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一节:以一对七(上)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一节:以一对七(上)

?方源原本动用着敛息蛊,尽量收敛着气息。此时一动手,真正的气息就爆发了出来。 再加上铁若男这些人先入为主,一直认为方源是四转初阶的修为。因此一时间,铁家七人都十分讶异。 “四转中阶,这个小兽王年纪轻轻,居然超越了我家若男少主!” “四转中阶啊,难怪他这么狂妄。” “四转中阶又怎样?他居然敢主动找上门来,简直是自找死路!” …… 许许多多的念头,在铁家众人心中急转。 砰! 一声闷响,铁霸修越众而出,在半空中和方源双拳四对,硬拼一记。 铁霸修沉稳地落到地上,方源则飞退了回去。 “方正,你一个人也想找我们的麻烦?我知道你想要营救你的同伴白凝冰,但是你要三思啊。救人这种事情可不能蛮干,你现在收手还来得及。真正打下去,就是和我们铁家真正决裂对立!这样一来,你同伴的性命可就要不保了。”铁霸修三言两语,似乎苦口婆心,实质上是企图瓦解方源的斗志,到底姜还是老的辣。 “呵呵呵。”方源轻笑三声,盯着铁霸修等人,目光中杀机毕露,“铁家算个什么东西?对立又如何?如果真救不了白凝冰,那就只能怪她运气不好了。反正我已经尽力而为了。” 这番言语,如此冷漠无情。令铁家七人心中,都不禁凛然生寒。 方源双眼一转,看向铁傲开:“那边的,你也别再侦察了,就我一人而已。说实话,你们选择的这条路线非常好,很隐秘,正适合我打杀了你们几个。” 听到这样的话,铁霸修的脸色彻底沉下来。 “方正,你这是自寻死路!” “死?”方源仰天哈哈大笑,恣意张扬。 “这人疯癫了吗?” “小兽王是否已经走火入魔,心性失控了?” “魔道中人都是这样的疯子!” 铁家众人看着狂笑的方源,都感到棘手。 凶的怕横的,横的怕不要命的。饶是铁家七人,方源只独自一人,铁家的这些人也感到忌惮。 这种不要命的疯子,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了,还有什么事情做不出来? 方源笑声忽的收敛,脚下一踏,轰的一声,如猛虎下山,再次展开冲锋。 “战!”铁若男面色凝重,沉声一喝,知道此战已经不可避免。 铁霸修后撤,站在铁若男的身边,铁刀苦、铁线花一齐顶上,铁傲开则往侧面跑动。 整个阵型一下子松散开来,仿佛是一个布袋猛地张开,展现出铁家众人精湛的战术配合。 横冲直撞蛊! 方源如一头蛮牛,一路踩踏,脚下山石崩碎,势态威猛,毫不畏惧地一头扎进铁家的“布袋”里去。 “小兽王,你未免太目中无人了!”铁线花娇声怒喝,右手五指一展。 蓬的一声轻响,一朵巨大的黑金莲花,在她的手掌心中瞬间绽放。 莲花盛开,硕大的花瓣向下弯曲,形成弧度,仿佛伞面。碧绿色的花茎不断窜高,眨眼间,就是一臂多长,成了伞柄。 铁线花伸出左手,将这朵莲花从右手上采摘下来,然后扛着碧绿花茎,向方源顶去。 伞莲蛊! 铁线花身材娇小,而伞莲巨大,完全遮盖住她,成为一个盾牌,将其牢牢护住。 方源冷笑一声,一头白象在他头顶上空闪现出来。 兽力虚影,一象之力! 砰! 没有任何的意外,拦在方源前面的铁线花,被干脆利落地撞飞出去。 铁线花足足飞出去一丈远,像是一片被风席卷的落叶。 “好强的力道!”她紧紧咬牙,忍住撞击带来的剧痛,身躯在半空中一个盘旋,迅速找到平衡,双脚站落到地上。 但想象中的打击没有紧随而来,方源无视了她的存在,直奔铁若男而去。 “该死,他朝少主攻去了!” “必须阻止他,保护少主人!” 方源目标直指铁若男,激起众人的战意和杀机。 铁若男半跪在地上,双手按在地面,从战斗一开始,她就在制造傀儡。 在她的身边,草木疯长。 原本柔弱的脚边小草,长得和人一样高。数十根巨草纠结在一块,在翠绿的华光中,编织为一个草人傀儡。 草傀蛊! 一转的草傀蛊,方源在青茅山时就见过。曾经被学堂用作联系月刃的靶子。 一转的草傀蛊毫无威胁,但到了二转,就能轻易间杀死一名普通的猎户。而铁若男此刻用的,却是三转草傀蛊。 