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二节:再度决战 - 蛊真人

第二百零二节:再度决战

?仇九骇然不已,连忙屏气凝神,竭力鼓动魂魄,屏气凝神冥思,撑住这团黄色光影。 这团黄色光影,由方源的魂力支撑。但他年纪轻轻,魂魄底蕴远不如仇九这位百年老怪。要奴隶仇九,并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 但方源岂会没料到这点,他自有方法。 啪啪啪,砰砰砰。 “停手,你居然敢打我!” “你再踹我脸,我跟你急啊……” “妈的,你还踹,我跟你拼了!!” “别打了,别打了。” “不,不要……” 方源把仇九打得四处乱滚,仇九无法动用蛊虫,方源却有力道蛊虫可以运用。 比力气,仇九自然不是方源的对手。很快,仇九就被打得鼻青脸肿。他屡次分神,导致光影已经大半融进他的身体里。 “顶住,支撑住,一旦让它完全融入,我就成了他的奴隶,永世不得翻身了!”仇九把身体蜷缩成一团,任凭方源拳打脚踢,强烈的危机感让他汗毛炸立。 就差那么一丝黄色的光影,笼罩在他的额头上方,始终无法融入。 方源冷笑一声,忽道:“曾阿牛,你不想报仇了吗?陈九背弃你,和商燕飞生活得很好呢。” “你,你怎么知道?!”仇九心防顿时失守,光影一落,彻底进入了他的体内。 仇九在瞬间,变了脸色,向方源拜跪下来。 “属下,拜见主人!” 方源哈哈大笑。 成功了! 这只五转奴隶蛊,当然要奴隶五转蛊师,才能充分利用它的价值。 到目前为止,魔无天、萧芒还未赶来,铁慕白、巫鬼、骷魔、武阑珊也被方源杀了,剩下的选择就是巫山之主王逍、杀人鬼医仇九。 但区区巫山,怎么能和生死门相提并论呢?生死门,可是和光阴长河媲美的秘禁之地! 奴隶了仇九,就是把握了生死门的线索。而且,仇九身为南疆四大医师之一,影响力甚至覆盖正道方面,绝对比魔无天要高多了。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,奴隶仇九,对方源的魂魄造成一定的负担,对接下来炼制仙蛊有很大影响。 “仇九,当年你是否和素手医师用了毒誓蛊,发誓永远珍爱对方,不离不弃?”方源看着杀人鬼医,却是问出一个问题。 “的确有这么一回事。不过主人,您是怎么知道的?”鼻青脸肿的仇九,跪在地上坦言承认,又诧异相问。 “哼,既然已经用了毒誓蛊,那你可知素手医师,如何脱离了毒誓的束缚?”方源眯起眼睛。 “毒誓蛊乃是山盟海誓蛊的替代品,陈九没有能力解掉毒誓。她是为了商燕飞那小白脸,甘冒奇险,让毒誓发作杀死自己。没有了宿主,毒誓的力量自然便消失。然后再利用治疗手段,起死回生,从而摆脱毒誓!” 仇九说到这里,一脸的气愤。他对师姐百般疼爱,结果师姐为了一个小白脸,和自己翻脸,还不顾生命危险,摆脱毒誓。 方源听了,比他更气愤,忍不住抬起脚来,将仇九当场踹倒。 “你这个坑爹的货!” 他清楚地记得,上一世仇九是这么说的: “我们在福地的海前发下毒誓,要守护彼此,不离不弃……” “哪想到师姐已经变了心,竟然违背我们当初发下的毒誓,将我打伤,和那个贼子一起叛逃……” 什么毒誓,明明就是他妈的毒誓蛊! 这仇九说话,避重就轻,有的地方语焉不详,粉饰自己。若是明说毒誓蛊,方源自忖:自己未必不会警觉,知道商家城中尚有一人,可以摆脱毒誓蛊的束缚,从而警惕白凝冰。 “不过我早该想到的。仇九谈及商燕飞的容貌,说后者只比自己好看那么一点点。这种厚颜无耻的话,都能说得这么自然。也难怪他会将毒誓蛊,省略一个蛊字。” 方源鄙视地看着仇九。 谈情说爱,居然要用到毒誓蛊,来约束对方。可见仇九本身的内心阴暗又自卑,这种人说话虚伪矫饰一点,也不足为奇。 方源对白凝冰如何摆脱毒誓,一直心存疑问。就算是上一世,白凝冰也没有明说答案。现在方源知道了,估计就是这素手医师出手,帮助白凝冰摆脱了毒誓。 “好了,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。仇九,你去信王传承,给我将百战不殆蛊取来。”方源收拾情绪,吩咐下去。 “属下一定竭尽所能!”仇九恭声领命。 仇九乃是治疗蛊师,并非风天语这样的炼道大师。要他辅助方源炼制第二空窍蛊,是不可能的,但是让他夺取百战不殆蛊,却是容易的一件事情。 这是因为福地衰落,不久之后,蛊虫可以随意调动。仇九只需硬冲猛打,也能斩获第二空窍蛊。 至此,方源的杀戮便告一段落。 