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三节:地灵——蛊仙之殇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七十三节:地灵——蛊仙之殇

?中洲,狐仙福地。 一座高大的水晶山川,矗立在福地的中央。 它名为荡魂山,通体粉红,散发着梦幻的色彩。 此时此刻,来自十派的精英弟子们,如一只只蚂蚁,正努力攀登着山峰。 在山腰附近,方正满身大汗,脸色一片苍白,双指紧紧扣着崖壁,大口大口地喘息着。 万物生灵只要身处在荡魂山的附近,其魂魄就要受到震荡之苦。方正越往上攀登,就越是头晕眼花,魂魄像是被大风吹拂,有种晃晃欲倒的感觉。 “哎呀呀,你要坚持不住了?那就放弃吧。你看你落后别人那么多,怎么可能获胜呢?还不如直接放弃,反正你已经没希望了。”狐仙地灵嘟着粉嫩的小嘴,忽然出现在方正的身边。 狐仙地灵形如小女童,肌肤若雪,又透着粉嫩之色。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,散发着纯真的光芒。最引人瞩目的是她屁股后面,长了一根雪白无暇的狐尾,毛茸茸的,十分可爱,让人很想握住把玩。 此时此刻,狐仙地灵就坐在虚空中,望着方正,打趣道。 方正也不惊讶。 他从山脚下攀登到现在的高度,狐仙地灵出现了好几次,每次都来看戏,十分调皮。 方正已经找到了对付她的秘诀,那就是不搭理她。 果然,狐仙地灵见方正不吭声,顿觉无趣,小嘴嘟得更厉害了:“你这个笨蛋小子,真是好无聊。千万不要成为我的主人啊,否则我的生活就太无趣了。嘻嘻,还是其他人好玩。” 说完,她骤然消失在原处,找其他的精英弟子玩去了。 狐仙地灵走后,方正的空窍中,寄魂蚤一阵轻微的颤动,传来天鹤上人的声音。 “方正,努力坚持啊。现在还不是我出场的时候。你至少要达到山腰处,我们才有获胜的可能。坚持,再坚持。魂魄的力量,是可以挖掘的。你还有很多的潜能没有开发出来。” 听到师傅的鼓舞,方正有些涣散的眼神,重新坚定起来。 他在心中回答道:“师傅,你放心,我会坚持下去的。我只是想休息一下,喘一口气。” 顿了一顿,方正又问道:“师傅,我一直有一个疑惑,地灵到底是什么东西?刚刚那狐仙地灵就在我的身边,你说我一把捉住她,是不是就不用再攀山了?” 天鹤上人被吓了一跳,连忙喝斥道:“你这个小子,真是无知无畏,连地灵的主意都敢打!你知道地灵是怎么形成的吗?那可是蛊仙死后残留的意志和魂魄的碎片,再结合福地之力,而形成的灵体!” “什么,地灵的生前竟是蛊仙?”方正吓了一大跳。 “不错。你刚刚看到的狐仙地灵,就是曾经的狐仙死后所化。只是再无生前的记忆,只剩下最终的执念。你别看她这么人畜无害的样子,在这狐仙福地当中,她能自由地操纵天地之力,直接抗衡蛊仙!她能随意地禁锢,一转到五转的任何蛊虫。只有六转的仙蛊,才能在福地里活动自由。方正,你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。你给我老老实实地攀山,千万不要有不切实际的想法。”天鹤上人教训道。 “是,师傅。我再也不敢了。”方正连连点头,在心中认错。 天鹤上人教训了方正,语气便一缓,又安慰鼓舞他道:“所以你明白了吧?只要你能成为福地之主,就能得到地灵的效忠。只要在福地当中,地灵就是堪比蛊仙的存在啊!” 方正听得惊呆了。 这是何等强大的臂助啊!等若是得到一位蛊仙的辅佐!! 天鹤上人又接着道:“不过,地灵终究不能走出福地。狐仙传承的真正精髓,还在于这片广袤的福地啊。方正,你的层次还太低,不知道的东西太多太多了。等你继承了这片福地,你就会慢慢地明白,福地对于蛊师的帮助是何等的巨大!你真是太幸运了,碰到了一个有灵的福地,又得到门派的帮助。如果是无灵的福地,那就大打折扣了。” 方正不禁好奇:“师傅,无灵的福地又会怎样?” 天鹤上人答道:“无灵的福地,注定灭亡。就像是一头沉眠的神龙,所有人都能吸它的血,吃它的肉。直到它死亡,它也不会苏醒。方正,等你成为福地之主,你要将福地中的资源,上缴给门派。仙鹤门栽培了你,你也要回馈门派。门派壮大了,对你的保护就更大了。这个道理你明白吗?” “嗯,我明白的。是仙鹤门收留了我,没有仙鹤门的帮助,我也没有争夺传承的希望。更没有向哥哥复仇的可能。如果有可能,我不仅要回报门派,还要帮助师傅您复生!”方正连连点头,目光清澈,他对仙鹤门一直都充满了尊崇和感激之情。 天鹤上人听了一楞,然后干笑几声:“笨蛋徒弟,人死哪能轻易复生?