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六节:白凝冰? - 蛊真人

第一百九十六节:白凝冰?

?现在地灵已死,方源无法再查看殿外景象。但他有前世记忆,不用查看,也能猜测一二。 “如今福地中还有的五转,只有萧芒、魔无天两位,此刻应该被两头犬皇暂时阻挡。四转蛊师很多,但是能够在这个时候,就冲杀到这里,只有一位。那就是炎家少族长炎军。此子继承上古虚道传承,最擅长躲避攻伐。闯过犬兽大阵来此,对他而言,不是难事。” 方源心中这般思量,而事实也正是如此。 虚道,曾于上古时代盛行一时,理念是逍遥自得,避难而无敌。只要能躲避一切杀伐,就是一种变相的“无敌”。 前世记忆中,虚道炎军在义天山上,也大放光彩,挑战魔道蛊师,令魔道一方焦头烂额。直到魔无天出场,才将其打成重伤退场。 “这福地防御不强!中枢之地,如此重要,却只建造了一个青铜大殿,虽能储备,却防御薄弱,中看不中用!要是像狐仙福地那般,有荡魂山防护,简直是天堑一般,就算是蛊仙也得头疼。哪怕是我曾经的福地,构造一汪血海,也比这破殿好多了。”方源心中暗恨,走到风天语身旁,用脚将他硬生生地踢醒。 “快给我起来!”方源寒声道。 风天语劳苦功高,贡献极大,若不是他主动分担了大部分压力,方源不可能炼到这一步。 “呃,主,主人……”他醒来,双眼充斥血丝,头发蓬乱如杂草,脸色也发白,颤颤巍巍地向方源行礼。 “你现在出去大殿,将一个四转虚道蛊师挡住,哪怕牺牲你的生命。”方源冷酷地命令道。 “是,属下必定竭尽所能!”风天语咬着嘴唇,立即领命退下。 他真元几乎消耗一空,战力根本不足,况且身为炼道大师,本身也不擅长激战。此行一去,可以说有死无生。 但现在方源还要进行最后一步,手边又没有其他力量,只能拿他顶杠。 “当务之急,还是第二空窍蛊。牺牲个炼蛊大师,也不算什么。”方源重新盘坐下来,看着半空中不断变化的绚烂光彩。 到了这一步,第二空窍蛊已经完成大半,介乎虚实之间,有形无形之内。无法移动拿捏,更且只能存乎三个时辰。 三个时辰之后,不进行收尾工作,光辉就会消散,先前一起的努力都白废。 “开弓没有回头箭,只要完成最后一步,我就能获得第二空窍蛊!只是……” 方源下意识地抚摸小腹,目光凝重。 福地当中,光阴流逝是外界的三倍,春秋蝉康复极快,带给空窍极大压力。 此时方源的空窍纵然是四转高阶,也不堪重负,窍壁表面出现了微微的裂痕迹象。 接下来,他还要用两只三更蛊,叠加起来,就是九倍的光阴流速。 到那时,空窍能否支撑得住? 方源并非胡乱冒险之人,在炼蛊之前,他就精心算计过了。 这场赌博,他赢面很大。只要有第二空窍,再及时离开福地,他还能再争取到数月的喘息时间。 到那时,他自然有备用计划。 “三更蛊,去。”他静下心来,集中全部精神,开始收尾步骤。 在三更蛊的作用下,那团光辉彩霞,顿时变化加速,光芒绚烂夺目,更散发出一股难以言述的玄妙之意。 “神游蛊拓宽空间,三更蛊浓缩时间。这是宇宙二道的法则运转,不愧是太古就流传的蛊道……” 实践出真知,方源隐有所悟。 时间流逝,第一只三更蛊的效果,接近尾声。光辉彩霞隐隐凝固,有了成品迹象。 殿外喊杀声越来越大,但不管是魔无天、萧芒还是炎军等人,都未冲进来。 “好,接下来就用第二只三更蛊……”眼看着就要彻底成功,方源也不禁渐渐激动起来。 但就在这时! 白凝冰传音:“方源,你要小心。铁若男凿穿防线,向你那去了!” 方源面色一变。 此刻,他全神贯注,不能抽身,如何对敌?风天语也被派遣出去,他身边毫无一丝防备之力。 怎么办? “白凝冰,你怎么搞的!还不快进来护卫?我现在动弹不得,我若死了,你在毒誓蛊下,也要身亡!”方源愤然传音。 他是万般的无奈,只能抽调白凝冰过来。 没有白凝冰的主持,外界的狗群必然群龙无首,导致大乱。不多时,群雄就能攻杀进来。 但方源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! 现在的他,就是砧板上的鱼肉,任人宰割,没有一丝还手之力。若没有人护卫,他会轻易被铁若男杀死。 幸好炼蛊已经在收尾阶段,只差用第二只三更蛊。 方源唯有寄希望于时间。 只要他争分夺秒,抢炼完成,凭借手中众多的四转、五转的移动蛊,他就能突围而出,逃出生天。 