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九节:撕了童子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六十九节:撕了童子

?那边方源又骂,百岁童子胸中怒火越盛,心思:“小兽王虽然强悍,但之所以斩杀掉铁霸修,无非是占了飞行的便宜。他这么年轻,吃过的饭还没有我吃过的盐多,我只要专注防守,不贪功冒进,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。” 大庭广众之下,百岁童子只能强撑脸面。如果他避而不战,苦心经营多年的威名就损失一旦了。 “如果我实在撑不下去,我就逃回山洞里去。这酒宴上这么多人,谅他方正也不敢进来。不过可气的是,这些人刚刚说得动听,临到紧要关头,一个都靠不住!” 百岁童子狠狠地瞪了这些干儿子、干女儿一样,心中气恼又失望。 说起来,他认的这些儿女中,也就薛三四修为最高,最有出息,可惜被方源杀死了。 “小兽王,你也太嚣张霸道了,今天老夫就让你知道,姜还是老的辣!”百岁童子走出山洞,看着方源,怒火中烧地咆哮道。 他形象如孩童,语气却老气沧桑,极为怪异。 “废话少说,接我一招!”方源看到百岁童子出来,冷笑一声,脚步连跨,如同下山之猛虎,刮起腥风血雨,直接扑杀上去。 全力以赴蛊! 瞬间,兽影飞腾而起,方源力量暴涨。 砰砰砰…… 一阵阵拳脚交击的沉重闷响,接连传来。 山洞外,两个力道蛊师的身影,纠缠在一起。双方都是近身搏击,猛打硬冲,拳拳到肉。 战斗片刻,两人战团已经辗转到百步开外去,所到之处,山石迸溅,树木倾倒,尘土和枝叶一起飞扬。 酒宴上的蛊师们,早就涌出山洞,站在一旁观战。 苦力蛊! 方源放弃防御,受伤越重,能发挥出来的力量就越强大。 哞! 忽然间,一声牛叫,他的头顶半空处升腾起一头巨大的青牛虚影。 这青牛体格巨大,是象的两倍,背部高高地隆起,又厚又实,还长满了青苔。 这是异兽昆仑牛,能和彪、龙象、雷猪、岩鳄相媲美的存在! 方源猛地打出昆仑牛力! 这一击,势大力沉,空气都炸响,带出风雷般的呼啸。 百岁童子猝不及防,被打出老远,幼小的身躯仿佛一个球,撞倒十几根高大的树木以后,这才停止下来。 他吐出一口鲜血,目光凶狠地瞪着方源。 竟然是昆仑牛力,小兽王的实力又增强了! “百岁童子,我杀了你的干女儿薛三四,你不一直想要报仇吗?今天我就给你这次机会。”方源戏谑地一笑,再度冲杀过去。 “小兽王,你太狂妄了,看招!”百岁童子气得满脸通红,眉毛倒竖。 他接住方源的攻击,并且展开反攻。 百岁童子毕竟是活了近两百年的魔道人物,有两把刷子,同时还藏着不少底牌。 他真正爆发出来,方源也感到压力重生,有被百岁童子压入下风的趋势。 力气蛊! 忽然间,方源肩膀一抖,抖出一道力气。 雷猪虚影附着在力气之上,立即化为实体,冲向百岁童子。 百岁童子只得暂避锋芒,方源跟在雷猪身后,展开猛烈攻击。百岁童子的反扑趋势,好似一场烟云消散。 方源的战斗经验越来越丰富,运用这套蛊虫也越加娴熟。 以前,他还不能在近身搏击的同时,使用力气蛊。但现在,几十场战斗下来,他已经能做到自身和兽影的战术配合。 雷猪憨猛,冲锋起来,遇石崩石,遇山崩山。岩鳄刚强,甩尾如钢鞭,张口如锯磨,凶残之气四溢。昆仑牛蛮勇有加,角挑四方,背如山石……这三种异兽虚影,一但催发出来,百岁童子都要焦头烂额,一阵手忙脚乱。 兽影化实,对百岁童子来讲,是巨大的威胁。但打散了兽影,也只是击溃一道力气罢了。 当方源再次催动力气蛊时,兽影又将重现,生龙活虎。 “幸好小兽王的这三大异兽虚影,只能凭运气打出来。他的全力以赴蛊只有三转,还不能催动这些异兽虚影!” 百岁童子被方源死死的压入下风,心中却有许多庆幸。 方源虽然将山猪、鳄鱼、青牛兽影,分别提升到雷猪、岩鳄和昆仑牛三大异兽影。导致整体上的战力有所上升。但是,也有弊端产生。 他的全力以赴蛊只有三转,还不能随心所欲地催动这三大四转的异兽之影。 除非方源从信王传承中,得到百战不殆蛊,将全力以赴蛊提升到四转。 “干爹的情况,越来越不妙了。我们要不要出手?” “你想找死吗?这两个人的战斗这样激烈,我们还没参战,就被这余波扫成肉糜了!” “强,真是太强了。