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九十九节:为山九仞功亏一篑 - 蛊真人

第一百九十九节:为山九仞功亏一篑

?“该死!”方源咒骂一声,挥手一推,打出一道金龙。 金龙呼啸而过,将这群重泰犬碾撞成肉泥,开出一条通路。 “小兽王,你往哪里走?快交出仙藏!”翼冲来到方源的面前,浪涛卷席而来。 骨翼蛊! 方源一振翅,躲避巨浪的拍击,冲天而去。 “小兽王,你还是留下来吧。”易火一挥手,火鸟飞旋,向方源啄来。 金霞蛊。 方源浑身隆重一层金光,速度激增,摆脱火鸟后,快速后撤。 “嗯?”这番巨大的动静,引起了魔无天、萧芒的注意。 萧芒飞出一只光芒巨手,大如巨象,极速飞腾,向方源抓来。 方源一个急转,躲避开来。 但这时,忽然耳边响起一声温柔的呼唤。 这声呼唤,仿佛情人耳鬓厮磨的低语,又好像是亲人千呼万盼的呼唤。让不知情的人,禁不住魂牵梦绕,神不守舍。 “魔无天的柔情蛊!”方源悚然而惊,迅速地挣脱开来,但终究动势因此一滞,背后的光芒巨手再度抓来。 “不好!”此时躲避已经来不及了,方源只好催动蛊虫,以攻代守。 轰。 一声巨响,光芒巨手被击散,而方源也如断线的风筝,在空中洒出一条血线,向地面摔落。 耳畔呼呼的风声,惊醒了昏迷的方源。 意识到自己正在坠落,他连忙再催蛊虫,同时大叫:“铁若男得了绝世仙蛊,正在炼化!” 魔无天、萧芒的注意力,当即就被转移。 仙蛊! 群雄沸腾,瞬间陷入到无以伦比的狂热状态,铁白棋压力暴涨。 方源得了喘息之机,立即催动巫鬼的移动蛊。大片的阴云升腾而起,他隐藏在阴云中,继续撤退。 但就在这时…… 嗖嗖嗖嗖! 虚空中,忽然延伸出四道锁链,如蛇般灵巧,如电般迅速,捆住方源的四肢手脚。 然后,锁链迅紧紧缠绕,迅速蔓延,将方源五花大绑,拖入虚空之中! 下一刻,方源重新出现在青铜大殿当中。 铁家四老分别占据东南西北四个方位,围绕着他。 他们半蹲在地上,右掌伸直先前,左手握住右手腕,一齐催动着蛊虫。他们每个人的手掌中,都延伸出一根长长的黑铁锁链。 铁家四老的杀招——无极搜锁! …… 而此时,中洲,天梯山。 狐仙福地,荡魂山上,一场关乎狐仙福地归属的竞争,也到了最后的关头。 “方正,加油,胜利近在咫尺了!”天鹤上人的声音,在方正的心底响起来。和原先相比,他的声音透出极沉重的疲惫和虚弱。 “是的,就差一个对手了……”方正咬紧牙关,满身汗渍,身躯摇摇欲坠,但又透出一股坚定之意。 “我,堂堂萧七星,居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人物超越了?”萧七星瞪大双眼,眼睁睁地看着方正攀爬,超过他的高度。 “唉,想不到最后的结局竟然是这样的。”应生机长叹一口气,忽然撒手,从山上坠落下去。 他距离山顶最远,看到方正的表现后,已经明白自己毫无胜算,索性直接认输了。 狐仙地灵当然不会坐视他摔死,轻轻打了个响指,将应生机安全地挪移到外界去。 爬,继续攀爬。 方正的手脚已经磨破,鲜血淋漓。 越接近山巅,魂魄受到的震荡就越厉害。方正几乎已经无法思考其他,他的眼中只剩下山顶的景象,他已经压榨了全部的潜力,疲累至极,这是超越身躯极限的发挥。 “这个小子……”凤金煌也不禁动容。 方正明明已经疲累不堪,却偏偏有着一股好像无穷的力量,在支撑着他。 “山顶,山顶……”方正咬牙切齿,心中只有这一个执念。 他一步步攀登上去,渐渐超越凤金煌,正式领先! 此刻,他距离山顶只有一丈的高度。 就连粉嫩可爱的地灵狐仙,都站到山崖边上,定定地瞧着下面,注视着新主人的诞生。 福地外,一直保持关注的蛊仙们,已经有人开始发出叹息声。 “恭喜了,鹤风扬,这一次你们仙鹤门稍胜一筹。” “哼,如果我的那只六转的玲珑小挪移蛊,还在的话……” “亦或者星梭蛊、定仙游蛊、我行蛊,这场比斗就是另外一个结果了。” 蛊仙们态度不一,有的平淡恭贺,有的惋惜遗憾。 “侥幸,侥幸!”鹤风扬谦虚几声,但声音难掩他的喜悦之情。 但就在这时,一位蛊仙冷笑起来:“鹤风扬,要叫你失望了。