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一节:屠戮五转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八十一节:屠戮五转

?一场犬群之间的战斗结束了。 “铁甲狗群的防御力就是强大。”五转魔道大蛊师骷魔,看着身边数百头的铁甲狗,十分欣慰。 铁甲狗浑身长着皮甲,黑幽厚重,简直如铁一般。是犬王传承中,前面五十关内,防御最卓越的犬兽。 就在刚刚,骷魔指挥着狗群,打了一场大胜仗。 战果更是丰硕,他用驭犬蛊,将一只碧眼犬王,招揽到了自己麾下。 这碧眼犬王,不仅是百兽王,而且身怀野生蛊虫,极为克制阴犬。 “我上一次失败,就是碰到了阴犬。普通狗群打杀不了这种虚无躯体,这次有了碧眼犬王,阴犬就不怕了。” 这才犬王传承的第十八关,骷魔已经拥有了一头犬王,还有大批的铁甲狗。 他到底五转的蛊师,出手的确非同凡响。 同时,他这次的运气也实在不错。 犬王传承就是这样,在三王传承中最需要运气。运气好,前期积累深厚,犹如滚雪球,越滚越大,中后期就会越容易闯关。 “上次失败,只闯到六十八关,这战绩出去我都不好意思说!今天,我是时来运转了,有了这么好的开局。不过也不能大意,铁慕白这次可是选择了信王传承啊。据说他上一次,可是闯到了八十关之后了。” 一想到铁慕白,骷魔的心思就变得沉重起来。 他心知单打独斗,绝非铁慕白的对手。因此在选择进入传承的时候,他就主动避开铁慕白,选择了犬王传承。 实则,三王传承当中,信王传承的前期最是好闯。蛊师可以用言语干扰毛民,使得自己不战自胜。 至于这个诀窍,当然是方源主动流传出去的。 骷魔思量了一番,便收拾心情,打算抓紧时间,继续闯关。 就在这时,在他的面前,空间破开,现出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来。 “嗯?什么人!”骷魔惊骇欲绝! 他闯荡三王传承,已经有不少次了。对三王传承十分了解,但眼前的景象,却实实在在地发生了,让他感到难以置信的震惊。 来者正是方源。 他听到骷魔的叫喊,哈哈一笑:“什么人?要你命的人!” 说完,就催动金龙蛊。 金龙乍然出现,发出咆哮。龙须飘摇,龙睛怒睁,四个龙爪狰狞恐怖。 骷魔看到这一幕,差点吓得屎都出来了! 他不敢相信地大吼起来:“怎么可能!你竟然可以动用蛊虫?这怎么可能!!” 生死存亡之际,他浑身一个激灵,连忙也催动自己的蛊虫。 但是得不到任何的响应。 吼! 金龙扑杀过来,一爪抓去,将他几乎整个上半身都捏碎。 堂堂的骷魔,一代枭雄,老资格的魔道大高手,就这样死了。 死的时候,连保命的令牌都来不及用。当然,在地灵的操纵下,即便他用了令牌,也没有效果。 “金龙蛊果然攻伐霸道,不过风格到底是粗犷的,难以细腻操纵。”方源品味了一下,他原本只想捏爆骷魔的头颅,结果直接将骷魔的上半身都捏碎了,让他心头微微一跳。 幸好,空窍藏在腹部肚脐附近,没有损失。 方源跨步上前,心神探入空窍,开始搜刮蛊虫。 骷魔的蛊虫,多达八只。但只有一只五转蛊,名为松骨蛊,非常阴损。 此蛊能在方圆五十里的范围内,松软一切生命的骨骼。就算是方源将浑身骨骼,都改造成精铁骨,也要被克制,迟早都会软化成泥。到那时,方源将毫无还手之力。 没有了骨骼的支撑,他将如一滩烂泥,彻底瘫软在地上。五脏六腑相互挤压,血管肌肉乱成一团,不需要别人出手,过不了多久,便会命丧黄泉。 而其他的七只蛊,都是四转。这些蛊都和骨道相关,也不乏精品就是。 “可惜,我对骨道了解不深,顶多临时客串一下。真正全部继承这套蛊,发挥出的战力,不会有骷魔的一半。还是先收藏了罢。”方源心中考虑了一下。 到了骷魔这种程度,打造出来的蛊虫组合,必定适合他的个性,他的作战风格,诠释着他对骨道,对战斗,对蛊师的理解。 方源最擅长的,还是血道。前世他受益于血海传承,就是靠着血道起家立业。他对血道的理解,十分深厚。若骷魔是血道蛊师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 尽取了骷魔的蛊虫,方源便催动兽力胎盘蛊,将他的空窍也吞噬。 兽力胎盘蛊得到滋润,又提升一筹。