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一节:人生匆匆百年,不过一场豪赌! - 蛊真人

第二百零一节:人生匆匆百年,不过一场豪赌!

?“定星蛊,就像是一个套在我脖颈上的绞索。我虽有手段排除,但却需要大量的时间准备。要立即排除定星蛊,除非白凝冰亲自回收。亦或者,我斩去自己的左前臂……”方源心中升腾起一股强烈的冲动。 定星蛊隐藏在方源的左前臂中,一旦方源舍弃左臂,铁家四老拘拿过来的,只能是方源的断肢。 但这样一来,方源就失去了左臂。 今后要治疗,令断臂重生,无中生有,须得费上好一番辛苦。 且不说治疗起来麻烦,关键的是他一旦斩去左臂,等若打草惊蛇。铁家人、白凝冰都会立即明白,方源察觉了什么,很大可能就要发动攻势。 这样一来,群雄阵容中,就要再添上铁家、白凝冰。 对于方源来讲,这种情况无疑比前世更加糟糕。 “不能打草惊蛇!我侥幸重生过来,比起上一世,唯一的优势就是知道事情发展。我若将计就计,还能让铁家、白凝冰暂时为己所用。一旦断臂,不仅将铁白等人推向对立面,而且事情立即变化,超出前世发展的轨迹,我的重生优势就会丧失殆尽。” 但是如果不断臂,又该如何破除目前的绝境,展开绝地的反击呢? 方源细细思量,各种各样的人物、事件、因素都走马观花,在他心中闪现不断。 王逍、仇九、武神通、章三三、龙青天、萧芒、铁若男、白凝冰、魔无天、炎军、风天语…… 奴隶蛊、碧空蛊毒、地灵、青铜大殿、仙元、定星蛊、第二空窍蛊、百战不殆蛊…… 无数的选择,会衍生出无数的可能。无数的可能,又相互影响。 方源脑袋急速转动,各种灵光如黑暗中火石碰撞。 如何做,才能维护自身,又能保全最大的利益? 他绞尽脑汁,竭尽心神,短短片刻功夫,就想得双耳嗡鸣。 “等一等!”陡然间,方源雄躯一震。 “也许……退一步能海阔天空?我是否应该更高瞻远瞩一些?”一个匪夷所思的想法,在他脑海中形成。 “不行,这样做的话,风险更大!”他旋即摇头,口中喃喃自语,否决了这个想法。 但这个想法,却像是老树扎根,一时间竟然挥之不去。 “如果这样做,真的能够成功的话,我的收获将更加巨大!”方源双目放光。 但下一刻,他又不自觉地摇头:“此法一旦计算稍有疏漏,我就将万劫不复,比落到铁若男手中更惨。毕竟春秋蝉已经使用一次,短时间内再无重生的可能……” 想着想着,方源的目光渐渐深邃起来。 忽然他轻笑出声:“想我堂堂一代魔头巨擘,何时畏首畏尾,如此瞻前顾后?只要有一线希望,就该勇于出手。只要有滔天的利益,就该奋不顾身。富贵险中求,什么稳中求胜,慢慢积累?我就是要一步登天!” “没错,就这个方案了!失败就死无葬身之地,成功就如蛟龙升天,对今后大计更为有利。呵呵呵,哈哈哈,人生匆匆百年,不过一场豪赌!” “小兽王,你不要冲动,有话好好说。你想要巫山的路径,咱们可以慢慢谈的,完全可以商量。”脚下的王逍,连声求饶。 方源时而狂笑,时而沉默,时而紧皱眉头,时而朗笑欢愉,把王逍这个巫山之主,堂堂的五转蛊师,一代魔头枭雄也吓得够呛。 在他心中,已经把方源当成了疯子,精神不正常的人。 魔道极端,没有家族支持,修行十分困难,又时常挣扎在生死线上,心理压力极大。因此精神病态的情况,在魔道蛊师中并不少见。 尤其是方源时而自言自语,时而竟然还吟诵诗词,更把王逍心中的担忧加深一层。 对付正常人,他王逍有的是方法。但是对付疯子,就算是蛊仙心里也没底啊。 “哦?你是打算告诉我巫山的路径吗?”方源扬起眉头,俯视王逍。 “当然,不过你要放我一条生路。”王逍见方源终于有了反应,顿时叫声更急。 “哼!”方源目光陡然变得凌厉,脚下用力一踩,咔嚓一下,将王逍的头颅踩得稀烂。 王逍,枭雄也,阴鸷狠辣,冷漠无情。要想他说出巫山路径,除非动用章三三的五转奴隶蛊。 但在方源的新计划中,王逍已被舍弃,自然无须和他废话,直接杀了干脆。 可怜王逍,堂堂巫山之主,再次憋屈地死在方源的手中。 杀了王逍之后,方源自然是取其蛊虫,又用兽力胎盘蛊,吞噬了他和云落天的空窍。 “如此,兽力胎盘蛊的资质,已经有八成三。仙元方面,则消耗多出一丝,达到两份有余。霸龟,你是要劝我收手吗?”方源忽然开口道。 地灵:“咦!你怎么知道我心里的想法?” “我当然知道了。”