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节:以一对七(终)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四节:以一对七(终)

?方源这般的冷静,叫铁霸修心中又惊又凉。 若是开战之初,铁霸修绝对不会料到,自己会身处这样的情形,落于下风。 但现在,这位成名已久,铁家的中流砥柱也不得不承认,自己已经处境险恶。 导致这样情景的罪魁祸首,就是眼前的这个年轻人! 他以一敌七,将己方逼迫到如此地步。 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 “从小兽王出现,一举一动,一言一行,都是埋设陷阱,深意莫测,引诱我们七人入套。他掌握飞行蛊,拥有如此娴熟老练的飞行术,更是出乎意料之外。靠着飞行之能,他掌握主动,进退随心,一一屠戮,最终导致这样的局面。” 铁霸修回想一番,心中更是一片冰寒。 方源究竟是怎么掌握,这般神乎其神的飞行术,已经不是最可怕的事情。 “这个小子,真正可怕的地方,是他的心智。这样的一个年轻人,怎么有这般缜密的谋算力?简直是妖孽!若是用在正途,他将是最璀璨的正道新星。但可惜遗憾的是,他把他的智慧,用在歪门邪道上。这是天下苍生的祸事啊!!” 铁霸修忽然预感到,总有一天,眼前的这个少年会成为整个南疆的大灾害。到那时,赤地千里,血流成河,不知道多少生灵要遭到他的毒手! “不行,我现在的情况很危险。铁若男不能再战,我远战能力不足,而小兽王却能飞行,要打要撤,全凭他一人心意。撤,必须撤退,赶到三叉山上,和四老回合!” 铁霸修虽然成名很久,但心性沉稳,不被名利所迷。 虽然他的战力还没有彻底展现出来,在土霸王蛊的不断加持下,霸力蛊还要越来越强,最终超越方源目前的极限。 但铁霸修并不迷恋自己的武力,老辣如他,一眼看破自己的真实处境。如果再战下去,凶多吉少,最明智的办法就是撤退! 就算是被一个后生晚辈逼得逃跑,也没有关系。纵然身败名裂,也总好过身死陨灭。 “更何况,血冷大哥,您的后人绝不能在我的眼前,丢了性命!”想到这里,铁霸修当机立断,拽着铁若男,便开始撤退。 “嗯?要跑!”方源双眼陡然爆发出一阵厉芒。 他感到相当的棘手。 铁霸修这么一跑,实在是太明智不过了。这个地方已经靠近三叉山,一旦引得铁家四老支援,那就得轮到方源撤退了。 “杀!”方源自然不愿看到这样的情况发生。 他手一指,催动全力以赴蛊、力气蛊,兽影由虚化实,纷纷落下,将铁霸修堵住。 但铁霸修实力强劲,拳脚相交,风雷呼啸,将这些兽影打散。 方源忽然转换了攻击目标,兽影全朝着铁若男招呼。 “卑鄙!”铁霸修咒骂一声,挺身护住铁若男。 方源见此哈哈大笑,铁霸修若舍弃铁若男单独逃跑,方源还阻止不了他。但铁霸修维护铁若男,这就是自寻死路。 皆因他不是防御蛊师,而是擅长进攻。 他保护铁若男,自然就要牺牲自己,束手束脚,等若以己之短对敌之长。 双方一逃一追,就这样僵持下去。 不管铁霸修怎么怒骂挑衅,方源只飞在空中,动用兽影攻击。 铁霸修打不到方源,只能被动挨打。又得维护铁若男,很快身负轻伤。 “他明明只是四转中阶,为什么真元还这么充足?”铁霸修渐渐感到绝望,他不知道方源不仅有酒虫,还有天元宝莲,真元方面完全不输给四转高阶。 方源狂轰滥炸,连绵不绝,打散一只兽影,紧接着就会有另一只扑下。 兽影轮番攻杀而来,前仆后继。尤其是间或地打出雷猪、岩鳄兽影,都会对铁若男造成威胁。 铁霸修疲于奔命,渐渐不支,感到力不从心。 “四老怎么还没有来!”铁霸修一路奔逃,已经接近三叉山,但仍旧不见四老。 他们选择的路线,太过隐秘。为了防止消息泄露,还故意提前两天出发。 这些布置,到了现在,反而成为铁霸修的逃生阻碍。 铁霸修陷入极大的被动,身上的伤势,不断累积,从轻伤转为了重伤。 兽影越发具有威胁,他渐渐感到举步维艰! 铁若男成为他最大的拖累,一再挣扎,铁霸修只好敲昏她,用胳膊夹着她走。 “已经接近山脚了,再坚持一下。”铁霸修身躯摇晃,眼前的视野已经一片模糊。 “难道真的要被他逃生?可恶!”方源飞在空中,脸沉如水,下手越发紧凑凌厉,攻势如潮水汹涌。 临近三叉山,周围已经陆续出现蛊师。 “这边有战斗,是小兽王!” “天呐,我没有看错吧,那个被追杀的好像是‘当世霸王’,铁家的中流砥柱铁霸修!” “小兽王逆天了,居然把四转高阶的铁霸修追着杀!” …… 一路上,目睹此战的蛊师们,俱都看得瞠目结舌,震惊无比。 一些正道蛊师,看到铁霸修也被追着杀,像是落水狗般狼狈,都感到心中冰寒一片。 “李闲哥哥,怎么小兽王还没有出现?我们等待在这里多长时间了,你的消息究竟可不可靠啊?”一处隐蔽的角落里,狐魅儿看着眼前的紫色光罩,百无聊赖地打着哈欠。 铁柜蛊化成的光罩中,白凝冰仍旧被铁家四老围困着。 “消息自然没错的,再等等吧。”李闲一边口中说着,一边则在心中嘀咕起来,“不应该啊,我已经把铁家援军的消息告诉了他。他怎么可能还按捺得住?难道他真的见死不救?” 如果小兽王真的见死不救,这般的冷酷无情,就算是李闲想来,也要为之胆寒。但如果救下来,那就是两败俱伤,一场混战,好处会有不少的。 两人正小声议论着时,忽然喧哗声传来。 “怎么回事?”狐魅儿转头看去,疑惑的神情迅速化为呆滞,呆滞之后紧接着又转变成震惊! 她苦苦等待的人出现了,还飞在半空中招摇。 但等等…… 小兽王正在追杀的那个人,好像有点面熟啊? “我……我操,是铁霸修啊。铁家的当世霸王,正在被追杀!原来小兽王,是拦截这批援军去了!”李闲目瞪口呆地看着这场追杀,忍不住爆出粗口。 他恍然大悟的同时,心中也感到极度的惊疑和震动。 “小兽王居然去主动拦截铁家这批强援,他怎么会有这么大的胆量?他疯了嘛!不,他没疯,他打赢了,正撵着铁霸修杀呢!” 铁霸修可是四转高阶,战力超乎寻常,寻常的四转巅峰蛊师都不是对手。就算在三叉山上,五个四转巅峰,也只有易火能和这个“当世霸王”相提并论。 但现在,铁霸修居然被小兽王追杀,像条狗一样狼狈逃窜。 “天呐,这是他妈的幻觉吗?”有人抱住脑袋,难以置信地看着。 “这世界太疯狂了,变化得也太快了……”有人喃喃自语,目光呆滞。 “幸亏我没和小兽王玩硬的!”李闲感到庆幸的同时,又有一阵后怕,“不行,对付方正我还要慎重,这个家伙不能用常理来揣度。” “这才多少天,他就晋升成四转中阶,同时还能飞?!”狐魅儿捂住心口,为方源变态的成长速度感到极为吃惊。 “魔道贼子!” “快,速速营救,那是铁霸修!!” 铁家四老也察觉到了情况,连忙撤销铁柜蛊,赶来营救。至于围困白凝冰什么的,早已经顾不得了。 可惜,他们终究迟了一步。 “终究还是差了那么一些么……”铁霸修心中苦涩至极,他双眼模糊,浑身伤口痛得已经麻木,已经被方源打到重伤濒死的地步。 他一直在力保铁若男,没有让她受到一丝伤害。 “可惜这个小兽王,一直没有扑杀下来,和我近身作战。否则就是他死!”铁霸修心中非常遗憾,他雪藏了一个底牌。但方源一直很谨慎,从未飞下来,只在空中狂轰滥炸。 “霸修啊,坚持住!” “我们来支援你了。” 铁家四老齐声吼叫,飞奔而来。 “哈哈哈,就差最后一步,铁霸修你功亏一篑了!”方源仰天长笑,一头岩鳄兽影镇压下去,轰的一声,将铁霸修扑倒在地。 铁家四老还在赶来的路上,已经极为接近,但就差这么些距离,结果却有云泥之别。 “一切都结束了。”方源神情冷漠,伸手一指,发动致命攻势。 “不,还没有。铁柜蛊!”铁霸修奋起最后的余力,手掌贴住铁若男的后背。 一道方形铁柜,迅速成形,将铁若男封得严严实实。 兽影扑下,将铁霸修撕成碎片,但铁柜却坚实如初,里面的铁若男安然无恙。 关键时刻,铁霸修将最后的活命机会,让给了铁若男。 “霸修啊!”铁家四老怒吼悲鸣,赶到现场,却终究迟了一步。 “小兽王,我们铁家要与你不死不休!”四位老人瞪向半空中的方源,恨不得直接把他咬死。 “哦?是么……我此次截杀铁家七人,连铁霸修在内,六人皆命丧我手。你们四个老头子,也想对付我?那就飞上来和我打啊。”方源呵呵冷笑,双眼中凌厉的光,让人不可逼视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