原本表面如同砖石,现在已经有了一层润光,表面变得细腻,犹如粗制的陶瓷。 可怜骷魔一代枭雄,散修出生,独自打拼。一生把握了不少机缘,再加上后天努力奋发,千难万难,这才走到这一步。 结果一朝身死,所有辛苦的成果都被方源吞并。堂堂的五转大蛊师,也从巅峰陨落,成了方源脚下的踏脚石。 “可惜驭犬蛊不能回收,否则这些狗群也可以为我所用。”方源遗憾地看了狗群一眼,消失在原地。 …… 一场战斗正在激烈地进行着。 巫鬼指挥着菊花秋田犬,和一只庞大的电文狗群,相互纠缠厮杀。 菊花秋田犬这种犬兽,极为团结,数量越多,战力越大。但巫鬼显然运道不好,手中的菊花秋田犬,只有四十多头。 他将这些犬兽,全部压上前线,全神贯注地控制。 菊花秋田犬面对数量是己方五倍的电文狗,各个带伤,却伤而不死。相互掩护,精妙的配合,显现出巫鬼强大的驭兽才华。 巫鬼在许多年前,就是奴道蛊师。后来资源不足,只能转换流派。 刷。 方源忽然现身,站到了巫鬼的身后。 巫鬼殚精竭虑地操纵菊花秋田犬,却是没有察觉到方源的到来。 换做以往,他能动用侦察蛊的话,方源刚刚一出现,就会遭到他的强杀。但在这蛊仙福地当中,他还原成普通人,只能调动驭犬蛊等等,就算是身体改造的效果,也削弱至无。 当然,这也有巫鬼集中全部精神,操纵犬兽作战的缘故。 方源没有任何的废话,甩手一柄骨刺飞出。 噗嗤! 一声轻响,骨刺如长枪,直接洞穿巫鬼的心脏,骨刺锐利的前端深深地斜插在地上。 巫鬼的瞳眸瞬间缩成针尖大小,骤然遭到致命的打击,让他无比的震惊和疑惑。 “什么人杀……我!”他张口喃喃,大股的鲜血从嘴角流下来。 他慢慢转头,极力想看到凶手的面貌。 但最终,他在半途中就失去了一切的生机。 巫鬼整个人猛地委顿下去,如一滩烂泥,挂在骨刺上。 这位比铁慕白资格还要老,成名已有两百多年的魔道大高手,就这样死掉了。 他死的时候,双眼瞪得老大,想要看清楚杀害自己的凶手。 但这个简单至极的愿望,都没有实现。 堂堂巫鬼,死不瞑目! 他这一死,失去主人操纵的菊花秋田犬,立即被电文狗群淹没。电文狗咆哮着,向方源扑来。 吼! 方源轻轻地一甩手,金龙再现,将这群不知死活的电文狗,尽数屠戮。 方源迅速来到巫鬼的尸体旁,如法炮制。先收了他的蛊虫,又用兽力胎盘蛊将其空窍吞噬。 巫鬼的手中,有一只五转蛊。 其形椭圆,如同黑色雨花石。但表面上印有七道白色纹路,风格诡异阴魅。正是乌七蛊。 此蛊一旦催动,就会弥漫黑色烟气。六转以下的任何蛊虫,被这黑气污染,就会遭到不同程度的封禁,威能大减。 至于其他的蛊虫,有八九只,都是四转。不过涉及数个流派,比较杂乱,没有骷魔、铁慕白等人的蛊虫齐整。 “巫鬼的蛊虫,虽然能形成精妙配合,但整体并非一套。他之所以能横行南疆,主要还是靠的乌七蛊。” 毫无疑问,乌七蛊是一只实用性极强的五转蛊。 方源得了乌七蛊,心中十分欢喜。 他将乌七蛊也放入空窍,但其他的四转蛊,却只能装在口袋里了。 他的空窍,一下子装进了许多蛊虫。其中五转蛊虫,就有五只了,更不乏四转蛊。因此带给空窍的压力很大。 当然,最关键的还是春秋蝉。这只六转蛊渐渐恢复,极大地压迫着方源的空窍。 “福地中的光阴流速,是外界的三倍,更加快春秋蝉的恢复速度。我得抓紧时间,尽快地炼制出第二空窍蛊。有了第二空窍,就能极大地缓解春秋蝉带来的压力!” 对于方源来讲,局面十分紧迫。 他不仅要炼制第二空窍蛊,而且还要防备春秋蝉这个巨大内患。同时炼蛊后期,福地漏洞百出,勾通外界,极有可能遭到众多蛊师的围攻。 那个时候,地灵都衰弱不堪,无法依靠,将是方源最危险的时刻。 “炼制第二空窍蛊,越到后期,越是艰难。尤其是最后那道步骤,需要动用神游蛊,我必须聚精会神,全神贯注,自身安危就有极大隐患!” 巫鬼血的教训,就在刚刚,方源不得不防。 不过他的情况,和巫鬼也不一样。 “我还有一个棋子,那就是白凝冰!呵呵呵,她用过毒誓蛊,可以信赖。看来最后的时刻,还得靠她护我周全。” 这样想着,方源陡然消失,然后出现在白凝冰的面前。 “方源,你怎么会忽然出现在这里?”白凝冰看到方源,又惊又疑。 (ps:感谢大家的支持和打赏,不写精彩了对不起大家的这些支持啊……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