你有这个心意就好了。” …… 正道的荣光,笼罩着三叉山上下。 在铁慕白的影响下,三王传承成了正道人士的探索乐园。 但凡魔道蛊师,尽数被驱逐,不能踏进三叉山一步。 “铁慕白太霸道了,直接圈了场,不让我们任何人进去。” “他堂堂的前辈高人,居然这么贪婪。吃了肉骨头,也不留点汤给我们喝!” “最关键的是,三王传承开启的时间越来越短,三道光柱也越来越弱。看来真像小兽王一个月前说的,这个蛊仙福地正在衰败,过不了多久就会彻底毁灭了。” …… 魔道蛊师们心中都越来越焦躁愤怒,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好机缘就在眼前,但他们却被摒除在外,看得见却吃不着。 “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,兄弟们,我们一起冲上去,那个铁慕白再厉害,还能屠杀了我们所有人不成?!”有人咆哮着,站出来鼓动众人。 “我们可以趁着铁慕白进入传承之后,再闯上山。这样一来,我们的阻力就小很多了。”有人提议道。 “这个方法有缺陷。我们从传承中出来时,说不定铁慕白也出来了。再说,谁也不知道会出现在三叉山的哪个角落,会被正道围杀的。”有人当即反驳了一句。 “那又怎样?富贵险中求,不入虎穴怎得虎子?要想不冒险就能捡便宜,世上哪有那样的好事?!” 正当魔道众人嘈杂怒骂之时,耳畔忽然传来百鬼呼啸之音,刚刚还晴空万里的苍穹,变得乌云滚滚。 漆黑如墨的乌云中,传来一个刺耳声音:“嘎嘎嘎,铁慕白,你既然出关了,怎么不知会老朋友一声,嗯?” 乌云沸腾,形成一个庞大的人脸,鹰钩鼻,深眼眶,注视着三叉山。 “这样的笑声,这样的威势,是我们魔道中的巫鬼大人!” “我想起来了。巫鬼大人同样是五转巅峰,老一辈的强者,是铁慕白的宿敌啊!” “正道有什么了不起的,我们魔道中也有强者!上啊,巫鬼前辈!!” 一时间,魔道中人尽数欢腾起来,各个双眼放光,有的大叫,有的呐喊。 乌云推进,很快就笼罩住三叉山,声势庞大,像是千军万马一般。一时间,连阳光都被遮盖,三叉山上阴暗笼罩下来。 正道蛊师们无不人心惶惶。 “竟然有这样的威势!” “这是巫鬼老魔,想不到他竟然还活着?” “巫鬼老魔,他的年龄已经有数百年了!当年他在冲击六转境界的关键时刻,被初出茅庐的铁慕白大人无意破坏,因此他一直怀恨在心,曾经屡次屠杀铁家族人,打击报复。” …… “巫鬼,这些年你躲到那个山脚旮旯里去了?今天,又想来尝尝失败的滋味吗?”山顶处,绽放出金色的光辉。 金光中,铁慕白傲然挺立,背负双手,看着天空中的滚滚黑云,语气平淡。 “哼,十多年前侥幸让你胜了一招半式,你还真抖起来了。小贼,今天我要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乌云如开水般沸腾,忽然凝聚成一只大手,向铁慕白抓去。 这只手,庞大无比,比小型的山峰还要巨大。声威赫赫,简直慑人,竟似有捉星拿月的气度! 乌云巨手似慢实快,一把抓下去。 腐蚀的烟气迅速升腾起来,巨手将一片山峰都包裹,覆盖之处树木山石,都化水消融。 “还是老花样罢了。”铁慕白一声冷哼,脚下一顿,化为一道犀利的金芒,直接破开乌云巨手,向天空冲去。 金芒璀璨,如流星,似闪电,一下子撞入到漫天的乌云当中去。 几乎是下一刻,雷霆般的炸响,接连爆发。 乌云爆涌翻滚,金色的电光时时闪烁。 两大五转巅峰的蛊师,在乌云内部交手,虽然看不清具体的情形,但众人仍可从战斗的余波中,体会到两者的强大! “巫鬼,我刚刚出道时,你就已经是成名高手。那时候,我遇到你,必定绕道走。但五十年后,我能从你的手中逃得性命。八十年后,你奈何不住我。一百多年后,你败在我的手中。如今又过了十几年,到了今天,你要把命交给我了。” 乌云中传来铁慕白洪亮的声音。 “呼呼呼……铁、慕、白!你太猖狂了,你运气好,出生在铁家,依靠家族,站着说话不腰疼。老夫要是有你这样的资源,早就能成就蛊仙了。”巫鬼嘶哑着声音,气息不稳。 很显然,刚刚的激烈交手,是铁慕白大占了上风。 “不过你以为,我没有后手吗?哈哈哈!”巫鬼喘息了一阵子,忽然又狂笑起来。 随着他的狂笑,第三个五转巅峰的气息,猛地升腾起来。 “铁慕白,这些年来,你有没有想念我啊?”一个阴测测的声音,传遍方圆千里。 铁慕白的声音中难掩震惊:“骷魔,想不到你也来了!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