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八节:这年头干爹不好当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八节:这年头干爹不好当

?数月之后。 南疆,三叉山。 一处宽敞的洞窟中,酒宴进行正酣,席间蛊师们觥筹交错,灯火辉煌,菜香四溢。 “来来来,大家多吃多喝,不必拘束!”百岁童子居于主位,环顾周围,大声招呼着。 百岁童子一身黑袍,看似八九岁的男童,其实上已经有一百八十多岁的年龄。 在这个世界上,正常情况下,人的寿命只有一百岁左右。要想增加寿命,最好的方法就是寻找到寿蛊。 但寿蛊难寻,极其稀少。 人是万物之灵,谁嫌自己的寿命多?就想到了许多其他的方法。 百岁童子就是这样的例子,他虽然没有寻到寿蛊,但是却拥有还童蛊,将自身的生命力积蓄起来,缓慢释放,从而达到延年益寿的效果。 不过,此举的弊端就是,他的身体、容貌,都会一直固定在八九岁的模样。 百岁童子是四转高阶的修为,同时又有一百八十多岁的丰富经历,在魔道中是当之无愧的老一辈。 他年老成精,郊游广阔,喜欢举办酒宴,宴请各方的人物。有时候,也指点一些新人,传授一些经验。在魔道中,有提携后辈的美称。 一些魔道蛊师,受到他的提携,认他做干爹。久而久之,百岁童子的身边,汇集了一批干儿子干女儿,形成一个较为庞大的势力团伙。 今天参加酒宴的,就有他的许多干儿子干女儿。也有贵宾,譬如岩蜥李强,暴火星包同等,都是闯出名头的魔道人物,不可小视。 “商家的易火,实力的确强大,盖压其他四位四转巅峰。三叉山上,目前无人可与其抗衡。” “炼蛊大师风天语来了,答应给易火炼蛊。不晓得炼了什么蛊,易火的战力必定更加强大。” 席间,众人谈论最多的,当然是三叉山上的当今局面。 易火来自商家,代表正道。他的强势,影响很大,导致整个三叉山的魔道蛊师都被压在下风,争斗时都有些抬不起头来,畏首畏尾之感。 “易火虽然强大,但终究也只是四转巅峰罢了。若是铁霸修还活着,必能和其争锋,也不会有他如今这样的强劲风头。” 一提到铁霸修,众人就不可避免地想到方源。 “前几天,小兽王又杀了郁沧,这是他这个月来杀掉的第四个力道蛊师了。”有人小声地道。 郁沧是正道蛊师,来自一个中小型的家族——郁家。 方源自从斩杀了铁霸修之后,气势强盛,三番五次找人麻烦,斩杀魔道或者正道蛊师。凶威赫赫,杀名震慑一方。 百岁童子双耳颤动了一下,他的感觉很敏锐,听到“小兽王”这个名号,脸色变得有些难看。 方源杀了的飞天虎薛三四,正是他的一个干女儿。他原本四处扬言,要找方源的麻烦。但方源杀了铁霸修之后,他立即偃旗息鼓,不再谈论方源。 “哼!小兽王虽然强大,但也是得了三王传承的帮助。他知道很多关于传承的秘密,因此每次进入传承,收获都比我们还要多得多。李闲,你和他交易,对他的情况知道得更清楚。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?”岩蜥李强忽然大声地道。 李闲点点头:“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。这几个月,小兽王也多次把三王传承的一些秘密,贩卖出去。他所说的情报,十句中有九句都是真的,都得到了验证。比方说,信王传承的前半段,要干扰毛民炼蛊。还有犬王传承的一些经验。” “小兽王肯定还有很多重大的秘密,藏在内心深处。他运气到了,这次真的发达了,靠着三王传承,战力越来越强。现在他是继承三王传承最热门的人选之一!”暴火星包同一边喝酒,一边说道,语气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。 “方正的实力是越来越强,手中的蛊虫更新得也很勤快。” “这几个月来,他和白凝冰一起联手,简直是一对奸夫淫妇!这两人狼狈为奸,坑瀣一气,不知道多少人遭了毒手。” “小兽王野心极大,从进入三叉山到现在,他都一再在四处挑战力道蛊师。近日又扬言要成为力道第一人,回复上古力道的荣光。” “幸好我不是力道蛊师……” 人们议论纷纷。 方源只主动对付力道蛊师,这导致力道蛊师人人自危,而其他流派的蛊师则作壁上观,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看戏。 