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六节:恩怨情仇 - 蛊真人

第一百八十六节:恩怨情仇

?“哦?是什么方法?”方源微微扬起眉头。 “这个事情,要从很久前说起……”仇九长长地叹息一声,脸上流露出回忆、仇恨、悲愤、深情等等复杂的神情。 “我没功夫听你长篇大论。”方源无情地打断他。 仇九噎了一下,只好道:“那我长话短说。” “我本姓曾,小名叫阿牛。原是一个采药的山农,有一次不幸跌下山崖,结果因祸得福,来到影宗福地里面。通过地灵的指点和考验,我侥幸成为了影宗的门人。影宗只剩下两人,除了我之外,还有一位师姐。” “师姐姓陈名九,美若天仙。她自小被地灵抚养长大,从未出过福地,更是天真烂漫。而我生来丑陋不堪,从小就遭受排挤和嘲讽。但师姐对我,却始终亲切温柔。我和她朝夕相处,渐生情愫。我们在福地的海前发下毒誓,要守护彼此,不离不弃。我们共同修行,深入生死门,一齐携手捕捉生蛊和死蛊……” “那是我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光,我原以为能这样一直到老。直到一次地灾之后,地灵受伤沉眠,福地出现漏洞,沟通外界,一位贼子就溜了进来。” “这贼子当时受伤颇重,我若早知道后来的事情,必定在当时就将其虐杀!可是,我没有这么做,而是救醒了他。他自称姓商,有一头血红的头发。他口才了得,花言巧语,在养伤阶段,渐渐哄骗了师姐。他相貌的确比我好看那么一点点,靠着小白脸讨师姐的欢心。师姐纯真无知,和他交谈越欢,到最后主动照顾他,无微不至。” “我们为此数次吵闹,好几次吵翻了天。那贼子伤好之后,我就想将他驱逐出去,继续和师姐过神仙眷侣般的生活。但哪想到师姐已经变了心,竟然违背我们当初发下的毒誓,将我打伤,和那个贼子一起叛逃!” “我恨啊!既恨自己心慈手软,酿成祸端,又恨师姐陈九移情别恋,更恨那贼子卑劣无耻,横刀夺爱。把伤养好之后,我就出了福地,闯荡南疆,寻找这两个奸夫淫妇的下落。但哪里知道,这贼子位高权重,成了商家族长!” 说到这里,仇九顿了顿,看向方源。 方源面无表情,他有前世记忆,知道许多秘辛,听到一半,就知道仇九说的人是谁了。 仇九见方源毫无动容,苦笑一声:“看来你已经猜到这两人的身份了。没错,那贼子就是当今商家族长商燕飞,而我的师姐陈九,就是如今的素手医师。商家乃是超级家族,而我却势单力薄,这些年来闯荡南疆,苦心经营,就是要对付这两个狗男女!可惜,可惜啊,我今天要死在这里,没有办法完成这个心愿了。” “呵呵呵。”方源沉默着听完,忽然笑出声来。 他俯视着坐在地上的仇九,双眼精光透亮:“杀人鬼医,你打的好算盘。按照你所言,影宗如今只有你和陈九两人,你死了,我要得到生死门的消息,就得从商燕飞和素手医师两人身上着手。事关影宗福地,他们怎么可能会坦言?到时候我们两方打起来,不管谁胜谁败,都是对你有利的。” “哈哈哈……小兽王,你这个人很坦率,很直接。只耍弄阴谋诡计的人,终究上不了台面,但你思虑缜密,行事却又霸道,简直是不世出的枭雄人物。你说的没错,我就是这个打算。这算是个赤裸裸的阴谋,你已经识破了,那么,你还要去向他们打探影宗福地的消息吗?”杀人鬼医长笑道。 方源定定地望着这位五转蛊师,半晌叹了口气:“这是当然的事情。” 生死门是和光阴长河,同等的太古禁地。 这种地方,都繁衍生息着独特的蛊虫。 春秋蝉就在光阴长河中生存,生死门中自然也有类似的仙蛊。 如此巨大的利益,方源不可能不动心。所以,他明知道是仇九的谋算,还得一头扎进去。 仇九哈哈大笑,笑出了泪花:“小兽王,你虽是后起之秀,但我敬佩你。我很期待将来,你和那对狗男女碰撞角逐的情形,可惜,我已经看不到了。” “我们影宗教义,对生死有不同的看法。生而相遇,死因有你。我们能够在茫茫人海中相遇,又死在你的手中,这是一场非同寻常的缘分。也许你真的和影宗福地,和生死门有缘。索性,我就将这场奇缘送给你,希望你能够把握。” 说到这里,仇九的脸色平静下来,双眼深邃,仿佛有种看破红尘生死的大智慧:“我要死了,没有关系,在这天地中谁能不死呢?