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节:以一对七(中)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二节:以一对七(中)

?战斗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。 “小兽王,居然如此可怕!我们这么多人,居然还拿不下他!”铁沐一边治疗,一边凝望战场,脸色变幻不定。 “他的战力突飞猛进,竟然强大到这样的地步了!”铁刀苦看着眼前的战斗,感觉自己已经插不上手。 “难怪他狂妄到拦截我们,这样的战斗力……不过就算你再凶猛,又能如何?双拳难敌四手,战斗到如今,我们仍旧是七个人!这就是团队的协作力量!方源啊,这场战斗,毫无疑问,你已经败了。”铁若男占据山石高处,俯瞰战局。 在她的视野中,铁霸修等六人围着方源,战成一团。而在这个战团周围,又有一大片绿色——大量的藤甲草兵,形成紧密的包围网。 同时一些藤甲草兵,还在相互结合,形成四转的草剑精兵。 “大局已定了,小兽王,你看看你的周围!你已经被重重包围了,你还要执迷不悟下去吗?束手就擒吧,兴许你还有一条活路!”铁线花站立起来,打击方源的斗志。 她身上的伤,已经被铁沐治疗好了,又有再战之力。 “方正,你插翅难逃。这就是你不自量力的代价!”铁沐站在铁线花身旁,附和一声。 “哦?插翅难逃?”方源猛地发力,暂时打退铁霸修,脸色涌现出挪揄之色,“真的是插翅也难逃吗?那我倒要试试看了。” 呼的一声。 剧痛传来,一对漆黑的骨翼,散发着金属的幽光,在方源的背后恣意舒展! “这是……” “竟然真有?” “什么!” 在铁家众人惊异的目光中,方源发力振翅,身形轻松离地,不断拔身,飞到了半空当中。 铁沐没有想到自己竟一语成谶,一阵发怔。 “情报上,小兽王没有飞行蛊啊……这明显是四转的飞行蛊,他怎么搞到的?”铁线花瞪大双眼,分外不解。 飞行蛊,作为移动类的蛊虫中的一种,价值颇高,也十分稀少,很少蛊师能够拥有。 “方正竟然能飞?!难怪他狂妄到拦截我们。”铁刀苦顿时明白过来。 铁若男脸色也很难看。她的藤甲草兵,没有对空的能力。方源这么一飞,她辛辛苦苦营造出来的包围圈子顿时暴露出一个巨大的漏洞。 “慌什么!”就在这时,传来铁霸修的一声大喝。 这位四转巅峰的力道蛊修,铁家的中流砥柱,双目爆闪着精光。丰富的人生阅历,让他“看破”方源的孱弱。 “飞行蛊是怎么好操纵的吗?人,生来双脚踏地,要飞上天空,自由翱翔,要做多少的辛苦练习!要用飞行来战斗,更得付出多少汗水日夜苦练!就算是太日阳莽,堂堂的人祖之子,也是死于飞行。他小兽王得到飞行蛊,才多少时间?” 铁霸修的一番话,让铁家众人猛地惊醒,各个目光振奋起来。 “不错,情报上方正还没有飞行蛊。他得到这对骨翅的时间,少得可怜!” “飞行需要大量的练习,不是拿到就能用的。小兽王真是太天真了。” “关键时候,有铁霸修前辈在身边就是可靠啊。” 铁家众人重振斗志。 “我的远战手段不足,你们出手,把他打下来。方正你此举愚蠢透顶!若是踏踏实实战斗,还能支撑一段时间,现在你是自陷死地。”铁霸修再次大喝一声。 “哦?是这样么……”方源淡淡微笑,目光中流露出一丝怜悯之色。 “小兽王,你得意不了多久了。金针蚊……呃。”铁傲开刚想使出拿手的手段,但忽然神情一僵。 在刚刚的战斗中,他的金针蚊蛊已经被消耗一空。 皆因他发现,方源对金针蚊的攻击从来都不防御,十分好用。激烈的战斗,也让他忘记了金针蚊消耗的剧烈程度。 “不好,我的星箭蛊,已经被小兽王摧毁!” “该死,花雨蛊只剩下两只了……” 类似的情况,在其他人的身上也或多或少的上演着。 铁霸修心中一沉,原来小兽王在之前,早有所针对,心思谋算藏得真深。 “没有关系,我有刀气蛊,可以远战!”铁刀苦站出来。 “我手中的雪球蛊,也能让小兽王吃不了兜着走。”另一位铁家蛊师也挺身而出。 铁家蛊师有七人,人多势众,手段也丰富。方源就算有所针对,也不可能一网打尽。 “小兽王,你给我下来!”铁刀苦催发出一道刀气。 