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六节:今日暂且展翼去,明朝登仙笞凤凰! - 蛊真人

第二百零六节:今日暂且展翼去,明朝登仙笞凤凰!

?太古的荣耀之光,照耀着蚕茧。 吸收着太古的光辉,蚕茧正在发生一种玄妙的转变。 方源浑身金黄灿烂,在天瀑光河中逆流飞翔。面对五转蛊师的强大杀招,金汤蛊单纯的防御,渐渐不起作用。 黄金的防护,被光芒渐渐冲走。 尤其是骨翼上面,已经渐渐地被天瀑光河,冲刷出原本的黑色。 恢弘磅礴的光明天河中,一个单薄的身影,顶着庞大的压力,艰难飞翔。 如此奇景,吸引了众多蛊师注视。 偌大的战场沉寂下来。 地灵全力辅佐着方源,犬兽失去了指挥,大部分都在溃逃。而蛊师们也一个个停住脚步,纷纷仰头望去。 他们的心中,都有一个相似的疑问——“这个情形,我明明没有看过,但为什么我如此熟悉?” “我想起来了,我想起来了!”忽然不知道谁喊起来,“这样的情形,在人祖传中记载过。难怪这么熟悉!” 《人祖传》乃是天下第一经典,为世人广为传颂,没有人不熟悉它的。 被这么一提醒,很多人猛然醒悟。 “不错,人祖传的第二章第三节有着相关的记载。” “我也想起来了。太日阳莽为了炼成仙蛊定仙游,挥动双翼,沐浴在荣耀之光中,飞向太阳。” 人们回忆出来,顿时引发一阵笑声。 “这人是怎么回事?模仿太日阳莽,居然不顾性命?” “哈哈,他难道也是想炼成仙蛊定仙游吗?” “怎么可能!他有神游蛊吗?” 方源当然有神游蛊! 但有神游蛊还不够,人祖传中记载—— 太日阳莽担忧神游蛊,会趁着他醉酒,将他置于险境。神游蛊也感到惭愧,便指点他道:“你先去天上,在九重天中的青天里,有一片竹林。在竹林中,采摘一节碧空的玉竹。再到九重天的蓝天里,在夜晚的时候,收集星光碎屑中的八角钻石。然后你在清晨时分,飞向天空,借助朝阳的荣耀之光,将我变成定仙游蛊。我成了那个蛊后,就再也不会带着烂醉的你乱窜了。” 所以,方源还要有青天里碧空的玉竹,以及蓝天里八角钻石的星屑。 还有,太古的荣耀之光。 他有吗? 他原先是没有的。 但重生之后,他杀了龙青天,取得了碧空蛊。 此蛊,乃是五转蛊,源自太古时代,好似一节墨绿的竹干,巴掌大小,中间空通,摸在手中如玉一般细腻润泽。 正是青天里碧空的玉竹! 《人祖传》中描述了各种各样的蛊。仙蛊都是直接描述,诸如智慧蛊、力量蛊等。而凡蛊,则含蓄地点出来,描写得很隐晦。需要读者,深入的挖掘和细细的研究。 但单有碧空的玉竹不行,他还得要八角钻石的星屑。 他有吗? 他当然没有,不过白凝冰给他悄悄种下了! 没有错,那就是定星蛊。 此蛊乃是太古星屑,宛若钻石,生有八角,晶莹剔透。种在方源的左前臂时,绽放星光,能将他的左前臂映照成一片半透明的幽蓝。 青天里碧空的玉竹,以及蓝天里八角钻石的星屑,都有了,但方源若要炼仙蛊定仙游,还缺少一个条件——那就是地灵所说的——太古的荣耀之光。 方源有么? 至始至终,方源都没有。 但方源没有,萧芒却有。 萧芒掌握着一只太光蛊,此蛊乃盗墓而得,只是一只残蛊。每个月,只能催动三次,能催发出荣耀之光。三次一过,就要自毁。 而天瀑光河这个杀招,从某种方面来讲,就是太古的荣耀之光! 神游蛊、碧空蛊、定星蛊以及太古之光,一切的条件都具备了! 