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三节:以一对七(下)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三节:以一对七(下)

?“你杀了铁沐,我要你死!”铁线花举起伞莲蛊,大叫着,疯狂地扑来。 方源微微一笑,待到铁线花冲近,他靠着脚腕灵活地一转身躯,双翼自由舒展,宛若舞蹈般的动作,和铁线花擦肩而过。 铁线花冲出五六步,缓缓停住。 她秀美的面庞,满是呆滞。伞莲蛊掉在地上,一丝血线从她雪白的脖颈处慢慢显现出来,然后血液猛地喷涌,仿若喷泉,将她的头颅顶飞出去,和身体分家。 “线花!!!”铁家众人发出凄厉的呼唤,但却换不回铁线花的生命。 铁霸修匆匆赶来。 方源哈哈一笑,双翅一振,又飞上天空。 铁霸修被藤甲草兵所阻,纵然奋力冲出一条路来,但哪里及得上方源的快速? 方源飞上天空,又狂轰滥炸一阵子,然后朝着铁若男冲去。 “不好,他的目标是少主!”铁刀苦等人连忙支援。 方源忽然调转方向,猛地降落下来,落到铁刀苦的面前。 “死!”方源神情冷漠,对铁刀苦拳脚相交,不闪不避,凶悍绝伦。 铁刀苦也是勇毅的性子,悍然和方源展开对攻。 迅影蛊!手刃蛊!铁手蛊!连斩蛊!速战风!刀气蛊! 他本就是攻击蛊师,此时全力攻伐,双臂如风,掀起滚滚刀光血影。 方源撑起的金罡蛊,坚持了不一会儿,就被他打破。 饶是方源有古铜皮等防御,也被斩得皮开肉绽,血肉横飞。 “就是这样,坚持住!”其他人连忙改变方向,向这边支援过来。 “不好,真元消耗殆尽!”忽然间,铁刀苦的攻势戛然而止。 他是三转蛊师,一直以来都在激战。如今攻势狂放,所剩不多的真元自然很快就消耗尽了。 没有了真元,铁刀苦就像是老虎变成了病猫。 方源嘿然一笑,抓住他的脖子,伸手一捏。 咔吧一声脆响,铁刀苦的脖颈被方源轻易捏得稀碎。一代刀客,铁若男的得力干将,勇毅果敢,就命丧于此。 “不!!!”铁若男目睹此景,双眼一片血红,悲伤、愤怒之情,点燃仇恨之焰,简直要将她灼烧成灰。 藤甲草兵,在她的指挥下,汇集成一股滔天的绿色洪流,迅速调动起来,向方源席卷过去。 数千只草兵傀儡,人多势众,数量堆叠,对方源已经足够形成威胁。 铁若男眼角、鼻腔、嘴角都溢出猩红的鲜血,这种高强度的操纵,对她的精神造成极其强烈的损耗,甚至已经反馈到身躯上来。 “若男,不要冲动,被怒火蒙蔽头脑!”铁霸修看到此景,连忙提醒。 但铁若男已经失去理智。她眼睁睁地看着,自己这边亲朋好友的惨死,对她来讲是个巨大的触动,甚至勾动了往昔对父亲之死的悲伤。 “到底还是太嫩了。”方源冷笑一声,双翼一振,迅速飞升而起。 气势汹汹的藤甲草兵,扑了一个空,相互撞击在一起,挤压成一团。这一下子,不仅导致阵型大乱,更令铁霸修等人,难有活动空间。 “这就是团队合作的弱点!一旦配合不好,自己人反而成了最大的绊脚石。呵呵呵……详细的分工,也使得成员过于依赖他人。靠人不如靠己,这才是这个世界上的真理!”方源遥遥飞升而上,冷漠无情的目光扫视战场,随后将目光凝结在铁傲开的身上。 铁傲开身为侦察蛊师,从战斗至今,一直身处外围游走。 他速度很快,容易逃走报信求援,对方源的全歼计划,有重大影响。因此,铁傲开非死不可! 看到方源振翅朝自己飞来,铁傲开满脸都是掩盖不住的骇然之色。 方源浑身浴血,黑发黑眸黑翼,简直是魔神降世,凶残刚猛的同时,又带着无情和狡诈。 铁沐、铁线花、铁刀苦都惨死在他的手中,就连铁霸修都拿他没有办法。 这样的强敌,自己如何是对手? 那密密麻麻的藤甲草兵大军,曾带给铁傲开踏实的安全感,但现在却成了一个巨大的冷漠的讽刺。 “逃!逃到三叉山,给铁家四老报信!”铁傲开怕了,在心中给自己一个撤退的理由后,立即撤离战场,急速奔跑。 “别跑,快给我回来!”铁霸修目睹铁傲开钻入山林,急得大叫。 铁傲开若是留下来,团结在一起,兴许还有活命的可能。但他独自一人逃生,真元不足,修为低落,两条腿跑路,受着地形制约,怎么可能不被方源追到? 果然,不到片刻,方源提着铁傲开的人头,飞了回来。 “啊啊啊!古月方正,古月方正!你死定了,你绝对死定了!!你屠杀我铁家子弟,罪大恶极,已经没有一丝赦免你的可能。有种的,你别跑,躲着我,算什么男人。你这个没蛋的孬种,来和我大战一场,我要把你撕成碎片,挫骨扬灰!!”铁霸修怒极,发出雷霆般的咆哮。 方源嘿嘿冷笑,不受他的激将:“罪大恶极?呵,我之前也杀人不少,怎么没听你说什么罪大恶极?动了铁家的人,就罪大恶极了?啧啧,这样的罪孽我真的很喜欢,那我就再杀一些,再多添一些罪孽吧。” 说着,方源便振翅,不断轰炸,连连飞扑,将剩余的铁家蛊师一一杀死。 铁霸修看得睚眦欲裂,气得要吐血。但偏偏他被藤甲草兵所阻,速度及不上方源,眼睁睁地看着铁家这些杰出的年轻一代,被方源残杀,夺去大好鲜活的生命。 很快,这片战场上,只剩下铁若男和铁霸修两人。 “死,我要你死!”铁若男双目赤红,一口银牙都要咬碎,一直在念叨着这句话。 她拼尽全力操纵藤甲草兵,七窍流下的血液,在她的脸上交汇,给人恐怖之感。 “若男,冷静点,你给我冷静点。”铁霸修赶到她的身边,摇晃她的肩膀。但铁若男竟是毫无察觉,仇恨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空中的方源。 在方源的下方,藤甲草兵汇集成一团,一个紧挨着一个,拥挤无比。可惜打不到方源,倒像是无头苍蝇。 铁霸修无奈地叹了口气,他经验丰富,知道这次战斗,带给铁若男无以伦比的冲击力,已经让她心境崩溃,被仇恨和愤怒填满,近乎走火入魔,短时间之内已经帮不上忙。 方源时不时地振翅,使得身体悬浮在半空中。 铁家众人只剩下两位,但方源反而暂时停下了手。 皆因这两位,铁若男疯魔如狂,铁霸修战力高超,都是难啃的骨头。稍不留意,就要被反噬。 望着铁若男,方源眼中闪过思索的光。 “铁若男这样的状态,已经失去了理智。这些藤甲草兵,不如留着,消耗她的精神。等到她精神崩溃,就是取她性命之时。嗯……不,还有更妙的手段。她是铁家少主,嘿嘿,铁霸修一定会护着她。正好利用铁若男,来打铁霸修!如果杀了铁霸修,那自然是极好的。” 铁霸修成名已久,修为上是四转高阶,但因为有土霸王蛊,战力上反而超越了一般的四转巅峰。可谓方源出了青茅山以来,遇到的最强对手。 正面对攻,饶是方源竭尽全力,也不能取胜。 唯一的缺点,就是他远战能力不足。但这并非是他致命的缺陷。 不过,战斗向来情况多变。铁霸修本身没有缺陷,但此刻他的身边,却有他不得不维护的人。 无形当中,铁若男已经成为了方源要挟他的人质! “若是我能杀了铁霸修,就算是易火,也要忌惮我了。不过,还要注意周围情况,时间也不能拖得太久。铁家这七人虽然选得路线隐秘,但保不准铁家四老会赶来支援。”方源又在心中,给自己警示。 他生性谨慎、冷静、理智,身临困境而不慌乱,身处优势也不骄狂。 铁家四老有一个合力的杀招,称之为无极搜锁。只要在蛊师身上种下定星蛊,不论蛊师到哪里,都能将其拘来,是一等一的擒拿手段。前世,就算是孔日天,也遭了这个杀招的道儿,一代魔道高手折戟沉沙。 方源虽有骨翼蛊,可以遨游天地,自由自在,攻伐撤退,存于一心。但只要被种下锁蛊,哪怕飞到九天之上,苍穹彼端,也要被捉拿。 人外有人,天外有天。万物平衡,骨翼蛊虽好,也会被其他手段克制。 之所以这场战斗收到奇效,一来是因为方源靠着前世记忆,对这铁家七人众有相当多的了解。二来也是由于方源在之前的战斗中,不断消耗和摧毁了铁家七人的远战手段。 这番思索,只在电光火石之间。 方源拿定主意后,便取出元石,开始恢复真元。 空窍中的真元海面,开始迅速回升。 同时,他也检查自己的身体,利用自力更生蛊,治疗一些险恶的伤势。 “可恶!”看到这一幕,铁霸修心中如压住一块山石,沉重无比。 小兽王若是继续进攻,他反而高兴。但如今方源好整以暇,没有沉浸在上风的快感中,而是停止了进攻,开始恢复真元,治疗伤势! “这个小兽王,年纪也不大,怎会如此老谋深算,沉稳持重?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