长生可得,永生无望。就算是那数位仙尊、魔尊,最终还不是一样灰灰?小兽王,我自己死就可以了,不须你动手了。” 说完这话,他就咬舌自尽! 血液喷涌,生命流逝,一代鬼医,将来的四大医师之首,就这样陨落了。 “没有想到,杀了这鬼医,居然得到了这么重大的消息。影宗的福地,生死门……我如果主宰,必将是霸业之基。看来我的重生大计,又要修改一番了。” 但凡能修行到五转的蛊师,都是优胜劣汰,层层竞争,最终才脱颖而出,没有一个简单的人物。 他们都拥有各自独特的机缘、优势、底牌或者隐秘。 至此,福地中的五转蛊师被方源屠戮一空。 铁慕白、巫鬼、骷魔、武阑珊、仇九,这五个人个性鲜明,无一不是底蕴深厚,实力强大。若真打独斗,现在的方源,只会被他们任何一人轻易碾压,绝不是他们的对手。 “原来素手医师的本名是陈九,而杀人鬼医取名仇九,看来是因爱生恨。难怪在前世义天山大战,他主动登山,投身那场漩涡,和商燕飞叫板,和素手医师对决。被俘之后,叫破当年之事,被商燕飞斩杀。” 对于这场三者纠缠的恩怨情仇,方源不想评价什么。 同情仇九吗?但素手医师的选择,也完全可以理解。嫌贫爱富,嫌丑爱美,乃是世间常情。 商燕飞是南疆都有名的美男子,仇九和其相比,简直是一个天一个地。 素手医师之所以和仇九爱恋,主要还是因为单纯,仇九是她第一个见的男子。而后遇到商燕飞,这才开了眼界,有了对比。 况且陈九此人,本性中就有一种对于美的极端追求。 上门求医的患者,她都要想打量一番容颜。长得丑的,她就绝不治疗。长得马马虎虎的,看她当时的心情,和患者的诊金待定。长得英俊美丽的,她二话不说,当场治疗,而且还不收费用。 有人因此责问她,她还振振有词:“你们这些丑陋的家伙,生在我的面前,简直是玷污了生命的美好,干脆死掉算了,一了百了。而那些美丽的事物,我们当然要千方百计地去呵护和保存呀。” 这番话,在当时的商家城中,引发了一场风波。最后还是商燕飞亲自出面,才平息了此事。 素手医师在商家城的地位,是独一无二的。 当初在商家城,方源和白凝冰一起见到素手医师,她对方白二人的态度,差别相当明显。对方源爱理不理,对白凝冰却温柔亲切得很。 “不过话说回来,四大医师,都各有怪癖。杀人鬼医、素手医师且不说了,那九指游医,喜欢扮作邋遢的老乞丐,常年行踪不定。而圣手神医,身为男子,却喜欢男子。” 方源一边任由思维自由散漫,一边动手,将杀人鬼医的蛊虫尽数取来。 仇九的蛊虫,有许多。 大多数,都是治疗蛊,除此之外就是移动蛊。 他没有五转治疗蛊,反而有一只五转的移动蛊,名为挪移蛊。 挪移蛊,外形抽象得很,像是一团麻花。暗金色的虫躯歪七八扭,头部和身干相互纠缠,眼睛和翅膀都错位了,仿佛是造物主随心所欲捏成的。 不过就这外形,倒是和它原主人的相貌,能交相辉映。 方源稍稍打量一番,就将这些蛊虫随身收起。然后便用兽力胎盘蛊,吞噬了仇九的空窍。 望着仇九的尸体,他轻声一笑:“仇九啊,仇九,你真是狡诈。如果我不是拥有前世记忆,倒真的会被你蒙骗过去。” 仇九虽然死了,但还藏着复活的可能。 方源前世,他在义天山大战的中期,被人割喉暗杀。但过不了多久后,他就重新复活过来,令正魔两道都十分惊异。 原来,他曾经用过一种遗生蛊。 遗生蛊是五转消耗蛊,只要蛊师死后遗体大致保存得当,只消过片刻功夫,遗体渐渐复原,蛊师就能重新活过来。 虽然他身处福地,遗生蛊种在身上的法则力量被天地压制,暂时无法作用。但是只要福地渐渐崩溃,压制减弱,遗生蛊的力量就会重新激活,令其重生。 仇九先前,一再地力捧和赞叹方源,又一番表演,面对死亡表现得无比洒脱,就是要给方源产生良好印象,以至于死后,不至于遭到方源鞭尸。 说实在话,方源也的确没有鞭尸的习惯。 “不过今天为了你,我倒是可以破例一回。”方源面色冷酷,无情地出手,很快就将仇九的尸体斩成肉泥。 他犹豫了一下,还是不放心,又放了一把火,将这滩血泥烧成灰烬。 掌风一扬,灰烬纷纷扬扬,飘散四面八方。 “仇九,你若这样还能复活,那也算得你本事!哈哈哈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