当方源重生之后,忽然意识到这点时,他在心中就毅然舍弃第二空窍蛊,转为改炼定仙游蛊。 但是要直接说服地灵,是根本不可能的。 地灵的执念,就是要炼出第二空窍蛊来。 那么,白凝冰、铁若男以及正魔两道的群雄,就成了方源的利用对象! 他精心算计,运筹帷幄,顺势而为,终究营造出这个局面。当地灵意识到无论如何,也不能炼成第二空窍蛊的时候,它自然就会选择退而求其次,保护方源,保住这份希望。 蚕茧吸收着阳光,微微颤抖,仙蛊的气息不可避免地逸散而出。 群雄震惊! “这样的气息,怎么可能!?”铁若男、白凝冰等人差点把眼珠子瞪掉。 “他在炼蛊,他的确在炼仙蛊?!他究竟是什么人?难道是太日阳莽重生?”易火、翼冲等人,嘴巴张的老大,下巴都要掉下来了。 “定仙游!他真的在炼制定仙游蛊吗?想不到我风天语,居然有幸能看到炼制仙蛊的场面啊!”这位炼蛊大师双膝一软,跪倒在地上,泪流满面! 福地中,所剩不多的毛民,也都纷纷跪拜下来。 这一瞬间,它们疯狂地崇拜,这个正在炼制仙蛊的人! 无法置信。 太古的情形,就在眼前上演…… 难以想象的恢弘和壮美,让无数的蛊师都浑身颤抖。不晓得是因为激动,还是害怕,或是两者皆有? 一瞬间,方源的身影,成为所有人目光的焦点! 哪怕天瀑光河再刺眼,所有人都张大眼睛,一眨不眨地盯住。 仙蛊的气息越来越浓,但就在这最关键的时刻,异变突生。 “居然想借我之力,炼成仙蛊?哼!”萧芒不是笨蛋,明白过来后,立即停止杀招。 天瀑光河断流! 众人一同发出最大的惊呼声响。 “不——!”风天语甚至哀嚎起来,痛彻心扉,悲痛绝望。 在他的视野中,天瀑光河像是被剪断的绸带,向下无力地飘飞。只需要三个呼吸,光河中的蛊师就会飞出光河。而这短短的时间,绝对不够仙蛊孕育而出。 但方源又岂会没有料到这点? 三更蛊!三更蛊! 他将两只三更蛊,都对着蚕茧催动。 顿时,时光加速九倍,仙蛊气息暴涨! “他用了宙道蛊虫来加速?”风天语像是触电般,从地上爬起来,双眼放光,脸色涌现出强烈的红晕,竟然还有希望? 但旋即,兴奋的红晕转为苍白,风天语如如丧考妣,又扑通一声,失魂落魄地坐在地上,哀嚎着:“没有用的。如此加速,只是饮鸩止渴,仙蛊孕育太快,稳不住气息,必然自爆而毁啊……” 但方源怎会没料到这点? 他取出一种蛊虫。 此蛊其貌不扬,好似灰石圆片。 上一世,方源从风天语手中得之。这一世,乃杀人鬼医仇九奉上。 何蛊? 百战不殆也! 百战不殆蛊,五转消耗蛊虫,一旦用之,便能令蛊师一次炼蛊必成! 下一刻,风天语惊呆了,抱住脑袋,狂喜地嘶吼起来:“这不可能!” 皆因他感受到仙蛊的气息,竟然奇迹般地稳定下来! 蚕茧破开,飞出一只绿光莹莹的翩翩蝴蝶——定仙游蛊! “真的是仙蛊啊!” “美轮美奂……” “他到底是何方神圣,竟然炼成了仙蛊?!” 一时间,众人心中掀起惊涛骇浪,不管是知情的,还是不知情的,都怔怔无语,震惊到了极点。 萧芒傻眼,魔无天呆滞。 “眼前的是神话重演吗?” “我究竟是生活在哪个时代啊?!” 方源飞出光河,身边定仙游蛊在环绕飞舞,每一次振动双翼,都挥洒出蓬勃的盈盈绿光。好像是玉屑,美不胜收。 当然,方源也付出了不菲的代价。 五转杀招不是开玩笑的,金汤蛊寿终正寝,金霞蛊等等也因此大损。背后的黑翼,也残破不堪。 金汤褪下,露出方源的真容。 