她制造的草人傀儡,身躯低矮壮硕,草叶紧密编织,一手持着竹片似的大刀,一手擎着藤甲盾牌。 这是藤甲草兵!有着能斩杀一转蛊师的战斗力! 单个的藤甲草兵,对方源构不成威胁。但数量一多,这种东西就麻烦了。 藤甲草兵,常常被用作炮灰,消耗敌对蛊师的真元。更关键的是,十几个藤甲草兵,还能在四转蛊的力量下,结合成四转的草剑精兵。 这么一会儿工夫,铁若男的身边已经有了十八只藤甲草兵。 “铁若男……”方源心中充盈着杀机,犀利冰寒的目光牢牢锁定住铁若男。 此女天资卓越,类似于白凝冰的气质,又调查过青茅山的事情,留不得。方源早在商家城时,就想动手杀她,但那时候时机不成熟。 铁若男没有动弹,她选择相信自己的战友,仍旧在制造着藤甲草兵。 “拦住他!” 铁傲开甩袖,飞出一大蓬金针蚊群。 “休想再进一步!” 铁刀苦催动手刃蛊,迅影蛊,朝方源斩去。 方源哈哈大笑,不闪不避,硬打硬冲。 金针蚊群在他的身上,钻出点点血洞。铁刀苦的手臂在他的胸膛、后背拉出两道长长的伤口。 狂笑声中,方源昂首踏步,一路鲜血飚飞。 “他受伤了!”铁家众人无不心神凝重。 换做其他对手受伤,铁家众人定然开心放松,但方源拥有苦力蛊,受伤越重,战力越强。 青牛、骏马、石龟! 果然,方源的头顶猛增三道兽力虚影。 巨力开道,无人可挡! 铁线花赶过来,被方源随手拍飞。铁刀苦无奈后退,铁傲开只能在外围游走。 “来的好,霸力蛊!”眼看着方源极为接近铁若男,铁霸修沉声一喝,挺身而出。 砰! 一声巨响,两个人狠狠地撞在一起,然后各自后退七八步。 平分秋色! 方源头顶四道兽力虚影,但铁霸修自然也不是浪得虚名之辈,他的四转霸力蛊,同样传承自上古力道,使其拥有霸王之力。 “有点意思,再来!”方源双目精光爆闪,再度冲锋。 铁霸修迎上去,将其死死拦住。 铁刀苦等人,看到这一幕,无不长吐一口浊气,放下心来。 “小兽王,终于被拦下来了。” “真不愧是铁霸修前辈!” “方正如今陷入到我们的重重包围,他死定了!” 铁家众人斗志猛地旺盛起来,方源失去了冲势,在他们的眼中,就仿佛是一头陷入坑洞的蛮牛,威胁性大为降低。 他们统统加入到围攻的行列中来。 金针蚊群,花雨,手刀等等各种攻击,从四面八方,围杀方源。 方源皮开肉绽,身上的伤势越来越重,不得不撑起金罡蛊,辅助防御。同时也在运用自力更生蛊,治疗自身。 他越打越强,但铁霸修竟也是如此! 他拥有五转的土霸王蛊,令他能从脚下大地中汲取到源源不断的力量,使得霸力蛊的效果越来越强。 铁霸修不断催动土霸王蛊,从大地中获取无形之力,加持在霸力蛊上,力量也在持续地增强。 战斗陷入僵持。 方源和铁霸修展开激战,双方拳打脚踢,成为战团中心。仿佛是人形巨兽,一举一动都带着千钧之力,战团所到之处,山石迸溅,尘土飞扬。 吼! 猛然间,一声兽吼,一个兽影从方源的头顶闪现而出。 它电光缭绕,獠牙外露,尽显凶暴之气——雷猪虚影! 挡在方源面前的铁线花,猛地被打飞。 伞莲蛊被打折,花瓣在空中缭乱地飘零。 “线花,支持住!”铁沐连忙赶过去,抱住大口吐血的铁线花,迅速展开治疗。 同时,一群藤甲草兵,围拢上来,堵住包围的缺口,也护住这两人。 战斗到如今,铁若男身边已经有近千只藤甲草兵,支援战场。同时,还有全新的草人傀儡不断地被制造出来。 铁若男走的是奴道,像这种奴道蛊师,就是不能让她有充足的时间准备。 奴道蛊师最擅长打消耗战,时间拖延得越久,对方源来讲就越不利。最佳的应对,就是斩首战术。 但这个战术也行不通。 方源如今被铁霸修死死的纠缠住。 “好厉害的小辈!”铁霸修则忍不住对方源心生赞叹。 饶是他早有预料,但方源此时展现出来的实力,还是让他心惊不已。 他原以为,方源的强大,在于他身上的这套力道蛊虫。继承上古力道的余晖,蛊虫珍稀,且又搭配精妙。 但战至如今,方源展现出来的老辣、狠毒、冷静、沉稳,让铁霸修几乎不敢相信。 “这个小子的战斗才情……若非自己亲身战斗,怎么也不会相信会有这样的妖孽!斩杀掉他,必须要斩杀掉他。他比情报上更加危险,若是给他成长起来,那必将是正道的灾难!”铁霸修震惊之余,心中杀机更盛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