散发出一阵阵乌光。 乌光照耀在方源的身上,透射过皮肉,对他的全身骨骼产生影响。 方源原先已经动用了铁骨蛊,他的骨架漆黑,坚硬犹如铁石。但在这只蛊的作用下,他的骨骼渐渐变得更加坚硬。 这是精铁骨蛊,四转蛊虫,逆炼它就能得到铁骨蛊。 李闲递交了古铜皮蛊后三天,就将这只蛊亲自交到方源的手上。 精铁骨蛊,能让方源的浑身骨骼,变得更加坚固,效果是铁骨蛊的数倍。但同时,它所需要消耗的时间,也延长了数倍。 方源这些天,都在不断地运用精铁骨,以及古铜皮这两只蛊,来锻造自己的身躯。 期间,还在运用九眼酒虫,提炼真元,将初阶的淡金真元,炼成亮金真元。然后在用亮金真元,洗练自身的窍壁,不断增加空窍底蕴。 他抓紧一分一秒的时间,不断苦修,几乎每天都能够感觉到实力一丝丝的增长。 “距离从犬王传承中出来,已经过去了一个月有余。古铜皮蛊已经运用得差不多了,但是精铁蛊距离彻底成功,还差距很远。除非动用宙道蛊虫,进行时光加速。”方源心中思量着。 所谓宙道,就是与时间有关的蛊师流派。 这个流派的蛊师,运用的蛊虫,都是时间光阴类的蛊虫。 三更蛊、春秋蝉就是其中的代表。 但事实上,宙道蛊虫远不只这些,还有许多许多。从一转到五转,应有尽有。 一般蛊师,如果没有耐心做这种水磨工夫,想要速成,就会请宙道蛊师帮忙,或者自己动用宙道蛊虫,令自身上的时间加速。 “不过我的情况,和一般的蛊师不同。我的身上有春秋蝉,如果加速,春秋蝉的恢复速度变快,将是我的催命符!” 三叉山上的蛊仙福地里,时光流速是外界的三倍。方源进去犬王传承一段时间,已经让春秋蝉的恢复有所起色,因此方源只能耐着性子,按部就班地下苦功。 就在他修行的时候,山洞外传来陌生的声音。 “小兽王,可否出来一叙?” 方源走出山洞,看清楚来人,目光微凝:“原来是易火家老。” 易火长相十分英俊,剑目高鼻,一头红色的长发,宛若火焰在燃烧。 他是火道蛊师,在整个南疆也十分有名望,人称“火燎原”,四转巅峰的修为! “易火乃是商家五大家老之一,商燕飞的干将,排位还要在白光刀客魏央之上。能号令他的只有商燕飞,他一到这里,将改变三叉山的格局。”方源心中迅速闪过这些念头,将易火让进山洞。 “小兽王,我这次来的目的很简单,是想请你加入我们商家。”易火进入山洞,却不坐下,而是直接了当地道明来意。 “加入你们商家?”方源扬起眉头,充分感受到“火燎原”雷厉风行的性情。 “不错。”易火点点头,双目紧紧地盯住方源,微微一笑道,“你和白凝冰二人,曾经在我们商家居住过一段时间,我们商家的实力你们一定深有体会,我就不多说了。关键是现在,你的同伴白凝冰被铁家四老困住,前前后后已经两个月了。你们俩只要加入我们商家,我就立即出面,将白凝冰为你解救出来。” 他的语气充满了自信,仿佛搭救出白凝冰是信手拈来的事情。 他说话的时候,整个人微微带笑,英俊的面庞宛若雕塑般完美,再露出贝齿,仿佛是天上的太阳般耀眼。很多人与其相处,都会不由自主地产生自惭形愧之心。 易火和魏央相同出身,同样在商家演武场称霸,是绝对的天之骄子。 在五大干将中,风头最劲,被公认为最有可能晋升五转的家老! 方源闻言,眼中闪过沉思的光。 商家派遣易火过来,并不让他感到意外。商家先前曾经一度控制住三叉山上的局面,但后来被武家压下去,随后魔道蛊师强者出现,让商家队伍更加抬不起头来。 在这样的情况下,商家作为超级家族,自然要派遣出干将,来打开这里的局面。 在方源前世的记忆里,易火也是被商家派遣到这边,力压武神通、翼冲,击败孔日天、龙青天,一度称霸三叉山。 但后来,他得势不饶人,把龙青天逼急了。龙青天使出了碧空蛊,易火中了毒,只能回去商家城找素手医师救治。 不过,易火一到三叉山来,就来招揽自己。这点倒是出乎方源的意料。 “易火大人,不知道这招揽的意思,是出自商家,还是你的想法呢?”方源目光一闪,问道。 “哈哈哈,当然是我自己的想法。