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三节:继续杀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八十三节:继续杀

?“不可能!你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犬兽!?”云落天大叫起来,手指着白凝冰,一阵阵的颤抖,脸上的神情像见了鬼一样。 白凝冰身边环绕的犬兽之多,已经超出了云落天想象的极限。 “现在才多少关?就算是五转蛊师,也不可能有这样庞大的阵容!!”云落天借助嘶吼,宣泄出自己的惊恐之情。 “你一定是掌握了什么漏洞,作弊了。你居然作弊,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!!” 云落天十分失态,再没有作为云家少族长的风姿。 白凝冰轻叹一口气,云落天说得不错,可谓一针见血。 没错,她就是作弊了。还是福地地灵帮助她作弊的。 在地灵的指点下,她闯荡犬王传承,轻松自在,仿佛是野游踏青一般,顺风顺水极了。和之前独自探索犬王传承时的艰辛困苦,形成了鲜明的对比。 “作弊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啊!要是这样,被称为卑鄙无耻,我到愿意更卑鄙无耻一些,呵呵呵。” 白凝冰心中一边感慨,一边轻轻挥手。 汪汪汪…… 无数的犬兽,得到她的命令,像是潮水一般,涌动起来。 云落天的视野中,只见狗群漫山遍野,气势磅礴,向他扑来! 他狠狠咬牙:“白凝冰,你不要得意。待我出去,我就向大众揭发你!你知道这么大的秘密,所有人都会感兴趣。尤其是那些五转蛊师!哈哈哈,你已经完了。” 说完,他取出令牌,立即使用。 但令牌不见任何动静。 “嗯?”云落天顿时惊愕了一下,再继续催用。 “怎么回事?怎么不起作用了?明明我上一次用,立即就能传送出去。”他目光闪烁,心中涌动起一股不妙的感觉,神色惊疑不定。 他又取出另一块崭新的令牌。他是云家少主,身怀两块保命的令牌。 但这次,仍旧不见动静。令牌彻底失效了。 云落天双眼瞪大,死死地盯着手中的令牌,额头冒汗。 白凝冰的犬兽大军,已经包围了他,并对他的犬兽展开了屠戮。 “怎么会这样?快给我传送出去啊!”云落天呼吸变得急促,疯狂地使用令牌,但不见任何效果。 “啊——!”他大叫起来,俊美的脸庞已经被吓得扭曲。头发散乱,双眼通红,像是一头被激怒的公牛。 “是你,是你做的对不对?一定是你!你居然能使令牌无效,呵呵,好手段。不过你要考虑清楚,我可是堂堂云家的少主。你要杀了我,就是得罪云家。整个云家都不会放过你的。” 云落天反应过来,对着白凝冰大喝。 身为云家少主的傲气,支撑着他,令他没有跪地求饶,语气反而更加硬气。 但这种硬气,对白凝冰来讲,却毫无作用。 “我连铁家都不怕,还怕你区区云家?可笑。”白凝冰嗤笑一声。 此时场中,云落天已经成为孤家寡人,他手中的犬兽根本不值一提,早已经被屠戮一空。 白凝冰心中一动,距离最近的一只犬兽,嗷呜一声,就将云落天扑倒。 云落天死命挣扎,但力量却不及强壮的犬兽。 他的咽喉,被犬兽狠狠咬住,大量的鲜血从伤口处喷涌而出。 而其余大量的犬兽,则蹲在地上,进行围观。 “我诅咒你……我诅咒你不得好死!”云落天发出临死前的诅咒,语气充满了憎恨怨怒。 白凝冰不屑地摇摇头,走上前去,将云落天的蛊虫都收入囊中。 这云落天走的是云道,都是四转蛊虫,各个都是精品。而他从犬王传承中得来的奴道蛊,也极大地增益了白凝冰手中的蛊虫。 而云落天的尸体,则被地灵挪移,送到方源那边去了。 方源正脚踩着王逍,逼问巫山的情报。 王逍是巫山之主,五转高阶蛊师,货真价实的土皇帝。也是成名已久的一方高手。 若搁在外界,八十个方源,也不是王逍的对手。但在这里,方源将其击倒,整个过程轻松写意,易如反掌。 王逍恼怒至极,他被方源踩在脚下,脸庞和泥土紧密接触。 对于堂堂的五转蛊师,巫山之主,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! “你想要知道进入巫山的路?