方源虽然行事嚣张,但却没有惹来众怒。 一来,他战力强悍,又有飞行之能,实在不好对付。二来,他主动泄露许多三王传承的情报,反导致很多人想来巴结他。三来,他只对付力道蛊师,只对付一类人,并没有盲目到挑衅所有蛊师。 “百岁大人,你可得小心啊。我记得,你也是力道蛊师吧?方正那个蛮子,耍起横来,真的是蛮不讲理,凶狠霸道的。”岩蜥李强深深地看着百岁童子,似乎好心好意地劝说道。 百岁童子心中叹息。 他哪里能想得到方源这般生猛! “唉,江山代有才人出……这年头新人辈出,前几年出现一个魔无天,现在又出了小兽王。这世道是越来越难混了,干爹也不好当啊。” 百岁童子心中这样想,嘴上却仍旧强硬:“哼!天要让人灭亡,必先使其疯狂。这个小兽王,是越来越疯,越来越狂,离灭亡已经不远了。他杀了我的干女儿薛三四,老夫迟早要找他报仇。不过不急,等到三王传承过去,我再慢慢找他算账。当务之急,还是三王的传承啊。” 说到这里,他又关照酒席上的干儿子干女儿:“你们也要明白,事情轻重缓急的道理。三王传承,百年难得一出,是极其难得的机遇。你们要尽量把握住,错过了可要后悔一辈子的。” 言下之意,就是你们也要避免和小兽王发生冲突。 “干爹说的是。” “干爹的话,太有道理了,发人深省。不错,君子报仇,十年不晚!” “这个小兽王已经蹦跶不了多久了,他杀了铁霸修,又追杀铁家少主。等到他捱过铁家的追捕再说吧。” “我听人说铁家的人,已经秘密前来三叉山……” “干爹,待我修行到了四转,不需干爹出手,我就能对付小兽王!” “小兽王得意不了多久,在我的炸雷蛊下,他将尸骨无存!” …… 这些干女儿、干儿子纷纷开口,你一言我一语,有的大表忠心,为百岁童子赴汤蹈火的样子。有的连拍马屁,说得百岁童子是不屑于对付方源。有的则判断局面,直言方源欢腾不了多久。 “好好好,你们都是我的好孩儿。不枉干爹提携你们!”百岁童子哈哈大笑起来。 就在这时,山洞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—— “百岁童子,方正在此,你给我出来!” 刚刚还觥筹交错,喧哗热闹的酒席,骤然间静默如死。 小兽王! 他怎么找上门来了?! 人们大眼瞪小眼,都看到彼此的震惊之色。 尤其是百岁童子一众的干儿子干女儿,都楞在位置上,不知所措,不敢吭声。 “没错,这正是小兽王的声音,看来的确是他到了。”李闲憋住笑意,打破沉默。 岩蜥李强,暴火星包同等人,均放下了酒杯,面色上显露出凝重之色。 百岁童子砰的一声,将手中的酒杯顿在案几上,咬着牙向洞外喝道:“老夫就在此处,小兽王有何贵干?” 山洞外,立即传来方源的声音:“哼,百岁童子你大摆酒宴,宴请四方豪杰,居然都不请我?这么看不起我?你不要道歉了,道歉已经来不及了。你既然也是力道蛊师,那就出来和我比划比划吧。” 百岁童子听了这话,心中又惊又怒又气。 方源的出现,让他心惊。方源的张狂,让他愤怒。方源说得这话,好像自己真的要道歉似的,更让他生气。 但百岁童子也并不想和方源硬拼,他扫视周围一眼,语气愤然地喊道:“小兽王,你莫要太张狂了!你这样子来找麻烦,目中无人,简直是不把今天在做的各位豪杰放在眼里。我实话告诉你,这里有岩蜥李强大人,还有暴火星包同大人,更有魔道新锐李闲公子。你是来找死的吗?” 此话一说,酒席上众人纷纷变色,均在心中大骂百岁童子阴险,想把他们都拖下水去。 但方源又道:“百岁童子,你这个人胆小怕事,不过你宴请的这些人却都是豪杰英雄。我明确的告诉你,我这次来,就是来找麻烦的。也不是找别人的麻烦,而是专找你的麻烦!我要恢复上古的荣光,重塑力道的辉煌。你这个败坏力道名誉的宵小,过来受死吧。” 李强听了这话,凝重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。 方源阐明来意,只针对百岁童子,这让他心神稍微轻松下来。 “不想小兽王大人,也知道我等的名头啊。”包同摸着自己的胡须,神色上还有些沾沾自喜。 李闲嘿嘿笑着,看着百岁童子,打定主意要作壁上观,隔岸观火。 百岁童子年老成精,看到众人这番神色,顿时心中一沉!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