他回到大殿,开始继续炼蛊。 和上一世相比,他此次重生以来,节省了大量的时间。又没有春秋蝉的压力,显得从容得多。 原先他每天只睡半个时辰,疯狂地炼蛊,压榨潜力。如今他至少能睡三个时辰,按部就班,有条不紊。 日子一天天过去,福地也变得越来越衰弱。不过仙元却没有上一世消耗得那样严重,方源有了上一世炼蛊的经验,这一次炼蛊少走了许多弯路,很多步骤都一次成功,让地灵刮目相看。 三王传承的异状,引起群雄们的关注。 随着时间的流逝,车家、左家倾巢而出,萧芒、魔无天也接连出现在三叉山上。 终于,十月二十四日再次到来。 “主人,属下幸不辱命!”仇九跪倒在地,双手捧着一只蛊虫,递给方源。 此蛊其貌不扬,好似灰石圆片。不是别的,正是百战不殆蛊。 上一世,方源奴隶的风天语闯到了最后,获得信王传承,还有数百位毛民充作追随者。今生,换了仇九,他到底不是炼蛊大师,暴力破关,只能勉强取得百战不殆蛊,没有一个毛民跟随他。 不过,毛民善于炼蛊,不善于战斗。数百位毛民的防线,有没有都一样,方源也不在意。 将百战不殆蛊收好,方源就叮嘱几句,便遣走仇九,整个过程都在背地里进行,没有令白凝冰知情。 方源回到青铜大殿,白凝冰已经赶来。 在白凝冰的身后,近十万只犬兽,漫漫无涯,或盘踞在地,或相互嬉戏,或奔逐打闹。 方源淡淡而笑:“白凝冰,将你手中的蛊虫,都交给地灵吧。” “什么?”白凝冰吃了一惊,“这些狗群不是我指挥吗?” “地灵也能运用蛊虫,指挥起来,自然比你更有把握了。”方源解释道。 地灵霸龟显现出来,语气担忧:“年轻人,我既要调动仙元,辅助你炼蛊,又要分心指挥狗群御敌,恐怕力所不及啊。” 方源呵呵一笑,神色自信至极:“无妨,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?群敌当中,我也有棋子。这里是足够的元石,给你驾驭狗群之用。” “是这样啊……”霸龟迟疑,但想想方源的秘密身份,终究还是答应下来。 “至于你,白凝冰,跟着我吧。我炼蛊的时候,身边得有个值得信任的人来防卫。”方源拍拍白凝冰的肩膀,一脸温和的笑意。 白凝冰冷哼一声,目光闪烁的很隐晦,声音也听不出波动:“那随你,只要你不死,炼蛊失败还是成功,也不关我的事情。” 方源便和白凝冰一同进入大殿。 方源盘坐下来,白凝冰则站立在一旁,充当守护者。 方源闭上双眼,却久久不动。 “你还在等什么?时间可不多了。”白凝冰忍耐了片刻,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。 “凝冰,稍安勿躁,有些事情是急不来的。”方源淡淡而笑,脸上没有一丝的紧张,云淡风轻。 白凝冰冷哼一声,不再说话,她双眼眯成了一条缝,心中寻思:“这方源又在打什么鬼主意?他剥夺了我的指挥权,难道是怀疑我了?不,他将我安排到殿内,可见还是信任我的!我还要再忍耐。” 她又想到铁若男,渐渐心安:“她现在被阻挡在狗群大阵外,没有我暗中策应,只能强行打出一条通路。可恶,居然没有让我来统领狗群。幸好我们也留了一手,铁白棋已经秘密到了三叉山。” 又过了片刻,方源老神在在,只是休息,不见动手。 这次就连地灵,也忍不住传音,催促方源炼蛊。 但方源一再推迟,丝毫没有动手的迹象。 地灵焦急,语气隐含怒气,方源便用重生的身份,来劝说它。 而此时,在三叉山的山顶。 蓝、红两道光柱,虚弱纤细,仍旧矗立在峰巅。至于代表犬王传承的黄色光柱,则已经消失不见。 上一世,只剩下红色光柱,那是因为风天语夺得信王传承。但这一世,仇九并非炼道大师,没有能力闯到信王最后一关,因此就剩下了两道光柱。 “不知道犬王传承被谁拿走了!” “还剩下两道传承,我们这些小人物,恐怕也没有机会了啊……” “不过真是奇怪,这次传承几位五转蛊师,都没有一位出来。是怎么回事?” “是啊,犬王传承被继承了,但为什么其他人也没有出来?” “他们是被滞留在福地当中了。这片福地,已经接近溃灭,过不了多久,就会门户大开,任由我们随意进出。”一个嘹亮的声音传播开来。 “是萧芒大人!”顿时有人欢呼,道出了来人的身份。 (ps:才一天就超过了五百跟帖,好吧,诸君的心,我懂了。这其中蕴藏这一股令人感动的力量!五百年似乎真的一点都不寂寞了,就让我们,和方源一起,就这样继续的倔强的走下去罢……壮栽,悲哉,让我们在黑暗中同行。)(未完待续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