方源冷哼一声,旋即放出春秋蝉的气息,“霸龟,你好好感受一下,这是什么?” 地灵果然再次震惊了! “这,这是六转仙蛊的气息!好像,好像是春秋蝉……春秋蝉名列天下奇蛊第七!你一个区区凡人,怎么能拥有这等仙蛊?” 上一世,方源和地灵扯了半天,最终发现地灵无妨说服,只能赌一把,暴露出最大底牌,终于说服了地灵。 如今,方源一上来就泄露出春秋蝉的气息,单刀直入,开门见山:“霸龟,我也不隐瞒你,我就是未来的蛊仙,通过春秋蝉重生回来。” “什么?!”地灵吃惊得无法言语,这消息太惊人了,让它暂时接受不过来。 方源神色傲然:“我回到过去,知晓一切。霸龟,我就是你将来的主人,上一世成功地炼制了第二空窍蛊……” 方源侃侃而谈。 上一世他就能说服地灵,而现在,他又有先知先觉,还有炼制第二空窍蛊的实践经验作为证据,地灵很快就被再次说服。 “年轻人,你真的是我未来的主人?听你的话,好像真的炼成了第二空窍蛊!不管你是不是骗我的,我都很高兴。因为这意味着,第二空窍蛊的成功可能又扩大了三成!”地灵欢喜地道。 “闲话少说,霸龟。我重生回来,更知道此刻情形危机四伏。首先,我要杀一个人!” …… 片刻之后,龙青天惨死在方源的手中。 上一世,就是这个龙青天,撞见一处薄弱之地,利用碧空蛊,毒烂天地,形成漏洞,给福地造成很大创伤,同时也带给方源很大干扰。 现在,方源一重生,就立即动手。在龙青天进入那片薄弱地域之前,就利用天地伟力压制,不费吹灰之力将他干掉了。 “年轻人,我现在越来越相信你了。你将一个危险扼杀在了萌芽当中!唉,三王改造了福地,我对这片领域掌控力并不高,你居然可以提前察觉了这个危机,又有春秋蝉,你真的来自未来……”地灵感慨地道。 方源叹了一口气,地灵已经老迈衰朽,宛若行将就木的老人,比不上年轻地灵。 就比方说自己左前臂中的定星蛊,它就没有丝毫的察觉。 方源没有和地灵啰嗦,抓紧时间,取走龙青天的蛊虫,再吞噬了他的空窍。 上一世,因为碧空蛊毒的缘故,方源杀了龙青天,却不能取走战利品。如今却是提前斩杀,龙青天的碧空蛊用不出来,因此方源毫无顾忌。 搜刮了龙青天,方源颇有斩获。 除去空窍不谈,最大的战利品就是碧空蛊。 此蛊好似一节墨绿的竹干,巴掌大小,中间空通,摸在手中如玉一般细腻润泽。 五转碧空蛊,源自太古时代,到如今极端稀有。其毒猛烈至极,难有针对手段,稍有不慎,就会毒发身亡,化为青光散去。 此蛊将有大用,方源将其小心收好。 “霸龟,速将我传送此处。” 下一刻,方源出现在魔道蛊师,有驭兽大师之称的章三三面前。 章三三还未反应过来,就遭到了方源的毒手,死于非命。 方源杀人夺蛊,轻车熟路。又吞噬空窍,使得兽力胎盘蛊资质上涨一筹。 章三三只是四转蛊师,但却有一只五转的奴隶蛊。方源杀他的最大企图,就是这只蛊。 再一闪,方源出现在杀人鬼医仇九的面前。 “嗯?小兽王!你怎么会……”仇九乍看到方源,狠狠地吃了一惊,神色震动至极。 方源面色平淡,飞出五转奴隶蛊。 奴隶蛊炸成一团黄色光影,落到仇九的身上。 仇九骇然:“干!五转奴隶蛊!!士可杀不可辱,你想奴隶我,痴心妄想啊……” 他殊不知上一世,自己还求着方源动用奴隶蛊呢。 有地灵压制着,仇九无法催动蛊虫,只能任由奴隶蛊种下。 但要控制一个五转蛊师,却并不那么容易,关乎魂魄之间的较量。 仇九竭力反抗,方源魂魄震动,一时间僵持下来,宛若角力。 仇九呵呵冷笑,满头大汗:“小兽王,你太天真了。对于奴道蛊师来讲,魂魄底蕴要越深厚越好。控制野兽尚且不易,更何况要控制人?人乃万物之灵,你更要越阶控制我,简直是痴心妄想,呵呵……啊!” 仇九忽然发出一声惨叫,得意的笑声被方源的一个巴掌打断了。 他被这么一干扰,顿时在魂魄较量上分神,黄色光影渐渐融入他的身体里面。 只要彻底融入进去,仇九就会成为方源最忠心的奴隶! (ps:看了大家这么支持方源,说不感动是假的。尤其是看到某同学的话,真是有些伤感!唉,大家这般支持我,我亦绝非一意孤行之人。现在起点《蛊真人》书页设了置顶的帖子“老魔五百年之殇”,如果超过五百个跟帖,我就彻底打消那个想法了罢。一个跟帖就是一年,重生五百年,那就不寂寞……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