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节:五转大战 - 蛊真人

第一百七十四节:五转大战

?三叉山上,风云激变不定。 铁慕白镇压三叉山大半年后,终于引来魔道的宿敌。但同样是五转巅峰的巫鬼,却不敌后出道的铁慕白。 接下来,战局的发展,出乎所有人的预料。 同样是五转巅峰的骷魔,忽然出现,将一一对战的局面,改变成两位魔道五转,夹攻铁慕白一人。 正道上下大骂魔道卑劣无耻,而魔道人物,则纷纷涌来三叉山,无不欢腾鼓舞。 上万双眼睛,都狂热地凝望向天空。 五转巅峰蛊师的对决,向来十分少见,如今更难得的是,有三位五转巅峰蛊师进行角逐。 铁慕白能力压巫鬼,但是以一敌二,远超他的能力范围之外。不过巫鬼、骷魔两人都是魔道蛊师,虽然一起联手,但同样也要防备彼此。 由此一来,三者陷入到胶着战中。 乌云盖顶,狂风呼啸,爆发出来的巨响声,惊天动地,震耳欲聋。 忽然,金光绽放,一条四爪的金龙,撕开乌云,扯动风雨,龙吟声传播方圆千里。 “哼,区区四转的金龙蛊,也拿来现眼?”骷魔发出不屑的咆哮,“看我一爪撕烂你!” 话音刚落,巨响声起,金龙发出惨烈的嘶鸣,从高空坠落,一头栽倒下去。 眼看着金龙就要陨落,忽然一道金色的旋风,吹拂下来。 四爪金龙被这旋风一裹,沉重的伤势瞬间痊愈,昂首咆哮,重新升腾而起。 “这是四转的金风送爽蛊,治疗效果十分强大,堪比五转的蛊!”观战的李闲双眼一眯,认出了这道金色的旋风。 “休想!”巫鬼忽然嘎的一声怪叫。 这怪叫声,极其刺耳,像是乌鸦叫唤,观战的正魔人士听了,都头晕眼花,直想作呕。 随着怪叫声,一道乌黑发亮的光圈,直射下来,狠狠地撞击在四爪金龙的身上。 四爪金龙瞬间支撑不住,爆炸开来。 一瞬间,刺眼的火光爆闪,仿佛是小型的太阳,观战众人无不紧闭双眼。 声音似乎要涨破人的耳膜。 强大的风压,随后而至,席卷四面八方。吹倒无数的树木、山石,许多蛊师顷刻间被活埋。 狂风逆天而起,甚至冲散了遮天的乌云。 观战的众人半晌后,才恢复过来,一边惊惧地后退,一边仰头望去。 天空中,三道人影对峙! 铁慕白身着金色锁甲,乃是四转金缕衣蛊,防御卓绝。全身上下,又罩着一层金色霞光。正是四转金霞蛊,可以令蛊师飞天。 巫鬼则脚踩一朵乌云,嘴角向前剧烈地凸出,形成黑色的鸟嘴。 而那骷魔,则缓缓地震动背后一对骨翅,浑身都覆盖了一层骨甲,同时手肘、膝盖、肩头等处,都衍生出颜色各异的尖锐骨刺。乍一看,仿佛是个狰狞斑斓的人形刺猬。 对峙的情景,只持续了短短几个呼吸。 三者同时出手,快如闪电。 天空中,一道金霞穿梭,破碎虚空,犀利如剑。一道黑光飞腾,时动时停,诡异狡诈。一道彩带斑斓,横冲直撞,最是蛮勇张扬。 寻常的肉眼,已经无法看清楚这三人的具体战况。绝大多数人,只能听到接连不断的炸响声,持续地摧残耳膜。 忽然,一道金光如刀,猛地划过山腰某处。 立时,山石崩裂成碎末,出现一道宽达两丈,长达十几丈的沟壑。 不幸站在附近的观战蛊师,都被斩成了血浆肉沫。 猛地,又有乌鸦的鸣叫,如雷霆般炸响。 数百位倒霉的蛊师们,脑袋随之爆炸。 时不时的,骨刺如雨,从天空中漫射下来。 许多蛊师躲闪不及,被骨刺贯穿,钉在地上,失去生命。 战斗升级到白热化阶段,三方已经不能收放自如。 “五转巅峰的蛊师对战,就算是战斗余波,我们也承受不起啊。” “太恐怖了,太恐怖了,我们赶紧走吧。再看下去,说不定就要付出生命的代价!” 众人心惊胆战,纷纷逃离三叉山。 就算是李闲、狐魅儿等人,也不敢停留在这里。 三叉山上,唯有易火、孔日天、龙青天、翼冲、武神通这几位四转巅峰,还停留着。 饶是如此,他们也都脸色凝重,注意力极端集中,神经如绷紧的弓弦,稍有不妙之处,就要闪人走路。 很快,这些四转巅峰的蛊师们也待不下去了。 因为,三位五转巅峰的蛊师,接连开始动用五转蛊虫。 铁慕白的点金蛊,四处飞射。不管山石草木、花鸟鱼兽,一被射中,就化为金像,生机尽灭。 骷魔的松骨蛊,方圆五十里内,一切的骨骼都迅速变得松软,直至化为一滩骨泥。 