方正,你在商家演武场,闹得很欢,险些称霸演武场。我一直都在关注你,你是个人才!投靠商家,对你大有好处。”易火大笑着道。 方源微微一笑,心中仅有的一丝疑惑冰消瓦解。 “易火阁下,据我所知,商家的外姓家老可没有举荐人才的权利吧?” 外姓家老这个词,让易火微微地皱起眉头:“你说的没错。但如果你能够称霸演武场,你就能成为商家的家老。以你的才华,相信称霸演武场指日可待。” 方源不禁嗤笑一声,没有说话。 易火的眉头皱得更深,这声嗤笑听在他的耳朵里,让他感觉相当刺耳。 他耐住性子:“方正,也不怕实话告诉你。来的时候,族长大人已经允诺我。只要我在三叉山上立下大功,把持住这里的局面,回到商家城后就会赐姓给我。到那时,我不再是易火,乃是商火。成为商家族人,我也就有权利来举荐人才。” “哦?是这样……”方源流露出明显的意动的神色,目光闪烁着,陷入沉思当中。 易火等了半晌,仍不见方源回应,眉头皱得更深,问道:“你考虑好了没有?” 方源摇摇头:“这件事情很重大,我想多考虑考虑。” 易火的眉头舒展了一些:“既然如此,那就给你三天的时间。三天之后,我再来这里,希望听到皆大欢喜的答复。” “好。”方源点点头,答应下来,将易火送出洞外。 三天后。 “你还没有考虑好?”易火望着方源,目光微凝。 “兹事体大,我真的需要好好考虑。”方源沉声地回答道。 “那好吧,再给你三天时间。方正,我很看好你。” 又三天后。 “易火大人,这个事情我再三考虑良久,您的好意我心领了,还是魔道生涯自由快活啊。”方源一脸恳切地道。 “什么?你考虑了三天,居然给我这个回答?”易火语气颇为气愤。 “易火大人,强扭的瓜可不甜啊。”方源的回答软中带硬,目光深沉。 易火咬了咬牙,沉下声音来:“方正,你可要考虑清楚了。铁家四老不是易于之辈,如果没有我的出马,恐怕白凝冰凶多吉少啊。除此之外,你先去斩杀的飞天虎薛三四,可是百岁童子的干女儿。百岁童子一直对你虎视眈眈,他是四转高阶的木道蛊师,魔道中相当棘手的人物。” “哦?是这样。”方源脸现犹豫之色,“那……还是再让我考虑考虑吧。给我十天的时间,我再琢磨琢磨。” “十天?”易火顿时皱起眉头。 “也罢。”他思量了一下,点点头,“这么长的时间,足够你考虑清楚了。我相信你会做出最明智的选择的。不过有一点,我可要提醒你。时间可不能再拖下去,你的女人可是身陷囹圄呢。这期间,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。” 易火将白凝冰当做方源的女人,这个认知让方源觉得很好笑。 白凝冰死不死,对他来讲,并非特别重要的事情。 反正毒誓蛊已经被破,而他也已经成长起来,有了四转初阶的修为。 白凝冰救或者不救,只在他的一念之间。 但是如果缺少白凝冰,方源就会变得势单力孤,对他在三叉山上的行动计划,的确会造成一定的负面影响。 “不需要急着去救白凝冰,我现在照样在修行,不断地进步着。骨肉团圆蛊我已经不需要了。至于白凝冰,放在外面,也能为我吸引注意力。正好借此良机,超越她,也方便日后的压制。那么多双眼睛盯着那里,铁家那四个老狐狸,是绝对不会动杀手的。” 方源对整个局势洞若观火。 “至于易火的招揽……呵呵。” 十天之后。 “易火大人,谢谢你的好意了。这些天,我左思右想,辗转反侧,思绪翻腾不休,还是觉得自由自在的好啊。”方源一脸的恳切之色。 易火的脸色,自然就比较难看了:“方正,你三番五次的,这是戏耍我么?” “易火大人,您这话可就不对了。我对你可一直抱着诚意啊。你的心情,我也理解。不过眼下,最要紧的事情,却是三王传承。距离上次开启,时间已经过得差不多了。” 一提到即将开启的三王传承,易火只好压下心中的愤怒,深深地看了方源一眼,离开了山洞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