至于白凝冰? 呵呵,正适合留下来阻敌,也算是利用到极致了。至于她如何下场,就不是方源现在考虑得了的。 砰。 圣殿大门被轰然推开。 铁若男迈步进来,看到殿中景象,她先是一愣,旋即反应过来,又惊又喜:“小兽王,今天就是你授首之日!” 话还未说完,她就扑杀过来。一扬手,无数金针飚射过来。 “白凝冰!”死亡的气息是如此浓重,扑面而来,方源不得不再次传音大吼。 刷! 寒风乍起,冰霜弥漫,凝成一道冰壁,将金针尽数挡下。 下一刻,白凝冰也出现在大殿门口。 但她状态显然不好,浑身浴血,伤痕满布。一道最严重的伤口,在她的背后,从她的肩膀一直延伸到背腹,深可见骨。 衣摆上沾着绿色的叶屑,银白色的长发也被烧焦,整个左臂黑得发紫,显然是中了毒素。 “快给我拦住她!”方源低吼一声,“我只差最后这一点时间。” “你有闲情逸致说这废话,还不如给我抓紧炼蛊!”白凝冰咬紧牙关,怒骂一声,几步赶上前来,和铁若男缠斗起来。 铁若男冷笑几声,金针飚射,身形如电,攻势极为凶猛。 白凝冰咬牙坚持,她身受重伤,战力不足原先的十分之一,很快就落入险境。 几轮交锋之后,白凝冰伤重剧痛,令脚下一崴,身形晃动,铁若男敏锐地抓住战机,突施辣手。 白凝冰再遭重创,摔倒在地上。 “就先杀了你!”铁若男眉心一闪,寄托在额头上的印记,化为实体,形成一柄金色飞刀暴射而出。 刷! 金色飞刀穿透空气,和白凝冰的脖颈差之毫厘,插在铜砖地面上。 白凝冰及时一滚,躲过致命一击,大叫起来:“你还要多久?” 方源心脏砰砰直跳,咬牙低吼道:“还差一点点,你死也要给我坚持住!!” “我死了,你也活不了……”白凝冰的咒骂声,被铁若男的再次攻击打断。 铁若男攻势一波连着一波,白凝冰节节败退,只能以躲闪为主,在生死线上挣扎,场面凶险。 几个回合之后,白凝冰大口地喘着粗气:“我不行了!方源,我要自爆了!” “你的资质,难道已经回归十成?”方源惊愕。 “废话!”白凝冰大骂一声。 方源双眼眯起,白凝冰重新成为北冥冰魄体,是必然的事情。但他没想到,居然会这么快! 按照他的推算,尽管有福地三倍光阴,那也得再往后数月才是。 方源现在正在炼蛊关头,无法分心过多思考。 十绝体的自爆,威力极大,哪怕是五转蛊师也得避其锋芒。 白凝冰一旦自爆,将对整个战局造成极大影响。 “你尽量支撑住,不到万不得以……”方源喊道。他背对着大门炼蛊,难以观察到铁白二人交手的具体情形。 但他得到的回应,却是白凝冰的一声深沉的叹息—— “来不及了。” 下一刻,方源就感到大殿中,寒气四溢,温度暴降。 咔嚓嚓…… 冰霜迅速凝结的声音,不绝于耳。 “这是什么蛊?”铁若男的惊呼声,也传到方源的耳中。 方源勉强转头望去,只见大殿已经成了一片冰雪的世界。白凝冰凌空漂浮,浑身已变成冰晶,一如青茅山时自爆刚开始的情形。 寒风咆哮,冰川渐起,夹裹着浩瀚磅礴之势,重重地碾压向铁若男。 铁若男神情悍然,一路往后爆退。 但大殿的门,早已经被凝霜凝结,她成了瓮中之鳖,陷入到冰层的包围之中。 “难道是传说中的北冥冰魄体?”铁若男发出惊呼,猛地反应过来。但为时已晚,她被封印在冰层中,宛若琥珀中的昆虫。 冰层却没有停止,反而向方源处蔓延过来。 “白凝冰?白凝冰!”方源急得大吼,但白凝冰没有回应。 她的身躯,几乎都和冰霜连成一体,整个脸庞也变得模糊不清。水晶般的蓝眸不再耀眼,似乎彻底的黯淡下去。 “该死!”方源急得脑仁生疼,冰霜已经及身,他只得调动出阳蛊。 阳蛊飞出去,落到白凝冰的身上,顿时阳气凛冽,一团元气漩涡形成,时隔多年,青茅山上曾经的一幕,再次重演! 冰霜停止了蔓延,但这样一分神,差点就让炼蛊失败。 方源吓得心脏都漏跳一拍,连忙集中注意力,再不管身后。 在他的努力之下,彩霞光辉终于凝固,形成第二空窍蛊! “仙蛊!我终于成功了!!”这一刻,方源心中欢喜得都要炸了。 一切的努力,一切的冒险,得到了最心满意足的成果! 哧。 就在这时,一截锋锐的冰刃,刺破方源的心脏,从背后穿透,冒出前胸一大截。 方源双瞳陡然缩成针尖大小,艰难回望—— “白凝冰?你!” “方源,你也有中计的这一天!”铁若男施施然走过来,眼中含恨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