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节:铁家的荣耀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七十一节:铁家的荣耀

?铁若男眼眸一动,缓缓地抬起头,看向面前这位不相识,却给她无比亲切感的老人。 “我们铁家,从建立以来,一直以刚勇坚毅,铁血公正,著称于世。铁家人世世代代,都在捍卫正义,打击罪犯,无数人抛头颅洒热血,就像这样牺牲。今天死在这里的铁家儿郎们,不会是第一批,也不会是最后一批。你,明白吗?”老人继续道。 铁若男微微张了张口,想要说话,却终究没有说出来。 “我感到欣慰,因为这些人没有白死。但我也感到失望,因为你正白白活着。铁若男,你知不知道,罪犯还在逍遥法外,还在祸害人间。对于那个小兽王方正……” 铁慕白老人说到这里,顿了一顿,转过身来,面对铁若男,淡淡地问道:“你想不想去主持正义?” 铁若男仰望着面前的老人,终于认出他的身份。 铁慕白,五转巅峰!铁家上一代家主,纵横南疆,横霸一方。在位期间,将铁家打造得铁桶一般,力压武家、商家等各大家族,成为正道魁首,让魔道闻风丧胆! 铁若男原本死寂的双眼,闪烁出一道火星,她从沙哑的嗓子中,艰难地挤出一个字:“想。” “很好。”老人点点头,目光平和,语气依旧淡然,“从今天起,我就传你金道,我们铁家蛊师用之凌驾南疆的蛊道。” 八日之后…… 三王传承再度开启,赤、黄、蓝三色巨大的光柱,贯入云霄,方圆千里可见。 但三叉山上,却一片安静,没有任何的声响。 不论是正道,还是魔道,无数人仰望着峰巅——在那里,一位看似普通的干瘦老人,满脸皱纹,花白的头发,背负双手平和地站着。 在他的不远处,易火、孔日天、龙青天、翼冲、武神通五人,各个脸色灰败。 就在刚才,眼前的这个老人,力压他们五人联手。轻而易举,就将他们击败。 “强大,实在太强大了!” “铁慕白,铁家的上一任族长,他居然还活着!!” “太厉害了,这就是五转巅峰的强悍吗?易火、孔日天他们根本就不够看啊。他要杀我们,简直像碾死一只蚂蚁般容易啊。” “没有想到,铁家这次居然派来了他们的老族长。这下子,什么商家、武家,都不会是铁家的敌手了!” “这是老一辈的蛊师强者,小兽王连给他提鞋都不配。当年他纵横南疆,铁家在他的带领下,风头强劲,甚至盖过武家,几乎要成为正道魁首啊!” “他是铁家历代最为强势的族长之一,是铁家的荣耀,正道的楷模,公理的象征。他的战绩光辉耀眼,就算是今天,也毫不褪色!” 短暂的安静之后,三叉山上爆发出一阵猛烈的嘈杂声,赞叹声,欢呼声,惊惧声。 铁慕白的出现,让三叉山的格局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。 又三日之后,这才有消息传来。 原来,神偷陆钻风大闹铁家,偷偷数次潜入镇魔塔,结果惊动了退位闭关的铁慕白。 铁慕白亲自出手,纵然陆钻风是鼎鼎大名的神偷,同样是五转蛊师,也被打成重伤,险险逃脱,侥幸捡回一条命。 铁家安定下来后,就将目光集中到三叉山上。 铁霸修的死,让铁家高层无不恼怒。正要派遣大将前去支援铁家四老时,铁慕白却主动提出,要出去走走。 他来到三叉山,以绝顶的实力,轻松战胜正魔两道人物。哪怕是易火、孔日天等,也不得不甘拜下风。 “从即日起,但凡魔道蛊师不得踏入三王传承。”铁慕白站在峰巅,战胜五位四转巅峰后,紧接着公开宣布。 他要以一人之力,直接清扫掉三叉山上,所有的魔道蛊师! 魔道蛊师无不愤然,然而面对五转巅峰的铁慕白,这个站在世俗巅峰的最强者,哪怕魔道蛊师足足有数千人,也不敢反抗什么。 当日,孔日天、龙青天一脸阴沉,率先下山。 其后,李闲、狐媚儿等人,也跟着黯然退场。 “天道恢恢,正义荣昌。即便三王传承是魔道传承,那也可以为我们正道贡献力量。诸位,只要我们联合在一起,一点点的火光汇集在一起,光明就能绽放,笼罩整个三叉山。再无阴暗的存在之地。” 铁慕白语重心长地说完,缓步一踏,率先进入三王传承当中。 三叉山上响起一阵剧烈的欢呼声,正道人士无不欢喜鼓舞,夹道庆贺,声音如一波波浪潮,绵绵不绝。 这一次三王传承的开启,持续了大半个月。 铁慕白以一人之力,改变三叉山格局,联合正道,驱逐魔道,令风云激变,苍老之躯,却尽显昔日铁家族长的恢弘霸气。 魔道人物,尽数被驱逐,退去又不甘心,只能围在三叉山的周围,干看着三道光柱越变越细。 传承关闭之后,铁慕白设下酒宴,邀请近万名正道蛊师。 