这个狐仙传承,注定是我灵缘斋的。” 话音刚落,福地中异变陡生! 凤金煌娇喝一声,从身后肩膀处生长出一对绚烂的羽翼。 这对羽翼,极尽华美艳丽,各色光辉不断流转,璀璨夺目,轻轻一扇,便带这凤金煌徐徐上升。 “什么?” “这是……” “传说中的仙蛊——梦翼!” 梦翼是一只很特别的仙蛊,它不存在于现实之中,只可在梦中寻得。催动它的,也不是仙元,而是蛊师的灵和魂。 凤金煌只是凡躯,现在强行催动梦翼,会导致魂魄上的严重损伤,轻则失忆,重则痴呆。 但骄傲如她,一生下来,就从未失败过。她是绝不可能任凭方正在自己的眼前,成为唯一的优胜者! “哪怕付出最沉重的代价,也要获得胜利!”在方正吃惊的注视下,不远处的凤金煌徐徐飞升而上,轻易超越他,再次夺回领先的地位。 梦翼乍然收起,凤金煌攀在山崖边上,狠狠地喘着粗气,从灵魂中传来的眩晕感,强烈到让她几乎要昏厥过去。 达到极限了。 强行催动仙蛊,凤金煌能做到这一步,已实属不易。 “我竟然输了!”方正瞪大双眼,失魂落魄。 此刻,凤金煌是如此的接近山巅,事实上,她的双手已经抵达了悬崖边缘,只差最后的一小步! “我,我要……胜利!” 这一刻的凤金煌,拼尽全力扬起头颅,迸发出最后一丝力量。 她的双眼,亮如琥珀。容颜娇丽无俦。雪白的修长脖颈,在福地粉色的光辉中,流转着玉一般的光晕。 她就像是一只雏凤,第一次向天地展开亮丽的羽翼。 锦绣辉煌! 一时间,就连蛊仙们都为其失神。 她咬破嘴唇,艰难地将手臂搁在悬崖边上。然后奋起余力,把沉重的身躯也拖上来。 最后,几乎是滚上了山巅。 她成功了! 这场争斗唯一的优胜者,狐仙福地新的主人! …… 南疆,三叉山,青铜大殿。 方源被锁链五花大绑。 “呵呵呵,方源,我们又见面了。”铁若男站在方源的面前,开怀畅笑。 白凝冰则叹息一声:“没有用的,方源,你的左臂中已经被我暗中种下了定星蛊。有着此蛊定位,无极搜锁就能破空捉拿,你逃到天涯海角都没有用处。这一场,你已经输了,认命罢。” “什么?”方源低头一望,只见左臂中寄生了一只蛊。 此蛊乃是太古星屑,宛若钻石,生有八角,晶莹剔透,此时绽放着星光,将方源的左前臂映照成一片半透明的幽蓝。 “白凝冰!”方源怒极大吼,疯狂挣扎,弄得锁链碰撞,哗哗作响。 前世当中,铁家四老就是凭借此杀招,捉拿了孔日天。不想今生,这一招用到了方源他的身上。 之前,白凝冰被铁家四老围困,方源没有直接上前救援,也有忌惮这无极搜锁的缘故。 一旦被无极搜锁定位,方源不论逃到哪里,虚空中都会伸出锁链来捉拿。但没有定星蛊的话,无极搜锁就是无头的苍蝇,不足为虑。 “这只定星蛊,是铁家四老亲自给我的,并且训练了好长一段时间。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给你种下的么?呵呵呵,是在你为我灌输黄金真元,替我温洗空窍的时候。神不知鬼不觉吧?”白凝冰眼中透着冷酷的笑意。 这一招,简直是釜底抽薪,将方源反击的希望彻底打碎! “定星蛊……好,白凝冰,你真是太好了!”方源瞪着白凝冰,咬牙切齿。 铁若男徐徐劝降道:“方源,你中了无极搜锁。现在你身上的蛊虫,已经被封印住,连真元都调动不了一丝。你已经没有希望了。当然,你还可以调动意念,令蛊虫自爆。但我劝你不要这样选择。你是聪明的人,应该知道哪样选择,对你有利吧?” 方源低头,沉默下来。 刚刚他疯狂地催动蛊虫,但无极搜锁并非浪得虚名,乃是兼并宇道、禁道的杀招。就算是五转的挪移蛊,也被封锁住,无法调动。 “一切都结束了,方源。镇魔塔将是你的最终归宿,今后的余生你就在那里度过吧。”白凝冰叹息一声,看着眼前大敌终于落网,他的心情十分复杂,似喜似悲。 “这些年来,感谢你带给我的精彩。正是因为有你的存在,才点亮了我寂寞的人生,让我不显得无聊孤独。接下来,我将展开更加精彩的人生。而你将荣幸地成为,这份精彩的组成部分。”说到这里,白凝冰向方源行了一礼,神情恳切真挚。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