我们这些人中,也只有飞天虎才有资格参战。可惜她早就被方正杀了。” “那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吗?” “怕什么?干爹是那么好对付的?他肯定还有手段呢!” 山洞外,百岁童子的干儿子、干女儿们,看着眼前声势激烈的战斗,各个心惊胆战,手脚发凉。 百岁童子体型小,打法刁钻,四处闪躲,专打方寸之地,拳脚爆发出来,形成打击力道。 而方源大开大合,直脚横拳,手臂如长枪,腿脚如大棍。时不时地还打出爆炸般的声响,声势威猛。 百岁童子被压入下风,腾挪的空间越来越少。 这些个月来,方源在蛊虫方面又有提升。 不仅将青牛虚影,提升为昆仑牛影。同时,还将精铁骨蛊运用完毕,一身的骨骼硬度再次提升,是原先的两到三倍。 除了这些,他还用了金钢筋蛊,把自己一身的肌腱大筋,都打造成金钢似的的强度。 古铜皮、精铁骨、金钢筋…… 这三者防御,连成一片,相互辉映,让方源的防御力大大增强。再配合金罡蛊,已经足以应对四转巅峰蛊师的全力攻击! 百岁童子越打越心惊:“这个小兽王,怎么这么老辣?!我从一开始被他压入下风,多少次努力,局面居然一点都扳不会来!他还是年轻人吗?这样的人,怎么可能只有二十几岁?” 百岁童子回想自己二十几岁时的样子,和方源一对比起来,他感觉自己这些年似乎都活到狗的身上去了! “不行,我得撤了。这个小兽王,不能用常理估算。难怪铁霸修会死在他的手里头。到现在为止,他还没有动用骨翼蛊呢!” 百岁童子被方源打压得,几乎喘不过气来,略微思量了一番,心生退意。 他身形猛地一变,向山洞奔去。 “百岁童子,你怕了吗?”方源催动横冲直撞蛊,紧追不舍。 “百岁童子,有我在,你想到哪里去?”白凝冰忽然跳进战场,挡在百岁童子的前面。 “你!”百岁童子的注意力都放在方源的身上,哪里料得到白凝冰会忽然出现在身边,施展辣手?猝不及防之下,他被白凝冰的攻击打中,阵脚大乱。 方源怎么可能放弃如此良机,一阵猛攻。 也是他运气到了,雷猪、岩鳄、昆仑牛三大兽影,猛地一齐打出来。 巨力汹涌,澎湃如海,瞬间打昏了百岁童子。 百岁童子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,就被方源捉住腿脚,撕成了两半。 “啊!” “干爹啊,你死的好惨呐……” “百岁童子大人!!” 一时间,在众人的惊呼声中,鲜血飞溅,白骨嶙峋,五脏六腑接连掉落在地上。 “哈哈哈,什么百岁童子,也不过如此罢了。”方源仰头长笑,状极嚣张。 血液喷洒了他一脸,他瞪向眼前众人,不悦地喝道:“吵什么吵,百岁童子临阵脱逃,胆小如鼠,简直是给力道抹黑,他死有余辜!” 忽然,他脸色一缓,笑起来:“诸位都是明白事理的人,没有相助这个无耻之徒。来来来,我们进去再喝酒。李闲,关于三王传承的情报,你有没有兴趣?我还有交易要和你做呢。” 众人又惊又忧,又有些好奇。 惊的是方源宛若魔神降世,又杀了一位成名人物,实力更加可怕。 忧的是方源杀人如草芥,刚杀了一人,就哈哈大笑,谈笑风生,简直不把人命放在眼里。和这样的人物相处,谁都会感到压力重生。 好奇的是,方源知晓三王传承的秘密,现在要和李闲做交易。是不是能从他的手中,打听到关于三王传承的一些情报呢? 众人心思复杂,一时间犹豫不决起来。 方源昂首阔步,和白凝冰并肩而行,直接迈入山洞。 原本堵在洞口的众人,下意识地给他俩让出一个通道。 方源步入酒宴,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。这个位置,原本就是百岁童子坐的。 “你们都坐吧,不要客气。谁敢走,就是不给我小兽王面子!”方源虎目扫视,口中发出赤裸裸的威胁。 岩蜥李强、暴火星包同等人也只是四转高阶的修为,敢怒不敢言,只得坐下。 冰冷的沉默中,其他人面面相觑,担心方源暴起杀人,也只得纷纷坐下。 方源眯起双眼,流露出笑意:“既然诸位都给我面子,我就卖个好给大家。” 接着,他便随口说出一个情报,关于三王传承中的保命令牌。 众人听了,纷纷双眼发亮,把三王令牌的秘密牢牢记在心中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