一时间,整个战场哗然一片。 “他是何人?”魔无天瞳孔猛缩。 “是,是小兽王!”狐魅儿、李闲完全惊呆了。 “就是他!”易火眼珠子都凸出来。 “竟然是他?!”焦黄、孟土两人对视一眼,瑟瑟发抖,均看出彼此的惊恐、后怕、庆幸。我们居然胆大包天到要暗杀这样的强敌?一个能炼出仙蛊的男人!? “方源……”知情的白凝冰、铁若男等人,亲眼目睹着这场奇迹,仿佛是雕塑一样站着。 数十万年前,太古时代,太日阳莽振动双翼,炼出定仙游蛊。 而今,方源亦同样如此,以凡人之躯,众目睽睽之下,做出壮举。 此事一旦传出,他势必将震动南疆,名传天下! “你真的炼成了仙蛊定仙游,了不起!果然不愧是未来的蛊仙。”方源的耳畔,传来地灵的赞叹声。 方源朗笑一声:“定仙游蛊,能令蛊师纵横天下,去任何一个想要去的地方。但它乃是仙蛊,还需要你帮忙,用仙元来催动。” 霸龟:“这是当然的。铜鼎中还残留着一些仙元,你想要去哪里,就先在脑海中想好了。你最好选个安全的地方,而且要注意,你脑海中的记忆画面,和现实地点要相差无几,不能差别太大。” “这我当然明白。” 霸龟叹了一口气,语重心长地道:“用了定仙游,必能令你脱离重围。而没有了仙元,福地便会立即毁灭。死亡不过如此,对我来说,也是一个解脱。只盼你能日后炼成第二空窍蛊,不辜负这场机缘。离别之前,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?” 方源张口欲言,却说不出话来。 他振动残破的黑翼,飞翔在空中,俯视四方。 破开大洞的青铜大殿,血流漂杵的山丘战场,还有破碎不堪的蛊仙福地…… 别了,白凝冰。 别了,铁若男。 别了,南疆。 地灵不知,方源此去冒着惊天的风险。但人生本来就是一场豪赌,此时不搏更待何时? 男儿不展凌云志,空负天生八尺躯! 这样想着,方源不禁壮怀激烈,心潮澎湃。于万众瞩目中,心潮奔腾,化为一诗。 群雄只听他脱口长吟道—— 千古地仙随风逝,昔日三王归青冢。 阳莽憾陨谁无败?卷土重来再称王。 天河一挂淘龙鱼,逆天独行顾八荒。 今日暂且展翼去,明朝登仙笞凤凰! 吟罢,方源哈哈大笑。 众皆怔怔无语。 唯有地灵大叫:“好志向,我便送阁下一程!” 仙元灌输到定仙游蛊当中,碧芒一闪即逝,带着方源消失在空中。 只剩下他的衣裤,如断了线的风筝,从高空中飘落下来。 “他消失了!” “用了定仙游,不知道到哪里去了。” “啊!怎么天地都在摇晃?” 众人傻眼。 这时狂风呼啸而起,山崩地裂,天塌地陷。一个个漏洞,沟通外界,旋即形成。 “该死的,快逃。” “福地真正崩溃了,很快大同风就要刮起来了!” “再不逃就要丧命于此,我不想啊!” 群雄惊惶失措,疯狂溃逃,整个三叉山在瞬间乱成一团。 …… 中洲,天梯山。 狐仙福地,荡魂山上,一场关乎狐仙福地归属的竞争,也到了最后的关头。 “方正,加油,胜利近在咫尺了!”天鹤上人鼓舞道。 方正不断攀爬,手脚已经磨破,鲜血淋漓。 他接连超越了应生机、萧七星,浑身痛得已经麻木,脑袋更无法思考其他,眼中只剩下荡魂山巅。 第一个登顶,已经成了他的执念! “我堂堂凤金煌,怎么可以输在这里?我自出生以来,从未输过。这一次也不例外!出来吧,梦翼!” 凤金煌娇喝一声,从身后肩膀处生长出一对绚烂的羽翼。 