呵呵,别痴心妄想了!你要杀我就杀了吧,你杀了我之后,就再也不会知道那条正确的路径了。” 王逍一边冷笑,一边疯狂挣扎,极力反抗,但方源可以动用力道蛊虫,在力量方面王逍根本不及。 一番挣扎之后,他累得气喘吁吁,而方源踩在他脸上的脚,仍旧稳如磐石。 巫山在南疆十万大山中,也是闻名遐迩的一座。 此山虚无缥缈,隐藏在迷雾当中。迷雾中,有小道重重。但只有一条道路是正确的。 王逍知道这条路径,入主巫山,将整个巫山的资源都纳为己用。 像青茅山、巫山这样的名山,山上至少有三四道的元泉。除此之外,还有大量的野兽、野蛊。各种各样的资源,足够养活三四个中型家族。 但在巫山,所有的资源都被王逍一人独占。 “巫山是天然险峻之地,容易防御,正道蛊师再多,也围攻不上去。王逍就是凭借此地,逍遥自在,称王称霸。我若得之,可为基地,五转之后的资源就不愁了。”方源心思道。 巫山是王逍的机缘,方源十分觊觎。但王逍死活不开口,他知道自己一旦开口,就必死无疑。不开口,反而能有一线生机。 嘭。 就在这时,一声轻响,云落天的尸体被地灵传送了过来。 方源将王逍一脚踢开,走到尸体旁,取出兽力胎盘蛊,将其空窍吞噬。 “是他?那个云家的少主!”王逍认出来云落天的身份,又目睹了方源动用兽力胎盘蛊的过程,心中一片冰寒。 方源明显是在杀人炼蛊! “此蛊居然能吞噬空窍,不妙,我的空窍可比云落天更有价值。”这兽力胎盘蛊,已经变得如光滑细腻,如精美陶瓷。但在王逍的眼中,却妖异诡秘,危险至极。 看到方源走过来,王逍急得大叫:“慢着,慢着,一切都好商量。我可以答应你,将正确的路径告诉你,但是你必须保证我的生命安全。我身上就有一只毒誓蛊……” 方源眼中杀意却越盛,他虽然有言而无信蛊的秘方,可以破解毒誓,但他现在时间极其紧迫,哪里有闲情逸致来炼制这言而无信蛊呢? 当他屠杀这些蛊师的时候,仙元就在剧烈损耗,福地加速衰弱着。 时间越拖延,地灵就越衰弱,用来炼制第二空窍蛊的仙元,就剩下越少。 同时,福地的时光流速,可是外界的三倍。方源的春秋蝉,也越加具有威胁性。 方源屠杀了这么多人,仙元消耗了近两份,先前的预算已经耗费一大半。福地也已经加速衰弱,想必一些有心人已经觉察到不妥了。 方源最大的优势,就是占据了先机。若是拖延时间,他就越加不利。 相比较第二空窍蛊,巫山的利益虽然也十分庞大,但却不是不可替代的。 “说,巫山的路径到底是哪一条?”方源一脚猛地踏下,将王逍的右手手腕直接踩碎,厉声喝问道。 “放过我,我就说!”王逍痛得嘶吼着。 “哼,嘴硬!”方源又一脚踏下,清脆的骨折声响起,王逍的左腿的膝盖骨彻底粉碎。 王逍痛得浑身颤抖,大汗淋漓,狠狠咬牙,死死地盯着方源,却是不吭声了。 方源沉默了一下,知道强行逼供无用。 王逍此人,乃是一代枭雄! 他心性阴鸷狠辣,对敌人从不手下留情,对自己也要求严苛。 他亲自设计了“冰水床”。这种床人躺上去,只要每天睡满三个时辰,整个床就会沉入到下面的冰水当中。 王逍就睡在这样的床上,每天只休息三个时辰。他激励自己,克己奋发,极为勤奋努力。除去吃饭睡觉拉屎,其他的时间他都用来修行。 他的资质算不上太好,和白凝冰、铁慕白之流不能相比。但就是靠着这样的努力,他一步步地爬上来,成为南疆闻名,谁也不敢小觑的魔道大高手。 在方源前世的记忆里,王逍后来加入义天山,打杀了许多正道高手,凶焰极盛,甚至一度想要威逼,夺得群魔之首的位置。 得罪了这样的人物,方源心中也有压力。 杀了王逍,就是削弱义天山大战中,魔道一方的力量。但王逍绝不能留,只能杀掉。 “我不久后还要炼蛊,可不想遭到你的围攻啊。”方源叹息一声,痛下杀手,斩杀了王逍。 之后,夺蛊、吞窍一系列的流程,方源已经做得纯熟至极。 连续吞噬了云落天和王逍的空窍,兽力胎盘蛊的资质上涨到八成三。而仙元方面的消耗,也达到两份有余,用度十分紧张。 “不妙,仙元的消耗剧烈,对比估算,还要稍微超出一丝。这片福地,到底是太老迈了,源自上古时代,能生存至今,已经是个奇迹。” 方源脸色凝重,实际情况和他之前的估算,出现了一丝偏差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