而巫鬼的乌七蛊,黑气弥漫,一被污染,六转以下的蛊虫,都要遭到不同程度的封禁。 在这世界中,蛊虫转数越高,越是强大,越是难得。四转的珍稀蛊,已经难以购买。五转蛊,几乎在市面上不流通。而到了六转的仙蛊,每一只都具有唯一性。 方源前世混到六转蛊仙的境界,也只能合炼出一只六转的春秋蝉。对于大多数的蛊师来讲,五转蛊虫已经十分稀缺紧俏。 五转蛊师之间的战斗,最主要的还是看各自手中五转蛊的厉害。 “这就是五转蛊的威能吗?恐怖如斯,四转的防御蛊根本难以抵抗,更别说三转蛊了……”极远处的某个角落,白凝冰聚精会神地眺望着三叉山战场,蓝眸中闪烁着凝重的光。 她并非第一次看到五转蛊师的战斗情景。早在青茅山时,她就看过一次。 但这一次,三大五转蛊师的战斗力,明显要比天鹤上人,以及古月一代强盛许多。 这是因为古月一代和天鹤上人,都是垂垂老朽,用种种方法变向延长寿命,而苟延残喘的五转蛊师。 古月一代常年在血棺中沉眠,将自己变成僵尸,已经人不人鬼不鬼。 而天鹤上人也好不到哪里去,他源自中州,到了南疆,战斗力还会受到一定的压制。 白凝冰现在目睹的三位五转蛊师,却都处在他们的巅峰状态,三方激战起来,自然带给她的心灵更强的冲击力。 “若是我面对这样的五转蛊师,根本不是他们的一合之将,甚至连逃跑的可能都没有!”白凝冰观战良久,双手下意识地握紧,深深地意识到了自己和铁慕白等人的实力差距。 五转巅峰的蛊师,是红尘世俗的顶点,蛊师中帝皇般的人物。 尤其是动用了五转蛊后,发挥出真正的战斗力,能遇山崩山,遇江断江,威能浩大,让人不禁生出难以抵抗之感。 “这就是你一直期待的好戏?”白凝冰收回目光,投向身边站立着的方源,有些恍然地道,“铁慕白以一敌二,终究势单力薄。看来此战之后,三叉山上的局势,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剧变。魔道将压过正道,数月以来,你一直在等待这个良机吧?” 方源静静地望着,神情淡漠地摇头:“五转蛊虫已经十分难得,很多五转蛊师甚至连一只五转蛊都没有,只能用着四转蛊。因此一位五转蛊师的战力,就得看其掌握的五转蛊是什么,有多少只。” “魔道蛊师向来缺乏资源,大多只能凭借运气机缘。骷魔、巫鬼二人,手中只会有一两只的五转蛊虫。但铁慕白却不一样,他有铁家这个大背景,手中的五转蛊至少能有三只。” 白凝冰神色一动:“那你的意思是,这场战斗铁慕白能获胜?” 方源却又摇头:“蛊虫就是蛊师的底牌,一旦暴露就会被针对。铁慕白不会轻易地,让自己手中所有的底牌暴露的。这场战斗,从一开始就没有胜利者,也无所谓失败者。” 白凝冰是个冰雪聪明的人,听到方源这么一点拨,顿时恍然大悟。 这场战斗不管有多么激烈,也只是一场试探。 铁慕白、巫鬼、骷魔为什么而来? 难道就单纯地为了彼此的仇怨? 这不可能! 对于他们这样的人来讲,最大的目标是摆脱凡俗,冲击六转蛊仙境界,从而达到长生的目的。 这三者都是占据了巅峰,傲视凡俗的人物,经历丰富,恩怨情仇早已经不能让他们冲动。他们的每一个行动,都有各自的深意。 “他们三者大战,什么地方不可以,却偏偏选择了三叉山。所以,铁慕白、巫鬼、骷魔三人的深意,已经昭然若揭,那就是三王传承!” 白凝冰的双眼中,不断闪烁着思量的光。 “三王都是五转蛊师,传承中留下的五转蛊虫,每一只都对他们的实力,有着巨大提升。有宝藏在眼前,他们怎么可能舍生忘死地战斗?除非是双方的战力,极为不平衡,差距很大。但现在看来,明显不是这样。所以这场战斗只能是平局啊。” 原本扑朔迷离的战局,陡然间变得清晰无比。 白凝冰下意识地瞟向方源。 在所有人为五转蛊师激战,而心驰神摇的时候,他仍旧是那么的冷静,仿佛是旁观者,事不关己的样子。 但真的是事不关己吗? 白凝冰在心中摇摇头,没有人比她更了解,方源对三王传承的渴望。 但即便是这般的渴望,他也能按捺住冲动。 面对这样的对手,白凝冰心中沉重无比:“如此深不可测的城府……我如何才能从他的手中,取得那只能让我变回男儿身的阳蛊?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