露天的酒宴,铺盖了一大片的山腰。蛊师以山石为桌椅,幕天席地,酒菜芳香,欢声笑语。 “晚辈易火,谨敬老前辈一杯。”易火站起来,双手捧着酒杯,向着主位上的铁慕白深深鞠躬道。 “几大家族中,商家向来才人辈出。听说商家如今,已经是商燕飞做主了?商燕飞从小就天资超人,你也不错。坐吧。”铁慕白浅尝辄止一口,道。 以他的辈分,商燕飞也是晚辈。 以他的五转巅峰的修为,商燕飞纵然是惊才艳艳,也有所不及。 易火只能点头,缓缓坐下,心中长叹一口气。 铁慕白的到来,已经意味着他称霸三叉山的计划流产了。面对这个老一辈中的强者,他易火也只能望其项背,根本不能和他争锋。 “铁老族长,我谨代表翼家,恭贺您老出关。”翼家的翼冲家老,脾气火爆,但此刻在铁慕白的面前,表现得像孙子一样乖巧。 蛊仙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,仙踪飘渺。对于大多数人来讲,四转蛊师就是制霸一方的诸侯,而五转蛊师就是占据世俗之巅的帝皇。 铁慕白出关,就是帝皇出巡,诸侯只能弯腰弓背,前来觐见。 “铁老族长您是我们南疆正道的荣耀,雄风依旧!一句话,就让近万名魔道贼子无奈退走,令晚辈佩服得五体投地。可惜那方正小贼逃得很快,您老来的几天前,他就逃出三叉山了。”那边,武神通阴测测地说了一句。 “你说的是小兽王吧?”铁慕白淡淡一笑,并不动怒。 “这个小家伙,十分优秀,我听了他的事迹,很了不起。独自打拼,白手起家,闪电般崛起,成为魔道新星。看似鲁莽蛮横,其实谋定而后动,精于谋算。铁家的几个儿郎,死在他的手中,并不冤枉。”铁慕白继续说道。 他的话让人吃惊。作为苦主,被冒犯威严的铁家老族长,居然当众赞赏他的敌人。 “这个铁家老族长,传闻中说他火爆脾气,嫉恶如仇。怎么见面之后,和传闻中不一样,反而温文尔雅,宠辱不惊?”武神通暗暗吃惊,正要开口说话,忽然看见铁慕白投来的目光。 这目光沧桑,深不可测,有着阅尽红尘,勘破俗世的智慧。 武神通被这目光一照,顿时感觉自己的心机被洞彻,浑身一层冷汗就冒出来,难以再开口。 “你们感到奇怪么?”铁慕白扫视一圈,带着笑意,缓缓开口,“被称之为铁家荣耀的我,为何要公开赞赏一个铁家的死敌?” “呵呵呵,赞赏敌人,这叫长别人威风,灭自己志气。但其实有志之士,心中的志气怎么可能被这三言两语所灭?欣赏你的敌人,你才更能发现对方的长处,警惕自己的缺点,更郑重地对待你的敌人。不要被仇恨,蒙蔽了智慧的双眼啊。” 站在铁慕白身后的铁若男,听到这话,浑身一震。 她知道,铁慕白老族长的话,有一大半是对自己说的。 铁慕白出了传承之后,这些天来,都对她进行指导。授予她金道蛊虫,传授她运用技巧,同时还教她处世的哲理。 不要被仇恨,蒙蔽了智慧的双眼……要去欣赏自己的仇敌…… 铁若男咀嚼着这些话,心中琢磨。 “若男,你觉得方正这个人如何?”铁慕白忽然点名。 “是。”铁若男站前一步,禀报道,“我虽然万分仇恨,也不得不承认方正这个人,十分有过人此处。他敢于冒险,却又谋定后动。他虽然是力道蛊师,但一定有强大的,不同寻常的侦察手段。这一点,从他拦截我们就可以看出来。” “我和铁霸修家老选择的路线,是何等的隐秘!将其他人都蒙在鼓里,唯有方源察觉,精准拦截。老族长大人您秘密前来三叉山,所有人都不知道,惟独方正提前远离。小兽王这个人,虽然处在风头浪尖,但却隐藏得很深,绝不可小视。” “很好,分析的不错。”铁慕白点点头,目光中流露出赞赏。 他继续道:“这个世界上,有一样东西,比生命更珍贵。那就是荣耀。万古之前,就有人祖太子太日阳莽,为了追寻荣耀,舍弃了生命。” “若男啊,这个方正是留给你的任务。逮捕他,或者杀死他,你的耻辱将被洗刷,增添成一份属于你的荣耀。很多人都称我为铁家的荣耀,但我要告诉你,铁家的荣耀不是我一个人,而是你们,一代代的人捍卫的。” 铁慕白说到这里,目光转向席间所有人,声音变得恢弘。 “同样的,正道的荣耀,也是我们大家捍卫的。来,喝这一杯,让正义的荣光照耀天下,如这太阳光辉,让黑暗退散,让魔道不存。” “让黑暗退散!” “让魔道不存!” 近万名正道蛊师,一起举起酒杯,齐声高喝。声势浩荡,传播千里之外,无数魔道人物为之变色。 “可恶啊,这个铁慕白……” “铁家的荣耀,岁月也洗不去他的光彩。真是可怕。” “就像是太阳啊,如此耀眼……唉,碰到他出关,算我们魔道倒霉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