刀气呼啸而来,方源轻松振翅一飞,闪避过去。 三颗雪球连发,封住方源的退路。 方源收拢左翼,一个灵巧的回旋动作,从雪球的间隙处安然无恙地穿过来。 看到这一幕,铁霸修的心中咯噔一下,闪现出不妙的感觉:“居然轻松躲闪过去了,是运道好么?” 很快,方源在无数攻击中,娴熟且潇洒的闪避,让铁家众人心中都涌起惊诧、无奈之感。 “他居然将飞行蛊驾驭得这么好!” “可恶,根本打不中他。” “我的真元有些不足了,刀气蛊消耗太大。看来这次,只能任由方正逃跑了。” 铁家众人的火力,渐渐稀疏下来。 “小兽王,我不得不佩服你,你的确是天纵之资。今天让你从容退走,也是你的才华。但是你要记住,下一次见面可要小心了。”铁若男沉声警告道。 方源听到这句话,仿佛是听到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,猛地大声发笑。 “你笑什么?”铁霸修心中不妙之感,越加浓烈。 “哈哈哈,当然是笑你们的天真。我为什么要跑?真正的战斗,这才刚刚开始啊!”方源话音刚落,全力以赴蛊、力气蛊便同时催起。 青牛、骏马、石龟、白象、黑蟒,五大兽力虚影,纷纷化作实体,凌空扑下。 轰轰轰! 一时间,战场沸腾,山石崩裂,烟尘滚滚。藤甲草兵被兽影一个个拍飞,击散,铁家众人狂退。 “攻击!绝不能被动挨打,要让他自顾不暇!”铁霸修怒吼一声,举起沙钵大小的拳头,对准方源遥空猛击。 无形的凛冽拳劲,刚劲爆裂,赫然打出音爆的声响! 但方源双翼一振,身躯拔高,轻松闪过。 铁霸修无奈地叹息一声。他的拳劲,虽然是远程,但距离还是短了一些。 他是力道蛊师,这个流派向来远战乏力。方源算是一个异数,皆因他的力气蛊,乃是源自上古的气道。 得到铁霸修的提醒,其余的铁家蛊师顶着兽影,对空展开反击。 但是此刻的方源,展现出无以伦比的飞行能力! 他时而如蝴蝶,在攻击之间翩跹起舞,灵活闪避。时而如苍鹰,一飞冲天,让人望之无奈。时而如雨燕,黑色的骨翼划出一道道的弧线。时而如蜻蜓,悬停而飞,伺机而动。 绝大多数的攻击,都被他闪避。零星的火力,打在他的身上,也尽数被金罡蛊的光罩抵御。 “怎么可能!他的飞行能力,怎么会这么强!” “这,简直比蓝眉鹤、红飞鱼、飞鼬王也不遑多让!!” 蓝眉鹤、红飞鱼、飞鼬王皆是飞行高手,早已名传南疆。 铁家众人各个目瞪口呆,震恐非常。 方源不断催动蛊虫,狂轰滥炸,酣畅淋漓。先前的战斗,只是针对现在的铺垫。 铁若男脸色铁青。 她辛辛苦苦制造这么多的藤甲草兵,结果只能被动挨打!还白白耗费了她大量的真元! “死吧!”方源盘旋良久,忽然抓住一个战机,猛地从空中扑下。 “铁沐小心!” “快躲开!” 众人的惊叫传到铁沐的耳中,铁沐慌忙抬头一看。 天空中耀眼的阳光,首先刺得他双眼一花。然后他就看到一个黑影,仿佛是一头苍鹰,凌空扑下。 猛烈的呼啸声,紧接着充斥他的耳畔。 巨大的危机感,瞬间填满他的心田。 “不好,逃!”他的心中刚刚涌现起这个念头,方源的双手就扣住了他的两个肩膀。 兽影回收! 方源巨力喷涌,双臂振开,狠狠一撕。 鲜红的血液如瀑布喷涌,铁沐的两条手臂齐根而断,被方源硬生生地撕扯下来。 剧烈痛楚,简直要淹没铁沐的心神,他发出怒吼,原本清秀的脸孔扭曲得近乎恐怖。 砰! 方源回力,双手一拍。铁沐的脑袋像是一个西瓜,被硬生生地拍爆! 一瞬间,血液、脑浆喷得方源一身,脸上、头发上,不是花白的脑浆,就是赤红的血液,甚至还有颗眼珠子,黏在方源的衣摆上。 浓烈的血腥气味,扑鼻而入。换做他人,恐怕要当场呕吐,但方源闻着,却像是闻世间最芳香的气味。他甘之如饴,甚至从身体的最深处感受到一阵最强烈的亢奋! “死亡,多么甘美的香甜啊!” “杀呀,杀吧!” “让浓烈的生命之花,在鲜血中璀璨绽放。” 他仰头怒吼,居然即兴创作诗歌。 “铁沐!”看到铁沐的牺牲,铁家众人无不睚眦欲裂,愤怒之火能焚天煮海! (ps:感谢许多人一直以来,对本书的支持。你们就是我的幸福啊。今天起,开始逐渐恢复更新,目前一天一更,晚上20点准时。以上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