这对羽翼,极尽华美艳丽,各色光辉不断流转,璀璨夺目,轻轻一扇,便带着凤金煌徐徐上升。 “什么?” “这是……” “传说中的仙蛊——梦翼!” 九大蛊仙为之惊愕。 大多数的仙蛊,是用仙元才能催动。但梦翼不同,催动它需要消耗的,是蛊师的灵和魂。 凤金煌只是凡躯,现在强行催动梦翼,冒着极大风险,轻则失忆,重则痴呆。 但凤金煌求胜心切,一心想要胜利,甘愿付出沉重的代价! 在方正吃惊的注视下,她超过方正,重新夺回领先的地位。 梦翼乍然收起,凤金煌攀在山崖边上,狠狠地喘着粗气,从灵魂中传来的眩晕感,强烈到让她几乎要昏厥过去。 达到极限了。 强行催动仙蛊,凤金煌能做到这一步,已实属不易。 “我竟然输了!”方正瞪大双眼,失魂落魄。 凤金煌的双手已经抵达了悬崖边缘。 “我,我要……胜利!” 这一刻的凤金煌,拼尽全力扬起头颅,迸发出最后一丝力量。 她的双眼,亮如琥珀。容颜娇丽无俦。雪白的修长脖颈,在福地粉色的光辉中,流转着玉一般的光晕。 她就像是一只雏凤,第一次向天地展开亮丽的羽翼。 锦绣辉煌! 一时间,就连蛊仙们都为其失神。 方正仰望着她,狐仙地灵也怔怔地看着她,所有人都在等待凤金煌的胜利。 凤金煌不负众望,她咬破嘴唇,艰难地将手臂搁在悬崖边上。 然后她奋起余力,正要把沉重的身躯也拖上来。但就在这时! 刷! 玉光乍现,山顶处陡然出现一人。 这人赤身裸体,左前臂破开一个洞,血流不止。年轻的身躯,魁梧有力,肌肉结实,又散发出历经百战,千锤百炼的深沉气息。 “哥?!”方正惊呆了,一失手,从山壁上滑落下去。 十大蛊仙同时傻眼,这,这是哪里跑来的裸男?! 凤金煌仰起雪白的脖颈,从方源的脚底下,望着方源,惊愕至极,双眼瞪大,如同石像。 方源浑身的肌肉,胯下的巨物,都毫无保留的映在凤金煌的一对秀眸之中。 “果真传送到这里来了吗?切,定仙游蛊,就是有这个缺点,不能传送体外衣物。不过好在我将蛊虫,都存进了空窍之中,一并带来了。” 方源迅速扫视周围,明白自身的处境。 “咦?脚下的这人,不就是凤金煌么?” 看来《凤金煌传》中,记载的时间还是靠谱的。自己先她一步登顶,这场竞争不禁仙蛊,按照规矩,那自己就是狐仙福地之主! “我成功了,一切的冒险都是值得的。第二空窍蛊炼制不成算什么?我现在拥有更好的狐仙福地,还有仙蛊定仙游!哈啊哈哈……”方源在心中狂笑。 “可惜,她有仙蛊梦翼,自己目前还杀不了此人。”方源遗憾地俯视着悬崖边上的凤金煌,然后抬起自己的右脚。 在十大蛊仙的注视下,他的右脚,结结实实地踩在凤金煌锦绣的容颜上。顿时一股滑腻如温玉的感觉,立即从脚底板传来。 “给我下去吧。”方源一用力,将浑身无力,惊愕呆滞的凤金煌踩了下去。 凤金煌本就乏力至极,哪里抵得上方源的力气,立时坠落下去。 方源施施然转过身,面对着地灵狐仙。 “小狐仙,还不叫主人?” “主,主人……”狐仙女童望着方源,都惊呆了。 反应过来后,她刷的一下,用粉嫩的小手捂住一对亮晶晶的大眼睛。 然后,她低下头,脸红到耳朵根,跺着小脚,摇晃着脑袋,羞涩地叫道:“主人,你羞羞,你这么大了,还不穿衣服!” (ps:第二大章终,第三大章更加精彩。希望有能力的同学,尽量订阅订阅。打赏、月票、推荐票啥的,俺也不嫌多啊。哈哈,感谢大家的支持了!)(未完待续。)

下一篇   第一节:凤九歌